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下的乱h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志德 2021.08.23

“娘…”

一个六岁的小女孩站在床边,精致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珠,她看向床上奄奄一息的娘亲,仿佛整个天都要塌了。

床上的妇人微微睁开眼,尽管她脸色苍白,气息微弱,但那丝毫不影响她那张绝美的脸。

她抬起手,想摸摸女孩的脸,但刚抬到一半就无力地垂落下去。

女孩见状立刻上前握住妇人的手,

“娘,女儿在这儿。”

妇人看见女孩脸上的泪痕,无力地说道:“嫣儿,娘跟你说过,不要轻易流泪。”

“娘,”

女孩听后眼眶中又有点点泪珠,但是她竭力控制自己,不让它滴落下来,“嫣儿记得了。”

“嗯”

妇人点点头,突然,胸口一阵疼痛传来,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细眉紧蹙,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娘,你怎么了?”

女孩在一旁看到娘亲的神情又开始紧张起来。

“没事,”

妇人尽量压低自己的语气,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些。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她的眉头才微微舒展,她看向女孩,眼中只有平和,“嫣儿,娘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娘跟你说的话你都要记好,知道吗?”

那女孩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妇人的眼神就立刻停住了,点点头。

“嫣儿,你要记住,等到娘亲离开后,在这世间,你能够信任的就只有你外祖父和外祖母,你一定要尽力保护好云府,保护好婵儿,知道吗?”

“嗯”

女孩点点头。

妇人欣慰地笑了笑,气息愈发微弱,却又继续说道:“你要记得,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方可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你爱的人。”

“嗯…嗯…”女孩频频点头,:“娘亲放心,嫣儿一定会变强,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他们。娘亲,你不要离开好不好。”说着,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妇人没有继续回她的话,而是用尽力气将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拿下来,带在女孩的手上。

说来神奇,明明是比女孩的手指大一圈的戒指,在接触女孩手指的那一刹那迅速变得和她的手指一样大小。

显然女孩也被这景象惊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

妇人则不再看女孩,眼睛盯着房顶,但目光涣散,喃喃自语:“霆,如果有来世,我云情依然会义无反顾地爱你,你……等我……”

说完后,妇人的眼睛全部闭上,仅有的微弱气息也随之停止。

“娘…”

女孩跪在地上,那声音充满了绝望,使人听了撕心裂肺。

外面的丫鬟也听到了女孩的叫声,平日里在旁边伺候的几个立刻跑进房间。

为首的是妇人身边的大丫鬟芸香。芸香一进屋子就看到了女孩跪在床头,身体因哭泣而颤抖着,而那床上的妇人则是一脸平和地躺在床上。

芸香一步一步地靠近床,仿佛每一步都是艰难。终于到了床边。她试着将手靠近妇人的鼻子,可是她伸出的手却一直颤抖着,当她的手落在妇人的鼻下,意识到夫人已去,她立刻跪了下去,叫了一声:夫人”。

其它的丫鬟看到芸香跪了下去,也确定发生了什么,于是纷纷跪下
一个身形魁梧,一身华服的男子刚迈进屋子就看到满屋丫鬟跪在地上。

他望向床上的人,她还如以前一般静美。

他喃喃道:“情儿,你又何必…”

女孩听到声音,站起身。

她转身走向夏黎,在距他一尺的地方停下脚步。

她抬头望向夏黎,眼中无波无澜,就连夏黎这般在官场驰骋多年的人也看不懂她的眼神中到底隐藏了什么。

夏黎看着自己女儿那张虽未长开却有几分神似她娘亲的脸,不禁想到了自己这些年来对她的忽视。

只因云情性子孤傲,不仅不刻意讨好他,反而还一直疏离他,他一生气便不再理她们母女,开始宠爱自己的妾室。

思及此,夏黎伸出手,想抚摸女孩的头,怎知女孩往旁边错了一步,躲开了。

夏黎的手停在空中,抬起不是,放下也不是,极其尴尬。

女孩却不再看他,径直走出屋子。

女孩姓夏名语嫣,是右相夏黎的嫡长女。

云情的丧事办得很是隆重,毕竟是丞相夫人,加之是云大将军的女儿,怎么也不可失了颜面。

而夏语嫣看着这些,心中只有冷笑。活着时不闻不问,如今这么大张旗鼓,可不就是做给云大将军府看吗。

“嫣儿,我可怜的外孙女。”云老夫人一看到夏语嫣就抱着哭个不停。

“外祖母别再哭了,伤了身子娘亲在地下也会不安的。”

云老夫人看着夏语嫣那懂事的样子有些宽慰,但更多的是心酸与担忧。

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本是在爹娘怀中撒娇的年纪,如今却要经历这丧母之痛。

“嫣儿,跟外祖母回云家吧。”云老夫人到底是不放心将夏语嫣留在这里。

这些年,云老夫人对夏黎对她们母女的态度她还是明白的。只是看他从不曾在衣食上亏欠了她们,并且云情又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这个外人也不好插手。

可是如今自己的女儿去了,只留下语嫣一个,而且夏黎又有多房妾室,她真是担心夏语嫣被她们欺负了去。

“外祖母好意,语嫣不该拒绝,但是语嫣还要为母亲守孝,所以暂时不可离开夏府。”

并且,她不相信母亲的死是意外,她心中总觉得有人在幕后操纵这一切,所以,她一定要将这个人找出来。可是,怕云老夫人担心,她并没有就后面的话说出口。

云老夫人看着这么懂事的夏语嫣,眼眶又是一热。

云老将军朝着云老夫人和夏语嫣的方向走过来。
餐桌下的乱h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他看着夏语嫣,眼中充满慈爱与担忧。自己老来得女,自然是对云情无比宠爱。而云情嫁进相府后也时常抱着夏语嫣回云家,爱乌及屋,他们自然对夏语嫣也是宠爱有佳。

夏语嫣看着自己的外祖父,从前那清冽的眸子已不在,而是有些红肿。以前精神抖擞的大将军如今变成了一个痛失爱女的悲伤老人。

“子曦,你留下来保护表小姐。”

“是。”

云老将军知道夏语嫣如今离开夏府不合规距,于是就在云府选了一个武功不错的女子留下来保护夏语嫣。

“我们该回去了。“云老将军看向云老夫人说。

云老夫人虽不愿离去,但也知道不得不走。

于是放开抱着夏语嫣的 手,嘱咐道:“嫣儿,万万不可委屈了自己,若是有人想欺负你,你就加倍欺负回去,有外祖父和外祖母给你撑腰。

“嫣儿明白了。”

听完后,云老夫人才跟着云老将军离开。
夏语嫣坐在铜镜前沉思。

“小姐,该歇息了。”

自从云情死后,芸香就过来服侍夏语嫣了。

“小姐”

芸香看夏语嫣没有回应,便走到她身旁。

“小姐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无事。”夏语嫣摇摇头。

突然,她抬起头看向芸香,说道:“芸姨,我有件事问你。”

芸香看着夏语嫣严肃的小脸不免一征,转而又恢复平静,答道:“不知小姐想问什么。”

“芸姨,你可知我娘为何而死。”

芸香似乎并不惊讶她问这个问题,答道:“小姐,自从三个月前夫人病了,不少大夫都来看过,可就是不知道是何原因。”

“是吗?”夏语嫣明显有些不信。

芸香听后不觉身形一颤,开口道:“小姐可是发现了什么。”

“芸姨可记得三个月前送来的那株夹竹桃?”

听到夹竹桃三个字,芸香心里愈加慌乱了。

“小姐怎么好好地提起它了?”

“没什么,只是昨天在整理娘亲的衣服时嗅到了夹竹桃的气味。又想到以前过的一本书上说,夹竹桃的茎叶有毒,所以才有此一问。”夏语嫣漫不经心地说。

“大小姐是怀疑有人给夫人下了夹竹桃的毒?”

“也许吧,目前我只是猜测,还不能肯定。”

“那大小姐准备怎么办?”

“这件事我一定会继续查的,明天我就让子曦去查看哪个丫头那有夹竹桃,这么短的时间内,应该还不难查。”

芸香听到这话心中不免硌噔一下,但面上依旧保持镇定。

“大小姐,如果没事的话奴婢就先下去了。”

“嗯。”夏语嫣点点头。

看着芸香走出屋子,夏语嫣就将子曦叫了出来。

“大小姐有何吩咐?”

“去盯紧芸姨。”

“是。”

芸香一回到屋子便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包药粉,她万万没有想到才六岁的大小姐竟然那么聪明,她这件事做的极为隐秘,却不想还是被看出了端倪。

子夜时分,相府中一片安静。

芸香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她走到院中的那棵夹竹桃下,用手在树下扒了个小坑,打开药包,刚想将里面的药粉倒进去,突然感觉后背有一丝寒意。

她微微侧头,便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剑指着自己,心中一惊,手中的药包也滑落在地。

“大小姐,人已带来。”子曦押着芸香到夏语嫣面前。

“东西呢?”

夏语嫣见状并不惊讶,淡淡地问。

子曦上前将药包递给夏语嫣。

夏语嫣打开药包,靠近鼻子闻了闻,确定是夹竹桃无疑。

“芸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奴婢无话可说,一切全凭大小姐处置。”芸香见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局面,反而不再害怕
上一篇
言教授要撞坏了笔趣阁 沈清秋和洛冰河第一次肉原文
下一篇
阳台间的逗弄 魔道祖师肉车香炉避尘

《餐桌下的乱h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doc》

娘 一个六岁的小女孩站在床边,精致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珠,她看向床上奄奄一息的娘亲,仿佛整个天都要塌了。 床上的妇人微微睁开眼,尽管她脸色苍白,气息微弱,但那丝毫不影响...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