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志德 2021.09.15

陆谨之抬眸朝门口看过去,敲击桌面的骨节顿时停住。

少女犹如迪士尼在逃的白雪公主一般,双手提着裙摆踏入宴会厅。

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双唇如玫瑰花一般娇艳欲滴。

身形纤柔,一袭软纱的泡泡裙衬她腰身盈盈一握,整个人纯洁又美丽,一束光朝她追过来,她踩着着轻盈的步子一步一步地向向红毯这端的陆谨之走去。

有一瞬间,陆谨之以为回到了牧沉沉十五岁那年的夏日。

那是她十五岁的生日,他从国外赶回来,穿着来不及换下的学院制服,带着礼物来到她的庭院外,她提着裙子从花园里朝他跑来,脸上挂着笑,嘴里喊着谨哥哥,扑入他的怀中……

那一幕像是王子与美人鱼的初遇,早已被少女遗忘,只存在在他记忆的残梦中。

陆谨之的眸光动了动,随后归于平静。

宴会厅鸦雀无声。

所有宾客的目光都被牧沉沉吸引住了,随即人们还看见了跟随在牧沉沉身后的少女。

少女穿着一袭白色茶歇裙,为牧沉沉挽着曳地的裙摆,她的面容比之牧沉沉更稚嫩几分,气质却宛如坠入尘世的精灵。

上台阶的时候,牧沉沉自然而然地将手伸向陆谨之,陆谨之起身,没有表情地握住她的手,将她带上台。

矜贵的年轻英俊男人和明媚如火红玫瑰的少女站在一起,宛如璧人。

牧沉沉率先取过话筒:“真是不好意思,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我来迟了,大家知道,女孩子出门前总是要打扮得很久,这不,场合太重要,我太紧张,以至于换了好几次礼服,希望大家多多担待。”

少女的嗓音轻灵清透,一双清亮的眼眸里带着一丝狡黠,好像迟到是她与大家开的一个小玩笑。

说着,一边甜甜地挽住了陆谨之的胳膊,这一举动立破之前的谣言。

宾客们如梦初醒,这才迟迟给出了掌声。

“什么啊,这不是好好的?”

“谁说女方不想嫁?看起来不像啊。”

“可能是谣言吧,换我和陆家订婚,我恐怕会当场昏过去,紧张也在所难免……”

“哈哈哈……”

司仪听着这些议论,也犹如听闻仙音,连忙迫不及待地履行自己的任务,“我宣布,我们的订婚宴现在正式开——”

眼看他的职业生涯终于要迎来高光,就在这时,一个威严苍老的声音突然开口打断:“等一等!”

司仪连同众人将视线一齐扭头看向开口打断的人,那人坐在宴会的主桌上,年过七旬,精神抖擞,脸色却铁青,他身后站着同样年纪的管家。

这人不是别人,是陆谨之的爷爷陆老先生。

若说陆谨之是S市年轻的王,那么陆老便是曾经的王。

陆老开口了,不怒自威:“我陆老有一番话,想要在订婚宴之前,对牧小姐说。”

他严厉的目光像出鞘的剑朝牧沉沉射去,牧沉沉天不怕地不怕,从小到大最害怕的就是陆谨之的这个爷爷,冷不丁被这么看了一眼,她下意识有点腿软,陆谨之有力的胳膊稳稳地托住了她。

“这桩婚事,是谨之的母亲与牧小姐的母亲订下。

但是,现在早就不兴什么娃娃亲。我们也与时进步,不搞古板的那一套。

今天的订婚宴,如果有人提出反对意见,我在这以我的名誉担保,可以从容解决,免得别人说我是什么老古董。”

此言一出,一众哗然!
这是什么意思?

陆家要退婚?

他说若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就会同意?

可是谁会提反对意见?难道是指,女方?

众人又将目光投向了牧沉沉,心里那点八卦的心思又冒出头来,难道那些风言风语是真的?

一时间,大家都很期待事情来个大反转。

牧沉沉没料到陆爷爷会突然发难,上一世,在陆谨之以黎慎的性命做威胁下,她的确在七点半的时候就出席了订婚宴,可是出席了不到三分钟,她就撒谎说头晕提前退场,根本没等到陆爷爷说话的机会。

陆爷爷从小看着她长大,从来是喊她的小名,今天突然这么生疏客套地喊她一声牧小姐,显然是对她失望到了极点。

牧沉沉心里忽然感到难过,她辜负了多少人的信任?

这时,陆谨之贴近了牧沉沉的耳边,在外人看来像是情人间的低声喃语,他冷冷地说:“你要是真敢提出反对,我就让黎慎陪葬。”

他虽然话说得尽是恐吓威胁,牧沉沉刚才还伤感的情绪立刻就被冲淡了。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谨哥哥是在怕自己悔婚吧。

她想把手从他的胳膊里抽出来去拿话筒说话,但陆谨之死死地夹住她不放。

牧沉沉无奈地用一只手去接话筒,而给她递过来的司仪还拿紧了话筒,不肯松手,抬头一看,司仪满眼写着,姑奶奶您可千万别悔婚,牧沉沉只觉得更好笑了。

左边手被陆谨之挽着不得动弹,右边手用力地抢过司仪的话筒,牧沉沉这才开口。

第一句就是,“首先向大家声明一点,我百分百支持这场婚事。”

话音刚落,左边手的力度一下子放松下来。

牧沉沉含笑扭头看了陆谨之一眼,撞进对方那双深邃如海的眸子里,牧沉沉用眼神回以安抚,这才面朝宴厅的宾客,缓缓开口:

“在座的大家或许都知道,我和谨哥哥的婚约,是从小就订下的,

这或多或少有点包办婚姻的意思,包括陆爷爷提出的顾虑,大家或许都会有,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

我与谨哥哥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谨哥哥,是我十五岁时起,就想要嫁的人。

今天这场订婚宴,于我而言,就是一场美梦的实现,我们从小一直长大,未来,也希望能够携手到老。”

女方不是来悔婚的!

司仪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他连忙起手势,见缝插针地让乐队开始弹奏钢琴曲伴奏。

深情的钢琴声缓缓响起,底下宾客也被代入氛围开始静静地凝听。

“虽然我年纪比谨哥哥略小几岁,被家人宠坏了,总是淘气又任性。

但谨哥哥从来都包容我,让着我,从小到大,我做的任何事,他从来不说半个不字,别人都说,我牧沉沉很幸运,能和陆家订婚,但是今天我想更正一点。

我最幸运的,是陆谨之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今天订婚宴迟到,实属事出有因,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也希望陆爷爷不要太生我的气,虽然抢走了您的孙子,但您就当,多了一个孙女吧!”

牧沉沉说着,调皮一笑。

司仪也引导着气氛组活跃着气氛,宾客们纷纷鼓掌。

见此,陆老铁青的脸色有些许缓和,一时之间,那些准备好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见陆老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司仪终于喜气洋洋地开口,“我宣布,订婚宴现在开始!乐团奏起了圆华尔兹舞曲,牧沉沉将手交给陆谨之,两人跳迟到的第一支开场舞。

该死!

怎么会这样。

牧沉沉这个废物什么时候这么能说话了。

在一众交耳称赞其乐融融的氛围里,牧楚楚维持着表面的微笑,内心却差点没忍住冲到台上把和陆谨之跳着舞的牧沉沉揪下来问个清楚。

“我没听错吧?沉沉她这是,不闹了?”

同样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有牧沉沉的父亲牧耀辉,他是最清楚这个女儿性格的人,能让她说出这番话,恐怕只有她投胎重造的可能了。

牧家长子牧天阔微微思考了一下,“该不会是,谨之他用黎慎威胁了沉沉吧。”

牧楚楚眼睛一亮,“有这个可能。”

说得对,牧沉沉怎么可能真的答应订婚,肯定是被威胁了。

可牧沉沉那个草包不知道的是,只要她牧沉沉还在,黎慎就不可能真的出事。

这都能上当,真是越来越蠢了!

牧楚楚摸出手机,悄悄给黎慎发消息。

她不能让这个宴会就这么顺利地进行下去!

牧耀辉越想越认为牧天阔的猜测很有道理,能挽回肯定不是他那个亲闺女的主意,陆谨之痴情一片,可惜自己这个女儿心向沟渠。

订婚的消息一经公布,几乎所有商业伙伴纷纷道贺,说他成了皇亲国戚了。

他却内心苦涩。

外人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女儿牧沉沉是个名副其实能折腾的小刺头,从三年前就和陆谨之感情不和,喜欢上了别的小白脸,陆谨之虽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这个老丈人却心里有愧,战战兢兢。

到了订婚日子将近,牧沉沉更是三天两头闹退婚,今天还闹出了跳泳池这样的大事,本来以为陆家这回准要退婚了,没想到,这场订婚宴居然又被挽回了。

牧父牧大哥包括牧楚楚一致认为牧沉沉是被胁迫才答应订婚,一旁毫无存在感的牧心心却不这么认为,她的目光朝台上那两道配合得完美的身影看去。

少女犹如四月的火红玫瑰,身姿艳丽,男人宛如天人,舞步优雅。

两人怎么看,都是天作之合。

台下的牧心心磕cp,台上的牧沉沉心里却起了巨浪。

怎么肥事?

她不是没有悔婚吗?

她不是拍了一连串的彩虹屁吗?

为什么陆谨之看上去更生气了?

这支华尔兹是她熟悉的曲目。

记得她小时候初学华尔兹的时候,就是请陆谨之当她的舞伴。

那时两人跳得极为默契,他总是环抱着她配合她的步调,哪怕她踩到了他的鞋子,他也只是一笑。

那个时候的陆谨之,还没有经历丧母之痛,也没有经历父亲离家出走的人生变故,又暖又温柔。

后来,陆谨之一夜之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再后来,她被牧楚楚设计遇见了黎慎,黎慎就完全取代了之前陆谨之在她心里的地位。

牧楚楚反复对她洗脑,陆谨之不爱她,他只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所以才想娶她。

一开始她不愿意相信,直到某一天看到了她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幕后,彻底地误会了陆谨之,两人之间误会越来越多,加上黎慎这个定时炸弹。

陆谨之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漠。

现在想想,能顶着头顶一片青青草原,坚持和她订婚,这要不是真爱,那才见鬼了。

华尔兹的旋律还在悠扬地拉奏着,牧沉沉陷入了自己的各种腹诽走起神,殊不知这一幕全落在陆谨之眼里,后者的心里掀起了巨浪。

一舞毕,不等牧沉沉反应过来陆谨之快速松开手迈着长腿离开。
上一篇
高质量po推荐 每次醒来都在怀孕
下一篇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高中班级玩具小诗\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doc》

陆谨之抬眸朝门口看过去,敲击桌面的骨节顿时停住。 少女犹如迪士尼在逃的白雪公主一般,双手提着裙摆踏入宴会厅。 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双唇如玫瑰花一般娇艳欲滴。 身形纤柔...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