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夫1v2 阿宾全文全本阅读目录

志德 2021.08.07

“小宝,只要你帮姐姐这个忙,姐姐今晚……今晚就睡在你坑上了。”

“姐,别,你别拽了……我库子要掉了!”

山洼村东头的小诊所里,张小宝弓着腰,两只手紧紧抓着库子,一脸为难的看着李茹。

李茹是整个山洼村的村花。

整个村里的爷们,只要是带把的,见了李茹就没有不流口水的。

实在是,她长的太俊了。

那两道杏眉细眼,就像会放电似的,瞧着谁,谁都不敢去对视。

一张樱桃小嘴,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是树梢的黄雀,说什么都有人喜欢听。

最让人惦记的,还是那凹凸有致的修长身材。

尤其是当她穿着从城里买来的蜜桃屯牛仔库时,屯部那条深陷的沟壑映衬出来的两瓣挺俏,是个男人看到了,都想上去摸一把。

“小宝,你就答应姐姐好不好?姐姐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你肯定有办法的,算姐姐求你了!”

纤纤玉手拽着张小宝的库子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说着话的时候,李茹还不断凑近张小宝。

一股诱人的芬芳瞬间传到张小宝鼻孔,让他心里直痒痒。

下意识的,他往后又躲了一点,脑袋又低了一些。

就在刚刚,他正在晾晒采摘的药草呢,李茹端着一碗杀猪菜来了。

闻着那香喷喷的杀猪菜,张小宝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可就在他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李茹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库子就要脱掉。

“茹姐,那个什么,我……你的病真的急不得。”张小宝低着头,有些不敢去看李茹。

“小宝,你肯定还有其他法子,要是老神医还在的话,肯定能给我治好的。

村里人都说了,老神医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李茹的这话倒是实话,爷爷的医术的确是厉害。

可自己虽然从小被爷爷带大,但爷爷却没有把所有的医术都传下来啊!

“茹姐,我……我真的尽力了。”张小宝磕磕巴巴的解释着:“看病其实是个慢功夫,急不得,真的急不得。”

对于李茹的急切,张小宝能够理解。

李茹模样又俊身段又好,十里八村都是人见人夸。

可偏偏她有个毛病……先天性不孕。

用村里人的说法,那就是母鸡不下蛋,娶回来算白干!

前段时间听说,李茹好像是处了一个对象,据说是镇上的,还挺有钱的,两人都快谈婚论嫁了。

假如对方知道她的毛病,那婚事肯定吹了。

所以李茹才疯了一样的找他看病。

因为他是村里鼎鼎大名的老神医柳北天收养的孙子,柳北天的一身医术,都传给了他,甚至连村里的村医,也被他继承了下来。

这时,李茹另一只手猛地搭在张小宝肩上,半个身子都靠了过来。

张小宝低头下去的目光,恰好一览无余的看到那一对蔚为壮观的极品凶器。

他顿时想到了好些个成语,什么峰峦如聚,什么波涛汹涌……

娘个腿的,那道沟真的是好深好深啊……

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张小宝只觉得浑身血气上涌。

李茹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凑得更近了。

这下,张小宝感受到了波浪汹涌的压迫。

但,真软啊,还热乎乎的!

就这么一瞬间,张小宝意识到了什么叫做软玉温香抱满怀,个中滋味,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仿佛让他骨头都酥了。

李茹吐气如兰的说道:“小宝,姐姐说的是认真的,姐姐也没有其他什么能酬谢你的,只要你能治好姐姐,姐姐今晚就睡在你炕上陪你!”

这一瞬,张小宝只觉得李茹嘴里喝出的那股热气顺着耳朵往里头钻,化作一股暖流直五脏六腑,七经八脉,张小宝差点下意识的就要应下。

好在,内心的最后一丝清明让他及时的闭上了嘴巴。

轻轻咬了下舌尖,张小宝瞬间从这种难以抵抗的诱人温软中逃脱出来。

他挣脱了李茹的魔爪,躲开身子,摆手道:“茹姐,别,咱们之间不需要这样,真的别……”

“小宝,姐姐是真心的。”

“茹姐,不是,咱们真……”

“弟弟,你是不是嫌弃姐姐?”李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咬着嘴唇低声道:“姐姐还没破身呢。”

闻言,张小宝就像是呛了一口辣椒,剧烈的咳嗦起来,两只手不要命的摆着。

这时,他瞧见李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两道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李茹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声音也抬高了:“小宝我告诉你,我知道村里的老少爷们怎么说我的,不就是嚼舌根子,说我花枝招展,爱打扮爱发 浪……”

“茹姐,不是……”

“这些闲话我都知道,可我不在乎,还是那句话,我李茹是个村姑又怎么样?我这辈子难道就不能闯出去,离开这个破村子,换一种活法吗?”

李茹抬手指着她自己:“小宝你说,我跟城里那些人差什么?她们每天过着城市里的生活,就不兴我也过过城里的日子吗?我有错吗?难道我就该困在这破山里,过着一眼望到头的日子,最后烂在这山里吗?”

闻言,张小宝默不作声。

歇斯底里的发泄了一通,李茹沉声抽泣了起来。

张小宝面带犹豫。

想了想,他沉声道:“茹姐,其实你的病还有一种治法,是爷爷当初教我的,只不过那种治法比较特殊,它……”

李茹猛地抬头,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真的吗?我就知道,小宝,我就知道你能行!你怎么说,姐怎么做,还不行吗?”

张小宝张张嘴,想再解释,却又咽了下去,点点头:“那我试试。”

当初爷爷离世之前,留给他一本极为独特的医书,名为《医经》。

那本医书中有一种特殊的疗法,便是针对李茹这种情况的。

爷爷说了,不到特殊情况绝对不能让自己施展《医经》上的医术,只因为这《医经》太过怪谲,说是《医经》,却是一本《毒经》。

不过眼下这个局面,也算是特殊情况吧!

“好弟弟,就知道你能行!”

李茹猛地扑到张小宝身边,张开双臂就抱住了他。
瞬间,张小宝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被一团火拥抱住,浑身上下都被点燃了。

天哪!

他能感觉到茹姐的那对凶器狠狠压在自己匈膛上,即便是隔着一层衣服,那种温软和炙热,都让他有种想要狠狠肆虐的冲动。

“好弟弟,只要你能治好姐姐,姐姐一定好好感谢你。”李茹忽然凑在他耳边:“知道你喜欢王慧那妮子,姐姐帮你们撮合,怎么样?”

“真的?”

张小宝高兴坏了,差点叫出声来。

李茹还真是懂他的心思,抡起漂亮来,整个山洼村数李茹。

但是抡起谁最俏皮可爱,那可是非王慧莫属了。

就在张小宝满脑子都是王慧时,一声咳嗦,登时就让他一个激灵。

原来姐姐刘艳艳,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此刻正站在门口,冲着他俩发笑。

刘艳艳和张小宝一样,也是被柳北天收养的孤儿。

只不过,刘艳艳是因为父母早亡,而不是被人抛弃。

俩人从小一起长大,再加上刘艳艳比张小宝大几岁,所以这姐弟的名分就这么定下了。

看着姐姐,张小宝的耳根子刷的一下,就红了,只因自己此刻自己还被李茹抱着。

“咳咳……姐,你,你啥时候来的?”

他手足无措的和李茹拉开了距离,颠三倒四的解释道:“那个什么……我……茹姐……其实……”

李茹见状,娇柔一笑便抢过话头:“艳儿,我让小宝帮我瞧个病。”

“对对,茹姐说的对,看病!”

张小宝赶忙借着话头解释道,生怕姐姐不相信。

不料,刘艳艳却没搭理他,而是瞅着李茹,那双明媚的眸子闪烁着亮光,仿佛要把李茹看出一朵花来。

只听刘艳艳道:“茹姐,你的病啊,我弟弟肯定能瞧好,但是可能会需要很多药材,今晚得准备准备,要不茹姐你明天再来?”

听到姐姐这么说,张小宝忙冲着李茹使眼色,意思很明显,听姐姐的。

“行,那我明再来。”

李茹敏锐的觉察出了某些微妙的情绪变化。

似乎,张小宝有点怵他这个姐姐。

于是她顺势应了下来,便干脆利落的出了门。

诊所里便只剩下张小宝姐弟两人。

刘艳艳也不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张小宝,看的他脑皮都发麻,只好低着脑袋不断搓手。

看着弟弟的这幅样子,刘艳艳有些无语又无奈。

叹了口气,就在她正准备说点什么目光在无意间移动到弟弟身上的某个部位时,却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好大一顶帐篷!

村里人穿衣服都讲究一个宽松,可即便如此,张小宝某处依旧鼓囊囊的鼓起一大块。

刘艳艳急忙挪开目光,再一联想李茹和弟弟之前搂搂抱抱的模样,脸顿时就红了。

没想到原本跟屁虫一般的傻小子,竟然都长大了!

刘艳艳假意侧了侧头,遮掩住自己发红的脸蛋,也不知怎么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了爷爷临终前说过的话。

“艳儿啊,小宝和你都是苦命的孩子,你得替爷爷看着小宝哇。爷爷这辈子没啥遗憾,可最不放心的,就是小宝以后的婚事。”

“以后小宝要是娶不上媳妇,你就嫁给他吧,总好过他一辈子孤苦伶仃。”

“……”

一想起这些,刘艳艳的脸颊更红了。

爷爷当初说的时候,她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就越想越觉得,爷爷说的有道理。

小宝真要是娶不起媳妇,她这做姐姐的也看着难受。

不过她也知道,那是万不得已的法子。

她更知道,小宝这傻弟弟,其实心里面也有了个人,就是村里老王家的闺女。

这不,刚刚她就是顺路去了老王家,稍微漏了点意思,探了探口风。

不料王慧的爹妈却一口回绝了。

那些话犹如刀子般,让她到现在都浑身难受。
双夫1v2 阿宾全文全本阅读目录
“就张小宝这个野孩子,浑身穷的叮当响,也想娶我家慧慧。若是真有那心,二十万彩礼,一分都不能少,彩礼到位了,再谈婚事。”

“哎!”

脑子里乱糟糟的,刘艳艳暗自叹了口气。

“姐,姐……你咋了?”张小宝询问道。

他的话也将刘艳艳从纷乱的思绪中拽回现实。

她忽然醒悟过来,伸手拽住了张小宝的耳朵,气鼓鼓地瞪着他:“小宝,你忘了姐咋跟你说的了?不到二十岁不许你那啥,知道吗?”

“疼疼疼!”

张小宝最怕的就是刘艳艳揪耳朵,连连求饶道:“姐,我的好姐姐,我肯定记得,二十岁之前不能跟女人睡觉嘛。”

“我看你差点就忘了!”

刘艳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李茹离开的方向,松开他的耳朵,恨铁不成钢的嘟囔着:“总之你记住,二十岁之前,绝对不行。”

“为啥啊?姐,我又不练童子功!”

张小宝努力揉着耳朵。

这话他从刘艳艳口中都听了八百遍了,耳朵都听出茧子了,从小听到大,他是真心不知道是为啥?

闻言,刘艳艳作势又要动手:“没有为啥,再问,我看你又想耳朵疼了!”

张小宝哪里还敢多问,只得连忙告饶。

看到自家弟弟服气的样子,刘艳艳这才作罢。

不让张小宝破童子身的事,其实刘艳艳也是藏着私心的,爷爷从很小的时候就说过,她和小宝是一辈子的羁绊,再加上爷爷临终前的嘱咐,她心里的这个想法更加强烈了。

小宝的第一次,一定要留给她!

即便是未来小宝娶了王慧,第一次也是她刘艳艳的。

关了诊所的门,回到家里,姐姐热了李茹端来的杀猪菜。

姐弟俩对付了一口,刘艳艳回了她自己的家,张小宝则开始做起了晚课。

所谓晚课,无非就是练习针灸,背诵药方。

十几年如一日的习惯早已养成,哪怕爷爷不在了,也不会停止下来。

翌日。

天刚蒙蒙亮,张小宝还睡得迷迷糊糊呢,早早过来的刘艳艳便催他起床了。

“你既然答应了要给人家李茹看病,就别磨磨唧唧,快起来弄草药去吧!”

“好吧!”

实在是怕耳朵再疼,张小宝赶忙起床洗漱,随便对付了两口,便准备进山采药。

姐姐说的也对,李茹的那个病虽然不难治,但也得费点功夫。

好在山洼村背后的老山林子,可是一块宝地,药草毒草更是应有尽有,张小宝估摸着有一天的功夫,治病的那些草药都能拾掇全了。

他刚背上药篓子准备出门,刘艳艳忽然拽住了他的胳膊:“对了小宝,还有个事,姐昨天替你去了趟王慧家里。”
“啥?真的,那咋样?”张小宝原本还有些迷糊的眼睛,瞬间睁得老大。

“还……行吧。”

刘艳艳犹豫了一下,倒也没隐瞒,直说道:“就是,老王家要彩礼。”

“那肯定啊,娶媳妇哪能不要彩礼。”

“要二十万。”

“二十……我日他先人,抢钱啊!”张小宝登时就气炸了,日你个老王八犊子,你家闺女是镶钻的还是贴金的,咋敢这么要哇!

山洼村村长家的女儿出嫁,也就要了个八万八的彩礼!

王慧他爹这么要,摆明就是为难人。

刘艳艳见状,忙劝说道:“小宝,没法子,你要是真稀罕人老王家的闺女,这二十万,你一分也少不下,得掏!”

“哎!”张小宝像只斗败的公鸡,撅着脖子,愣是没声。

刘艳艳拍拍他肩膀,又劝了一句:“好好采药去吧,多采点药,多攒点钱,姐这边也想想其他法子,总会有办法的。”

闻言,张小宝重重叹了口气,又嘀咕着骂了好一会,却也知道这事没商量。

没二十万,想娶王慧那是做梦!

无奈之下,他只好是背着药篓子,一步一骂的朝着后山走去。

一直到天黑下来,张小宝才疲惫的拖着药篓子,从后山回来。

采药这活计,真不容易。

后山里遍布荆棘杂草行走不便也就算了,很多品相好的药材,偏偏就长在那山崖峭壁上。

也亏得张小宝从小就在爷爷的调教下打磨了一副好身子,不然还真干不了这事。

刚走到家门口,一道身影猛然扑了过来。

张小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下一瞬,随着一股香风袭来,他刚松开拳头,脑袋就被一条香软的胳膊搂住。

耳边传来一道温热的呼吸:“咋才回来,躲姐姐呢?”

身材这么高挑的女人,只能是李茹了。

被她这么搂着脖子,张小宝也没想挣脱,解释道:“好茹姐,躲你也没必要到后山去哇,再说了,你瞧这一篓子草药,还不是为了你的病。”

闻言,李茹伸手戳了戳他的脑袋:“算你有良心,你瞧,姐知道你没吃饭,给你带着呢。”

张小宝早就闻到道味了,心中大喜。

他左右瞧瞧,倒也怕被人看到惹闲话。

眼见四周无人,他忙带着李茹回到院子里,急冲冲的对付起了那些吃食。

填饱了肚子,又简单洗漱了一下,张小宝便准备给李茹治病。

其实以他看来,李茹大可不必这么着急。

不孕之症分很多种,她只是由于体湿宫寒,才导致怀孕较难而已,并非真正的不孕。

只要对症下药,加以调理,慢慢的也就能梳理好身子。

让李茹躺在炕上,张小宝下意识让自己挪开目光,不去看那两条葱玉般笔直的大长腿……

实在是太馋人了,不由的就想摸两把。

他咽了口唾沫,支支吾吾的指着李茹的上衣:“茹姐,隔着衣服我不方便弄……”

“早说呀。”

李茹很配合,一点都不觉得有啥,看病嘛,医生说的就是圣旨。

说话间,她当即起身,左右胳膊一撑,立马就把短袖给脱了下来。

张小宝愣住了,眼瞧着李茹手探到背后,准备解照照的挂钩,他连忙扭过脑袋摆手道:“茹姐,你干嘛,别,快穿上。”

我滴个老天爷咧!

其实他刚才的意思是,隔着衣服不好治病,你把衣服搂起来一点就好。

谁知道,李茹竟然直接把短袖给脱了。

而且得亏他拦了一把,要不现在说不定都光了……

“这个不用脱吗?”李茹不解。

“没让你全脱,茹姐,你快穿上衣服,其实光把肚子露出来就行,不用这么……”

“哦!”

李茹明白了,却也没有穿上衣服,反而就那样直挺挺的躺在了炕上。

“懒得穿了,你这屋太热,脱了正凉快,小宝弟弟,你快弄吧,姐姐就随便你折腾了。”

“咳咳……”张小宝差点被口水给噎住。

瞧这话说的!

还真是无可反驳。

无奈之下,他只能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目光,尽量别往某个波涛汹涌的部位去看。

可偏偏,李茹的那件贴身的衣物,是亮红色的。

此刻即便是躺着,那匈衣都被那两抹隆起撑开,雪白的肌肤加上亮红色,如同是一团雄雄烈火,不断的吸引着他的目光。

“傻样,想看就看呗,嫌那啥碍眼,姐也干脆给你脱了。”李茹笑着,戏弄着他。

张小宝连连摆手,只觉脸颊如同火烧一般,直接红到耳根子上。

他用力摇了摇脑袋,收回心神,这才抬手颤巍巍的按上李茹的腹部。

这皮肤真好,滑溜溜的。

只是,冰的吓人!

张小宝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这一刻他的思绪全部回到了这股冰凉上。

记得爷爷说过,人的身体犹如四季,亦有四时变化,五脏六腑亦然。

但李茹的腹部在如此高温的夏季,竟然凉如寒冰,可想而知已是违背常理,引发病症也是情有可原。

要根治此症,光凭用药可不行。

“茹姐,待会你……”

张小宝正说着,忽然卡壳了。

他突然意识到,要治疗李茹的病症,必须得使出爷爷教过的“火灸”之法,可“火灸”之法又必须紧贴皮肤来,那意味着,李茹还是得脱了衣服。

此时李茹眼巴巴的瞅着他,不明白啥意思。

张小宝犹豫再三,感到确实没有其他好法子,只好是硬着头皮解释着:“茹姐,那个啥,待会你……你还得是……那啥。”

他在自己匈前比划了一下,做了个脱衣服的动作,耳根子刷的一下又红了。

哎,刚刚还说不用全脱的,真想打自己一个耳刮子。

听到这话,李茹噗嗤一声笑了。

“早说嘛,多大点事,姐又不怕你看。”

说话间,看着张小宝呆头鹅一样窘迫无比,她故意戏弄道:“小宝弟弟,那你给姐说清楚,是光脱上面的,还是连下面都要?”

“下面不用,真不用!”张小宝连连摆手。

这会功夫,李茹已经坐起身来,麻溜的转过身来,留了一个后背给张小宝:“傻弟弟,来,给姐姐帮个忙,解开。”

“咋,咋解?”

张小宝喘着粗气,鼻孔似火烧一般,烫热烫热的。

眼瞅着那火红色的两条细带子,在雪白无比的肌肤衬托下,是那么的红,红得犹如鲜血一般。

他颤巍巍的伸手探过去,就像是小偷一般,轻轻的用两根手指头勾住那个小勾,无师自通“啪”的一声,紧绷的红带子一下子就开了。

下一刻……
上一篇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
下一篇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涨精装满肚子用塞子堵住

《双夫1v2 阿宾全文全本阅读目录.doc》

小宝,只要你帮姐姐这个忙,姐姐今晚今晚就睡在你坑上了。 姐,别,你别拽了我库子要掉了! 山洼村东头的小诊所里,张小宝弓着腰,两只手紧紧抓着库子,一脸为难的看着李茹。...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