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高中班级玩具小诗\

志德 2021.09.15

牧沉沉回过神来,连忙去追。

结果追到一半被人拦住了。

叫住她的人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她坐在一桌上流圈贵太太的女人中间显然身份不低。

贵妇和蔼地询问:“牧小姐,你怎么没有穿陆少送你的晚礼裙?那件晚礼裙可是陆少亲自飞往意大利找阿尔弗雷德旗下已退休的首席设计师莱昂设计的,我们特意从K城飞过来参加你的订婚宴,特别想看看那条晚礼裙。”

一旁的几个贵妇也都纷纷点头,“是啊,我们整个设计圈子的人都羡慕极了你能有这么用心的未婚夫呢,不如换上那条裙子给我们一饱眼福?”

晚礼裙?

就是她穿着跳了泳池然后被水泡湿的那条?

牧沉沉犯了难,正当她左右为难不知如何解释时,一道冷冷的声音插进来。

“是你们搞错了,没有什么设计师的裙子。”

是陆谨之,他的态度依旧冷冰冰地,对贵妇们说完,又扭头冷冷看着牧沉沉,“还不走?”

若是从前的牧沉沉,一定会当场和他闹起来,因为他语气太冷漠,可是眼下牧沉沉却知道他在给自己解围。

他明明在生气,却还折转回来为自己解围。

晚礼裙当然是存在的,只不过要解释她没穿就涉及到她跳泳池的事,所以陆谨之宁可说他没送过。

其实事情也不是不可以换个说法。

牧沉沉看了陆谨之一眼,陆谨之忽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从小到大,她打算撒谎之前就是这种狡黠的眼神。

牧沉沉一本正经地开口了:“你们别信他说的,他呀,在吃醋呢。”

一桌贵妇齐齐扭头看了过来,牧沉沉笑嘻嘻地解释道:“谨哥哥是送了我那件晚礼裙,裙子漂亮得不得了,我也的确很太喜欢了,可是我的妹妹也送了我一条晚礼裙,而且这还是妹妹手工缝制的,我实在不忍心不穿,所以谨哥哥的晚礼裙,我决定留到结婚那天再穿,你们如果想看的话,只好等到我的结婚典礼了,希望那一天不会太久,你说对吧谨哥哥。”

牧沉沉又把问题抛了回来。

这一瞬间,倒像是陆谨之有点意外了。

“哎呀,原来是这样啊!陆少宠妻如命,可牧小姐却偏心了自家妹妹,难怪陆少一个晚上都不高兴,不过未婚妻都发话了,到时候结婚典礼可不能不给我们发帖子哦。”

陆谨之眼眸深深地看了牧沉沉一眼:“这是自然。”

牧沉沉,结婚的事,可是你先提的。

贵妇捂着嘴笑了,又看了一眼牧沉沉身上的晚礼裙,“牧小姐若不提,我还以为你身上这件晚礼裙这是某位大师的作品,没想到出自你妹妹之手,令妹设计才华不容小觑啊,如今在哪所大学进修?”

提到妹妹,牧沉沉心底一滞,上一世牧心心的梦想就是成为婚纱设计师,从小待在家里从未外出过的她整日整日地在画室里度过,靠着画画编织自己小世界的梦想,可这个梦想在十七岁这年也被打碎了。

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守护妹妹的梦想。

牧沉沉微笑道:“我妹妹还在念高中。”

贵妇听了,目光一亮,抽出自己的名片递向牧沉沉,“我是首都美术学院设计系的凯琳老师,妹妹如果有兴趣,不妨考虑一下我们学校。”
首都美术学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艺术院校,而凯琳老师是设计系的院长!

上一世是妹妹梦寐以求的大学,没想到这一世院长居然欣赏了牧心心的作品。

牧沉沉郑重地接过名片,替牧心心答应下来,“好,一定替妹妹转达。”

牧沉沉和陆谨之在那边谈话,主宾席上陆老也在与老友唐木德交谈。

唐木德抬头瞥了牧沉沉与陆谨之并肩而立和宾客谈笑风生的样子,摇着头:

“你呀你,你看看,他们两个感情多好,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孩子,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不就迟到一会,闹这么一出,还说自己不是老古董,你就是个老古董!”

陆老被老友指责,心里有气却又无处发作。

谨之已经成人他这个当爷爷的理应不该管太多,更何况这孩子从小性格冷漠,放在心上的人出天入地也就牧沉沉这么一个。

若是从前,他支持还来不及,怎会阻挠。

但这几年他虽然隐退了,不代表他聋了瞎了,牧沉沉三番五次地反抗,他怎么看不出来她有了异心。

不止如此,他隐隐感觉到,陆谨之还瞒了他一些别的事。

想到这里,他深深地看了牧沉沉一眼。

但愿不会是他想的那样。

唐木德见老友不说话,好管闲事的他索性招手唤陆谨之。

陆谨之迈开大长腿信步走了过去,牧沉沉见了,也忙结束话题跟了上去。

牧沉沉跟在陆谨之身后,走到了陆老的桌边,先喊了声:“陆爷爷。”

对方略一颔首,态度倨傲冷淡。

牧沉沉随即将目光投向了陆老旁边的胖老先生身上,老先生身形胖胖的,蓄着白胡子,笑眯眯的样子很像弥勒佛。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高中班级玩具小诗\
他就是唐氏集团的唐家的家主,陆谨之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唐忻年的爷爷。

牧沉沉乖乖地跟着陆谨之唤了声:“唐爷爷。”

唐木德笑眯眯地答应一声,目光看向陆谨之,无不欣赏地说,“听说你在欧洲又开展了新业务,真是年少有为,只不过如今要好好抽时间陪陪未婚妻了,年轻人,事业重要,家庭也重要。”

陆谨之在长辈面前保持着后辈的尊敬与谦逊:“谢谢唐爷爷指点。”

唐老笑道,“我家忻年那小子不知怎么回事,说好的今晚一定出席,如今手机却突然关机找不到人,谨之你可勿要见怪,结婚典礼我一定押着他来。”

陆谨之嘴角略弯了弯,给了个蜻蜓点水般稍纵即逝的笑:“不会见怪,忻年事务繁忙情有可原。”

事实上,他并没有邀请唐忻年参加这场订婚宴。

他本就对这场订婚宴不抱任何期待,明知道牧沉沉并非真心,又何必在自己兄弟面前演这么一出。

牧沉沉却眉眼弯弯一笑,“唐大哥这次不来,结婚得让他包个大红包才行。”

唐老哈哈大笑,“好好好。”

陆老没有高兴反而脸色又沉了沉。

他一双老眼藏了深沉,缓缓开口:“结婚的事,言之过早,牧小姐明年高中毕业,不知道是打算参加高考考国内的大学,还是像谨之一样留学国外?”

这个问题一问,牧沉沉有点心虚。
之前在学校她被牧楚楚唆使洗脑,无心学习沉迷玩乐,自进高中起成绩就一路开红灯,是学渣中的学渣。

上一世还是牧父给大学捐了一栋楼她才得以当个大学生,这在上流世家一溜的学霸里实属是个天大的笑话。

尤其与陆谨之对比更加显得天壤之别,陆谨之高二时就已拿到国外排名第一的商科大学录取通知,在大学期间又以全优的成绩提前一年修完所有学分拿到双学位毕业,妥妥的天才学霸。

斟酌了一下,牧沉沉还是决定诚实回答,她诚恳道:“我打算考国内的大学,最好是本市的大学,这样可以离谨哥哥近一点。”

“本市么?我看S大就很不错。”

S市是国内GDP排行第二的城市,而S大则是在全国排名前五的双一流大学。

这个难题抛的……

陆爷爷一定是故意的,以他的地位,早就把她的底摸得透透的了吧!

只可惜,众人都只知道高中生牧沉沉是学渣中的学渣,却不知道高中以前牧沉沉的实力。

牧沉沉做了个保证完成任务的手势:“我一定尽我全力,不给谨哥哥丢脸!”

场面话谁不会说,陆老的脸色没有好转,他盯着牧沉沉,神色认真:

“未戴王冠必承其重,现在你们年轻人都讲究一个词,叫势均力敌,两个人差得太远,婚事势必不会幸福,人要学会变通,如果感到压力或者难度太大,就该顺应时势改变决策,牧小姐,你说我说的对吗?”

陆老这话就差直接打牧沉沉的脸,让她识趣点,如果觉得配不上陆谨之,就主动放弃选择这个位置。

牧沉沉上一世鲜少与陆谨之的爷爷有过私下正式的谈话,也不知道原来陆谨之的爷爷如此不看好这门婚事,不看好她。

可是这些,陆谨之上一世从来没在她面前透露过,是因为他替她一力担下了吗?

牧沉沉忍不住又瞟了陆谨之一眼,谨哥哥啊谨哥哥,你对我也,太宠溺了吧。

牧沉沉眼神更严肃了,“陆爷爷您说得对,我一定会努力的。”

这一世,她不会像从前一样糊涂了。

陆老紧盯着牧沉沉的眼睛,还欲再说什么,就在这时,陆谨之骤然打断了对话:“爷爷,唐爷爷,你们慢聊,我还有事。”

说完不等陆老反应就径直拉着牧沉沉离开。

牧沉沉被拉起就走来不及告辞,“谨哥哥,爷爷还在问我话呢……”

陆谨之充耳不闻,拉着牧沉沉一路走到宴会厅无人的露台,这才停下来。

他抬起完美弧线的下巴,那双漂亮的眸子直视着她,牧沉沉这才发现他的眼底隐含着烦躁。

“牧沉沉,够了。”

牧沉沉一愣。

“你答应订婚,我会放过黎慎,如今订婚已经完成,我不会再动他,多余的事,你不需要去做。”

牧沉沉恍然大悟!

原来他误会了!

牧沉沉撇了撇嘴,“我今晚所做的这些,可不是为了黎慎。”

陆谨之不为所动,显然不相信牧沉沉所说:“你不必说这些好话来讨好我,今晚你做得很好,至于爷爷说的,你也完全不必放在心上,不必为了我去恭维他。”

“可是……”
上一篇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下一篇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高中班级玩具小诗\.doc》

牧沉沉回过神来,连忙去追。 结果追到一半被人拦住了。 叫住她的人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她坐在一桌上流圈贵太太的女人中间显然身份不低。 贵妇和蔼地询问:牧小姐,你怎么没...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