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疯狂的肥岳交换

志德 2021.08.18

也不知道躺了有多久,雅颜翻了个身后慢慢的醒过来,发觉自己浑身上下都酸痛得很。看样子这几年真的是养懒了,才辛苦了大半天就腰酸背痛腿抽筋。以前的时候不要说是挖了个小土坑,就是挖几个大土坑也没有问题。

“嘶——好疼啊!”

忽然想起不仅仅是因为今天上午的劳作,估计跟昨天晚上摔倒也有关系,虽然说没有太严重,不过俗话说得好,跌倒不痛爬起来痛。她伸手去摸了摸自己浮肿的面颊,可惜身边没有镜子什么的,不然可以看看自己脸上的伤势如何。

嗯,记得一定要去车子的反光镜里看看,不会真的变丑了吧?

可惜现在时机不对,就是想要偷懒半天都不可以,毕竟还没有挖好陷阱。那个什么桑尼根本就不要指望他帮忙,为了以后几个月不饿肚子,只要还有一口气也得拼了。

又磨磨蹭蹭的赖了一会儿,她也只能不情愿起来,爬出那个树窝,不过还没下到树下就看见桑尼也不知在那里捣鼓什么。想到上午的接.吻尴尬事件,在大树旁边拿了木茅和手套跟装有水的矿泉水瓶子,雅颜招呼都没有跟他打一个就径直出了营地。得抓紧时间把上午挖的那个小土坑再加深加宽一些,到时才可以开始设置陷阱。

只是没想到的是刚刚走到土坑旁边,雅颜就意外发现土坑里面居然有只活蹦乱跳的小野羊。毛发和体型应该是满了双月的小羊羔,估计在附近转悠时好奇心趋势它想要一探究竟,结果不小心掉下了坑。

毕竟雅力气不是很大,辛苦一上午土坑才挖到一米多一点的高度,大野羊的话,完全可以一下子就跃出后逃离,毕竟羊的跳跃能力不容小视。也就这种小不点才没办法逃脱,只能是望天凄惨的不断叫麻麻。就是不晓得它的妈妈是不是已经放弃了营救,附近根本没有看到羊群。

对于这意外惊喜,雅颜赶紧放下手里所有的东西跳到土坑下,去把那个可爱的小东西一把给紧紧的抱住。太好了,把这一只小羊带回去好好养着的话,说不定过两三个月天气寒冷时正好杀了来吃。也不能怪她太残忍,毕竟除了素食者,难道人们从来都不吃肉,要知道那也是小动物长大以后被宰杀的好不好。

当她兴冲冲的把小羊抱着跑回营地去时,桑尼正在那里测试自己的弓箭完成得怎么样,以便调整弓弦的长度。因为是第一次制作,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那……是什么?”桑尼看着被雅颜抱在怀里的小动物,觉得难以置信。

”一只羊宝宝……专门给你作伴。”雅颜一边说一边在地上随手捡了一截布条,从小羊的脖子和前肢交叉穿过,然后把另外一头系在树根上,这样子就不怕小野羊跑掉。虽然说现在小野羊还很小,全身上下没有几两肉肉 ,可是真的放跑了会觉得可惜。

她要是不在这里的看顾话,万一小野羊逃跑的话,一定会跑得比桑尼要快。

”羊宝宝?从哪里来的?”桑尼有些难以置信。其实他刚才有看到雅颜出去,刚刚离开不还到二十分钟就带回来一个羊宝宝,怎么能不让人感到震惊。

”当然是天上掉下来的——”雅颜随口敷衍道。

”啊?……”桑尼这一下更傻眼了,他居然真的抬头看看天空,怎么也不敢相信。

雅言看到他那个呆萌的二货模样,忍不住噗嗤一下子笑了起来这家伙不是总在吹嘘自己很聪明很睿智,结果也有笨呆的时候。

”好哇,你竟然敢骗我——”桑尼冷不丁一把把毫无防备的雅颜给拦腰抱着,开始挠她的痒痒。

”不要,啊……哈,不要……就是刚才在坑里捡的……哈,不要再挠了。”雅颜笑着蜷缩成一团,她的弱点就是最怕被人挠痒痒。

”雅,谢谢你,我很庆幸遇到的是你。”桑尼把她整个人慢慢搂抱紧,低下头把下颌贴在她肩头低声呢喃,也算是讲和。

”嗯?在说什么呐?我还要去做事——所以自己在家里乖乖地跟羊宝宝一起玩。”雅颜其实听到了桑尼说的话,不过她又一次懦弱地选择逃避,假装没有听到,一巴掌拍开桑尼的爪子后头都没敢回的跑了。

”胆小鬼,不过没关系——你早晚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桑尼看到雅颜落荒而逃的背影,信誓旦旦的说道。他不知道,这一刻的誓言会不会成真,只是觉得想要什么来填补内心深处。而雅颜,似乎就是那寻觅已久的灵魂缺失的部分。

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小野羊胆怯的又叫了两声麻麻,特别想要挣扎开。

“叫妈妈也不可以,她是我的。再敢叫妈妈,今天晚上就吃烤羊羔!”

“麻——麻——”

跳进土坑里,雅颜把整个土坑尽可能的扩大挖深,最后挖了个差不多直径有两米,一米七八高的陷阱吭。要不是她怕自己到时候爬上不来的话,估计还要往继续下挖。用砍倒的灌木树枝交错搭在土坑上面,又放了一堆青草跟藤蔓做诱饵。为了试验这个陷阱,效果如何,她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免得野羊群一会儿不会过来。不想现在就回去面对桑尼,拿着工具,雅颜又去了山坡附近的林子边。她打算在进入榕树林路径的灌木丛旁边也挖一两个陷阱。这不是为了抓到猎物而是作为防御工式。

就在她放下矿泉水瓶子,拿了木茅准备清理草皮时一个黑影子从灌木丛里射出,几乎都是不假思索的,雅颜用木茅直接击打上去。其实是因为她很怕蛇,所以完全是杯弓蛇影,以为袭击她的是蛇什么的爬行动物。就在她惊魂未定的时却意外地看见,倒在草坪上挣扎的是一只奄奄一息的类似火鸡的动物。有红红的头冠,红红的气囊以及黑褐色带珍珠斑点的羽毛,估计是成年的雄鸡吧,沉甸甸的怎么也得有个十斤左右重。

应该是火鸡不会错吧?!虽然看上去又不是很像,其实仔细这种动物,好像是种身体比较肥胖,头比较小的中大型陆生鸟类。(直接参考珠鸡,不过原产地不是在中国)

难道今天是采集日?

想到这个,雅颜忍不住也学桑尼的样子抬头望望天空。晴空万里一览无余,甚至连云丝都没有一片,那么大概是人品爆发。于是雅颜淡定的找了几根爬藤植物,环成活套把那只被打晕的类火鸡给结结实实的捆起来了。然后继续她的“丰功伟业”——挖坑。

有了肉吃,心里却在想着怎么去找些植物根茎回来,光是吃果子跟肉,长期不吃淀粉类的食物身体也会受不了。虽然说他们现在暂时还有一些储备,可饼干小面包什么的也并不是很多,再怎么节省着吃也只能维持一两个星期。况且就桑尼那体型,怎么也是她三倍的食量。

雅颜依稀记得的可以食用的野生根茎植物好像有葛根,山药和魔芋,另外是在网上还看到过一种叫木薯的。如果能够找到这些,他们就可以安稳过冬。至于萝卜,红薯,马铃薯这些根本不用去想,有的应该还没有驯化出来,有的根本不存在于这一片地域。比如红薯跟马铃薯这些是十六世纪末叶因为水上丝绸之路的繁茂才逐步被引入。也许明天尽可能的去丛林里看看,其实大部分的藤蔓植物都有根茎,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吃。要知道有些根茎是有巨毒的,例如天南星,草乌头。一些藤蔓也可以有毒,比如勾吻又叫断肠草,样子跟金银花的藤叶非常相似,所以要特别注意区别。

葛根,魔芋,薯芋这些则是属于有微毒的。通过人类祖先的实践证明,大部分有微毒的根茎在食用前通过处理,毒素会降低。而魔芋就是其中的一种,必须加入碱性物质去熬煮三小时以上。

雅颜根本不指望能找到什么,不过是觉得现在这里已经有被子植物,那么这些根茎发达的植物应该存在。

她一边挖坑一边想着心事,倒觉得没有多累。两三个小时以后灌木丛旁边已经挖了一个四五米长,一米宽,五十厘米左右高的壕沟。倒是不在意能不能有猎物,只不过这里可以穿近路到营地,需要有所防御才可以。

不过她力气不算大,也挖不了多深,好在泥土很松软,一天一点应该可以逐步慢慢的加深。到时候在里面布上尖锐的木桩或者是带刺植物,一般的动物就没有办法越过。

对于那只意外获得的类火鸡动物,没有多余的水烫毛,雅颜直接给扒皮去了内脏,随手把那些就地给挖坑埋了。为了方便以后区分,她就直接把这种动物叫做火鸡。清理过后只用拿火鸡肉回营地去。不过今天晚上吃火鸡肉好像已经来不及,不如料理好了明天再吃。
对于那只意外获得的类火鸡动物,没有多余的水烫毛,雅颜直接给扒皮去了内脏,随手把那些就地给挖坑埋了。

为了方便以后区分,她就直接把这种动物叫做火鸡。清理过后只用拿火鸡肉回营地去。不过今天晚上吃火鸡肉好像已经来不及,不如料理好了明天再吃。

营地里,榕树下,桑尼用羊肉炖了一些汤。他不会做饭,只是看到雅颜前几次都是这么做的,却不知道里面该放什么调料加多少水进去。于是随便估计了一个容量,不过等到雅颜回来时候,羊肉也已经炖得很香。

“我不知道要加多少水,肉好像也放多了。”桑尼用树枝做的筷子在盆子里戳着,盆子里已经没有多少肉汤,不过肉看着倒是挺不错,基本上已经熟透。

”那就吃手抓羊肉好了。”雅颜随口说道,拿出盐巴来把火鸡肉尽量涂抹均匀,然后用水果刀把火鸡翅膀跟大腿沿着关节部位完整的卸下来。把两个翅膀跟两个大腿挂到架子上熏烤,是打算留着储备着以后过冬。

剩下的部分则又把红辣椒和一些生姜,大蒜,野葱头尽量的切碎后填塞在火鸡肚子里,最后把一个藤蔓瓜切开也塞到了鸡肚子里。放到石板上腌制入味,等有空的时候再来慢慢的烘烤。

这个过程大概需要十几二十个小时,到明后天应该可以吃。

“手抓羊肉?”桑尼在旁边帮忙把东西拿出来,他吃过红酒羊排,吃过碳烤羊羔,吃过涮羊肉。至于手抓羊肉是什么东东,好像还真没有吃过。

雅颜把干红辣椒挑选了几个出来,将里面的籽粒倒出来小心翼翼的包好,将来可以种植。然后把干辣椒放到一块石板上慢慢的烘烤着,又倒了一些盐巴也放到石板上面烘烤。等到干红辣椒被烤的焦脆后,用干净的石头在石板上研磨着;盐巴也烘烤的差不多,跟干红辣椒一起被磨细,散发出糊辣椒特有的焦香味儿。

把薄石板挪到一边,再倒了一点点鸡精在里面。雅颜把盆子里炖好的羊肉拿出一块来,直接在石板旁边用小刀子成手指条一样大小的小块,蘸了一点儿加盐的辣椒面递给桑尼。

“呼——好吃——辣辣的,你也快吃!”桑尼一边用手抓着羊肉吃,一边直用另一只手往嘴巴里不断的扇风。

要知道,雅颜当初可是特意挑选的四川朝天辣,一般人根本不敢轻易尝试的。不过她的闺蜜祖籍是湖南的,因此个非常嗜好吃辣的家伙,简直就是不辣不开心。尽管味道非常不错,雅颜只是吃了两三小块,她不怎么喜欢吃太多肉,因为那样容易上火。没有淀粉类食物,她只能尽量多吃一些水果替代。

“怎么才吃一点点?没关系的,我已经制作出弓箭了,过几天练习熟练就能够去打猎。到时候我们会有很多肉的可以吃。”桑尼以为是雅颜故意把食物尽可能留给他吃。

“不是的,我一向不怎么吃太多的肉的,容易上火牙痛。尤其是羊肉这一类的。”雅颜吃东西时并不怎么挑嘴,可是她要是吃羊牛肉或者容易上火的食物多了,不但牙痛还会在背上长很多痘痘出来的,也幸亏不是长在脸上。

“哦,那个……你刚刚拿回来的是什么?”桑尼听说过因为体质不同,有些人的确不能吃这些的。不过作为吃货还是意犹未尽的,吃着手里的已经开始惦记雅颜刚才料理过的食材。

“火鸡——谁知道叫什么的,就那么自己送上门来,咱们明后天的食物。我明天再去采摘一些藤蔓瓜回来,这个也不能储存,就先捡这个吃好了。”瓜一类的水果水分足,放置十天半个月以后就会坏掉,不像黑柿子跟浆果可以脱水储存。

“那我跟你一起去——”桑尼惦记着昨天雅颜出去回来累得那么恼火。

“你又走不了那么远,到时候还得把你弄后来……呃,要不明天你去林子里采摘那些黑枣,晾干了我们可以吃一个冬天的。你个子高一下子伸手就能够采摘到了。我还得拿棍子打下来再蹲着捡起来,会很麻烦的。”见桑尼脸色尴尬,雅颜顿时也感到有些尴尬后悔自己不该口快心直说出来,赶紧想了一个主意描补。

桑尼想想也是,自己不良于行还非要跟着的话,的确是在增加人家的负担。不想吃白饭就干一点儿自己力所能及的才是,免得彼此都很难堪。

吃过晚饭,因为今天没有采集植物,所以也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雅颜就在垫炉灶上的石板上又加了几块大小差不多的石板,然后把火鸡用那种巴掌大的树叶一层一层的包住,用茅草捆绑住放到里面,再最上面盖上另外的石板。下面是火炭在慢慢的烘烤着,估计到了明天怎么也应该熟了。

“晚上升火堆时,把那些木炭记得夹出来放到这里面来,不过千万不要加柴火进去。”

“知道了,今天晚上你自己去树上睡,不用管我的。”桑尼用树叶把手擦干净。没办法,他们的水太少,必须节省着用。

幸好附近有一种树的树叶巴掌大小,质地也非常柔软结实。他们拿来当餐巾纸,当锡箔纸用。

呃,必要时也当可以卫生纸用。

雅颜弄好这些后从大包包里拿出笔和一个小本子,开始绘画。把今天看见的那个火鸡给画下来,将来可以作为参考。

“雅,那个……你有多余的……裤子吗?”桑尼已经三天没有换过衣服,觉得自己实在是忍不住。他有些后悔那天干嘛那么积极先去了一趟干洗店。不然脏衣服洗洗也可以替换呀!为什么还那么好心的把程凯扔在车子里的脏衣服也一起收拾送去干洗店。

要是偷偷懒该有多好啊!——

雅颜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去车子里翻找出保暖内衣裤,放到桑尼的面前。

“你一定是哆啦A梦对不对,不然就是藏了一只田螺在你的大包包里。”桑尼觉得好神奇。这个世界上他的雅是最棒的,基本上想要什么都可以变出来。

“本来是给我爸买的,现在你已经欠我四百四十九块钱了。”雅颜面无表情的继续绘画,她的事情多着呢!

没空搞笑。

“哆啦A梦,给我一个时空门!”桑尼继续在那里耍宝。

“切,岂止是时空之门,你老爹直接给你开了时空隧道!”雅颜忍不住讥讽的说道。

“对哈,我们一不小心就中了超级大奖说!”桑尼讪讪的笑着,当初要是听了雅颜的话调头,说不定现在已经舒舒服服在家吃着披萨看着综艺娱乐节目。

“那你肯定是老天爷的亲儿子——还不快去换衣服,明天我早上去洗衣服时顺便把明天后天的饮水打回来。”雅颜自己也觉得脏兮兮的,她还比较好一些,因为怕冷,所以装备除了外面的厚羽绒服,里面有套头毛衣,纯棉打底衫和紧身背心,胸*罩,牛仔裤里面是两条秋裤跟内裤。另外还有一套女式保暖内衣可以备用。

桑尼则只有大衣,薄毛衣和羊毛衬衣,另外只是一条加绒的紧身裤。现在再加上雅颜给他的,却完全不合身的保暖衣裤。

“全部脱.光.光吗?”桑尼一边玩笑道,一边开始脱衬衣。

“你以为呢!”又不是没有画过,美术学院毕业的,没有见过画过几个果男的话,那简直是对不起交的学费。只不过她没有学习那种非常花钱的油画什么的专业,而是选择了学习电脑美工。

桑尼穿好了保暖内衣,有些难以置信的从车子反光镜里看着自己的滑稽造型。衣服绷得紧巴巴的,裤脚还短了那么一截。

“抱歉,没有你的尺码——你也可以选择不穿,我不介意你就这么果着!”雅颜在桑尼开口以前抢先说道,雅颜爸不过是普通身高,一米七左右,体重六十五公斤。哪像桑尼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公斤,衣服当然不可能会合身的。

“你以为我不敢呐!——”桑尼说着不舒服地又拉扯了两下,犹豫以后决定还是将就着穿,他可不是暴露狂。

“把脏衣服放到袋子里,我去给你把被子拿来,晚上睡觉时在车子里要安全一些。”雅颜收好小本子后爬到树窝里去拿了被子下来。

“你准备现在就要睡.觉了?”

“明天还有做很多事,得早点起来。”雅颜把小野羊拉到火堆旁边,用石头敲击着扎了一根粗木桩下去,然后把栓小野羊的布条给直接系在木桩上,还给它四周放了些青草。

“它会不会怕火啊!”

“让它待在这里,如果四周有什么动静就会叫的。你自己要警惕一点,前两天没事不等于以后就没事。”雅颜一边说,一边把食物收到树上挂起来。基本上熏制得半干,继续放在车里的话烟熏味实在不怎么好闻。

“你也要小心一点,记得要把小刀子带着。”桑尼光着脚站在那里,看着雅颜前前后后的忙碌。
“它会不会怕火啊!”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疯狂的肥岳交换
“让它待在这里,如果四周有什么动静就会叫的。你自己要警惕一点,前两天没事不等于以后就没事。”雅颜一边说,一边把食物收到树上挂起来。

基本上熏制得半干,继续放在车里的话烟熏味实在不怎么好闻。

“你也要小心一点,记得要把小刀子带着。”桑尼光着脚站在那里,看着雅颜前前后后的忙碌。

“知道了,你不要站久了,坐着等一下,我重新给你包扎一下。”

“哦,其实我感觉已经没事了。”桑尼赶紧坐在折叠椅上,一边继续望着雅颜把东西归置好。

“现在不留意的话,以后不小心会留后遗症。又没有办法得到及时的医治。”雅颜边说边用开山刀去把榕树的新生气根给砍下来一些,放在旁边的石头上面用力的砸成泥浆状。

“这些可以消肿止痛,前几天竟都忘记了这一回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以前度娘时看到的。不要乱动,不然以后会一直好不了的。”雅颜边说边把从杜仲皮里消。给拉出来丝混合着榕树气根泥里给桑尼敷在脚踝关节上面,

脚踝都已经肿得发亮,脚背也是淤青的。

她也是忙忘记了,在煮大薯时仔细回忆的相关知识,不知怎么的也想起来关于榕树的一些知识,其中好像是提到有可以消肿止痛的作用。

“没关系的,休息几天应该就会好的。”桑尼看着跪蹲在自己面前的雅颜,火光映照下她显得那么恬静,温柔。他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雅颜的脸颊,还有些浮肿着。

是不是他的错觉,为什么越看越漂亮了呢?记得第一眼看见时感觉不是这样的啊?其实是因为雅颜为了行动方便把头发束起来梳成马尾,露出额头 后整个小脸当然曝露无疑。不像以前刘海几乎掩盖了大半张脸庞。

“应该用水冷敷一下的,都已经这么肿了,很疼吗?”

“没有,其实就是看着吓人而已。好了,你自己走路也要小心一点儿。应该尽量少活动才是。”雅颜用树枝继续给桑尼脚踝处固定好,用布条绑好。考虑到他不能穿靴子,就给他脚底用纸盒垫底,这样子可以踩在地上又不咯脚底板。

“雅,我会努力的。虽然我几乎什么也不会做,可能照顾不好你。但是我一定会努力的。”桑尼忍不住低下头在雅颜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吻,好心疼她。

“不用担心,我——等着你打猎回来,把我养得胖胖的。”雅颜本来想要说,我自己就能够养活自己。考虑到桑尼的强大自尊心终究改了口,她虽然不擅长说话也知道不该乱说话打击人家的积.极.性。

“相信我,将来不但要养你,说不定还要养咱们的宝宝呢!”桑尼说着把雅颜抱住。

以后,他们要相依为命。

雅颜迟疑了一下,伸手抱着桑尼的腰。没办法,谁让她还不到人家肩膀高。

“不用担心,我们会回去的。说不定哪一天老天爷就突然把我们又送回去了呢!你可是老天爷的亲儿子!”雅颜从不轻易相信人,不过这一刻,她愿意放下心防给彼此一些信任。

“说不定那时候我们都有一堆的孩子。”桑尼显然比较乐观,他想着要是回不去,就在这里生儿育女也蛮不错的。

雅颜则想着,有一天他们重回地球,回到未来的现实生活里。那么他们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他生活在社会高端。而她和她的家庭则生活在社会基层,为了生活拼搏。不说其他的,光是桑尼身上的这套衣服行头估计随随便便怎么也得十几万,这却是父母十几年的积蓄。她不想到头来一场空,徒留悲伤。

尽管已经二十八九岁了,可桑尼的生活其实阅历远不如雅颜,他不过还是个被家人宠着的大孩子而已。从小到大一切都是那么一帆风顺,几乎没有吃过什么苦,也不会有人告诉他生活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模式。更不会人人都是丰衣足食,无忧无虑。这天晚上,桑尼是带着欣喜和憧憬进入美梦的。

雅颜却是想了好久。她只想过平凡恬静的生活,不用被父母操控,不用为了工作房子而忧心忡忡。老实说要爱上桑尼太容易,他英俊帅气,风度翩翩,还很会哄人开心。

可光是有爱是不够的!

如果……他们永远回不去,那么她愿意爱他一生一世,陪伴着他一生一世。

如果……她不顾一切的爱了,他们却有机会可以回去。

那时,她该怎么办?

“早,雅——”桑尼今天的心情非常好,他把保暖内衣脱了套着自己的薄毛衣。虽然有些脏兮兮的不过依旧迷人。

不过他还是起来晚了,因为雅颜早就起来整理好了一切,连小野羊的青草都割了回来。

“早,自己洗漱过了就吃点儿东西,我要去河边洗衣服!”雅颜背着自己的大包包,拿着装满脏衣服的不锈钢盆子跟帆布水桶,准备去河边洗衣服。她无意间发现广告布上的涂料是可以被水清洗掉的,所以打算把那些广告布带着也一起洗出来。

桑尼昨天撕烂了一块广告布,所以还剩下五块半。其中的一块半条幅差不多每一块有三米多长,八十厘米宽,上面用涂料印着甜言蜜语。另外四块有接近十几米长,一米多宽,则是准备的为了挂到大楼外面,杂志社重新开业时的庆祝条幅。幸好没有订做那种塑料布的,这些看着红彤彤的化纤布虽然低劣粗糙,不过现在他们至少可以拿来做一些衣服或者其他可能用得着的。要知道他们自己是永远也不可能纺织出布来做衣服。

“你不吃早饭吗?”桑尼觉得哪里不对劲,偏偏又说不出是因为什么。主要是雅颜显得过于平静了一些,一点儿没有情侣间的亲密度。

“我已经吃了一个瓜,你尽量不要走太远。不然脚会一直不消肿的。”雅颜说着也不看他就拿了帆布水桶跟脏衣服什么的转身离开了。

桑尼看着她的背影感到有些纳闷,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出错了。想想女人每个月总有几天莫名其妙的,也就没有怎么在意。

虽然嘴巴上说的是一回事,实际上他们还跟陌生人相差不了多少,才相处不过三四天。一切只能是慢慢来,等到彼此相处久了,相互信任之后又会不一样。

把那些广告布放在流水里,用大石头压住一头任由流水冲刷着。雅颜蹲到大石头旁边开始把换下来的衣服打湿,衣领袖口部位抹上肥皂。一边搓洗一边警惕四周,还好这附近水域以及滩涂上的大石头比较多也比较大。有些石头差不多有小轿车一般大小,石头跟石头之间又还有小一点的石头。所以没有多少大型的食草动物会来这里附近饮水。相对的,伺机狩猎的猛兽也就减少许多。不过就要注意有没有水蛇一类的,它们怕其他的动物惊扰,会选择安静又安全的区域活动。

滩涂上到处都是茂密的水生植物和伴生植物。这个季节还有不少的花在开放,姹紫嫣红非常漂亮。没有任何污染,没有人类活动痕迹,保留的是最原始的状态。

搓洗完所有的衣服后在流水里投洗干净,拧干一部分水分后把它们一件一件摊开晾晒在大石头上。看了看四周寂静的环境,雅颜脱下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慢慢的下到水里躲在几块大石头形成的漏斗状水洼里洗.澡。她不会游泳,也怕水下有淤泥陷阱,所以宁可踩在石头上。水那么清澈见底,无论水下有什么都可以看得开。

今天不但有带着肥皂,桑尼又不在旁边,所以洗起来不用瞻前顾后,当然会洗得比较干净。顺带把自己的内衣裤也清洗了放在一边晾晒。雅颜心里想着那些广告布虽然是质地比较粗糙,不过用来改一些内衣是必须的。在她随身携带的大包包里有个简易针线包,虽然从没有学习过剪裁服装,不过可以试着缝纫一些比较简单的还可以。担心水里会有水蛇什么的,也不敢在水里停留得太久,雅颜清洗干净头发后就赶紧爬到石头上,匆匆忙忙的把心的保暖衣穿好。挤干头发上的水分后用梳子慢慢的梳理着。

这些年因为跟人合住,她遇到过不少极品的室友,所以慢慢的学会随身携带一个大包包把需要的东西都装上。有几次室友把男朋友带回寝室,她总是被关在外面徘徊整整一夜,第二天不得不穿着同一天的衣服,蓬头垢面的去上班。可是为了少付房租,她一次又一次的忍受下来。

想起过去自己的窝囊,雅颜轻轻的叹气,或许是因为她的懦弱退让才让人觉得好欺负吧!

广告布上面的涂料被浸泡后加上水流的冲刷,不用揉搓也已经荡然无存。雅颜将那些浸湿的广告布吃力的拖到石头上晾晒,太阳好不错,用不了一个小时就可以晒干的。不能就这么坐着浪费时间,还不如去看看附近可不可以找的吃的东西。其实生活在这个地方也不错,只有伸手就能得到很多食物,不过是在于怎么样区分哪些是可以食用的,哪些是有毒的。

上一篇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
下一篇
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疯狂的肥岳交换.doc》

也不知道躺了有多久,雅颜翻了个身后慢慢的醒过来,发觉自己浑身上下都酸痛得很。看样子这几年真的是养懒了,才辛苦了大半天就腰酸背痛腿抽筋。以前的时候不要说是挖了个小土...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