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有其表(校园H)i车,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志德 2021.08.20

你可以这么理解!”孺子可教,终于开窍了!

“可是我……”是有夫之妻这几个字就是卡在喉咙不敢出声。

她嫁给权慕的事情,就只有将家人和顾淮远知道。

想起昨晚权慕的警告,江渺渺忍不住心里发颤。

可是现在回去也不好意思,好歹今天是辛瑶的生日,等一会她不动,就当是给辛瑶庆生算了。

她安慰着自己,但是当那扇门打开,江渺渺就有些不淡定了。

辛瑶自然的朝着自己的目标走去,她坐在一个身穿亚麻色西装的男人身边。

神态自然流利,仿佛这是一件西松平常的事情一般。

你朋友?”男人淡笑这看着怀中的女人,温柔的问着,看起来教养良好。

“嗯!”辛瑶点头,染着精致蔻丹的手指撒娇般的拽着他的领带“她想认识一下你的好哥们,你帮忙引荐一下呗!”

男人长指挑起辛瑶精致小巧的下巴,唇边挂着一丝淡笑,凑近她的唇瓣“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男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辛瑶的红唇堵住,后面的音调都淹没在这个吻中,身边响起一阵不怀好意的起哄声。

江渺渺看的目瞪口呆,曾经高贵清冷的辛瑶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眼眸有点湿润,今天明明是辛瑶的生日,可是她却用自己的皮肉为自己的前途铺路。

心中堵得慌,眼圈红红的,她身上穿着一身淡粉色的晚礼裙。

看起来精致可爱的和橱窗中的洋娃娃一般,再加上这幅欲泣未泣的样子,就算钢板也能给他柔化了。

一屋子人跃跃欲试。

可就在这时……

‘砰!’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房间中顿时寂静无声。

一阵冷风灌入,将整个房间中炽热的气息冲淡了几分。

江渺渺逆着光线,就看到那张冷到极致脸……

是权慕!

我靠真的是权慕那个野男人!

江渺渺浑身的血液倒流,有种死神来了的感觉,她看着权慕踩着金色的光芒,身上不染纤尘。

铁血霸气的如同执掌江山的君王一般!

假如君王知道自己的女人不听话,在外面随意应酬,他会采取什么手段?

江渺渺开着脑洞,却没想到权慕这个前几天一脸怒气和她算账的男人竟然面无表情的坐在她的对面。

从头到尾,仿佛她是不存在的空气一般。

也是,她只不过是一个传宗接代的生育机器,这世界上能生孩子的女人很多,谁都能替代她的地位。

所以,她之于权慕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都称不上人!

心中泛着酸涩的疼痛,她这是在乎权慕吗?

不!绝对不是的!只有相爱或者喜欢的人才会在乎对方。

而她不爱甚至不喜欢权慕,又何谈在乎?

她有这样的反应,根本就是觉得自己的尊严被践踏,所以才会不甘心!

其实也无所谓,她和权慕迟早会离婚的。

也许权慕现在看到她的真面目,回去就会和她离婚,到时候她就真的解脱了。

唇边挂着一丝苦涩的淡笑,纤细的手指握紧裙摆,她暗淡转身,耳边传来强势霸道的声音,将她生生定在原地。
“站住!”

一屋子人都怪异的看着权慕,各个面面相觑,不敢相信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权慕居然会喊住一个女人?

江渺渺硬着头皮转身,低着头不敢直视权慕那张脸。

在这里真是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如果目光能杀人,她已经死了千百次了!

“过来!”权慕低沉的声音响起,他手中夹着一根刚点燃的雪茄,白色的烟雾笼罩着他,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

她犹豫不决,不敢上前,也不敢后退。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权慕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都快要气炸了,本来今天有一个重要的应酬,突然被特助告知她也在这艘游艇上,于是就推掉应酬赶来找她。

没想到这女人真让他开眼,昨天演了ji 女,今天就真的打算还原了?

看来把她的话当做耳旁风了!

刚走到跟前,就被权慕一把带到大腿上,大掌禁锢着她的细腰,仿佛宣誓主权一般。

“喂我!”权慕指着桌上的烈酒,命令道。

喂他?

江渺渺反应不过来,双手有些微微颤抖拿着高脚杯将将杯壁放在权慕的唇边,却只见他冷着一张脸,不张嘴。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让她喂他却不张嘴!

就在她腹诽之间,男人张开嘴喝了一口,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上她的唇瓣,将口中的酒送到江渺渺口中。

她诧异的睁大眼睛,在她反应过来之后,权慕又迅速退开。

“连喂酒都不会,你是怎么做ying 召.女郎的!”

应召女郎?原来自己真的是个玩物,他所做的一切不就是想要羞辱自己,那自己就如他的意!

“是呀,我是不会,所以还是权先生身经百战!”

她讽刺着,整个屋子的人瞬间从看戏变成震惊,各个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这个女人真大胆,竟然敢这样和慕哥说话。

以往只要有女人敢近身一步就会被扔下游艇,有女人敢搭一句话,脸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虚有其表(校园H)i车,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这个女人不仅近身,都敢顶嘴!

那下场会是啥样子?

众人都为江渺渺捏了一把汗,却没想到下一刻权慕语不惊人死不休。

“怎么你想体验一下?”

靠!这还是他们认识的慕哥吗?

“我无福消受!”

这女人还真敢说!

要知道他们慕哥是天上有人间无的人物,能和他销魂一夜,够吹一辈子,这女人竟然拒绝!

还拒绝的这么干净利索。

连身边刚才对江渺渺青眼有加的顾衍都热泪盈眶,果然他没有看走眼。

“是吗?那你知道我是怎么调教宠物的?”

他话中意有所指,江渺渺听得一瞬间背脊僵硬。

权慕这是要和她算账了吗?

所有人都听得云里雾里,怎么越来越听不懂这两人的对话了,跳跃性太大了!

“非生即死!我明白权先生的意思,不会让您为难的!”

男人都好面子,更何况权慕这样的男人。

她清楚权慕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

江渺渺冷笑着挣脱他的怀抱,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走去……
她看着桌上的烈酒,每一瓶都珍贵无比,她选了一瓶,拧开,直接灌下去。

周围的人看的目瞪口呆,日落朗姆,是世界十大烈酒之一,酒精度高达85%,就算是老酒鬼喝多了也会丧失理智。

更何况江渺渺一个没有酒量的小姑娘!

权慕看的眼神阴沉,他是想威慑一下江渺渺,没想到她真的就这样糟践自己。

他抢下江渺渺手中的酒瓶,她已经喝下大半,脸上陀红,眼神迷离,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

江渺渺已经醉了,只有一个瓶颈的酒,就让她醉的摊到。

权慕气急败坏的将江渺渺从地上抓起来,她却像个疯子一般将他推开“权慕我知道你想要我死!”

她笑着指着权慕的鼻子,整个人站立不稳,这一刻就像个醉美人。

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在江渺渺身上。

这个气到权慕这个大魔鬼,却能全身而退的女人真的很值得探究。

“所以,我选了世界上最烈的酒,我想我把这一瓶酒喝完,肯定就会死,死因是酒精中毒!

没有人会怀疑你杀了我,所以你不用怕和我一样被人陷害,背负骂名!”

说着说着,江渺渺趴在权慕的怀中哭泣。

她的脑海中闪现三年前被狗仔记者围追堵截,网络上全是她的负面消息,现实中所有娱乐报纸的头条都是她的新闻。

没有人相信她是清白的,她没有做小.三,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更令她痛苦的是,就连深爱的顾淮远也选择背叛她。

她就那么糟糕吗?一个两个至亲至爱的人都那样对待她,恨不得把她逼死!

权慕看着怀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女人,心中刺痛,眸中有几分柔情和心疼“别哭了!”

意外的安抚着怀中的小女人。

随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再次抱起江渺渺,直奔游艇套房。

“权慕,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讨厌我,像我这么糟糕的女人,根本不配给你生孩子,你还是和我离婚吧!

去找一个你喜欢的女人,和她传宗接代好不好?”

放了她好不好?

江渺渺抓着权慕的领带,一下都不放手,权慕此刻真的很想把她扔下游艇,他一脚踹开房门。

毫不怜惜的将怀中的女人扔到地上。

江渺渺醉的云里雾里,被摔在厚重的地毯上只是痛苦的嘤咛一声,随后便像个蜗牛一样窝着身子,趴在地毯上。

权慕头痛的扶额,早知道她会醉成这样,刚才就不应该刺激她让她喝酒。

他俯身,凑近就听到江渺渺喃喃细语,一瞬间就让他脸色黑沉如锅底。

“我为什么要嫁给权慕?”

“因为你生来就是我权慕的女人!除了我,你还想嫁给谁?”他掐着江渺渺的下巴宣告。

要是江渺渺敢说出任何一个男人的名字。他保证明天会有一个血性变态的杀人案登上头版头条。

巧的是怀中的女人这个时候乖巧入睡。

睡着了,挺温柔的。怎么一睁开眼就想着给他惹是生非?

他抱着江渺渺去主卧,但眸子缺不经意瞥到江渺渺手机界面上正发来一则短信。

点开,只看了一眼,脸色瞬间黑沉如锅底。
上一篇
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
下一篇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翁公销魂姚瑶琦琦

《虚有其表(校园H)i车,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doc》

你可以这么理解!孺子可教,终于开窍了! 可是我是有夫之妻这几个字就是卡在喉咙不敢出声。 她嫁给权慕的事情,就只有将家人和顾淮远知道。 想起昨晚权慕的警告,江渺渺忍不住...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