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肥岳交换 母亲的桃花源阅读最新章节

志德 2021.08.18

再醒来,周围是一片金碧辉煌,晃得她睁不开眼睛,遂又闭上。

  “我娘,我师父,我的族人呢?”

  “你娘和你的族人已经回了青丘。”

  “那我师父呢?”姬楼月暗暗捏紧了拳头。

  “他在天牢。”姬楼月望着她紧闭的双眼,想来,她是恨了他的吧。

  姬楼月痴痴地笑了,眼角溢出一滴眼泪,是她自己都抑制不住的。

  “斩了我的尾巴,放我和我师父回十里桃林。”

  “不,我改变主意了。”

  姬楼月猛的睁开双眼,眼底的红暴露了她心底的恨,看得谋肆一阵胆颤。

  “你这么厉害,我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你师父还在我的手里,你必须乖乖听话。”

  她跌下云头的那一刻,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撕心裂肺的感觉,两万年都不曾出现过的情愫让他没来由的心慌,他想为自己活一次,可事已至此,他又该如何挽回?他不管,他一定要将她留在身边,哪怕是强留,哪怕她恨他。他也一定要这么做。

  姬楼月偏过头,避开他的视线。“你不杀我,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谋肆转身离开,若她能杀了他,也是好的。

  “她已经醒了,你进去看看她吧。”行至殿门口,却又顿了顿脚步。

  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她若只恨他一个,那他何其甘心,要万劫不复,那便一起吧。

  “楼月,你恨我吧。”

  姬楼月犹豫了半响,还是没有睁开眼睛,轻轻的笑了笑“不恨。”

  朗月苦笑,说不恨,可终归还是疏远了。

  “楼月,有些事情,不是我们可以自己决定的,就像你现在在这里,就像我一身戎装的站在你的面前。”

  “我知道,我都知道。”姬楼月的声音已经有了些哽咽。

  “原来,我连拼死一搏都做不到。”她轻叹,这就是命,她不认也得认。

  朗月睁大双眼,她说,拼死一搏,,,拼死,,,

  见他不不做声,她终于睁开眼睛,看着她的摸样,轻轻扯开了嘴角。却已不见当年的春暖花开的模样。

  “什么时候有时间,陪我去三重天喝宿怨吧。”

  三重天的宿怨,此时喝来,已经不知会是怎样一番味道。

  “不如就现在吧。”

  她变了,不似从前那单纯呆傻的摸样了,他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姬楼月轻酌了一口杯中的宿怨,果真是清甜的,流入腹中,却似灼痛了五脏六腑。就连这酒,都已经不是当年的味道了。突然想起那日,他对她说的那句话,“姬楼月,当你有一天喝不到宿怨的苦时,你便会开始怀念这味道了,真的。”

  果然,很是还念呢。

  “你能让我见到师父么?”放下酒杯,她淡淡的问。

  他就知道,此时此刻,她不可能有心思来和他尝一尝宿怨的味道。也罢,是他亏欠了她的。

  “你就真的那么喜欢你的师父?”

  “他是我师父,谈不上情爱,可是我想陪他,如今陪不了他了,也总归是要确定他到底好不好。”

  “我帮不到你,若你想见师父,只能去找天帝。”

  姬楼月起身便走,朗月就知道她要去做什么。可话还是脱口而出。

  “你要去做什么!”

  姬楼月顿了顿“我去找谋肆。”

  朗月看着杯中酒,牵起了嘴角。却是苦笑。
 姬楼月站在前谋肆面前,她想见师父,可是又不想开口求他,心底里,只觉开了口,便注定是悲哀的开始。其实,她已经够悲哀了,但她就是不想开口求他,放似一开口,错了的那个人就会变成她一般。

  谋肆便任由她站在大殿中央。不开口,不做事。他知道她想做什么。他在等她开口。如果可以,收服她更是个好主意。谋肆啜了口手边的茶水,只觉得此刻心情大好。

  “我要去见我师父,最起码,我要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可以让你去见你师父,但是,你要乖乖听话。”

  姬楼月只觉得这是一种屈辱,她咬紧下唇,眼眶都发了红,她的拳头攥了又攥,松了又送,最后还是攥紧,又松开。。。“好。”

  她看见了师父,只是,师父不似她想象中的那般好。

  他连嘴角都是裂开的,浑身更是血迹斑斑。

  “你们就是这么对我师父的!”姬楼月揪住,谋肆的衣领,此时此刻,她只恨不能杀了他,“怎么回事!”谋肆毫不在乎正在挂在他身上的姬楼月,回头恶狠狠地问那些狱管。眼里闪过一丝杀机,最后却又被自己生生压下,他不能为了她这样,他必须有一个天帝的样子。

  “以后若是再让我发现你们滥用私刑,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谢,谢天帝不杀之恩。”狱管急急得点了头,然后马不停蹄的跑了出去。

  姬楼月的手一点一点的拂过师父的脸颊,眼眶不自觉蓄满了眼泪。

  梦里有一个小女孩,梳着两个小发髻,远远地,从那边桃花树下向他奔来。

  “月儿。”

  “师父。”不是梦中应该稚嫩的声音,墨血有些困难的睁开了眼。

  “月儿,不哭。”墨血伸出手,轻轻拭去了她眼角尚未来得及流出的眼泪。她握紧师父的手,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疯狂的肥岳交换 母亲的桃花源阅读最新章节
  “师父!你在做什么!”师父的经脉正在逆冲着,他这是要自毁经脉,他这是在自杀!

  “月儿,你是个好孩子,是师父害了你,如今,你又要因为师父而受制于人,你叫师父情何以堪。”

  不!她不能让师父死,绝不!对,她还有还魂丹,她急急的将还魂丹自怀中掏出,然后颤抖着手给师父服下,心中,百般滋味陈杂着。

  “师父,你若死一次,我便用还魂丹救你一次,便欠他谋肆一分,师父若想楼月这样,便尽管一次次弃而去。”

  墨血闭了眼,不再说话,这孩子,委实执拗了些。

  从天牢中出来,姬楼月已然如呆傻掉了一般,不肯开口说一句话,谋肆愧对于她,便想同她说上几句话。只是当目光碰触上她比人与千里之外的目光时,嘴唇动了动,话却尽数咽了回去。

  姬楼月从那以后便在九重天上住了下来。身份好不尴尬。

  说她是罪人,谋肆就差给她客人一样的礼遇了。

  说她是别的,可又委实说不过去。一时间,九重天上又谣言四起。

  有人说,是姬楼月魅惑了天帝,以求自保。

  有也有人说,是天帝贪图上了姬楼月的美色,精心策划了这场阴谋,以求抱得美人归。

  众说纷纭,姬楼月却权当做听不见。

  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她都在闭目养神,偶尔会去狱中看看师父,仿似那日她说要杀了谋肆的话都被她自己忘记了,她现在过的,怡然自得一般。

  只是她再也不去碰宿怨,因为她害怕如见宿怨的那股清甜,甜到心伤。

  她心口处那伤却迟迟不见好,她也不在意,只日日眯着眼,晒着太阳混日子。

  “不能终日只吃白饭。现在是你做事的时候了。

  姬楼月听清来者的声音,索性连原本眯着的眼都闭上了。

  “有屁快放,放完快滚。”

  姬楼月现在是极不待见谋肆的,可她又清楚自己现在是受制于人的状况,只得狠耐耐的发了话,实则是极是底气不足的。姬楼月真真是恨透了自己这个样子。

  “此间魔族四起,我天族作为神族之手,已派了众神前去查看,今日里见你神色1不佳,不如你也随众卿去人间看一看吧。”

  姬楼月却猛地睁开眼睛,从塌上一跃而下,一直看进谋肆眼底。

  “天帝这话的确是好听,无非是想让我下界去救济一下你那些修为不精的爱卿们。你我既已撕破脸皮,你又何必将话说得这般圆满,我姬楼月不屑听之。亦不屑信之。

  她最看不得他这伪善的面孔,当初即是骗她说师父命不久矣,如今若再信,她姬楼月便真真是天族第一大傻瓜。
  话虽说的硬气,但还是随着神界的人一起下到了人间。

  姬楼月如今活了一万七百多岁,如今却还是头一遭到人间走动,只觉得自己竟像极了没出过门的土包子,见什么都稀奇。

  ”若是师父,被囚禁在以前,她定是玩疯了,只是,时至今日,她哪里还有心情玩。与她

  同行的是三个八重天的上神,细说来竟也有些渊源,据说嗾使与她师父一同参加过神魔大战的有功之臣,只是姬楼月不屑,那日天族倾巢而出围攻十里桃林之时,他们三个,定也是在其中的。花子虚只觉得这姑娘年纪轻轻的倒是不爱笑,不过她的故事他也有所耳闻,不爱笑

  也是情理之中的。当年他与墨血倒也算颇有些交情,只是当初万万没想到,意气风发的墨血竟落了个这么个惨淡的结局。当然也应了那句世事多变。

  只觉得前方百里处隐隐有瘴气出现,花子虚一马当先,先跃了过去。

  姬楼月兴致缺缺,本就是不想为天族办事,如今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人们只道是哪个江湖门派,却也万万料想不到,这便是他们日日求拜着的神邸们。

  待到近处时才发现是一座酒肆,只是楼中小曲听得几人甚是心烦气躁,往来进出酒肆的人面上都似少了三分生气,委实吓人了些。

  姬楼月只皱了皱眉,倒是第一个反身下马的人,心口上的伤还未痊愈,如今这曲子听得她觉得伤口隐隐有开裂的趋势,这奏曲之人定是不简单。

  一进酒肆,姬楼月便直接去寻那奏曲之人。花子虚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拉住她的袖口,示意她切不可急躁。

  姬楼月只睇了他一眼,便将袖子狠狠抽出。

  “我的事,不用你来管,你若看不惯,大可放我一个人行动。”花子虚没料到她的敌意竟是这么深,一时间,竟呆住了,待回过神之时,她人已上了二楼。

  也罢也罢,他墨血的徒弟,即便是性子急躁,总不至于让人平白欺负了去,姬楼月循着声音一路到三楼,才在雅阁中寻出声音的出处。

  只是门前两个吹胡子瞪眼的门卫甚是碍眼,懒得说话,直接暴力解决,放倒后一顿痛扁,才微微缓解了近期在九重天的气闷。

  也不管地上的两个人是否进气多,出气少,理了理衣襟便跨了进去。刚想鼓掌却听到一阵掌声。

  “天界派下的人里,依我看,也只有你还有几分真本事。”姬楼月微微眯起了眼睛,他这话的她极是不悦,想了几番说辞,之开口说了一句。

  “我是姬楼月。”

  这回轮到那人眯起眼睛“听说了,真是后生可谓啊。”

  姬楼月真是怀疑这人会不会说话,怎么说的每一句话都让她高兴不起来。

  她虽不愿意与天族的那些人面兽心的家伙混为一谈,却也不愿意与魔族的人牵连在一起,此番细想起来,自己竟然卓然独立了呢。

  那人伸手为她倒了一杯酒,刚一入口,姬楼月便知道这是宿怨,不动声色的放下,怎的人人都偏好这宿怨,莫不是以此附庸风雅。

  那人却自顾自的摆弄着桌上的酒杯,忽而轻轻的笑了,姬楼月却觉得他的眼角是濡湿的“你师父她可还好?”

  此番细细的端详着她才发现,他竟是凤凰一族的人,只是相较于朗月,多了三分妖媚,许是魔化的原因,提到师父,姬楼月也是眼角一酸。

  “怎么能好?若不是是师父被困,我又何苦受制于人。”

  他放下酒杯,连姬楼月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在她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将脸迫近她的,自称修成十一尾以来,姬楼月第一次感觉到了压迫感。

  “想不想救你师父?”

  “想,只不过,不用你。”姬楼月的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戒备。

  “我也只是想帮帮你。”他对着她耳边吹气,姬楼月相信,若此时露出原形,她定是连毛都炸起来的。

  “你当我会听你这等魔头的妖言?”

  他像是听到极好笑的玩笑。笑的脸都泛起了红,却又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只有胸膛一震一震的,待他收敛了笑容,他狠狠地砸了手里的酒杯。

  “姬楼月,一念成魔也总是有原因的,总有一天,你也会如我这般,或者如你不屑的神族人一般,你且记得,我叫,凤飞烟。

不待姬楼月发问,他人已消失不见,姬楼月只觉得背脊一阵阵发凉,若他想杀她,以他的修为,就算有一百个她都不够杀,此时才恨自己莽撞了。
上一篇
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 乱系列H全文阅读
下一篇
疯狂的肥岳交换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车

《疯狂的肥岳交换 母亲的桃花源阅读最新章节.doc》

再醒来,周围是一片金碧辉煌,晃得她睁不开眼睛,遂又闭上。 我娘,我师父,我的族人呢? 你娘和你的族人已经回了青丘。 那我师父呢?姬楼月暗暗捏紧了拳头。 他在天牢。姬楼月...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