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书记的小宝贝全集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

志德 2021.07.09

 天元门,浮陀宫。

  浩瀚的天宫内到处挂着红灯红布,人人脸上喜气洋洋。

  在浮陀宫正中心的混元殿内,宾朋满座,高台上站着两名身穿婚服的男女。

  男人相貌平平,毫不出奇,但女人却美艳不可方物,身边仿佛有氤氲仙气升腾,直接让在场所有女性黯然失色。

  “灵湖仙子果真是天元三方界最漂亮的女人,恐怕天界仙女也不过如此了吧?”

  台下诸多男人如痴如醉,目不转瞬的盯着台上那个恬淡典雅的仙女,心里除了景仰,居然再生不出其他想法。

  “为什么灵湖仙子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有些人注意到台上的仙女面无表情,目光涣散,时而朝门口看上一眼,似乎根本未将这场婚礼放在心上。

  而灵湖仙子确实不太满意这场婚姻,她真正想嫁的是天元门盟主,那个年仅二十多岁便坐上天元门盟主之位,随口吟一首诗便能吓退魔王的年轻俊杰。

  身边这位副盟主虽然惊才艳艳,但跟天元门盟主贺祁相比,那就是天壤之别。

  “我知道了!“

  宾客席中忽然有人惊呼一声,许多人都朝他看了过去。

  那人压低声音道:“灵湖仙子在等一个人!”

  “什么人?”

  “除了贺盟主还能有谁?”

  这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恍然大悟,脸上浮现崇敬之色。

  而坐在角落的一个年轻人却是脸色有点尴尬,把头往下低了低,其实他就是众人口中的贺盟主,刚从地球穿越过来不久,阴差阳错当上了天元门盟主,但这个过程着实让人汗颜。

  “天元门庇佑三方界九大王朝,前些日子遭遇大劫,可是多亏了贺盟主,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生灵涂炭。”

  有个小孩问道:“谁是贺盟主?贺盟主很厉害吗?”

  周遭人哄笑一声道:“贺盟主的厉害超乎你的想象。”

  “三个月前天元门遭遇宿敌焚天魔王偷袭,老盟主被重创,门中弟子损伤惨重,眼见就要被焚天魔王屠杀的时候,一名杂役弟子挺身而出,瞬间冲到魔王身边将其偷袭,焚天魔王当场自爆而亡,其余魔众一哄而散,天元门这才幸免遇难。而这名杂役弟子,就是咱们现在的贺盟主!”

  “哇,好厉害啊!”那个小孩拍手赞叹,其他人也都唏嘘不已。

  坐在角落的贺祁更加尴尬,其实那天他刚从地球穿越过来,被门中记名弟子一顿暴揍,心情抑郁,正准备趁夜偷偷溜走,哪想到魔王来袭,打的天元门落花流水,他抱头鼠窜,却跑错了方向,被焚天魔王的魔兵吸入上空。

  魔王浑身烈焰,恐怖的威势直接将贺祁吓得尿了裤子。

  哪想到这小子还是童子之身,一泡童子尿洒出去,当场破了魔王的魔兵,焚天魔王遭遇反噬,原地爆炸。

  这一幕正好被天元门众多弟子亲眼目睹,好巧不巧,贺祁刚好被炸到老盟主身边,顿时被老盟主当作宝贝,收为关门弟子。

  所有人都没想到此番焚天魔王来袭动用了魔族至宝焚天壶,威力强横,唯一致命破绽就是童子尿。

  那小孩问道:“后来呢?”

  “后来啊,老盟主直接将贺盟主收为关门弟子,亲自指导,但不巧的是大炎王朝边境遭遇妖兽袭击,百姓死伤无数,大炎王朝紧急求助,由于门中诸多弟子都在大战中受了伤,老盟主只能派贺盟主前往了。”

  “贺盟主出手这些妖魔鬼怪当然不是对手,当日贺盟主刚到边境就和兽王遭遇,只听贺盟主大喝一声‘阿弥陀佛’!刹那间漫天浮现神佛诵经的异象,兽王直接吓得撤兵逃走,至今不敢来犯!”

  “我的天,贺盟主居然还暗修了佛门圣法,这到底是怎样的天才?”

  “何止天才,哼,贺盟主的天资,咱们永远无法渡测。”

  角落里正喝茶的贺祁被呛的剧咳几声,暗骂:“老子压根就没什么天资,废的不能再废,别人修行一年就能达到的境界,老子要修行十年懂不懂?”

  那日他被老盟主派遣前往边界解决妖兽祸乱,本想着中途逃跑,哪想到身边十八名侍从昼夜贴身服侍,压根没有机会。

  更悲催的是刚到边境就和兽王遭遇,对方身边十二妖将护持,是妖兽侵袭的主力部队,贺祁一行人妥妥是撞到了枪口上面。

  面对成千上万妖兽包围,贺祁吓得差点当场去世,一个劲的念叨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哪想到这时天空中居然浮现满天神佛,齐声诵唱六字真言咒,威猛无俦的咒声破邪镇魔,万千妖兽顿时痛苦哀嚎,兽王本人更是受到重创,立即逃窜回自己的地界,再不敢来犯。

  跟随贺祁的十八名侍从惊为天人,将他当作神明般奉持。

  后来回去的路上贺祁才知道,原来当日在百里之外有位无名高僧成佛,恰逢漫天神佛前来接引,他完全是走了狗屎运才正好赶上了这浩大场面。

  但那十八名侍从却不这么认为,回去后加油添醋向老盟主汇报,将贺祁描述成了一个深修佛门圣法的天才。

  老盟主当场震惊,当着整个门派弟子的面将贺祁提升为副盟主。

  只有贺祁知道自己真实实力,那是连筑基都还没到的渣渣,随便一个记名弟子都能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那后来贺盟主是怎么成为盟主的呢?”小孩又问。

  “这个就不得不提贺盟主的成名之战了!”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静心聆听。

  那讲故事的人清了清嗓道:“半个月前,焚天魔道的人卷土重来,此番带领队伍的是焚天魔王的儿子,专为复仇而来,邀请了魔道三十六名散修强者,誓要将天元门夷为平地。”

  本来热闹的婚宴大厅忽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仿佛自己正在经历那日的惨烈战事。

  “据说那天老盟主正准备带贺盟主闭关修行,突然间天昏地暗,无数乌云汇聚在天元门上空,新任焚天魔王带了八十万魔道妖人突然袭击,这绝对是天元门的灾难日。”
  “天元门众弟子被打的措手不及,老盟主在混战中被人围攻杀死,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贺盟主身上。残存的两万弟子都守护在贺盟主身边,准备和敌人殊死一战。在这紧要关头,你们猜猜贺盟主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

  许多人忍不住出声询问。

  那人哈哈笑道:“贺盟主面不改色,飘然落座在天元殿的屋檐下,吟诗作赋。”

  “贺盟主果然好气魄!”

  “如果换做我早就吓得尿裤子了,哪还有心情吟诗作赋。”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全集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
  “贺盟主果真是神人之资,后来呢?”

  “后来的事情你们万万想不到,贺盟主一首诗作罢,突然间风云变色,天上一道金光倾泻而下,轮转圣人居然示现真身,将整个天元门护在其中。众所周知轮转圣人当年以文入道,最终成就文圣之果,白日飞升。贺盟主的这首诗直接惊动了轮转圣人,你们想想贺盟主才气如何?”

  许多人都惊叹道:“贺盟主不仅兼修佛门圣法,居然还有如此震古烁今的才华,能引动轮转圣人,将来必定能够成圣啊!”

  “远没这么简单。”有人摇头道:“贺盟主兼修佛门圣法,又于文道有如此深的造诣,似乎精通各门各派修法,真的只有成圣这么简单吗?我猜贺盟主是万年难遇的仙根至尊,将来是直接成仙的,咱们赶上了一个好时机,整个天下都会因贺盟主而改变,咱们只会越来越好!”

  “说得好!”

  台上的灵湖仙子忽然带头鼓起了掌,脸上终于浮现笑容。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呆住,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足以魅惑众生的笑容。

  坐在角落的贺祁忍不住陷入痴迷,连嘴角流出口水也不自知。

  大厅内掌声经久不息,贺祁回过神来,连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这次他偷偷溜了进来,由于现场大部分人都没见过贺盟主,所以居然没人认出他。

  “还好没有出丑。”

  贺祁暗松口气,见满厅人都发自由衷的赞叹自己,心中觉得万分愧疚。

  实则当日魔王卷土重来之日,老盟主死后他就想开溜,没想到整个天元门弟子都围在中间,将他当作最后的希望。

  贺祁知道生还无望,绝望之际吟了一首豪迈绝句:“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哪想到这句诗居然感召轮转圣人,天空突显异象,轮转圣人示现真身,金光万丈,所过之处乌云消弭,直接灭杀了万千妖魔,天元门因此得救。

  贺祁理所当然成为盟主。

  他本以为自己凭借盗用故事让轮转圣人护体,私下偷偷吟了不少诗,从唐诗吟到宋词元曲,奈何轮转圣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眼下他正暗自惆怅,自己这个盟主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被拆穿。

  “听说灵湖仙子最是仰慕贺盟主,但贺盟主一心求道,居然对男女之事不动心,拒绝了灵湖仙子,怪不得人家能有这样卓绝功绩,成功是有道理的啊。”

  贺祁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初见到灵湖仙子第一面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是自己的菜,奈何他修为不够,若是强行和灵湖仙子结合,那将会被吸成人肉干,真实底细也会被拆穿,所以他只能忍痛拒绝。

  谁想到灵湖仙子居然一时想不开,打算嫁给副盟主姚宏碁,这可把这小子高兴坏了。

  灵湖仙子目光不断在人群中巡视,突然之间看到了贺祁,目光瞬间就挪不开了。

  其他人都顺着灵湖仙子目光看了过去,见到坐在角落的普通年轻人,均想这人是谁?怎么灵湖仙子这么柔情蜜意的看着他?

  “盟主!”

  这时有人惊呼一声,率先跪了下来,紧接着整个大厅的人犹如海浪般跟着下跪,口中高呼:“拜见贺盟主!”

  贺祁看着满厅人朝自己拜倒,知道不说点话是不行了,起身挥手道:“大家不必多礼,今天是一飞大喜的日子,不必在意这些繁缛礼节。”

  “谢盟主!”

  众人相继起身,用狂热的眼神看着贺祁。

  贺祁轻咳一声道:“这就开始拜堂吧,今天是一飞的主场。”

  那司礼喜气洋洋,高声叫道:“一拜天地!”

  “不许拜!”

  突然间大殿外面传来一声怒喝,随即两名看门弟子滚进屋内,一个身穿鲜红长袍的女人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把弯月血刃。

  “你是谁?胆敢擅闯天元门圣宫!”

  旁边有人跳起来怒喝,没想到话音刚落脑袋就咕噜噜落在地上,红衣女人的血刃滴滴答答往地上滴着血。

  “啰嗦!”

  她朝那脑袋瞪了一眼,抬刀指着台上的姚宏碁和灵湖仙子道:“喂,你们两个,听到我说话了没有,不许拜!”

  人群中有人叫道:“我想起来了,她是血姬!”

  “血姬!”

  大厅内顿时哗然一片,纷纷后退。

  近年来血姬名声鹊起,据说曾经被无数男人玩弄过感情,从此对爱情失去幻想,认为天底下所有男人都是负心汉,但凡遇见有人拜堂成亲,必然要破坏对方好事,若是不从便将新郎杀了。

  “据说血姬曾经血屠异邦临渊王朝,连山海派掌门都杀了,实力深不可测,咱们快逃吧!”

  “不,咱们逃不掉的,咱们谁也逃不掉。”

  许多人心惊胆战,脸色绝望。

  这时候贺祁比谁都害怕,想要趁机溜走,但双腿发软,感觉自己一步也动不了,更何况身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想溜是不可能了。

  “放肆,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姚宏碁大喝一声,挺身站在灵湖仙子身前,在自己心上人面前当然不能怂,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扯,一杆银枪长枪出现在手中。

  “姚副盟主以枪法闻名,十八岁时曾经挑战枪圣,并在对方手下过了一百招,实力深不可测,他定能降伏血姬!”

  许多人心中又增长了一些信心。

  “受死吧!”

  姚宏碁不敢托大,直接使出压箱底功夫,刹那间天空中幻化出千万道枪影,潮水般往血姬刺去。
叮一声大响过后,姚宏碁口喷鲜血,倒飞而回,手里的银枪已经被削断了枪尖。

  “这……怎么可能!”姚宏碁惊骇无比,这杆银枪可是枪圣亲自赐予自己的啊!

  血姬冷笑道:“原来是个银枪拉杆头,就凭你也配的上这么漂亮的女人?我呸!”

  姚宏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却不敢反驳。

  人群中突然有人说道:“或许姚副盟主配不上,但这混元殿内肯定有一个人配得上灵湖仙子。”

  刹那间所有人都看向贺祁。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是哪个狗东西。”血姬冷笑一声,顺着众人目光看过去,嗤笑道:“就是这么一个愣头青,你们确定不是跟我开玩笑?”

  有人怒道:“贺盟主乃是直追圣人的存在,休要放肆。”

  血姬冷哼道:“那我倒要称称你们贺盟主的斤两。”

  贺祁吓了一跳,见血姬动手在即,脑海飞速盘算,转瞬间心里有了主意。

  他轻咳一声,坐回到凳子上,端起茶杯道:“我不会跟你打。”

  在旁人眼里他显得高深莫测,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坐下来是因为腿软发抖,喝茶是为了掩饰紧张的心情。

  “为什么?我偏要跟你打!”血姬一抖血刃,溅出几点血滴。

  贺祁偷偷咽了咽口水,摇头道:“我的剑是斩杀邪魔恶煞的,从不杀可怜之人。”

  血姬嗤笑道:“你说我是可怜人?”

  贺祁并不回答,反而看着窗外,幽幽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血姬微微动容,仔细品味着这句话,突然间感觉眼眶有些湿润。

  贺祁见状趁热打铁,继续说道:“谁在口口声声说我不爱,谁就是在爱,血姬,其实你是这天底下最痴情、最值得被爱的那个女子!”

  血姬尚是首次遇到有人这样关怀自己,瞬间鼻头发酸,哽咽道:“我……真的值得被人爱吗?那为什么我遇到的所有人都来伤害我?”

  贺祁油然道:“有一珍宝藏在沙漠之中,你若想得到它,是否要承受烈日灼身,饥渴交迫之苦?这世上怎会有那么轻松如意得到的东西?咱们修行之人历尽千辛万苦才能提升些许修为,更何况爱情呢?”

  血姬浑身一震,若有所悟。

  “你去拆散那许多情侣心里会痛快些吗?整日沉溺在痛苦之中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不如放过自己,坐下来喝杯茶!”

  贺祁将一杯茶推了出去。

  “放过自己……”

  血姬突然掩面痛哭,噗通跪倒在贺祁面前,感激涕零道:“多谢上人指点!”

  “你该谢谢你自己。”贺祁微笑着说了一句,暗自松了口气。

  大厅内气氛明显缓和了许多,贺祁摆手道:“婚宴继续,今天血姬是咱们天元门的贵客,来,与我同坐一席。”

  血姬受宠若惊,连忙坐到贺祁身边,姿态恭敬之极。

  就在这时殿外枯死多年的月老树突然间绽放开来,开花结果,天空中伴随着一道洪亮声音响起:“何人有如此愿力,居然能化解俗世情仇爱恨?”

  “是谁在说话?”

  许多人都忍不住朝外眺望,靠近窗边的人惊呼道:“是……是月老!”

  “月老?月老长什么样?”

  刹那间殿内人蜂拥而出,只见月老树顶上光芒万丈,一道硕大身影浮现在半空,正俯瞰着混元殿。

  “这是月老的化身!”

  “参见月老!”

  所有人都跪下来祭拜。

  贺祁也跟着下跪,这几个月来他已经见识了各种奇异景象,对此毫不感到奇怪。

  “原来是你!”

  月老脸上浮现欣慰的笑容,看着贺祁道:“你能体察众生情爱之苦,足以见得在情道有独特见解,若能就此精进,未尝不能以情成道。看来你生来便拥有成就情道的种子,即日起在两月内若你能成就八亿四千万对情侣,我将亲自传你情道圣法,若是没能完成,我便送你入轮回,再体悟千百世,或能有所收获。”

  贺祁当场石化,心里哭爹喊娘骂了个遍,这不是给自己使绊子吗?两个月老子去哪里成就八亿四千万对情侣?

  还入轮回?入轮回自己不久嗝屁个球了?

  周遭人看向贺祁的眼神却充满狂热和崇拜,能同时兼修佛门圣法,才气引动圣人,现在又得月老垂青,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超级天才才能办到的事情。

  这世上除了贺盟主,还有谁能有这样的成就?

  “情道是乐,不是苦,我希望你能让世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月老说完这句话身影开始逐渐消失。

  就在这时灵湖仙子突然膝行向前,急忙道:“月老,我有一事相求,我不想成亲,我喜欢的是贺盟主,我该怎么办?”

  月老身影彻底消失,只留下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现场一片寂静,许多人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个事实,但亲口从灵湖仙子嘴里听到这句话,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远处的姚宏碁更是脸色惨白,他今天可算是丢尽了人,先是被血姬一招击败,现在连自己的女人都要向别人投怀送抱,他心灰意冷,脑海中翻来滚去都是个死字。

  “盟主!”

  灵湖仙子几近恳求的看着贺祁,眼神中充满哀伤,让人见之生怜。

  贺祁脑袋里面也是乱成一团,他很想就此牵着灵湖仙子的手去山林隐居,但他知道自己失去地位和名誉,灵湖仙子也会离自己而去,到时候什么也得不到。

  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感,贺祁深吸口气道:“很好,如果你真想跟我在一起,我现在就卸去盟主之位,到深山苦修,再也不问世事,你愿意跟随我吗?”

  灵湖仙子呆了呆,问道:“为什么要去深山苦修?”

  贺祁淡笑道:“所以现在你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了吗?你所喜欢的东西和我本人没有任何关系,失去地位和荣誉,我什么都不是,想想看,假如我只是个修为只有筑基期的杂役弟子,你会喜欢我吗?”
上一篇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 两个人看的片BD
下一篇
污小说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全集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doc》

天元门,浮陀宫。 浩瀚的天宫内到处挂着红灯红布,人人脸上喜气洋洋。 在浮陀宫正中心的混元殿内,宾朋满座,高台上站着两名身穿婚服的男女。 男人相貌平平,毫不出奇,但女人...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