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po推荐 每次醒来都在怀孕

志德 2021.09.15

见她脸色不对,陆谨之伸头一看,贺卡上面写着——

“给我最爱的姐姐:

这条裙子是我亲手做的,希望姐姐喜欢,祝姐姐订婚快乐!”

“这是心心的笔迹没错。”陆谨之扫了一眼打开的深蓝色晚礼裙礼盒,“两个月前,心心跟我说过,要送给你订婚礼物,想必就是指的就是这个。”

牧沉沉闻言,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上一世,妹妹牧心心在她订婚这天晚上在酒店被人玷污了!

按照常理,她订婚这天牧家所有人,牧父,牧家大哥,以及妹妹牧楚楚都应该出席,但牧心心例外。

牧心心是难产生下来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被送进保温箱,从小在家养着,长到十七岁还从未出过家门,每天药不离手,而她前世第一次出门就遇到了那样可怕的事。

事发后,牧家人询问过牧心心为什么突然离开家去了酒店。

牧心心那时绝望自闭,不言不语,事情的真相成了一个谜。

而牧沉沉确认过这张贺卡的内容才终于明白,牧心心去酒店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给她送订婚礼物!

妹妹出事竟是因她而起!

牧沉沉强迫自己冷静。

如果没有记错,事情发生的时间,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时间段!

牧沉沉立刻给家里打了电话,家里佣人告知,此时心心已经出门好久,还没回去。

陆谨之按着蓝牙耳机,听完下属从宴会厅的汇报后,眉头紧了紧,“人也不在宴会厅。”

牧沉沉急了,抓紧了陆谨之的衣袖:“她第一次出门,一定是走错了,现在外面坏人那么多,我们快去找!把酒店翻一遍一定要找到她!”

陆谨之看着自己被抓住的袖子,眸光动了动:“我已经吩咐人调监控了,你不要急。”

她怎么可能不急!

牧沉沉捂着头回忆上一世的细节,想通过上一世的记忆提前找到牧心心。

可是她上一世对牧心心根本没有过多的关注,对她而言牧心心就是个病秧子,天天呆在家里,瘦弱又可怜的样子她看了就讨厌,从来不想承认那是她的亲妹妹。

每次妹妹凑过来可怜兮兮想要讨好她,她总是不耐烦地甩开手。

可是在她被查封财产在牧家因为她破产后,是牧心心,挺着一个大肚子,求着夫家伸出援手,从来没出过门的她,为了救她出狱,去求遍了所有亲朋好友。

而另一个妹妹,趁着她身子不便对她下了毒手!

牧沉沉不敢想象如果悲剧重演她会不会发疯。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

凯恩酒店的Queer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里大床上和牧沉沉容貌酷似的少女正拼命挣扎。

“救命,你放开我……”

今天是姐姐的订婚宴,她从家里偷偷溜出来给姐姐送订婚礼物,本来想给姐姐一个惊喜,却不想发生了这样可怕的事。

她绝望地呼救。

这个男人她认识,是父亲合作伙伴安叔叔的儿子,他曾来过牧家,只是牧心心很不喜欢他,他一张俊逸的脸上安了一双阴沉的双眼,每每被他看一眼就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毛骨悚然感。

此时的他猩红的双眼里跳跃着火光,粗暴地撕开她的外套,顺手捂住了她的嘴,牧心心的呼救声顿时变成呜咽。

眼看男人就要得逞了,卧室的门突然传来响动声。

男人皱眉回头,是谁在这个时候打搅他的好事?

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烟灰缸他脑门一砸。

他顿时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心心!”

牧心心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姐……姐姐?”

“是姐姐!是我来了。”

牧沉沉差点哭出来,只要晚来一点点,妹妹就要被这畜生玷污了。

牧心心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随后放开声大哭。

她以为自己完了!

“别怕别怕,姐姐在这呢。”

牧沉沉咽下内心的后怕,不住安慰。

陆谨之在门口站着,并没有上前打扰,目光冷冷地落在了被牧沉沉扔下床的男人身上。

他的头上被砸开了口子,血糊了一脸。

虽然看起来伤势严重,但陆谨之知道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因此晾他在地上。

“姐姐,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订婚宴上吗?”

牧沉沉当然不可能说她重生了所以未卜先知。

“我收到你送的礼物了,”牧沉沉心疼地看着她,这个傻孩子,到了这时候,还关心着她的订婚宴,“知道你来了这里,又没看到你人,所以我让谨哥哥调了个监控。”

幸好,谨哥哥很给力,上一世的悲剧没有重演。

牧心心听了,连忙解释道:“我本来把礼物交给前台之后就打算回家,真的!我不是故意跑出来的,可是我在门口遇见了安大少,他一定要带我去找你,我也有点想看看姐姐的婚宴长什么样子,结果他带我来到这里,我才发现他是骗我的,然后就……”
高质量po推荐 每次醒来都在怀孕
后面的话牧心心吞了下去。

姐姐应该不会生气吧?

牧沉沉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忍不住踢了已经昏死过去的安乐业一脚。

“这个杂种!他原来是故意的!”

现在牧沉沉终于把一整个圆的缺口补齐了。

娶牧心心就是安家提前预备好的一个阴谋,或许订婚宴玷污牧心心是无意为之,但后面的一系列事件都是人为操控。

上一世,妹妹被玷污后,安家带着隆重的聘礼亲自上门求亲,并发誓安大少爷一定会对牧心心负全责,请求一定要将牧心心嫁给安家,安家上上下下一定好好补偿她。

木已成舟,安家态度又如此诚恳,最终牧心心被安排嫁去了安家。

大家都说这是一桩美事,毕竟安家和牧家是多年的商业合作伙伴,两家的关系一直很亲密,安家少爷虽然比牧心心大了十岁,但也风度翩翩仪表堂堂。

当初她也是这么想的,现在牧沉沉知道了,安家狼子野心,看中的不过是牧心心手里的牧家股份和背后的整个牧氏!

安家下了好大的一盘棋,从娶牧心心开始。

上一世牧家落败后,安家和牧楚楚联手,将牧家所有资金客源卷了个彻彻底底。

安家,牧楚楚,黎慎,这一世,她要一个个地收拾!

陆谨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冷声对身后跟着的人说。

“订婚宴暂停取消,彻查此事。”

闻言,牧沉沉讶异地抬头,“为什么?”

陆谨之表情很冷静,“这不是恰好如了你的愿?”

他以为自己过来救心心是为了避开订婚宴?

牧沉沉皱了皱眉,扭头问牧心心,“心心,你现在感觉如何?能起身吗?”

牧心心用力地摇头:“姐姐我没有事。”

她好像知道姐姐想做什么了!

牧沉沉露出微笑,在陆谨之诧异的目光中说:“好,那订婚宴,你和我一起出席!
宴会厅,晚上八点。

距离晚宴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个小时,然而订婚宴的女主角却迟迟未出现。

负责主持这场宴会的司仪已经在台上干站了一个小时,他为了这场隆重宴会提前准备了足足半个月,毕竟这是他职业生涯接到过的最大的单子。

刚接到单子的时候,业内人士纷纷羡慕妒忌恨,说他主持了这样顶级的排面婚宴后,恐怕他的身价都会涨几倍,结果现在好了,别说涨身价,只要不跌他都谢天谢地。

他是内部人员,所以知道宾客们不知道的内幕。

刚才一个服务生已经透露出来了,这次订婚的女方跳了一楼深三米的泳池,闹着寻死呢!

虽然被急救回来了,但女方死都不愿意出席婚礼,这婚礼还办得下去?

从七点推迟到七点半,又从七点半推到了八点。

恐怕接下来主办方就要他宣布订婚宴取消的消息了吧。

司仪擦着头上的冷汗已经两股战战。

台下的宴席上宾客们也都面露不耐,而首席上坐着的那位老者脸色已经可以用铁青来形容。

碍于陆家面子,大家保持着应有的风度,但还是有小声议论的声音传来。

“怎么回事?这个订婚还办不办了?”

“小声点,好像是牧家小姐不愿意,闹着不肯出席呢。”

“我没听错吧,是女方不愿意?”

“你是不知道,好像听说牧家小姐看不上陆家这位呢……”

“她是什么身份?居然看不上陆家?”

“不好说……”

听着这些议论,牧楚楚的脸上闪过一丝计划之中的得意。

她的目光看向了台上的陆谨之,目光露出了一丝痴迷。

真不知道陆谨之是怎么想的,既然牧沉沉不肯出席,他直接取消不就好了,反而延迟了两次宴会开始的时间。

这时一束光恰好打在他身上,他整个人浑身笼罩着一层光晕,一个人就是一个高贵的上流世界,精致深邃的五官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尊贵与矜贵,此时他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面,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虽然是在等迟迟未到的牧沉沉,却看不出一点慌乱,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与从容。

陆谨之二十岁就开始接管陆氏集团,如今二十五岁已经是亿万身价,五年时间将陆氏扩张了十倍,一跃成为世界财富榜上的人物。

他的名下拥有着数不清的资产,遍布全球的公司,而他又是陆家的长孙,将继承陆家历代积累下的财富。

他在S市的地位,犹如一国的太子,谁若嫁给了他,就相当于成了太子妃,坐拥权势与滔天的富贵。

这样让S市所有名媛为之痴狂的顶级人物,牧沉沉那个草包,怎么配得上?

幸好,牧沉沉那个蠢货已经听了她的话,寻死闹腾,十有八九不会出现在这个宴会上了,到那时,婚约自动取消,失去了陆少这尊大佛保护,牧沉沉就会更好控制。

一切尽在她和黎慎的计划之中……
上一篇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
下一篇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高质量po推荐 每次醒来都在怀孕.doc》

见她脸色不对,陆谨之伸头一看,贺卡上面写着 给我最爱的姐姐: 这条裙子是我亲手做的,希望姐姐喜欢,祝姐姐订婚快乐! 这是心心的笔迹没错。陆谨之扫了一眼打开的深蓝色晚礼...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