穿成浪荡女配NP 污污污的车车

志德 2021.09.15

“爸,你老是不是糊涂了?这孙超打了你儿子,你怎么让我跟他道歉呀?”

啪!

又是一巴掌,这一下势大力沉,打的苟仁一个趔趄。

“滚,一边去,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就知道天天的泡女人!”

说着,苟仁的父亲语气一顿,目光在柳飘飘里是脸上扫视一圈。

“柳飘飘,你这个臭婊子,怎么又是你?我上次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再招惹我儿子吗?你这个破鞋怎么还要招惹他?是不是想死?”

苟仁父亲的语气十分严厉,刘柳飘飘吓得浑身一哆嗦,嘴角一撇哭哭啼啼的跑开了。

转过身来,苟仁的父亲对着孙超露出和蔼的面容,“孙神医,不好意思,我家的丑事让你见笑了。”

“哦,对,我是苟仁父亲,我叫苟佳明。”

面对着苟佳明伸出来的友谊的握手,孙超也呵呵一笑,握了一握。

他发现苟佳明眼神中目光坚定,闪出精明的神色,知道这是有意作戏给自己看的!

“佳明,这孙超就是我刚给你说的神医,那个药酒能够解你的酒瘾,简直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呀!”

孙超一听,这时不禁眼睛一亮,原来苟仁他爹就是所长说的那个要买药酒的大人物!

刚刚只顾看热闹没仔细看,这时他运走足了目力一扫,顿时心头一惊。

苟佳明表面上看起来精神头十足,然而在他体内已经出现一丝破败之相。

类似于一个躯壳,表面仍然坚强,五脏六腑血脉运转如初,内里已经开始腐烂,看起来应该是打了一些国外的营养药剂吧!

虽然不在中医的范畴之内,但是孙超以前也在新闻上听说过,有的续名针一针就要100多万!

敢要那么贵,估计确实有那么一点效果!

“呵呵,药酒真是太及时了,神医,你的身手也真是厉害呀,让苟某人刮目相看!”

苟佳明恭敬说着,这倒是给了孙超充足的面子,孙二炮立在旁边,这是时也笑意洋洋,感觉脸上有光!

“孙神医,实不相瞒,我现在已经因为酒瘾病入膏肓了,只是用那种强生针,10万块一针,勉强维持着,今天也是听了所长大哥的电话才高兴地强打精神过来。”

说着他转过身,冲着手下摆了摆手。

手下是一个保镖,长得五大三粗,手里提了一个精巧的小箱子。

哗啦一下,苟家明将箱子打开,整整10沓的现金,红艳艳的发出炫目的光彩。

哇,10万块!

孙超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现金,不由吞了口唾沫。

“神医,刚我喝了一口,确实有效,我相信你的人品,这一瓶,就先委屈一下,给你10万块,算是买下了,你回去有的话明天再送来,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苟佳明将名片和10万现金一并奉上,孙超呆愣半晌没有去接。

这,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吧!一下子就有了10万?!

“超哥,超哥,愣啥呢?钱钱呀!”孙二炮好心地提醒着,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

孙超反应过来,呵呵一笑,便将钱和名片收下了。

虽然苟佳明还极力邀请,要去青州市最大的饭店青云酒店好好款待一番。

不过被孙超给婉言谢绝了,他推说家里有事,带着孙二炮,拜别了所长和高家明。

来到电三轮的跟前,孙二炮激动不已。

他拉着孙超的胳膊,“超哥,你厉害呀,我从来没想过你这酒居然这么值钱,乖乖,这城里人真是花钱如流水呀。”

孙超嘿嘿一笑,拍了拍箱子,“走,哥们现在有钱了,又不急着回去,我带你,咱兄弟两个好好去喝一顿。”

两人喝到下午两三点钟才算完事,一路上晕晕乎乎开着电三轮到了夹河村。

进了自家院子,孙超就忙不迭地高兴喊道,“爸,妹妹,出来一下,我回来啦。”

“哥,你回来啦,怎么这么慢呀?”一个黄莺一般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接着一道倩影就扑进了孙超的怀中。

是他妹妹孙梅。

“给,妹妹,这是我给你带的小东西,你看看喜欢不喜欢?”孙超说着,拿出了自己在临回来时给妹妹买的头饰挂件,小玩具。

打开袋子后,孙梅惊奇的瞪大了一双美丽的小眼睛。

“呀,药酒卖出去赚钱了哥?怎么买了这么多?花了不少吧?”

“你这家伙呀,就疼你妹妹呀,不过钱要省着点,咱家的条件你也不是不知道!”

从里屋走出来,孙超的父亲孙大国沧桑的脸上写满了“贫穷”两字。

的确,自从儿子进了省城,交了女朋友之后开支巨大。

几乎也没有寄回来什么钱。

他只靠着这小山村那微薄的种地收入养活着孙梅。

“爸,从今以后你不要为钱的事情发愁了,因为嘿嘿嘿”

说着,孙超故意露出神秘的笑容将皮箱子打开,哗的一下,父女两人彻底愣住了。

“钱?怎么有这么多的钱,妈呀,哥你抢劫了?”

孙梅秀眉紧蹙,伸出小手想要摸,但是不敢摸。

孙超将她的表现看在眼里,不由噗嗤一笑。

“哎呀,妹妹,把你哥想哪去了?你觉得我会是那种人吗?这都是今天卖那个药酒的钱,我在城里遇见一个大富豪,刚好需要这药酒,这不就随手给了我10万块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父女两人却听的心惊肉跳。

10万块呀,这家河村土地贫瘠,又十分偏僻,

一年到头来,那一片地和果园能有5000块的收成就不错了。

这够他们奋斗多少年的了?

“小超,你说的是真的吗?”孙大国眼神犹疑地哆嗦着伸出手去,将手扶在那一把把的钞票上。

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他凭本能反应,这钱的确是真的!

再看儿子那眼中一片真诚,他终于相信了,皱纹遍布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开心的面容。

“太好了,太好了,我哥挣钱了,我哥挣钱了。”

见父亲相信,孙梅这时也开心起来,欢呼着,像个小麻雀似的。

孙超卖了一瓶药酒,就挣了10万块的消息,立马就传到了隔壁翠婶的耳朵里。

孙超还电三轮的时候,翠婶眉眼如丝地拉着他的胳膊,露出钦慕的面容。

“小超,你是真厉害呀,你这小子今天一天就挣了10万块?
孙超嘿嘿一笑,干脆站在那里,反正又不急着走,这时一拍胸脯得意的说道:

“婶子,实不相瞒,是真的!那药酒真的好卖,那个大富豪还说了还继续要呢。”

翠婶听了,此刻也开心不已,对着孙超连连夸赞。

“给,婶子,这是我爸说前段时间家里揭不开锅时向你借的500块钱。”

说着,孙超将5张红票子掏出来。

尔后,又掏出一打!

“这里是我感谢你这么多年对我家的照顾,1万块钱你拿去用吧婶子。”

孙超拉着翠婶那柔若无骨的俏手,两笔钱通通塞在了她的手里。

两人肌肤相触之间,翠婶不禁浑身一股触电般的感觉。

但明白过来之后,她不由美目娇嗔说道,“傻孩子呀,挣钱能是这么乱花的吗?500块我收下,1万块你还拿回去吧。”

语气顿了顿,她又嘴角勾笑,“你也老大不小了,赚钱就知道该存着,以后娶媳妇用。”

“婶子,我什么时候说要娶媳妇了?我不娶媳妇!”

孙超嘿嘿一笑,干脆将翠婶的小手一拉,两人立马近在咫尺之间。

鼻息相闻。

他都能呼吸到翠婶身上那诱人的体香,翠婶不由俏脸一红,眉目中透出诧异而嗔怪的神色。

“婶子,我不找老婆,我有你就够了。”

一句话,胜过所有的甜言蜜语。

翠婶愣住了,她当寡妇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男人拉到这样之近,而且听到这样蚀骨销魂的话语。

这一刻,她的心一下子柔软了。

但反应过来之后,不禁举起粉拳朝着孙超胸脯上轻轻一锤。

“傻孩子呀,我是你婶子,有你这样调戏婶子的吗?哼!”

娇俏小嘴一撅,看起来倒有一股少女般的青春气息。

一瞬间,孙超看的有些呆了,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翠婶那只皓白的手腕。

“嘿嘿,翠婶,我没有调戏你,我说的真的是真的!”孙超舔着脸开心的说着。

本来,他可没有那个胆量对一直敬爱有加的婶子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此时此刻他有钱了,腰板也硬了,觉得能够给翠婶这样一个命苦的女人带来安全感。

最主要的是,他从翠婶的所有表现来看,她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抵触和怪罪,所以他就贼胆越来越大了!

“你,你这家伙快放开快放开,一会让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我可是个寡妇!”

翠婶娇羞的说着,气喘吁吁,那胸前一阵波涛汹涌起伏不定。

孙超看了一眼睛,立马瞪大。

“嘿嘿,就不放!就不放!”

他跟柳飘飘谈恋爱两年多的时间,自己完全全就是一个舔狗,从来也没享受过恋爱的温暖感觉。

只是现在面对这样年长自己不少岁的婶子,他却心中生出了这种奇异般的美妙感觉。

孙超,心动了。

从翠婶家回来,孙超躺在床上,心脏砰砰直跳,开心万分。

他刚刚没有敢再进一步占翠婶便宜。

适可而止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这会儿,他已经在心里重新点燃起了斗志,自己一定要挣钱,利用神奇的医术传承,挣更多的钱!

为了家人,为了翠婶。

第二天,天蒙蒙亮,孙超便将所有的药酒装进电三轮。

到城里之后,他买了手机,安了电话卡,直接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打了过去。

事情出奇的顺利。

从苟佳明那里回来时,他将三轮停在一个僻静角落,激动的哆嗦着手指掏出手机。

刚刚,苟佳明给他转了一笔巨款,点开之后,银行卡信息后边一长串的零。

他数了八遍,没错,100万呀!!

妈呀,这真是发财了!

孙超激动的浑身抖了又抖。

想到昨天和翠婶的那一幕,而且自己这药酒的研制成功也离不开翠婶香汗的配方,于是他调转了三轮车头,又朝着市中心开了过去。

在一家首饰店。

他来回的转悠,终于看中了一个一对金耳环,足足20克呢。

翠婶的皮肤白皙,那娇俏的耳垂上,如果戴上这样两个金灿灿的耳环,那么一定十分的美丽吧!

只要翠婶不说,肯定没人知道是自己送的。

想到以后,翠婶每天带着自己送的金耳环在村子里走来走去,他就感觉心头一阵激动。

“你好小妹,麻烦把这个拿出来我看看,怎么样?”孙超指了指这一对金耳环。

柜台小妹是个20多岁的小年轻,打眼一扫,发现他穿着土不拉叽的,两眼冒着贼光,此刻眉头皱了皱。

这首饰店每一件物品都价格不低,就他刚刚指的那一对金耳环,恐怕他种几年地都买不来!

“你确定要这耳环吗?看了可要买呀!”

柜台小妹撇着嘴说着,一脸傲慢的神色。

孙超不由眉头一皱,“我说你这小妹,让你拿个东西怎么磨磨唧唧的,你不让我看看我怎么买呀?”

“谁没钱还要买啊?买个东西掏钱完事了呗,穷小子一个,哼!”忽然间,旁边来了一个脑满肠肥的大款。

大款带着大金链子,金手表,腰里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皮包,看起来派头十足。

而在他旁边,则站着一个妖艳的女子,女子看起来比他小了不少岁,此刻,几乎半个娇俏的身子都挂在他的肩头。

“哼,穷小子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让开让开!”

女子撇着嘴说着,孙超看到她那抹了腻子粉的脸,直感觉心里作呕。

“听到没?我小宝贝说了让你滚开,没听到呀?”

大款忽然横眉冷对,冲着孙超呲着牙。

孙超呵呵一笑,但是却没有动。

这类城里的大款,大部分都是暴发户,素质低下,简直就不懂得“尊重”两字怎么写。

那大款见孙超没动,此刻也懒得和他多计较,转过身,对着自己的带来的女人说道:

“小宝贝,咱不和土包子一般见识,免得影响心情,你看看,这店里什么东西你能看上眼,你放心,看上了咱直接打爆包。”

说完,他还转过头来,眼神中透出一丝傲慢而得意的神色看向孙超。

孙超干脆别过头去,两眼一翻,不予搭理。

“哎哟,大头哥,你对我真是太好啦。”

女子说着低下头去,指着柜台里的首饰,“这条,还有这条,对了,那条我也要,咦,这个也不错”

不一会儿,她便指了七八条首饰。

孙超看了,不由眼睛瞪大!

乖乖,这女的可真是个祸水,指的要么就是金镯子,要么就是金项链,克数都是足足的高!
穿成浪荡女配NP 污污污的车车
没有一件便宜货。
妖艳女子这时斜眼,刚好看到了孙超那艳羡的表情。

不由噗嗤一笑,话里有话里说道,“有些人呀,能吃个饱饭都费劲,还非要来这富丽堂皇的地方过眼瘾,真是摆不清自己的位置!

大头哥,你说对不对呀?”

说完,她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看着大头。

大头一下子便明白过来,看了看孙超呵呵笑着说道,“可不是吗?小宝贝,你说的太对了,咱们呀,这些全部打包了,咱一天换一个戴着,嘿嘿嘿。”

站在一旁的孙超,听着他们两人的冷嘲热讽,只感觉怒上心头。

不过咬一咬牙,他又忍过去了,因为像这样脑满肠肥的家伙,眼里只有钱钱钱!

跟他们比,有个什劲呀?

大头哥看到孙超站在那里默不作声,心头开心不已。

只感觉那种压人的感觉得到了释放,直接掏出一张金卡对着柜台小妹说道,“来,小妹妹拿去,把这些都给我买了,直接刷。”

两个人终于提着一大包金饰品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记对着孙超阴阳怪调地冷嘲热讽。

“山村里的,哪来的回哪去吧,这大城市不适合你。”

说完,女子便扭腰摆臀地挎着大头哥的胳膊,两个人笑哈哈的离开了。

“先生,你还买吗?不买的话出去吧,是这样的,我们这里一会还要迎接客人呢。”

柜台小妹这时候也没有给孙超什么好的脸色。

“不买了,不买了”这样一搅和,孙超的心里也没有什么兴趣了,他干脆从店里走了出来,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忽然间,前边围了一群人,只见一辆小车侧翻在路旁,将绿化带全部撞的一片狼藉。

什么情况?怎么了?

孙超不由皱紧了眉头凑了上去,这时只听旁边的人议论道,“看看,这年代,开辆豪车牛逼坏了,这速度等着投胎呢。”

“可不是嘛,可不是嘛,你看看车都撞变形了,乖乖,这人估计也够呛了。”

孙超听的直皱眉。

他低头朝着车驾驶舱瞅了一瞅,不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这是一辆法拉利超跑,价格不用说,至少以现在孙超的经济,想都不要想。

在那驾驶舱里坐着一对男女,孙超却分外熟悉。

他们就是刚刚买下一堆金首饰的那一对男女,男的叫大头哥,女的被他称呼小宝贝。

我勒个去,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想到刚刚他们盛气凌人的模样,孙超这会儿真想拿出手机给他们拍个特写,!

但是想了想,有点太过于惨无人道了,他便将手插入衣兜,准备走开。

“爸爸,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了?”

忽然间,一个温婉的声音传了出来。

孙超转过头,只见一个短发清爽的女孩,挤开了人群。

她跪伏在草地之上,围着车轮看来看去,哭的梨花带雨。

显然,大头哥她的爹,但是大头带的那个女人是她母亲吗?

孙超的判断是,大头肯定仗着财大气粗,勾搭上一个野女人,今天出来给人买东西,现在自己出了车祸,被自己女孩撞见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好玩了。

“爸,你怎么样?别吓我啊爸!”女孩大概是看到了车牌号才赶过来的。

扒着变形的车门,哭哭啼啼。

不过下一秒,她却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她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然后声音沉沉地说道,“妈,爸出车祸了,他又带着那个狐狸精,他们两个在车里。”

孙超听了,不由一乐。

一切完全都是跟自己构想的一模一样,这下有好戏看了!

救援队还没有赶到。

顺着车底缓缓流出了一丝血迹,两人看来是完全不轻松了。

“你们谁行行好呀,把我爸和这个女人给救出来吧,我求求你们了!”

女孩子此刻干脆跪在地上,眉目中透出无助。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此刻没有人愿意伸手。

这年头,出力不讨好的事他们也知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人们都有仇富的心理。

这情形不用多说,开着豪车带着狐狸精,潇洒快活,出了车祸也是他活该!

“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短发女孩这时一脸焦急的神色,“他们就要就要死了”

孙超看了,这时运作转《天通诀》功法,将一对透视之眼在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身体多处骨折,伤及内脏,失血过多,按这样推算,再有半个小时,医院想治好两人,绝对是回天乏术!

哎孙超不由叹了一口气,谁让自己会这个医术呢。

而且老仙医传承的时候也有所交代,一定要悬壶济世,多做善事,自己不能见死不救啊!

虽然刚刚这狗男女在自己面前十分的嘚瑟了一把,但是自己不能作恶人。

“我来吧!”

孙超跨前一步,从人群中探出头来,众人不由诧异,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啊?太好了,太好了,感谢你大哥哥!”

短发女孩此刻不住地冲着孙超磕着头。

看着那洁白的额头蒙上了一层沙土,孙超眼中露出怜惜之色。

“得了得了,小妹妹你起来吧,这样真是折煞我了,我试试吧。”

扶起女孩之后,他来到车门前,

那车门显然已经变形严重,被压得死死。

孙超转头,对着众人说道,“你们谁来帮个忙?”

然而众人都是缩了缩脖子。

“等一会救援队来吧,哥们,你逞什么能呢?”

孙超不由苦笑。

既然自己答应了,就必须要救!

转过身来,暗暗运转了古武功力。

一瞬间,双臂肌肉爆炸一般,力气达到了巅峰!

只听哗啦一下,他便将法拉利变形的车门直接给拽了下来。

“卧槽,天生神力呀!!”

“这哥们这是会武术呀还是咋滴?这跟拍电影似的,厉害厉害呀,说不定还真能有两下子给治好。”

众人见风使舵,孙超此刻也懒得过多搭理。

他慢慢的将大头哥拖了出来,平着放好,然后又将那个狐狸精脱拖了出来。

两人就那样,满身是血地躺在阳光之下。

这时孙超在女孩和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缓缓举起双手。

渐渐地,那股真气在掌中晕出一道光团,接着,只听他低吼一声,左右两手分别朝着两人的腹部按揉上去。

绵绵不绝的真气,进入了两人的体内
上一篇
女刑警被两个黑人前后夹攻 走绳结磨花蒂
下一篇
公车小说林蔓蔓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穿成浪荡女配NP 污污污的车车.doc》

爸,你老是不是糊涂了?这孙超打了你儿子,你怎么让我跟他道歉呀? 啪! 又是一巴掌,这一下势大力沉,打的苟仁一个趔趄。 滚,一边去,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就知道天天的泡女人...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