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三攻太涨了 我们三个人搞一个人啥感觉

志德 2021.09.10

事情办完了,他优雅的站起来,从后面扶住她的肩膀,俯身到她的耳边,“祈小姐,这是对你的一点小小惩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鬼才要跟你见面!”祈如影抖开他的手,回头恨不得咬死他。

“我可不玩,人鬼情未了,宝贝!”贺祟行轻挑了一下她的下巴,悠闲的向外走。

江承逸赶到警局,与从里面出来的贺祟行,交错而过。

二个男人,谁也没有瞧谁一眼,肩与肩平行擦过,侧脸都惊人的完美,不过一个清隽冷漠一些,另一个则精致耀眼一些。

走进大厅,江承逸就看到坐在那里的祈如影,多日不见,她完全不一样了,没有那些奢侈品,没有精细的妆容,她反而更加美了,一种清新丽质的美。

江承逸简单问了事情的经过,交了保释金,祈如影木然着脸,听警察说可以走了,她一声不响的离开。

后半夜,寒气很重,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她冷的发抖,仍旧走的很快。

江承逸从后面追上来,拽过她的手臂,讥讽道:“祈如影,我太高估你了,我还以为你起码还能多支撑个几天,没钱真的很可怕吧,求我啊,我会施舍你一些的。”

“先生,你是谁啊,我们认识么?”祈如影像是看陌生人一样,冲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江承逸脸色一僵,将她的手腕握的更紧,“你已经无路可走了,我会用尽一切手段,堵死你每一条路,让你就算去卖,也没人敢要你。”

“你确定没人要么?说不定我一开口,多的是男人要包养我。”祈如影赌气的说道。

“你敢!”江承逸眼中的寒气更为冷洌。

“我当然敢,你说的对,没钱真的很可怕,但是向你这条恶狗求饶,我宁可去死!”祈如影甩开他的手,努力克制自已的情绪。

她撇下他,搂着身子,疾步向前走,不知是夜太凉,还是心太凉,她感觉更冷了。

回到租住那条街道,她在楼下,看到江承逸的车停在那里,人靠在车门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祈如影当他是空气,径直从他面前走过。

“我包养你吧,怎么样?”

幽幽的男声,在夜雾中,听上去有一点寂寥。

祈如影不敢置信的回头,“江承逸,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你包养我?你就不怕我半夜将你千刀万剐么?”

“卖给别人,起码我还是你喜欢的类型吧,考虑一下吧!”江承逸不管她的态度如何,继续说道。

“我呸,这个世界上比你帅,比你有钱的男人多的是,别太自以为事!”祈如影说这话的时侯,脑中莫明的出现贺祟行的脸。

干嘛想起那个家伙,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回去好好想想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不为你自已想,也该为你妈妈跟嫂子,还的优忧想想,是要全部饿死,还是来求我,二条路,你自已选吧!”江承逸打开车门,坐进去,开车离开。

“你这个混蛋,饿死也不找你。”祈如影冲着车影,咬牙低声说道。

回到阁楼里,沈香韵坐在那里哭,朱蕾儿跟优忧睡在地板上,睡着了,也是眉头打结,愁眉苦脸的样子。

“小影”看到女儿回来了,沈香韵跑过去抱住她,“妈妈的心肝宝贝,你没事吧,怎么去警察局了?”

“没事啦,妈,发生了一点小误会,太晚了,我想去睡一会,你也睡吧,别哭了!”祈如影擦了擦母亲脸上的泪,疲惫的窝到破沙发上,和衣而睡。

累,非常的累,头重的像压了快巨石,可为什么这么累,她还是睡不着呢
一想起今天自已不仅没有找到工作,没赚到一分钱,还差点被人占了便宜,她心里无比的挫败,更别提江承逸那坏蛋,一开口就说要包养她。

贱男人,她就算卖给糟老头子,也不卖给他!

想着,想着,酸酸的液体涨满了她的眼眶,好似下秒就要涌出来。

不能哭,你不可以哭,祈如影,就算是现在没人看见也不可以哭,不可懦弱,你一定可以走出这困境,坚强一点,你还要保护你的家人。

在这种类似自我催眠的方式下,眼泪偷偷咽进肚子里,直到天际吐白,她才沉沉的睡着。

醒来时,已近中午了,妈妈跟嫂子苦丧着脸呆坐在一边,小优忧趴在窗口张望着,因为没有钱再上贵族小学,到现在这个时间还在家里。

祈如影起床洗了一把冷水脸,听到嫂子在身后说:“妈,我们中午吃什么?”

沈香韵朝祈如影看去,“小影,你还有钱买饭么?”
一受三攻太涨了 我们三个人搞一个人啥感觉
“有,我有,我这就去买!”祈如影硬着头皮回答,其实她也没钱了。

拿起外套,她朝门外走去,站在楼下,翻遍所有口袋,只找到10块钱!怎么办!就这点钱,怎么买饭。

她愁的不知如何是好,她不想看着家人饿肚子,不想看到她们这样可怜兮兮的模样。

心酸了一下,她祈如影,也有这么一天,穷的连买饭的钱都没有。

走到快餐店门口,她买了一份最便宜的青菜,四份白饭,摊主找了祈如影5毛,她还很小心的放进口袋里。

在现实的压迫下,以前内心的那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也不得不放下了。

回到阁楼里面,祈如影有点窘迫的拿出青菜,干笑的说道:“呵呵……在路口碰到一条流浪狗,我看着可怜,所以把肉给它了。”

她一个人自顾自的笑,妈妈跟嫂子依然苦着脸,她们心知肚明,要是真有钱买肉,还会施舍流浪狗么,她们也不多说,拿起来就吃。

一群骄傲的人,在保全那一分可怜的尊严。

祈如影饿的要命,却怎么都咽不下那口含在嘴里的饭。

下午,她出门,发誓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工作。

经过一家酒店,看到门口贴着招洗碗工的告示,她在心里踌躇着,等到终于下定决心要走过去的时侯,被一个大妈给捷足先登了。

懊悔的直跺脚,她在街上闲逛,边留意着招聘启示,在经过一家报亭的时侯,一本财经杂志上的封面男,吸引了她的视线。

是昨天晚上那个色狼。

深棕色的发丝,大海般深邃狭长的眸,英挺在鼻梁,蔷薇薄唇正冲着她坏笑,极有品味的暗紫色细格子三件式西装,透着尊贵与干练,魅惑与邪恶,很少有男人能即精明又桀骜不逊,即优雅又流氓,他把几种不同性格特质融合的非常自然,且更加提升魅力。

她把眼睛往下瞄,贺祟行,连臣宇集团现任执行总裁,原来他不仅是贺家人,权利还这么大。

如果他能帮助她的话,江承逸再有本事,总指挥不动贺祟行吧。

不过,接近禽兽的后果,一定是非常惨烈的,思考再三,为了家人,她还是决定要冒险。

晚上10点,她又来到昨天的那家酒吧。

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来了之后,又怎么跟他套近乎好呢,昨天跟他闹的这么僵,跟他也可谓是新仇加旧恨了,来求他帮忙的,会不会反被他戏弄一顿呢?

“哟,妈呀,妈呀,你们快看这是谁啊!”

尖声尖气的女声,让祈如影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她转身,看到以后总跟她对着干的柳大小姐,她身后跟着一群衣着靓丽的年轻男女。

祈如影暗自咬牙,人倒霉起来,喝水都会塞牙缝


但既然遇上了,就没有逃跑的道理。

祈如影从容不迫的打招呼,“噢!这不是柳小姐嘛,还有你们大家,都好久不见了。”

这些人,都是以前一起玩的,有钱是巴结奉承,现在她落魄了,谁都想来踩一脚!

柳美美扭动着一副脱臼了似的腰肢,千娇百媚的走到祈如影面前,古奇的鞋子,范思哲的衣服,LV的包包,一身行头极为奢侈。

她骄傲的抬着下巴,阴阳怪气的挖苦道:“如影,你身上穿的是米兰的最新时尚款么?好别致啊!”

她一说完,背后的那群人都笑倒了,“哈哈.......”

女王!她呸!风水轮流转,以前那么嚣张,现在终于有机会好好羞辱她一番了。

祈如影站在那边接受她们的嘲笑,仍旧面不改色,完全不见窘态,“柳美美,少在那里得瑟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柳美美夸张的大叫,“祈如影,你还横什么横,以前是女王,现在不过是站在路边招客的野鸡,给钱就能上。”

她的话音刚落,嘴巴就按了一巴掌。

“有本事再说一次?”祈如影铃起她的衣服,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你…你别以为我怕你!”柳美美牙齿打颤,脸肿的像猪头,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求饶的话,又觉得没面子

旁边的一群人,愣是被震的不敢上前去搭救,不想死的,还在选择为柳美美祈祷吧。

祈如影感觉一阵怡人的麝香味飘来,腰间突然多了一只大掌,轻轻的把她抱开,她的背撞上了一堵坚硬宽阔的胸膛。

“亲爱的,在大街上使用暴力,警察叔叔又会请你回警局喝咖啡哦!”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这个寒冷的冬季,让人有如沫春风的感觉。

祈如影转头,看到笑的极为妖孽的贺祟行,正想用手肘顶她,心想,不行,她现在有事求他。

贺祟行见她没反抗,把蔷薇般艳泽的唇,贴近她的耳边,“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才一天,就想我了吗?”

祈如影嘴角抽动了一下,勉强点了点头。

贺祟行若有所思的瞅的祈如影,看的她心里发毛,这狐狸般漂亮的男人,好像能看穿她的心思。

“我们走吧!”在别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中,贺祟行带着祈如影上车离开。

窗外黑漆漆的,她身边坐着一头狼!

更糟糕的是,她还得跟狼套近乎!

“昨天之前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了,咱们一笔勾销吧!”祈如影很大度的说道。

“你不跟我计较,不过我可要跟你好好的计较计较。”贺祟行眯着眼睛,邪魅危险。

“你…你…”祈如影指着他,你了半天,跨下脸来说道“你想怎么样?”有求于人,只能先放低姿态,让这只狼满意了,才能跟他谈帮忙的事。

“我想跟你上床!”贺祟行望着她,目光火热灼烈,似乎能从眼睛里喷出一团火来,将她的衣服烧光。

祈如影呆在那里彻底无语了!
上一篇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处女调教部 催熟 满河星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一受三攻太涨了 我们三个人搞一个人啥感觉.doc》

事情办完了,他优雅的站起来,从后面扶住她的肩膀,俯身到她的耳边,祈小姐,这是对你的一点小小惩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鬼才要跟你见面!祈如影抖开他的手,回头恨不得咬死...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