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志德 2021.09.06

看着孙星琪这么神秘兮兮的样子,肖鹰的脸略过一丝狐疑,片刻后,这才毕恭毕敬的开口道:“孙小姐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我一定竭尽全力满足孙小姐的要求。”

只是,他为什么觉得孙星琪这笑容让人有点毛骨悚然呢。

“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很简单的,就是……”

在孙星琪的吩咐下,肖鹰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但是孙小姐,这么做的话真的好吗,若是总裁知道的话,只怕是要……”

可孙星琪那么机灵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头想着的是什么,只见孙星琪故作头痛的扶住自己的额头,而后连连往后退了两步连连打断着他道:“哎呦,我头好晕啊,我好累,我不行了,你一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后明天在来告诉我吧,我就先休息了啊。”

说完后,孙星琪也不等肖鹰拒绝,就直接将门砰的一声给关了上去,灰溜溜的跑进了陈晟杰的书房里。

不得不说,这陈家就是豪华啊,光是陈晟杰一个人的房间,都能匹敌过她家的一个大客厅了。这房间里面真的是什么都有。

桌面上没有多余的东西,文件被排列的井条有序,而书桌上唯一让人挪移不开的就只有一副合照了。

孙星琪眉头微蹙,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往前拱了拱,这才看清那照片的真面目。上面有三个人,两个女人一个男人,三个人对镜头笑的很是甜蜜,让人挪移不开视线。

正在孙星琪打算继续探究这照片上是谁的时候,房间门却突然被敲响成功的叫她收回了自己的动作,做贼心虚的退出了书房。

孙星琪嘿嘿笑着一边拉开门一边感叹着:“肖鹰,我交代你的事情这么快就做……诶?老伯,是您啊。”

然而她的笑声还没有来得及收敛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这根本就不是肖鹰,而是她结婚出糗那日帮助她疏解心情的老伯伯。

只见陈晟铭稍稍挺直一些自己的背脊后,这才笑眯眯的开口询问着:“是啊,是我。怎么样,这陈家呆的还算是习惯吗,如果不习惯的话,我就叫人帮你重新整理个房间。晟杰那孩子啊,总是喜欢单调的黑色,我看你一个小女娃家家的,应该是喜欢粉色的。”

不知为何,在第一眼看见孙星琪的时候,他就打心里的喜欢,在加上这几天她的表现,可以说是正得陈晟铭的心。

在确认对方是自己所熟悉的人后,孙星琪这才长长的叹出一口气连连摆手感激道:“阿伯原来你是这里的管家啊,我结婚那天真的多谢你了,陪我聊了那么久的天,不过没事,黑色嘛,无所谓的,有地方住就好了。阿伯,我看你腰似乎不是很好的样子,要不然我帮你揉揉?”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有个人能同自己说话,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哦?你还会做这些呢,那我就感激不尽了。那我就在楼下等你吧,一会叫女佣带你来就是了,我要好好准备准备,难得你有这个孝心啊。”

陈晟铭并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而孙星琪也真就将他当成陈家的管家了,并没有去多细想。

简单的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之后,孙星琪这才跟着走了下去。果真如陈晟铭所说,他早就已经在沙发边等候着了。

孙星琪的动作很是轻柔,却又恰到好处,每每都能让陈晟铭长长的输出一口气。年轻时吃了不少苦头,从而留下了不少的老毛病,每次要是到下雨天的话,基本上是睡不着了,辗转反侧,腰酸背痛的。

陈晟铭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而后连连感慨道:“丫头,你这本事是哪里来的,捏的很是到位啊,陈晟杰那小子能娶到你绝对是他的福气。”

他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享受到这般放松的感觉了。

而孙星琪一听见有人表扬自己,小尾巴一瞬间就翘了起来,嘿嘿傻笑了一声后连连沾沾自喜道:“那当然,我妈啊身体也不太好,之前家里头严,经常被罚跪祠堂,久了后我妈膝盖就受伤了,后来专门去学的针灸和推拿。我想着应该差不多就试试了,没有想到正合你意。”

孙家祠堂……关于这个地方,他倒是听过不少。

正在两个人交谈甚欢着的时候,孙星琪的手机电话却突然狂震动了起来,而她接通了后,脸色也一瞬间拉了下来。

“恩我知道了,你别哭了,我一会马上就过来,恩,你就在那边等着我,我过去大概半小时不到,恩,记得我没到之前你就先拖延住时间知道了吗,恩好。”

殷切的挂掉了电话后,孙星琪这才加快了自己推拿的速度,可却默不作声的,也没有要随意结束掉的意思。

陈晟铭主动的摁压住了孙星琪的手腕道:“丫头,你要是有急事的话就先去吧,我看你刚才接电话很着急的样子。”

“这个快好了,我给您按压完在走也不迟。这天气变化的厉害,老管家您记得多注意保暖,以后我每天给你推拿,病情应该会减轻不少。那,好了,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你一会记得早点休息。”

能得到陈晟铭的体谅,孙星琪的心里头自然是感激不尽的,不觉间,对这个老人更是多了一丝喜欢和尊重。

“去吧,丫头,日后若是在这陈家有什么困难的话,随时都可以过来找我,你这个丫头,着实讨人喜欢。”

陈晟铭后面的话孙星琪没听的太过清楚,只见她慌忙不跌的就直接闯了出去,竟是连外套都没有来得及穿。

等孙星琪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原本还笑眯眯的陈晟铭一瞬间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收敛起自己的笑容而后看向了站在门口边的男人低声道:“苏生,跟上去,一会天就要暗了她一个人出去难免不安全,对了,晚点顺便给晟杰那小子通知一声,看那丫头神色慌张的,只怕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记得,以她的安全为重
“是。”

被称呼为苏生的人点了点头,而后利索的转身离开,走向了刚才孙星琪离开的方向。

孙星琪急匆匆的拦下一辆出租车就离开了,苏生想要追的时候,那出租车却已经淡出视线了。

“这下糟糕了……”

苏生滴滴的呢喃了一声,而后给陈晟杰打了个电话,可惜并没有人接通。无奈之下苏生也就只能拦下出租车出去追击了。

而孙星琪走的路线有一些崎岖,最终在半小时后停留在了这A市最奢侈的酒吧门口。

舞涩酒吧可以说是A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只是,孙星琪在大晚上的时候跑来这边,着实有些奇怪。

孙星琪对这里似乎并不太熟悉,有一些不太自然的撇了一眼周边,急匆匆的付完钱后,这才抓住旁边的服务员打听路线。

“小哥,我想问下,505在哪里,我找一个朋友。”

“进去右手边有电梯乘搭到五楼后直走第五间就是。”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后,孙星琪抛下一句谢谢便跑的没了影子,留下一脸茫然的服务员。

殷切的敲响505包间,孙星琪的深情有一些慌张,门内的人似乎都没有反应的样子,孙星琪敲门的动作也忍不住加快了一些。

就在孙星琪打算用踹门的时候,门却突然被拉开了。

还没看得清楚对面是谁的时候,便被迎面扑来的浓厚酒气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只见一个满脸肥肉的男人醉醺醺的将自己的脑袋往前凑了凑,而后不满的呵斥着:“谁啊,偏偏在这个时候来破坏老子的好事情,都说了不需要加酒了,哪个不长眼的……哦呦,这个是新来的妞吗,长的还是挺水灵的啊。”

然而,在看见孙星琪脸的时候,话语却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更是热切的伸出手,主动的拉住了孙星琪的手笑的一脸灿烂。

新来的妞?感情这人是把她当小姐了啊?

孙星琪假笑了几声,利索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顺势推开了面前的男人大步往里面走着一边漫不经心的打着招呼道:“程安妥呢,是不是在你里面?莫总,你这样拉着我的手,是不是不太好?”

这个男人孙星琪并不算陌生,最近他们部门正在和这个莫敬天正在谈合作方便的,原本有个酒会是要促进两家公司之间的感情,可是她这段时间因为和陈晟杰结婚的事情而把这件事情推脱掉了,没有想到却轮到自己部门的同事来遭罪了。

正是因为孙星琪这冷不丁的一句话,莫敬天这才恍然大悟了,连忙点头哈腰的跟随了上来谄媚道:“哦,我说是谁呢,原来这是孙经理啊。经理亲自来一趟,真是客气了,在呢,妥妥在里面呢,孙经理里面请。”

可是孙星琪太过于着急,并没有注意到这莫敬天对自己手下人使了个眼神,门不知不觉中,竟是被反锁了。

孙星琪心心念念着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程安妥。程安妥正是和孙星琪一个部门里头的人,当初也是孙星琪一手将她提拔上来的。这件事情当初若是她答应下来的话,也不会落到这个无辜的小女孩身上。

“星琪……救救我,救救我,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角落里,程安妥瑟瑟颤抖着,脸上挂满了泪痕,身上的裙子已经零零碎碎的被撕掉了一角,整个人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般,随时都会举起自己的爪子挠向旁人。

看见自己家的姐妹被欺负成这样,她就算是再傻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孙星琪心疼的凑上前去,拿自己的身体阻挡在了程安妥的面前一边安抚着:“我在,别怕妥妥,我来了,别担心。莫总,您这是什么意思?我部门的人过来找你们谈合约合作的事情,这就是你给我的态度,恩?”

她的内心收缩成一团,很不是滋味,倘若她能够在早一些回来的话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程安妥一张精致的脸早就因为恐惧而收缩,面容苍白,在看见孙星琪后,哇的一声便直接哭哭了出来,伸出手,紧紧的抱住孙星琪便哽咽了起来道:“星琪姐救救我……他们非要我陪着玩,这些都算了,可是他们竟然还要我陪睡。我……我做不到,对不起星琪姐。”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莫敬天!”

面对着孙星琪咬牙切齿的模样,莫敬天则是显得一脸痞样,主动的将孙星琪从地上拉扯了起来而后露出一丝淫靡的笑容道:“我在呢,不知道孙经理有什么吩咐吗。孙经理既然这么心疼她的话,不如……你来代替这个女人?你们两个对比起来的时候,我还是比较喜欢孙经理您呢。”

“混账东西,你……”

孙星琪抬起手来,巴掌还来不及落在他脸上的时候,却被莫敬天的手下给死死囚禁住了。

看见孙星琪那副恨恨的表情,莫敬天笑的一脸猖獗,而后一把擒住了孙星琪的下巴开始调侃了起来:“孙经理,莫某还是奉劝你一句,你若是跟着我,我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比这个区区经历绝对要来的好的多了,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你陪我喝酒,若是你能彻底灌醉我的话,今日的这件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你看如何?”

莫敬天的酒量是出其的好,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多能喝。如今孙星琪早就已经没有退路了,撇了一旁瑟瑟发抖的程安妥,此刻能救人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轻柔的吸了口气,孙星琪强制自己冷静下来,而后主动的伸出手,将莫敬天的手拨撩开继而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道:“好,我相信莫总这么爽快的人,自然也不会耍赖了。请。”

说完后,她竟是主动的坐到了酒桌去,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人的视线。莫敬天自然也没有多想,立马就屁颠的跟了上去。

“今天我真是有福气,能享受到贵公司这么多美女的陪伴,三生有幸啊,不知道孙经理……”

莫敬天正想说点煽情的话,可孙星琪却突然凭空而站起,让莫敬天身旁的人一瞬间也跟着戒备了起来。可莫敬天却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能弄出点什么事情来。

只见孙星琪笑眯眯的起身,而后缓慢的靠近程安妥的方向一边故作反问道:“不好意思,我刚才手机似乎掉地上了,既然是要和莫总一醉方休,那自然是不能被手机这东西给打扰了,您说是吗?
对于孙星琪的主动,莫敬天可以说是惊喜万分的。

看样子,这孙星琪还是很懂事的,知道怎么样做才会讨人欢心。

孙星琪半蹲下身体,将自己的重心稍稍往前压了一些,用只她和程安妥才听的到的声音咬唇道:“一会找机会就出去,出去后立马去找陈晟杰喊他来救我,我撑不了多久。”

只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孙星琪又直起了自己的身体,撇了一眼莫敬天的位置而后侧头一笑询问道:“莫总,我这同事也是受到了惊吓,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让她先离开,我人留下,您意下如何?我孙星琪自然是言出必行,必定和你拼个高下,如何?”

如此美人相邀,试问有多少人能够拒绝掉?

莫敬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正好他对这种太过柔弱的女人喜欢不起来,这孙星琪可以说是囊中之物了,就当做是成全她了也没什么不妥。

莫敬天笑的一脸晦暗,主动的伸出手来,一把搂住了孙星琪柔弱无骨的腰肢而后殷切道:“行,放人。那我们接下来继续谈谈合同,你看如何?”

孙星琪笑而不语,眼眸中就算是有厌恶却也是选择隐忍了下去,而程安妥似乎还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只是不安的看着孙星琪的方向不知道如何是好。

“还不快走?呆在这里做什么,破坏莫总的好心情吗?”

最终,在孙星琪的怒吼下,程安妥这才悄然回过神来,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低声说了好几句谢谢,而后这才魂飞魄散的跑了出去,头也不回的。

就在程安妥疯了一般的往前跑的时候,却撞上了赶来的陈晟杰和苏生。

似乎是找到了精神支柱一般,一直不敢大声传奇的程安妥一瞬间就扑通跪倒在了地上,疯了一般的朝着陈晟杰的方向狂磕头一边恳求着:“陈……陈总,快救救孙经理,孙经理在,在里面。”

孙经理?

“带我过去。”

陈晟杰的声音很轻,可是眼眸里迸射出来的杀意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他倒是想要知道,到底有谁敢在他的头上动他的人!

“可是他们人很多,而且……”

“带我过去!听不懂吗?”

程安妥还想推辞点什么的时候,却被陈晟杰突如其来的一声给震慑住了,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而后这才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开始为陈晟杰带路着。

但是包厢里头的进度,可以说是如火如荼了,那莫敬天根本就没有喝酒的心思,满脑子都被精虫所占有,这才刚喝第一杯酒,他的手就已经开始不老实了。

而孙星琪在确认程安妥离开后,性子也渐渐显露了出来,可现在莫敬天根本就没有耐心等下去了,伸出手一把直接扣住了孙星琪的手腕,因为抓到了伤口,孙星琪下意识的倒抽了口气。

“你以为你今天来了还走的了吗,既然有本事顶替别人,就做好要被潜规则的准备,刚才那妞奋死抵抗还抓伤了我的胳膊,后来你就来了,这送上门的货色,我倒是要亲自来……”

砰的一声,包厢的门突然被踹开,而莫敬天也下意识的停住了自己的动作抬头想要看来是谁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自己胸口一痛,而后整个人就直接这样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上。

胸口一阵涌动,哇的一声,莫敬天反胃直接将红酒给吐了出来。

陈晟杰刚推开门看见的便是孙星琪被人欺压在身子底下,那种挣扎和略带惊恐的表情,着实叫他怒火难以消灭。

大步走上前去,陈晟杰将孙星琪搀扶了起来,而后这才冷眼扫视着莫敬天道:“是谁给你的胆子,在我的地盘上动的手脚?”

孙星琪是他明媒正娶进来的女人,他都没有碰过,别的男人竟是想染指?他陈晟杰的东西和人,别人都不配拥有!

莫敬天回过神来后,这才看清楚刚才飞了自己一脚的人是谁,就算心里头憋屈,却也不敢多说。

只见莫敬天将自己唇角边的酒水擦拭掉,这才露出意思尴尬的神色来打着招呼道:“陈?陈总……这么巧呢,你也在这里。不知道陈总突然过来有什么交代吗?嘿嘿,真的是巧啊。”

巧?若是他在晚来一点的话……

孙星琪被逮住的时候有点晕头转向的,稍稍缓和了一会后,这才朦胧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傻兮兮的笑道:“你,你怎么来了……我怎么感觉脑袋这么晕乎呢,陈晟杰,你怎么多长了好几个脑袋,恩……一个,两个……”

说着的时候,孙星琪还伸出手不停的笔画着,最终将自己的手置放在了陈晟杰的胸口处,不停的画圈圈,此番如此娇柔的模样,确实是难见。

陈晟杰是正常的男人,自然是经不起这般拨动的。可是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时期要做。

只见陈晟杰一把握住了孙星琪的手腕,让她重心依靠在自己的身体后,这才利索的将自己的外套脱掉批盖在了孙星琪的身上。

陈晟杰轻柔的将孙星琪搂在怀里,而后这才开始算账着:“到底是谁给你的本事?我的人你也碰?莫敬天,我记得最近你们公司似乎和我们合作的还挺多的。”

面对着陈晟杰阴沉的离岸,莫敬天可以说是惶恐不安。只见他连连赔笑着,一边撇清关系道:“这……我不知道这是陈总您的女人,我一开始明明是看中的那个女人,对,就是您身后那个小助理,没想到她竟然打电话喊来了孙经理,我还以为这是您的意思……所以我就……”

只见陈晟杰步步逼近,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直逼主题道:“刚才你是哪只手碰的她,恩?”

他的人,只有他自己能碰,别人倘若动了一根指头,他必定要废了他整只手臂。

莫敬天是聪明人,一瞬间就明白了陈晟杰的意图,陈晟杰这个人是有仇必报特别护短,在A市是出了名的事情,这回,他可是碰上硬钉子了。

只见莫敬天连连磕了好几个响头一边求饶着:“陈总饶命,是我有眼无珠没有看清楚这个孙小姐是您的……”

“哪只手?”
上一篇
高情商女人晚安说说 晚上好的温馨问候语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doc》

看着孙星琪这么神秘兮兮的样子,肖鹰的脸略过一丝狐疑,片刻后,这才毕恭毕敬的开口道:孙小姐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我一定竭尽全力满足孙小姐的要求。 只是,他为什么觉得孙...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