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鲤鱼乡挺腰承受

志德 2021.09.08

今天,我开车去了医院。

李素素的话让我警惕起来,或许秦霆出轨,婆婆是知道的。

两年前婆婆得了脑血栓,腿脚不便,一直在做康复训练,我到了医院,珊珊正在扶着婆婆走路,一看到我就打招呼。

“妍姐,你来啦。”

我点了点头,问道:“妈,你最近怎么样?”

婆婆的左腿不太灵便,但说话却依旧清晰,对着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呵斥,“你还知道来呀,看看都几点了,你是不是嫌我烦了。我儿子赚那么多钱养着你,让你做这点小事,你都不耐烦。”

婆婆对我的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一直将她得病的原因归咎在我的身上。

因为当年我做试管婴儿的时候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医生说不建议再次受孕,可婆婆重男轻女的厉害,她一直试图让我再给老公生个儿子。

我不想要,我爸妈心疼我,也言辞强烈的拒绝,最终在一次争吵的时候,她得了脑血栓半身不遂,从此她便记恨上了我。

我对她也是有些愧疚的,或许当时如果我态度温和一点,不说得那么过激,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我想从她口中,套出老公出轨的信息,于是我耐着性子,走过去低声道:“那我扶你去那边歇歇吧。”

婆婆一把甩开了我的手,“别猫哭耗子假好心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巴不得我早点死了。”

若是以往,我对她的各种无理取闹都会听之任之,可是此刻我心中只剩下了无尽得恨,我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拒绝生二胎有什么错?

她凭什么将得病的一切过错加诸于我的身上,以前为了秦霆我一直忍着,我想着毕竟这是他妈,只要秦霆对我好,我受些委屈没什么,可是一想到秦霆不但出轨,可能还有个私生子,我浑身的细胞仿佛都要炸开了。

想到这些,我一股脑的发泄出了多年的委屈“妈,你别太过分了,当年我为了做试管婴儿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才生下孩子,你就仅仅因为想要个孙子,就屡次责难于我,逼我生二胎,你想过我的身体吗?”

婆婆丝毫没有任何愧疚“你就是个扫把星,克死了秦霆爸,生了个丫头片子,就成了个不下蛋的母鸡,我早晚要让我儿子和你离婚,找个年轻听话的小姑娘,给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

“既然你看我这么不顺眼,那我就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了。”

她还要拿她做婆婆的架子,那我就不伺候了,我拿起了自己的包,转身离开了医院。

看来想从她嘴里套出秦霆出轨的信息,难于登天。

身后,珊珊追了过来,“妍妍姐,你千万别生气,我婶婶就是这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

她抬手间,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这和老公送我的香水是一样的。

难道是她?

我心里不由自主的起了一丝怀疑,难道老公为了要二胎,甚至不惜跟一个保姆上床,我故作不经意的和珊珊说起了话。

“珊珊,你照顾妈辛苦了。咦,你今天喷了香水吗,挺好闻的,是别人送的吧?”

珊珊神色有一丝尴尬,“一个朋友送的。”

这个珊珊和老公是老乡,算是沾亲带故,秦霆经商创业成功后,时不时的有一些亲戚来找他,婆婆得病以后,这个珊珊正好高中毕业,辍学了,就被找来伺候婆婆,可据我的了解,她家庭条件很不好。

我故意打趣到:“珊珊,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呀?什么时候带出来让我们看看?”

珊珊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没有没有,就是普通朋友送的,妍妍姐你别问了。”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无法追问下去,只是心里的疑惑却越来越大。

并不是我看不起他,只是她高中毕业的一个小保姆,会交什么样的朋友,能够给她买得起这么贵的香水?
很快过了三天,我天天心绪不宁,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想,那个小三到底是谁?

今天是情人节,对于此刻的我来说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想到老公送的那瓶香水本该是送给另一个女人的,我越发恶心,抓起狠狠的扔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瞬间,玻璃片四处乱蹦。

我坐在沙发上,微信好友再次响了起来。

“你老公又出去偷腥了哦。”

又是一句话,轻松的挑起我心里敏感的那根弦。

“你到底是谁?你都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我此刻早已丧失了所有的理智,拿着手机对着他大吼,甚至恨不得通过手机,跑到那一面从这个人的嘴里问出一切。

可是,像上次一样,这句话后再没人回复。

我开始惶惶不安起来。

十分钟后,消息进来,居然是一个地址。

我立刻拿起包,出了门,根据微信发来的地址,开车去了目的地,地址最后定格在的地址是婆婆所在的康复中心。

婆婆的话在我的耳边回响着:总有一天我要让我儿子和你离婚,找个年轻听话的小姑娘,给我们家生个孙子。

年轻听话的小姑娘,不就是那个珊珊吗?

难道真的是她,而且还是我婆婆一手促成的。

我再无法冷静,大步进了医院,此刻已经是中午时分,医生护士都已经去吃饭,康复室里,更是寥寥无几。

婆婆住的是VIP病房单人间,自己一个屋子,我老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怀里正抱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埋在他的怀里只露出了一个头。

“你们在干什么?”我大声喊道。

老公回过头,神色波澜不惊,“老婆,珊珊她受伤了,我送她去看医生。”

这可真巧,我一来她脚就受伤了,我胸腔里憋闷的难受,走过去将珊珊从我老公怀里扯下来。

“受伤了不会找医生吗?你抱着他算怎么回事。”

“啊?好疼。”珊珊脚一沾地,发出痛苦的声音,柔弱的蹲在地上。

老公立刻伸手扶住了她,“老婆你干什么?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刚才我妈从楼梯上差点摔下来,是她及时拉住了我妈才扭到脚,你在这闹什么?”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鲤鱼乡挺腰承受
说完他根本就不给我反应的时间,就抱起珊珊,大步的就去了医护室。

我在后面跟了过去,珊珊的鞋子已经被脱掉,脚却是红肿一片,医生再给他坐着按摩。

我无端的有些理亏,心中也产生了自我怀疑,难道是我搞错了?

珊珊很懂事的,抬头看着秦霆说:“秦大哥,我没事了,您回去招待苏小姐吧。”

老公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看婆婆的,我忍不住又警惕了起来,直直的看向老公,“什么苏小姐?”

秦霆拉着我走出了医护室,边走边说:“苏纯来了,正等着你呢。”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苏纯不但是思思的钢琴老师,更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她是一个很温柔典雅的女人,她从国外留学回来后,她妈妈嫁了一个有钱的富商,她有钱开了一个钢琴学校,女儿便一直在她的钢琴学校上学。

我跟着老公回了病房,苏纯立刻起身,“妍妍,你回来了,我正好到医院来,所以来看看伯母。我打扰的已经够久了,正准备走呢。”

我对女儿寄予厚望,一直希望她长大后可以成为一个优雅的小姑娘,此刻心里也有些烦闷,我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小纯,干嘛怎么走的这么急,不如我陪你去外面吃饭吧!”

秦霆也跟着笑道:“对呀,苏老师留下吃了饭再走吧。”

苏纯终究是没有答应和们一起去吃饭,转身要走,我把她送了出去,到了没人的地方,她转身问我,“妍妍,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看你有点不对劲。”

她真的是个聪明又心细的姑娘,这么轻易便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我眼眶一红,声音带了哭腔,“小纯,秦霆出轨了。”

苏纯的身体一僵,许久,才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可能是被吓住了。

她神色担忧的望着我,“妍妍,你不会搞错了吧?秦霆对你那么好,怎么会出轨。”

我摇了摇头,“那都是骗人的,他就是个骗子,我看到了那个女人给他发的消息,他们可能连孩子都有了。”

“啊!这太过分了!”苏纯神色气愤,“那你知道那个小三是谁吗?”

“我还没查清楚。”我失望的说。

苏纯安慰我:“你也别太难受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跟我说,我肯定会帮你的。”

我点了点头,感激的笑了笑,送她出了医院。

我本不想再回去,但是我的包没拿,等我回去,刚想推门而进,忽然听到了婆婆和珊珊的声音。

“婶婶,你说妍妍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了?这两天我总觉得她看我的眼神不对劲。
“她发现了又怎么样,她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玩意儿,生个丫头片子就死活不生了,我儿子在外面找女人怎么了?”

珊珊附和道:“就是,就是,秦大哥这么优秀,在外面有几个女人也没什么。”

我手指狠狠的捏着门的把手,很想推门进去,好好的质问婆婆,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居然恶毒到这么说我。

我气的浑身直冒冷汗,可最后却咬着牙忍住了,我不能冲动,我要确定珊珊到底是不是那个小三,可是两个人又说了几句便扯开了话题,我最终也没有确定她是不是那个小三。

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离婚吗?我还没有准备好,当初为了让秦霆开公司,我把爸妈给我买的婚前房也卖了,这两年我全职在家,甚至现在连公司有多少资产都不清楚。

越想我心里越寒,难道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秦霆故意让我从公司离开,慢慢把我架空,让我一直围着家庭转,遭受婆婆的欺辱,慢慢的收敛起了之前所有的自尊和骄傲,成为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

不,他怎么能够可怕到这种地步。

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必须得回公司,我一身冷汗的推开的回了家。

晚上秦霆又没有回来,他发短信告诉我,今晚加班,不回来睡了。

我将自己缩在被子里,辗转反侧,越想越难受。

我为这个家付出了一切,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怎么能这么狠!

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我发誓!

我擦干了眼角的泪,掏出了手机,找到了那个之前的微信。

“你是谁?我们可以聊聊吗?我相信你找我一定有什么目的。”

那边居然很快回了我:“看来你终于冷静下来了,现在有什么打算?发现你老公出轨以后。”

我手指僵了一下,对啊,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我可以把这一切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和老公过下去吗?

我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

最后,我的心里告诉自己一个答案,不,我不能接受。

那么刻骨的爱,也变成了刻骨的恨。

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知道那个小三是谁?”

“我可以帮你。”

我要的就是他的这句话,“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那个男人沉默了一下,低声说:“一个和你有共同目标的人,你想让你老公身败名裂,生不如死,而巧了,我对那个小三也是这个想法。”

我急切的问道:“你告诉我小三是谁?”

男人低低的笑着,声音十分具有磁性,“呵呵,如果你连小三都捉不到,有什么资格和我合作呢?”

我气结,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我可以先告诉你一件别的事情,你的女儿和你没有血缘关系。”

这话仿佛一盆冷水,直灵灵的从我头上倒了下来,我僵硬的不知所措,浑身发冷,根本不敢再去深想,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活仿佛变成了一个笑话。

我亲自生下的女儿,怎么可能和我没有血缘关系?

我几乎咆哮着,“你胡说八道,思思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孩子。”

他慢悠悠的回:“不信?你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上一篇
容岩叶沐下楼梯那一段 僧人太大了
下一篇
赵氏嫡女h阅读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鲤鱼乡挺腰承受.doc》

今天,我开车去了医院。 李素素的话让我警惕起来,或许秦霆出轨,婆婆是知道的。 两年前婆婆得了脑血栓,腿脚不便,一直在做康复训练,我到了医院,珊珊正在扶着婆婆走路,一...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