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志德 2021.09.01

灯火通明的复式别墅内。

牧子雅身着轻薄的睡衣,光滑的绸面堪堪遮到了大腿根,她上前一步拉住了男人的衣角:“实验室的新药是父亲唯一的希望,再给我一点时间,就一点!我就能研发成功了……求你不要撤资。”

单擎宇冷冷的瞥了牧子雅一眼,形状漂亮的丹凤眼轻挑,眉宇间藏着浓浓的厌恶,他伸手将牧子雅手腕打掉,径直往门口走,不执一言。

隆冬的气息已经笼罩在外面灰蒙蒙的天穹里,大门大开着,簌簌的雪花从天而降,地面银装素裹,冷气直直地冲了进来。

牧子雅连忙赤足连忙跟上他的步伐:“不要……不要!单先生,求求你!我真的能,这次我一定可以成功的!”

语气低微到了尘埃里。

男人身姿挺拔,背脊挺直,目不斜视地径直出了大门,连一点余光也没有施舍给牧子雅。

两三步跟上去,牧子雅哭泣求饶的声音没有得到男人的垂怜,反倒是外面的冷风呼啦灌进了衣衫里,牧子雅冻得打了一个哆嗦。

门外的加长林肯已经侯在原地,纷飞而落的大雪轻轻在上面覆了一层薄纱,司机站在一侧,恭敬地等候着单擎宇。

他长腿一迈,毫不留恋地坐了进去,牧子雅跌撞着跑过来,鼻尖和手指都已经泛红,玉足踩在雪地上,仿若踩着松糕。

牧子雅已经感觉不到冷。

“单先生!”细如蚊呐的声音,一出口就变成了白气。眸中氤氲起水雾,眼中倒映着单擎宇一人的身影。

眼见车子就要开动,牧子雅猛地一下冲上前,“咚”地一声直挺挺地跪在了车前。

“求你了……”她一手撑在了车盖上,车灯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但是却执着倔强地盯着车内的人,神色哀恸:“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车内的单擎宇眸光森冷,漆黑如夜的双眸正望向车前的牧子雅,睡裙是肉粉色,因为主人不察,衣衫有些凌乱,小巧精致的锁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小片的春光乍泄。

“少爷……”司机看眼前方拦住车的牧子雅,有些为难地请示着单擎宇。

单擎宇眼底漆黑一片,谁也看不出他在想着什么,听见司机的声音,单擎宇收回目光,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司机得到了命令,娴熟地打着方向盘,车子急速在牧子雅面前拐了一个弯,根本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

在路过牧子雅时,她半仰着头双目无神,像是濒死之人。

车内的男人与之对视了一眼,瞥见她的目光,远山眉皱起,厌恶和疏离显而易见。只是一眼,他迅速地移开了视线。

车窗升起,牧子雅被隔绝在外,好似错过了一个温暖的世界。

“求求你……”细小的声音还在继续。

手指微动,牧子雅看见自己掌丘上因为常年拿握手术刀而留下的薄茧,刺骨的冷意一瞬间回笼,一滴泪砸在了雪上。

终究……还是救不回父亲。

牧子雅眼角泛着泪光,她抬头看见灰色的天空,雪花洋洋洒洒地掉在了她的身上,冰冷的触感早已混沌。

视线所及也渐渐模糊——

“子雅!子雅——!”急切的声音伴随着鞋面踩在松软雪花上的音调由远及近
“叮铃铃——”电话声划过冰冷的空气传入牧子雅的耳中,她双目紧闭,眉头紧紧的揪在一起。

吵……

太吵了。

牧子雅努力睁开双眼,却也只能看见头顶奶白的天花板,和水晶吊灯发出来暖黄的光芒。

“喂,是,牧小姐正在休息。什么!又送进手术室了?!”保姆的声音因为诧异而骤然拔高。

手术室……
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牧子雅被这一声惊醒,杏眸睁开,直直地从床上坐起来。

父亲...又出事了吗?

牧子雅不由得心下焦急,苍白的嘴唇翕动,手指揪住被子一把掀开就想下床。

实验室的最新数据是父亲唯一的希望,只要有了这个,父亲就有救了。

......

“砰!”这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膝盖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牧子雅直接翻到了地上,瘦削的身板和坚硬的地面碰撞,冷冰冰的硌得疼。

“牧小姐!”保姆听到动静,急急忙忙放下电话赶过来将她扶起。

牧子雅浑身滚烫,她吃力地一把拉住了保姆的手,心急如焚:“吴妈,求你了,帮我把实验数据送到医院。”

泛白的指骨拼命地紧抓着,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牧子雅目露哀恸,声音里带着临近绝望的哽咽。

吴妈见着她小脸苍白也有些于心不忍,迟疑了两秒,最终还是禁不住牧子雅的苦求,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春江大厦内。

诺大的办公室里,男人穿着黑色的衬衫,玉石袖口被草率解开,单擎宇一手端着白釉瓷杯,浓郁的咖啡味在房中蔓延。

三十六层的窗外,俯瞰下的整座城市浸在了漫天的鹅毛大雪中,单擎宇漆黑如墨的眸子沉沉注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两声轻叩。

房内暖气很足,助理两步走进,关上门,恭敬地将手中的文件放在了单擎宇的办公桌上:“少爷,牧小姐是实验报告数据全都在这里了。”

“嗯。”单擎宇简短地应了一声,喝了一口咖啡,缓步走到桌前,往那些文件上扫了一眼。

助理识相地退了出去,单擎宇靠在椅子上,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单擎宇神情淡漠,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叩在桌上,薄唇轻启:“数据已经拿到了,按计划行事。”
复式别墅的二层楼没有开灯,一楼亮堂堂的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单擎宇开门进去,刚换好鞋,一眼便看见了沙发上的牧子雅。

见到他回来,牧子雅扭捏了两下,又绝然地站起来,朝着这边走来:“单先生……”

声音柔若无骨,单擎宇的丹凤眼轻眯,冷清地盯着牧子雅。

薄薄的纱幔堪堪遮住了胸前的春光,胸前露出精致小巧的锁骨,原本姣好的身材在这样的衬托下更显得动人。

房内开了暖气,但是仍旧是冷,牧子雅尝试着走向单擎宇身边,懵懂干净的眸子注视着他。

她的眼圈泛红,一看就是刚哭不久,她走上来双手轻轻环住了单擎宇的腰身。

单擎宇感受着女人小手在身上的挑逗,一只手轻轻钳制住了牧子雅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想做?”单擎宇声线低哑,眸光沉沉语气里似有冷笑。

牧子雅暗处的手掌收紧又松开,她按捺住心底复杂的情绪,白皙如同牛奶般的肌肤看上去吹弹可破。

“你别撤资。”她一只手紧紧揪住了单擎宇的衣服,泛红的眸子可怜哀求地注视着他,“要我做什么都行。”

单擎宇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男人的大掌一瞬打横抱起她,急不可耐地往房内的大床里走,身上单薄的衣料被直接扯开,接下来就是炽热而疯狂的吻。

被压在床上的牧子雅双手勾住了他的脖颈,双目迷离,用自己生涩的技巧迎合着他。

“叮——”手机似乎响了一声。

单擎宇的吻细密地落在了牧子雅的敏感处,温热的手指长驱直入,女人断续的呻吟在房中回荡。

……

翻云覆雨过后,单擎宇坐起身,骨节分明的手指正系着衬衫的扣子。

牧子雅支起身子试探性地问道,“单先生,投资的事……”

单擎宇弯弯嘴角没说话,指尖一跃抓起了床头柜的手机,调开了一个页面,径直递给了牧子雅。

接过来,上面是一则短信:单总,牧远先生于今晚9:53分病逝。

末尾还有一张照片,是医院开出的死亡通知单,那些熟悉不过的表格,一瞬间让牧子雅感到陌生,她怔怔地看着上面的话语。

病逝...

父亲死了。

就在刚刚,她和单擎宇欢愉的时候。

心脏被狠狠揪起,牧子雅眼圈迅速泛红,光亮的眸子已经全然沉寂下去,如同掉入一片绝望的死寂当中。

她死死地抓住手机,发出受伤野兽一样的哀鸣,撕心裂肺,泣不成声。

为什么……为什么不再等等她?
上一篇
现在开始是大人的时间生肉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下一篇
满溢游泳池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doc》

灯火通明的复式别墅内。 牧子雅身着轻薄的睡衣,光滑的绸面堪堪遮到了大腿根,她上前一步拉住了男人的衣角:实验室的新药是父亲唯一的希望,再给我一点时间,就一点!我就能研...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