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工具 带锁带震动双拴然后惩罚 宝贝自己来

志德 2021.09.15


  然后他语锋蓦地一转,笑眯眯的冲着林皎月,慈祥的说道,“孙媳妇儿,我在问你了!”

  林皎月还沉浸在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里,她的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向了何方,此刻她压根儿就没有听到墨老叫她,更别说墨凌轩和墨老在说什么了!

  见林皎月迟迟没有反应,墨凌轩在她的纤腰上掐了一把,“皎月,爷爷问你话了!”

  林皎月的腰上一痛,回过神来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收到了墨老期待的目光,她顿时就茫然了,张了张嘴,林皎月有些迷糊道,“啊?什么?爷爷问我什么?”

  墨凌轩皱了皱眉,在她耳边刻意强调道,“爷爷问你,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

  这小妮子,居然堂而皇之的在他面前走神,真的是不可饶恕!

  “吃、吃什么?”林皎月不明白他们的话题为什么会这么的跳跃,她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墨凌轩,傻笑着向他求救。

  林皎月既迷糊又有些傻气的笑容,让墨凌轩的心一片慌乱,有多久了,他再也没有看到过她这么纯真的笑容,突然间失而复得了,反而让他手足无措了起来。

  很好的掩饰住了内心的慌乱和激动,墨凌轩宠溺的刮了刮她小巧的鼻梁,宠溺的笑道,“当然是吃你最爱吃的!”

  “我最爱吃的?”林皎月歪着头疑惑的盯着他看,几秒钟后居然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道,“牡蛎,海鲜!”

  墨凌轩嘴角的笑容不由自主地扩大,轻笑道,“对,你最喜欢吃海鲜,尤其是最爱牡蛎!”

  林皎月脑袋晕乎乎的,她觉得她的大脑有些短路了,不然她怎么会出现幻觉,凌轩何时对她这么温柔了,她和凌轩什么时候相处的这么和谐了,一定是在做梦!

  奇怪,做梦的话,为什么她会有种很熟悉的感觉,难道是他们以前真的这样相处过?

  想到这儿,林皎月用力的甩了甩脑袋,不,不可能,她自从认识凌轩起,他几乎就没有对她笑过,更何况是温柔对待!

  看来她不仅仅是大脑短路了,她还出现了严重的妄想症,这是病,很严重的病,得治!

  墨凌轩见她小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的,忍不住深深的笑了起来,皎月,他可爱的皎月,这才是他心爱的皎月原本的样子!

  墨老见到这一幕,终于相信了墨凌轩的话,这一次,他是真心的为自己的孙子感到高兴,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墨凌轩笑的这么开心过!

  他从他眼里,看到了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喜悦!

  可是他天天夜不归宿是怎么一回事?离婚又是怎么一回事?

  墨老突然回过神来,出声问道,“皎月,现在你们不离婚了吧?”

  “离婚?”墨凌轩闻言脸上的笑容像是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瞬间就消散的一点痕迹也没有,“谁说我们要离婚了!”

  “不是你们自己说的嘛!”这次换墨老莫名其妙了,是谁昨天晚上大半夜的还打电话给他苦苦哀求的,先前又是谁当着他的面信誓旦旦的要离婚的!

  闻言,墨凌轩的脸色陡然一沉,“是你让爷爷过来的?”

  林皎月摇头,“我没有!”

  难道他不知道吗?她在这里的一举一动,每天都会被人如实的汇报给墨老,她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不仅不能有情绪,而且连一点自由都没有。
 墨凌轩短暂的柔情如昙花一现,立刻就翻脸就不认人了,在林皎月耳边阴狠道,“不是你还有谁?”

  “呵,笑话,我在这别墅里的一举一动,不用我说,自然会有人通知爷爷和你不是吗?”林皎月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人还讲不讲道理了,墨家的人,果然都是一个德性!
调教工具 带锁带震动双拴然后惩罚 宝贝自己来
  狂妄、自私、霸道!

  “墨凌轩,你少在这儿冤枉我,我告诉你,爷爷要是我叫来的,我就立刻死在你面前!”

  见林皎月一副大气凛然,英勇就义的摸样,墨凌轩敛了敛脸上冰冷的神色,看样子,爷爷还真的不是她叫来的,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的性子,每次被人冤枉的时候,她就一副恨不得以死明志的样子!

  忽然想到了什么,墨凌轩有些头疼的伸手捂额,他昨晚,肯定是又喝醉了!

  该死的,所以说他就应该滴酒不沾的!

  可是他书房里摆着的那一柜子酒,都是摆设吗?

  其实,在七年前,他是从不喝酒的!如今的一切,全都拜林皎月所!

  回忆起和林皎月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和分开后的那些日子,墨凌轩的心五味杂陈,情绪,更是复杂的难以言喻。

  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墨凌轩皮笑肉不笑的牵了牵嘴角,“爷爷,我们没有要离婚,只是昨晚我和皎月吵架了,心情不好就多喝了几杯,我那都是喝醉酒后的胡话,你千万不要当真啊!”

  墨老转过脸去,认真的看着林皎月,“皎月,是这样吗?”

  墨老的话音刚落,墨凌轩便在她耳边警告道,“皎月,告诉爷爷我昨晚是不是喝醉了!”

  她哪儿会知道他昨晚喝醉了没有?他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有权利过问,现在他竟然让自己配合他演戏!

  真是可恶,又可恨!

  林皎月用力的咬了咬唇,他们离婚是早晚的事情,她不明白墨凌轩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墨老,反而让她和他一起演戏,这样做,有意义么?

  不过她管不了这么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不能拿整个林氏当赌注,林皎月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喃喃的说道,“是这样的!”

  墨老一度的以为自己是不是哪儿听错了,“可是,可是就在刚才你不是还坚定的跟你我说,你要和凌轩离婚的吗?”

  林皎月扯了扯嘴角僵硬的笑道,“爷爷,那是我和你开玩笑了,我们是想知道你的反应而已!对不起呀爷爷,是我们骗了你!”

  最后一句道歉,林皎月是真心的!

  他们,确实是在骗他!

  不过有时候善意的谎言,也算是一种仁慈吧!

  “原来是骗我的呀,吓了我一跳!”墨老闻言,笑呵呵的把双手放在拐杖上,“你们两个竟然合起伙来骗我,该罚!”

  墨凌轩连忙应声,完全是一副大孝子的标准楷模,“是是是,爷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墨老眼冒精光,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这可是你说的,就罚你帮皎月洗一个月的衣服!”

  墨凌轩怎么也没有想到,墨老爷子会想到这么一个惩罚,有些哭笑不得道,“那皎月了?”

  “皎月就每天穿你帮她洗的衣服就行了!”墨老一边说一边用力的点头,他用充满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墨凌轩,眼神仿佛在说,夸奖我吧,快夸奖我吧!

  那滑稽的样子,仿佛对自己的提议非常的满意。

  墨凌轩假装吃味,撇着嘴埋怨道,“爷爷,我才是你孙子了,你也太偏心了吧!”

  墨老哼了一声,“你是我孙子,皎月是我孙媳妇,孙子和孙媳妇比起来,当然是去的孙媳妇更加的宝贝了!”

  “爷爷,你怎么能这样了,你应该一视同仁才对!”墨凌轩发表了和墨老不同的意见。

  墨老吹胡子瞪眼,没好气的道,“屁的一视同仁,你要是有本事早点让皎月给我生一个曾孙给我抱,我就对你一视同仁,否则免谈!”

  哼,真当他是傻子了,墨凌轩这个臭小子既然敢骗他,就要做好被他恶整的准备!

  机会他已经帮他争取了,希望这个不开窍的臭小子,不要让他失望啊!

  墨凌轩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失笑道,“爷爷,那可不是您老说有就能有的!”

  和皎月生一个孩子,这么好的法子,他怎么就没有想到了!

  “哼,那还不是怪你!谁让你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不回家做正事的!”墨老一副恨铁不成钢语气,板着脸教训道,“我现在命令你,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晚上必须准时回家,要辛勤的播种才能有收获,你懂不懂,我警告你,你小子可不许偷懒啊,不然到时候我的曾孙不按时出来,你就给皎月洗一辈子的衣服!

  见墨老爷子有越说越离谱的趋势,林皎月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到哦,“爷爷,我和凌轩都还年轻,我们决定以凌轩的事业为重!生孩子的事情,我们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林皎月的尾音都还没有来得及落下,墨凌轩就在她耳边邪邪的笑道,“谁说的我没有这个打算?现在不就有了!”

  墨凌轩的话犹如一个重型炸弹,“轰”地一声在林皎月的面前炸开,让她脑海里一片空白,一时失去了思考!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墨凌轩的这话当不得真,林皎月还是羞涩的涨红了脸,她跺了跺脚,恼羞成怒的低吼了一声,“墨凌轩,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墨凌轩看的有些失神了,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好像是难为情时的撒娇!

  这样的画面,曾经深深的刻在了他脑海里,一刻也不曾忘却!

  墨老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忙化解了林皎月的尴尬,“呵呵……不说了,不说了,皎月都已经不好意思了!”

  墨凌轩这才回过神来,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好。”

  墨老看了两人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现在的人啊,真的搞不懂他们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他们就不懂得珍惜了,人啊,就是这样,所有的东西都要等到失去后才知道珍贵,他原以为他孙子不爱林皎月,现在看来,他对她,也并非没有感情!

  既然两人都爱着对方,干嘛又要相互折腾了,他们墨家和林家虽然有些上一代的恩怨,但是和凌轩的幸福比起来,他的孙子更重要!

  也许是他老了吧,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热血沸腾,唉,罢了,罢了年轻人的事情,他现在就是想管也管不了了!

  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墨老从沙发上站起来,“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想起先前墨老对她的维护,林皎月出于礼貌的询问,“爷爷,你不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吗?
上一篇
唔小东西你怎么这么紧 深圳出租屋故事
下一篇
夜晚大炕上罪恶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调教工具 带锁带震动双拴然后惩罚 宝贝自己来.doc》

然后他语锋蓦地一转,笑眯眯的冲着林皎月,慈祥的说道,孙媳妇儿,我在问你了! 林皎月还沉浸在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里,她的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向了何方,此刻她压根儿就没有听到...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