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可金银花露 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

志德 2021.08.06


  又是入夜,漆黑的夜空像只大水桶一样,笼罩着黑压压的苍穹,几丝淡淡的月光从层层的乌云里透出来,影影绰绰。

  林皎月站在落地玻璃窗前,低下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墨凌轩今晚应该也不会回来的吧!

  林皎月脸上浮起一抹自嘲的笑,明明一直都知道他不会回来,但是每天还是做着这样无谓的等待。

  她心里明白不会再有什么奇迹发生,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

  他们结婚三年,墨凌轩却从来不曾进过她的房间,在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他们没有过一次夫妻生活,而她见到他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不管是她的生日、还是祭祖扫墓、甚至是除夕夜……奇怪的是,他们就是有本事错过彼此。

  好巧是不是?

  他们不是一个迟到就是一个早退,不管是什么理由或者借口,都能成为他们擦身而过的“巧合”,这一切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而就算是一不小心碰到了一起,他也连眼神都懒得丢给她一个,就好像她是透明人一般……

  窗外冷风乍起,林皎月突然觉得有些冷了,她抱着双臂走到偌大的双人床边,然后狠狠的把自己摔进软软的大床中。

  右手反着压在眼睛上,有些事情她需要好好的想一下,真的要,好好的想一下。

  她的丈夫,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她的婚姻,基础并不是爱。

  唯有永恒的利益,才是奠定他们婚姻的基石!

  可是即使是这样,既然已经选择了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在一起,即便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就不能给她一点点的亲情么?既然如此反感,为什么一开始不拒绝呢?商业联姻而已,不是她,还会有很多家供他选择不是吗?

  心里说没有愤怒是假的,但是林皎月的选择是漫长的等待,她以为自己这样默默的付出,墨凌轩的心肠就算是石头做的也会动容吧,但是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现实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他不仅没有回心转意,反而变本加厉的与各式各样的女人高调交往。

  现在墨家上上下下,谁都知道她是一个备受冷落的少奶奶,他们虽然不敢当着她的面说些什么,但她却总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对方对她的怜悯和同情。

  在墨家的这个王国里,她俨然就是一个被禁足在东宫的皇后,有名无实。而她不仅要承受来自娘家和公公婆婆家的压力,还要忍受墨家佣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

  她这个墨家的大少奶奶,当的也有够窝囊的!

  眨了眨纤长浓密的羽睫,林皎月强烈的压下了眼眸中的不适感,然后睁大了眼眸望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也许,她真的应该鼓气勇气了断这一场没有意义的婚姻了,不过,也只是也许……

  楼下突然响起了车声,一束刺眼的灯光晃过窗前,让林皎月微微眯起了眼眸。

  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凌晨两点。
乐可金银花露 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
  是墨凌轩回来了!

  林皎月突然从床上弹跳起来,她不明白这时候墨凌轩为什么会回来,不过却有一丝莫名的喜悦感窜入了她的心间。

  也许……也许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个地步!

  深深的吸了一大气,林皎月连忙穿着拖鞋就往门口跑了出去。
 她刚下了楼还来不及去开门,门已经打开来,一双光可监人的黑色皮鞋踏入,笔挺的黑色西装裤、纯白的丝质衬衫,林皎月的目光持续往上拉,最后定格在男人那张脸上!

  他深邃的黑眸、霸气的剑眉、挺直的鼻梁、微薄的唇,构成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庞,这张对林皎月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她每看一次,心都会漏跳一分!

  抿了抿唇,林皎月才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曼声说道,“凌轩,你回来了?”

  她如泠泠清泉一般的嗓音,隐约隐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雀跃,是的,哪怕前一秒她还在抱怨墨凌轩对婚姻的不忠,可每当她面对墨凌轩时,所有的埋怨和愤怒全都化作了一缕缕青烟,风一吹,立刻就烟消云散。

  说完之后,屏气凝神的林皎月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心脏是不是出了问题,不然她怎么会心跳快的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墨凌轩望了望她巴掌大的小脸,洁白无瑕的肌肤,细细的蛾眉,可爱的小巧鼻梁、红艳的蜜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着,显得格外美丽,只是唯一有些遗憾的是,那眉间有抹淡淡的哀愁。

  他知道她笑起来很美、很甜,可他、现在却恨透了她那样的笑容!那种心情竟然复杂得叫他无从诠释。

  “怎么还没有睡?”他的语气平静,脸上的神情也是冷冷淡淡的,不见半分的表情。

  这句话让林皎月心头猛地悸动,她的胸口紧缩了一下,眸光漾动,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这一刻,不论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欣喜,还是一种窝心的满足,这种微妙的情绪都仿佛有了重量,正往她的心上悄悄堆积。

  这是一种她从来都不敢奢侈的幸福!

  她不知道的是,这对她来说,又将是另外一种新的撕裂!

  手心内浸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林皎月掀了掀眼皮儿,静静的凝视着他,那双美丽的双瞳里清晰的倒映着他的身影,她是在等他呀,难道他不知道她每晚都睡这样等着他回来的么!

  可是,他稀罕吗?答案显而易见!

  林皎月咬了咬唇,欲言又止,半响后才吞吐道,“我……我睡不着!”

  闻言,墨凌轩打量着她那张秀气的脸庞,眼里没有丝毫的温度,那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就仿佛是置与冰川雪地里似的,只需要一眼,就让人不由自主地的周身发寒。

  他掀了掀纤薄的红唇,冷声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林皎月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她低垂着头,紧张的语无伦次起来。

  他的话,还有他凝聚在她身上的目光,都像是别有深意一般,在她的大脑急促穿梭,让她顿时方寸大乱……

  奇怪的是,明明这是好的迹象,内心深处却有股不安正在悄悄地蔓延,她握了握拳头,要自己冷静下来,迫使自己先不要思考这股不安的来源。

  却就在这时,一道轻灵的嗓音突然就从墨凌轩的背后蹿了出来,林皎月脚下一阵踉跄,一句轻唤,却直接刺向她大脑某个混沌的领域,同时也彻底浇灭了她刚刚燃起的希望!

  “轩,我们这么晚了才回来,会不会打扰到皎月休息呀?”声到人到,林依依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摇曳生姿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在看到林皎月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微微滞了滞,不过也仅仅是用一秒钟的时间,“咦,皎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呀,对不起啊皎月,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早知道我就让轩明天早上再回来拿开会的资料了!”
 她歪着头看着墨凌轩,一边说一边伸出了手,然后极其自然的挽住了墨凌轩的手臂,无声的宣示着她的主动权,那熟练的举止和天经地义的姿态,就仿佛是演练了千百遍一般!

  墨凌轩接触到林依依熠熠生辉的眼眸,伸手把她揽到了怀里,然后笑了,“没关系的,反正她也失眠了!”

  凌皎月只觉得墨凌轩咧起的嘴角格外的刺眼,瞬间有种想要奋起反抗的冲动,在心里悄悄的复苏,她说不上来此时她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只觉得,她的心,一片冰凉。

  她记得她妈妈曾经告诉过她,条件越好的男人,就越是危险,因为他不仅会轻易的让女人心动,更容易让女人心碎!

  这话,当真不假!

  冷冷的扫了一眼倚靠在墨凌轩怀里的林依依,林皎月凝眸望向了墨凌轩,她想要开口问他们是什么关系,但是这么明显的事情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平时墨凌轩在外面怎么风流怎么拈花惹草她都可以忍受,毕竟不是亲眼所见,总会自欺欺人。

  但是今天,墨凌轩再次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足以让她彻底的清醒,足以让她意识到过去抱有幻想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林依依听了墨凌轩的话,收敛了脸上灿烂的笑容,语带关心的问,“皎月,你怎么失眠了?是不是身体有哪儿不舒服?”

  呵,失眠?

  林皎月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声音机械的道,“谢谢姐姐的关心,我的身体很好!”

  她哪儿是身体不舒服,她是心里不舒服!可是,又有谁会在乎?

  亲情和爱情的同时背叛,让林皎月全身冰冷,连心尖都在疼的发颤。

  不,确切的说她和墨凌轩之间是没有爱情的,因为,爱情是相互的,而他们之间,一直都只有她在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

  心,被无情的撕裂了开来,碎成无数个碎片,散落了一地,她连呼吸都觉得疼痛难忍。

  这一刻,林皎月恨不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出生到这个世界上,因为这样的话,她就可以不用姓林,那么,她也不会遇到墨凌轩!

  看着林依依和墨凌轩深情相拥的画面,她只觉得难堪不已,她就像是在黑暗和光明两个极端矛盾的夹缝中,苟且偷生,奄奄一息,难道这就是她悲惨的人生吗?

  不,这不是她想要的,她不能连这么一点自尊都被墨凌轩踩在脚底下,紧紧的咬着嘴唇看着墨凌轩和林依依,林皎月想哭,眼睛却干涩的没有一点湿意,想哭却哭不出来!

  原来,她已经无泪可流了啊!

  林皎月仰头,突然就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呵……”她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却毫无所觉,看向他们的眼神似是要泣血。

  真是可笑至极!真是荒诞至极!!真是讽刺至极!!!

  她亲爱的姐姐,现在竟然当着她的面,没有一丝羞耻之心的躺在她丈夫的怀里,而她的丈夫,眼里不仅没有她这个妻子,温柔的目光却一刻也不曾离开过她姐姐的身上。

  好一对金童玉女啊,真是你侬我侬,羡煞旁人!

  林皎月一直这样大笑着,笑到连眼泪都流出来了,仍然没有止住,她笑声里带着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悲凉和撕心裂肺,就像是青鸾在失去了另一半之后,悲伤的哭泣一般,竟然让人听了也忍不住跟着她一起悲伤起来!
上一篇
老马的春天顾晓婷 和大叔奔现后1v1爱吃糖的小麻雀
下一篇
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我要你臣年

《乐可金银花露 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doc》

又是入夜,漆黑的夜空像只大水桶一样,笼罩着黑压压的苍穹,几丝淡淡的月光从层层的乌云里透出来,影影绰绰。 林皎月站在落地玻璃窗前,低下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 已经是深...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