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古言 公主殿下好软

志德 2021.08.19

夜阑人静,云琳琅屏退了丫鬟,端起桌上已经凉了的药,还没等她将碗送到嘴边,只感觉到一阵寒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紧接着听到“砰”的一声脆响,白色的瓷碗落了地,碎了一地!

慕元博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右手似铁钳一般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仰着头看着她。

云琳琅瞪圆了眼睛,惊诧的望着怒气冲冲的慕元博。

她看到他平日里冷漠的眼神里跳跃着熊熊怒火,浑身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目光能杀人,估计她已经在他狠厉的目光中死去了百遍千遍!

“云琳琅,本王之前说过,不管你之前在你们云家如何飞扬跋扈,如何目中无人,都请你给本王把尾巴夹好,在本王的荣王府,就得守我荣王府的规矩,否则就给本王滚出王府!如今,在本王的眼皮下,你居然敢对如歌下毒手,呵,你这是活腻了吗?”

慕元博冰冷无情的话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割在云琳琅的心上,想她堂堂威武大将军的女儿,堂堂荣王的王妃,居然活得如此卑微。

“王爷息怒,今日臣妾在练马场上骑马,如歌妹妹看见了,也嚷着要骑。臣妾拗不过她的苦苦哀求,于是便让她骑了一会小红。王爷也知道,那小红不过是一匹性格温顺的小马驹,可是没有料到,不知为何,突然之间就像是发了狂一般跑了起来,好在如歌妹妹并没有什么大碍!”

云琳琅耐着性子把前因后果解释清楚,以为这样,这件事情便算了了。

可是无论她怎么解释,慕元博却只当她是在狡辩。说那是她的马,自然是听她的指挥。

云琳琅一脸苦笑,她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王爷,在您心目中,琳琅就是这么不堪吗?如果我要对付叶如歌,她只是擦伤那么简单吗?琳琅要是动手,只会一招致命,永除后患!”

置之死地而后生,她以为自己这么说,就能让慕元博信她分毫,却没想要慕元博对他更是厌恶,铿锵有力的说道:“呵,你终于说出你的真心话了!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毒妇,本王如何容得下你?本王要休了你!”

云琳琅稳了稳心神,笑着问道,可是分明,眼底有泪光在闪烁。

“琳琅是云震威的女儿,是皇上御赐的容王妃,王爷当真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了一个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宠妾灭妻吗?”

不等云琳琅把话说完,气急败坏的慕云博抬起手,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

慕元博身姿挺拔,又是练武之人,这一巴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云琳琅头一歪,倒了下去,脑袋磕到了桌角上,顿时血流如注。

“云琳琅,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忤逆本王?如歌的出身是没有你好,可是在本王的眼睛里,你连替她提鞋都不配!你除却像个男人一样会骑马,会纸上谈兵之外,你还会什么?女子该有的三从四德你一样没有?你凭什么做我的王妃?”

云琳琅一阵头昏目眩,她只感觉到脑袋上温热的液体在不停的流下,可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头上的伤痛。比头上的伤口更疼的是她的心,她以前只知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如今却深刻体会到了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痛苦!
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古言 公主殿下好软
“你不是牙尖嘴利吗?怎么,无话可说了!”

慕元博看到她一只手抓着桌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还以为她在演戏,不耐烦的走了过来狠狠的踢了她一脚。

云琳琅吃痛的张了张嘴,想对他说其实她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从十岁那年在皇宫里遇到他的那一次,她就默默祈祷及笄之后能嫁给他!为了能够当一个他满意的妻子,生性好动的她突然像变了性子一般,把该学的都学了,别说是女经,就连琴棋书画,她也一样没落下!

可是,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站起来,还没等她转过身,眼前就一黑,晕了过去!
翌日,慕元博上朝之后,叶如歌不急不缓的起床更衣,一身桃红色的华服,金丝细细绣着百蝶戏花,轻点朱唇,一头珠钗,美丽不可方物。

“夫人,吃早餐了!”

“那怎么行?王妃昨日受了伤,我还没去探望呢!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说我叶如歌不懂事?”

叶如歌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今天,她就要让云琳琅知道她的厉害。居然想用苦肉计和她争宠,想得美!

此时的淑兰殿里,头上裹着亚麻色纱布的云琳琅这才醒过来,丫头翠儿红着眼眶,小心翼翼的在一旁伺候着。

“哭什么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云琳琅扶着床正要做起来,翠儿赶紧制止了她的动作。

“王妃,你就不要逞强了,您流了那么多血,昏迷了一夜,太医可是说了,要安心静养,细心调理,要不然可是要落下病根的啊!”

翠儿的话音刚落,屏风外就想起了脚步声,“可不是嘛,太医的话可不不能不听,所以妹妹今儿个一早特意给姐姐送汤来了,这可是来自草原的马,据说肉质鲜嫩,营养丰富,最适合进补!”

云琳琅本来是不想搭理叶如歌的,接二连三的事情告诉她,看似人畜无害的叶如歌每次接近她,吃亏的总是她。

她不是深宅大院里出来的,没有那么多的心计,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可是,当她慢慢回过味来,听明白了叶如歌在说什么的时候,突然间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珠子,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尽,颤抖着声音问道:“什么草原?什么马?”

希望是她想多了,绝对不会是她想的那样!那小红可不是一匹普通的马,那不单单是父亲千里迢迢送来的礼物,更是因为,小红的父母都是草原上的战马,它们为了守护大梁的子民,都双双长眠在了那片辽阔的草原上!

“王妃,难道你不知道吗?”叶如歌故作惊讶的问道:“王爷知道我昨天受了伤,担心那不受驯服的马会再次伤了妹妹,所以就把那匹小红给杀了!”

不可能!不可能!

云琳琅难以置信,她希望叶如歌说的这一切都是吓唬她的假话。她的小红还好好的待在马厩里,等着她有朝一日带它回大草原,看看湛蓝的天空,看看辽阔的草原,看看它的父母曾经抛头颅洒热血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安居乐业的净土!

她答应过它的,可是等到云琳琅赤着脚不顾一切的跑到马厩的时候,却没有像往日一般远远的听到小红的嘶鸣!空空如也的马厩里,粮草还垒得像小山一般高,稻草上却是斑斑的血迹。

“小红呢?小红呢?”

云琳琅眼睛红得像兔子一般,看到往日里照顾小马的家丁,立即冲过去抓着他的交领,沉痛的问道。

“王妃,小红它不在了!”
“姐姐,不过就是一匹马罢了,何必如此动怒呢!”

叶如歌冷言冷语,云琳琅不是傲气吗?她就要让她知道,在这个王府里,慕元博到底真心爱的人是谁!

“啪”的一声,云琳琅走了过去,扬起手,想要给她一个教训。

叶如歌不闪不躲,这一切正是她要的,她算准了,如今正是王爷回府的时候。

如果云琳琅不嚣张跋扈,又怎么能突显出她的温柔贤淑呢?

叶如歌含着笑,如愿的闭上了眼睛,可是等了两秒,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

“云琳琅,你这毒妇,看来昨天给你的教训还是不够!你真以为你是云将军的女儿,本王就忌惮你了吗?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看来本王今日不重罚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来人啊,将王妃带下去,重打二十个大板!”

还没等云琳琅的手掌落下,手腕便被突然冒出来的慕元博紧紧抓住了手腕,他挡在叶如歌的面前,狠狠的讲云琳琅甩开。大病未愈的云琳琅被他这么一甩,踉跄了几步,差点跌倒。

“王爷,息怒啊!王妃身体虚弱,昨夜才流了那么多的血,太医交代了,一定要安心静养,王爷这二十大板打下去,不是要了王妃的命吗?”翠儿顾不上马厩边上尘土飞扬,一地泥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们王妃虽然在军营里长大,可那也是云大将军的掌上明珠,军营里上上下下谁不捧着敬着,何时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是啊,王爷,姐姐也是一时意难平,再说了,王爷来得及时,如歌不也没受伤吗?还请王爷息怒!”

叶如歌见状也加入了求情的队伍,可是这一回,云琳琅却没有被她糊弄过去。

若不是她,好端端的小红又怎么会无缘无故枉死?她的小红,不是不能死,可是就算是死,也要像她的祖祖辈辈那样,光荣的死在战场上!

“叶如歌,你没必要在我面前假惺惺了!你不就是想要争宠吗?好,只要你把小红还给我,我就把王妃的位置让给你!”

“云琳琅你什么意思?”

慕元博气得七窍生烟,居然把他拿来和一匹马相提并论?那不是话里话外的骂他禽兽不如吗?

“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想要回我的小红!”

“你的小红!我早就和你说过,这是本王的荣王府,这里的一草一木,全是本王的!别说是一匹马,就算是你,本王也能做主!来人啊,愣着干什么?王妃以下犯上,还不拉下去家法伺候!”

被摁在长椅上的云琳琅紧紧的咬着牙关没有求饶,不过就是二十大板了吗? 可是,云琳琅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慕元博的狠心。

“没吃饭吗?使点劲!”执行刑罚的侍卫在慕元博的注视下一点也不手软,每一个单子当下去,白色的亵裤上就多了宽宽的一道血印子。

可是云琳琅桀骜不驯的就像草原上的狼一般,像看杀父仇人一般满眼猩红的瞪着他。

她越是恨他,他越是生气。

他慕元博是堂堂大梁国二皇子,是当今皇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谁敢这么对他?

上一篇
能把女朋友撩出水的聊天 清欢渡(限) 绯夜天
下一篇
母亲的桃花源阅读最新章节 和前夫的星期六柚子多肉

《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古言 公主殿下好软.doc》

夜阑人静,云琳琅屏退了丫鬟,端起桌上已经凉了的药,还没等她将碗送到嘴边,只感觉到一阵寒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紧接着听到砰的一声脆响,白色的瓷碗落了地,碎了一地! 慕元博...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