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烹肉(叔宠)金丙

志德 2021.07.26

 “诗文,戒指和钱你先收下来,我知道要你马上接受我,对你来说有些困难,我等着你考虑清楚,亲口跟我说你愿意。”袁枫温柔的声音,将梅诗文从痛苦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袁枫……”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袁枫顺手在她的鼻头上轻轻的刮了一下,冲她微微一笑,便起身离开了。

  梅诗文死死的咬着嘴唇,颤抖着双手打开了那个首饰盒。

  里面躺着一枚精致的钻戒,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心如刀绞。

  三年前,她的无名指上也曾带着这样一枚钻戒,她离开之前忍痛将它摘下来,手指上已经有了一圈淡淡的戒痕,这枚钻戒仿佛已经长在了她的身体里,摘下来的那种切肤之痛,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黄昏,残阳如血。

  公司顶楼的私人健身房里,楼斌疯狂的挥拳击打着面前的沙袋,汗水划过他帅气冷峻的脸颊,将他胸口的衣服打湿了。

  助手杨俊伦站在一旁,面沉似水,楼斌已经在这里疯狂发泄将近两个小时了。

  一记重拳打出去,“咔嚓”一声,楼斌的手指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他无力的垂下右手,脸上写满了痛苦。

  杨俊伦快步走了过去,“楼总,您受伤了?”

  楼斌咬着后槽牙,直视着面前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沙袋,冷声问道,“让你调查的事情呢?”

  “楼总您的手……”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楼斌冷声打断了杨俊伦。

  杨俊伦无奈,担忧的看了一眼他的右手,随即认真的说道,“当年梅诗文跟着那个男人去了德国,但是只待了一个多月,那个男人就走了,之后梅诗文独自在德国生活,半年前才回到这里,还带着一个孩子,应该是她跟那个男人生的。”

  “什么叫‘应该’?”楼斌转脸怒视着杨俊伦,“我要的是确切的答案,不是‘应该’。”

  杨俊伦面露难色,“因为我们目前还没有调查到她跟那个男人结婚的登记信息,所以我只能推测那个孩子有可能是他和那个男人生的,当然,也不排除别人。”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烹肉(叔宠)金丙
  楼斌扯起嘴角,鄙夷的笑道,“还真是挺复杂,连孩子爸爸的身份都不知道。”

  “她回国之后,先是在一家幼儿园里做老师,但是三个月前忽然辞职,签约了苹果直播,不过按照我们调查的来看,她并没有做过违反规定的直播内容。”

  楼斌点燃一根烟,冷冷一笑,“难道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她还要公布出来?如果连你们都调查到了,那就不叫见不得人的事情。”

  是的,他不相信梅诗文之前没有做过那种特殊的表演,那天自己随便一试探,她不也是为了钱,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吗?

  杨俊伦点点头,看着楼斌复杂的表情,他心里也挺不是滋味。

  跟了楼斌那么多年,他看着楼斌和梅诗文从相识,相爱,再到分开,这些年来楼斌是怎么过来的他都看在眼里,他表面上过得很潇洒,但其实他内心深处一直都忘不了她
去跟他们的老板谈,立刻开掉她,我看她除了做这一行捞钱还能做什么。”楼斌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表情变得有些邪恶。

  “是,楼总,我这就去办。”杨俊伦说着,便退出了健身房。

  右手的骨胳传来钻心的疼痛,楼斌微微皱眉,缓缓的抬起右手摘下拳套,看着已经肿起许多的无名指,自嘲的笑笑,“果然是没有命戴婚戒。”

  晚上,梅诗文抱着盼盼坐在沙发上,心里一阵阵的发怵,平台那边忽然跟她解约,说是收到举报,她进行了违反规定的直播。 

  梅诗文知道,那三天的特殊直播只是直播给楼斌一个人看的,否则自己从来没有在直播的时候做过任何违反规定的直播内容,别人想黑自己,也找不到证据。

  她很忐忑,楼斌打的到底是怎样的一手牌,花了几十万块钱羞辱自己,然后又砸掉了自己的饭碗,他到底是在拯救自己,还是要将自己推入无间地狱。

  梅诗文又去应聘了几家直播平台,但好像她进行违法直播的事情已经在圈子里被公开了,没有一家直播平台愿意跟她签约。

  梅诗文心急如焚,盼盼做手术的情还差十多万,她不想用袁枫的钱,更不想欠他人情,况且袁枫的事业才刚刚起步,那笔钱他拿出来也很吃力。

  这天中午,梅诗文还在满世界的找工作,连续跑了几家公司应聘都没有希望。

  袁枫忽然打来电话说是要见她,梅诗文听他口气有些急,心里也紧张了起来,立马就赶了过去。

  在路边的茶餐厅坐下来,梅诗文第一次看见袁枫的脸色如此糟糕,说不出来的那种憔悴。

  “袁枫你怎么了?”梅诗文心急的问道。

  袁枫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梅诗文更加心急了,她抓着袁枫的胳膊,指甲几乎都要嵌进了袁枫的皮肤里,“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不好?你这样子我很慌张。”

  袁枫无奈的咬了咬嘴唇,将手机掏出来翻出了几张照片递给了梅诗文,沉声说道,“我朋友说这个女主播跟你长得很像,这不是你对不对?”

  梅诗文的心“咯噔”了一下,接过手机一看,正是自己做直播时候的截图,照片里的她穿着各式各样的露脐装,做着妩媚的舞蹈动作,搔首踟蹰,画着大浓妆,就连她自己现在看到也觉得脸红。

  袁枫轻轻地扳过她的肩膀,皱眉看着她说道,“诗文,我知道你为了盼盼做手术的钱非常的头疼,可是你需要钱你跟我说,你没必要去做那种工作。”

  梅诗文心里一阵阵的刺痛,几乎要牙齿咬碎了。

  “之前你说你在给人做私人家教补课,后来我去问了一下,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家人。”

  梅诗文只感觉心口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她推开袁枫,难过的说道,“我只是为了筹钱给我的孩子看病而已,你为什么要调查我?”

  “因为我不想你误入歧途,那些做直播的人全都是利欲熏心,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在我心里你一直都很纯洁,没想到你也有那样的想法!”袁枫有些生气的说道。
梅诗文喉咙颤抖,“我的事情跟你无关!”说完,梅诗文拿起包包快步跑了茶餐厅,袁枫没有追出来。

  秋风一吹,落叶哗啦啦的,连同梅诗文的眼泪一起滚落了下来。

  隔天下午,梅诗文还在人力市场里奔波,刘嫂忽然打了电话让她赶回去,出了什么事情刘嫂也没在电话里说,梅诗文急忙赶了回去。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一个尖锐的女声在不停谩骂自己。

  梅诗文快步走了进去,对着疯了一般的中年女人,惶恐又尊敬的叫了一声,“阿姨。”

  “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躲着不敢见我。”来人正是袁枫的母亲,1米7的大高个还穿了高跟鞋,套上那件阔绰的呢子大衣,梅诗文站在她跟前显得特别卑微无助。

  刘嫂神色紧张的站在一旁,双手不安的交织在一起。

  “刘嫂,你先回房间去吧,没事。”梅诗文冲她淡淡一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点。

  “别,让她在这里也听一听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袁母抱着双臂冷冷一笑,“昨天我收到别人给我发的照片,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都在靠出卖自己赚钱,最无耻的是你还要在袁枫面前,装出一副很清高的样子,你配吗?”

  茶几上面放着一叠照片,梅诗文瞥了一眼,心脏立刻颤抖起来,想必刘嫂已经看过那些照片,知道自己之前根本不是去给有钱人家的孩子补课。

  “你做什么破事情我管不了,我只说一点,你要是再来纠缠我儿子,我会找人打断你的腿,臭不要脸的!”袁母粗壮的手指几乎都戳到了梅诗文的眉骨,梅诗文依旧站着一动不动。

  “阿姨,我没有纠缠袁枫……”

  你快闭上你的臭嘴吧,袁枫为了你连家都不顾了,花了多少钱我就不跟你算,你有点良知的话就赶紧滚蛋,从这里消失!”

  袁母骂完了梅诗文不算,又打电话叫了几个老姐妹来,把家里的东西砸得稀巴烂,更过分的是还在门口的墙上泼油漆,写了很多不堪入目的骂词。

  幸好好心的邻居报了警,这场风波才勉强被镇压住。

  零点刚过,梅诗文抱着盼盼坐在地上,心疼的看着睡着了却依旧梦魇不断的盼盼,今天那群暴徒来家里闹腾,盼盼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差点又送到医院去。

  “刘嫂,去休息吧,不用收拾了。”梅诗文抬眼看着在一旁收拾残局的刘嫂,苦涩的笑了笑,“这里已经住不下去了,明天我们回老家去。”

  刘嫂一愣,“回老家,那这里怎么办?”

  “这里本来就是租来的房子,还把人家搞成这样,明天我去找房东说一下,给他赔钱,看能不能把这里稍微恢复一下,回家去吧,这样我心里踏实一点。”梅诗文垂眸看着怀里的盼盼,心如刀绞。

  对不起宝贝,又要带着你颠沛流离了。

  梅诗文的爸爸很久以前就抛弃了她们母女,母亲带着她一直都没有再嫁,在她十八岁那年不幸遭遇车祸去世,给她留下了这栋老房子。
上一篇
桃子奶盖 po 老胡的春天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
可乐2金银花露水 xl上司带翻译无马赛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烹肉(叔宠)金丙.doc》

诗文,戒指和钱你先收下来,我知道要你马上接受我,对你来说有些困难,我等着你考虑清楚,亲口跟我说你愿意。袁枫温柔的声音,将梅诗文从痛苦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袁枫 时间不...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