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

志德 2021.09.15

你知道的,我上学修的管理学,后来因为那个渣男对娱乐圈也有所耳闻,我现在被顾家赶出来,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事业发展路线,你觉得怎么样?”

视频里,尤青青认真的听完后,思考了几秒后表示赞同,“当然没有问题。”

“那你现在有资金吗?”

尤青青一语中的,顾倾晚长叹了一口气。

“我现在手上存了点钱,虽然不多,但可以都拿给你应急。”

“你那些钱还是先留着吧,我再想想办法,有需要的话我一定找你。”

此时,顾倾晚脑中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陆云琛。

也许她可以找他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借到启动资金。

午饭后,午睡了会儿,她才下了楼。

客厅里,张妈正在用鸡毛掸子扫着灰。

她快步走到张妈面前。

“张妈,陆云琛今天什么回来?”

她以为,她会了解他的作息时间规律。

停下动作,张妈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公司大部分时候都比较忙,少爷回家的时间也不固定。”

顾倾晚闻言,犹豫片刻,勉强点了点头。

“要不少夫人您给少爷打个电话问问?”张妈看着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好意提醒道。

“不用了。”

话音刚落,她又抬步要上楼,却被张妈叫住了。

“少夫人,有您的包裹。”

张妈从茶几上拿起一个包裹递给了顾倾晚。

她定制的袖口到了?

她期待地快速拆开了快递盒子,东西用防震袋和防震膜包裹得很好。

再拆了一大推垃圾后,她终于看到一个精致而尽显高贵的深蓝色小盒子。

打开盒子,是她定制的袖口,她满意地笑了笑。

“张妈,今天给你放个假,晚上我来做饭。”

“这怎么好呢,做饭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好了,怎么能让您亲自下厨呢。”

“张妈,你就听我的吧。”顾倾晚把手中的快递放到一边,上前拽着张妈的袖子,颇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别说,她总觉得张妈给她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所以她才会对一个刚认识的人表现得如此亲昵。

“好好好。”张妈顿了顿,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

她抿嘴笑着摘下了围裙,语重心长地说道:“那今天就辛苦少夫人了,我这个老婆子出去溜溜弯儿,不在家碍您和少爷的眼,祝您和少爷在家用餐愉快。”

临走时,张妈还不忘回头别有深意地就看了顾倾晚一眼。

弄得她脸上一阵灼热感。

张妈似乎误会了什么?

但看着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在正事面前,这些也不是那么重要。

她手忙脚乱地钻进厨房。

打开冰箱,里面装满了张妈今天新买的新鲜蔬菜。

她看了看,拿了排骨、猪肉、牛肉、芹菜、土豆、黄瓜、皮蛋等菜出来。

她打算做一道自己拿手的红烧排骨,一道芹菜炒牛肉,一道凉拌黄瓜,最后再煲一份皮蛋瘦肉粥。

她觉得两个人不必做太多菜,否则就浪费了,这些正好
在顾家,不是没有佣人,但她还是习惯于自己动手。

所以,这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可以用小菜一碟来形容。

忙碌了没一会儿,厨房便传出了阵阵香味。

看着已经出锅的色香味俱全的红烧排骨和芹菜炒牛肉,顾倾晚红唇一勾。

动作麻利地将加腌好的黄瓜加入了调味料。

最后,她又榨了一杯西瓜汁。

陆云琛一到家就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味,本来也没什么胃口的,突然就有了食欲,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顿了顿,他把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走了进去。

“回来了?还以为要等你很久呢,快去洗手吃饭吧。”顾倾晚似乎心情不错,脸上带着笑,将榨好的西瓜汁摆在了桌上。

看着她身上系着的围裙,陆云琛有些意外,定定地看着她摆碗筷。

余光瞥见他还站着,顾倾晚忍不住催促道:“还站着干嘛,快去洗手呀,不肯赏脸?”

“张妈呢?”陆云琛洗完手,一边擦着手,一边挑眉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顾倾晚坐在了椅子上,忙了这么久,实在有些渴了。

“张妈出去散步了。”一口西瓜汁下肚,她一脸自信的开口,“你该不会是不敢吃吧?”

陆云琛吞了吞口水,虽然看卖相是不错,但谁知道能不能吃,是不是黑暗料理,毕竟在他的认知里,一般家里都是佣人做饭的。

“胡说八道。”他当然不会承认。

“那你倒是动筷子呀。”

终于,在她期待的目光中,陆云琛夹了第一筷子。

他将一块排骨送进口中,肉汁四溢,他不禁愣了一下。

接着,他又尝了一口凉拌黄瓜,清香混着辣椒油的味道,更是让他食欲大开。

想不到这个女人还有这份手艺,将家常菜做得让人回味无穷,很和他的胃口。

可是,她支走张妈,就是为了做一顿饭给自己吃。

“不合胃口吗?”顾倾晚靠着桌子,一手撑着脸,看着陆云琛嚼着牛肉,头也没抬。

看不到他的表情,顾倾晚如坐针毡,她还指望得到他进一步的帮助呢。

“还行。”说着,陆云琛将手中的碗递给了她,又使了个眼色。

顾倾晚很快会意,给他盛了一碗米饭。

“你在这里还习惯吗?”陆云琛再一次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嗯,还好。”顾倾晚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吃了起来。

她往嘴里扒了一大口饭,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见陆云琛道:“食不言,寝不语。”

她只好立即住嘴,将所有的话都吞了回去。

还真是双标!

“我去书房看会儿书,你随意。”说完,顾倾晚便抬眸长了楼。

看着桌上经历了风卷残云的盘子,她嘟了嘟嘴,自己还没怎么吃呢。

事没办成,饭也没吃饱,顾倾晚直接瘫在了餐桌旁的椅子上,“这叫什么事呀!”

她有些郁闷,难道是因为自己刚刚态度不够好?

但还好她还有东西没有送出去,还有搭讪的理由。

卧室。

顾倾晚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她已经等了陆云琛一个小时了,耐心逐渐耗尽,但那个男人还在书房里,不知道忙些什么。
南山别墅的地下室里。

牧沉沉奄奄一息地挣扎着朝门口爬动。

“啪——”门被推开。

牧楚楚在保镖的拥护下走进来。

“贱人!你毁了我和黎慎的婚礼!现在还想跑?”

她一把揪着牧沉沉的头发,将她狠狠地扇倒在地。

牧沉沉毫无还手之力。

自婚礼那天刺伤牧楚楚后,三天来她被关在地下室里,被折磨得只剩下半口气。

看着牧楚楚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这里,牧沉沉眼里的恨凝结到顶点。

为什么坏人做尽坏事却活得好好的,而她的爸爸,哥哥,妹妹,全都被她害死!

“我只恨匕首偏了几分,没能杀了你!”

牧楚楚一个耳光又扇过来:“你算哪根葱?还想杀我!你睁眼看看,你早已经不是牧家的大小姐了!”

牧沉沉充耳不闻,字字泣血地陈述牧楚楚的罪行:“爸爸心疼你父母双亡,将你接进家里从小当亲生女儿对待,你却将他活活气死……”

“啪!”一个耳光打过来。

“闭嘴!那是他犯贱,我让他养了吗?”

牧沉沉恨到眼眸充血,死死盯着眼前的白眼狼,继续控诉道:

“大哥为了给你一个家,没日没夜地工作积劳成疾肝癌去世,死的时候还不到四十……”

“啪!”又一个耳光打过来。

“你给我闭嘴!他天生短命怪我?”

“心心也是你的妹妹啊,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她快生孩子了被你扔在荒郊野外,等被人发现送到医院已经一尸两命!牧楚楚,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牧楚楚疯了一般扇着耳光,整个房间回荡着扇耳光的响声。

她大喊着:“闭嘴!闭嘴!你这个贱人,死到临头还这么话多!”

牧沉沉被打得眩晕,却努力地去看清眼前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面孔。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黎慎,却勾引他,两人联手,利用我的信任,把我送进了监狱……”

“你说够了没有!黎慎哥哥从来没有爱过你,如果不是为了我,你当他乐意看你一眼?”

牧楚楚抬起高跟鞋狠狠踩住牧沉沉的小腹,看着她痛得小脸皱起的样子,一双水盈盈的眼睛里全是扭曲的恶毒。

“你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凭什么你生下来就能拥有一切!我从小就发过誓,一定要把你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抢走——大小姐的身份,牧家的资产,你喜欢的,喜欢你的男人!”

牧楚楚晃了晃无名指上亮闪闪的钻戒。

“你看见了吗?就算你毁了我的婚礼也没用,我已经和黎慎结婚,我是黎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是坐拥千万粉丝的影后,是名正言顺的牧家千金,而你——”

“不过是一个蹲一辈子大牢的阶下囚而已!牧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牧楚楚你这个魔鬼!我要杀了你!”牧沉沉失去理智,拼尽最后的离去扑向牧楚楚,却被她躲开。

牧楚楚看着地上被保镖按住的牧沉沉,眼里闪烁着浓浓的妒忌。

牧沉沉为了和陆谨之离婚,甚至不惜刺伤了他,可陆谨之听到牧沉沉出事,不顾一切赶来救她,最后车祸瘫痪……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
那样骄傲的一个男人,为了她牧沉沉,竟然低到尘埃——

她可以抢走牧沉沉的所有,却抢不走陆谨之的心!

“你若是安安分分在牢里待着,我还能饶你一命,既然你不要,那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牧楚楚目光扫向身后跟来的几个保镖,“你们几个今天给我玩,给我狠狠地玩死她!”

她倒要看看,牧沉沉被人轮了,陆谨之还会不会爱她爱得死去活来!

“你做梦!”

牧沉沉一个飞扑,朝墙上狠狠撞去,刹那间血流如注……

牧楚楚大喊一声,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这一撞得又准又狠。

意识涣散的边缘,牧沉沉的脑海里渐渐浮现一张冷漠俊美的脸。

谨哥哥……

我错了……

重来一次,我再也不会如此愚蠢。

……
凯恩酒店总统套房。

“不要,不要……”

大床上睡着一个紧皱眉头,不断梦呓的少女。

床边站着一个身形修长笔挺的男人。

男人轮廓分明,比明星还要帅气的脸庞,浑身上位者的矜贵气质。

一向冷酷果断的人,这会却满脸纠结隐忍。

他伸出手想要抚平少女紧皱的眉:“沉沉,我该拿你怎么办……”

“别碰我!”睡梦中的少女发出一声惊呼,脸色逐渐痛苦起来。

男人收回手,眸光幽幽,深不见底。

牧沉沉骤然睁开了眼,在看清眼前的人后,眼中悲喜交加。

陆谨之居高临下地站在床前看着俯视着她,面无表情。

“谨哥哥——”

看着他完好无缺的站在面前,牧沉沉哽咽出声。

陆谨之浑身一震,这个称呼他已经三年没有听过了。

“你又想玩什么花招?因为你跳泳池呛水昏迷,订婚宴不得不推迟到七点半,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我们。”他嗓音沙哑,冷漠道。

牧沉沉还维持在震惊的状态里,一动不动地盯着陆谨之看。

跳泳池……订婚宴……

她重生了!

她迟迟未出声,陆谨之以为被自己猜中了。

他森然一笑,猛然欺近,把牧沉沉又压回了床上。

修长的手指死死的掐住她纤瘦的下巴,绝美的脸盘染上了几丝邪肆。

“牧沉沉,你生是我的人,死了是我的死人,再敢以死威胁,我让黎慎给你陪葬!”

牧沉沉无声大笑,笑着笑着泪流满面。

她真的重生了,重生到了订婚当晚。

爸爸没死,大哥妹妹也没出事……

一切还来得及!

陆谨之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闹也闹过了,寻短见也用过了,现在是想靠哭来拖延出席?”

牧沉沉猛摇头:“我没有,我才不是,你别胡说!”

她实在是太开心了,喜极而泣。

陆谨之冷笑,抬起手腕看了时间:“现在是七点二十分,给你十分钟,换好衣服出去。”

牧沉沉抽抽搭搭地解释:“我不是因为和你订婚太伤心才哭……”

“你还有五分钟——”陆谨之的眼底阴霾却更深,冷漠的脸上表情没有丝毫松动。

牧沉沉知道这全因为自己上辈子表现太恶劣,为了逃离他不折手段。

但看着他冷酷无情的样子,莫名有点小委屈,心中念头一闪,身体已经先于行动——

看着少女骤然放大的脸,嘴唇传来软绵绵的触感……

陆谨之清冷的眸子倏然睁大,心中已经掀起滔天风浪。

下一秒反客为主,义无反顾的加深了这个吻——

“啪——”

床头的礼盒不小心被打翻。

忙乱中的两人被惊醒。

牧沉沉挣扎着坐起身,衣衫凌乱,双眼湿漉漉的,无比的勾人。

陆谨之眼眸更暗,定定的看着她。

少女脸一红,慌乱地把已经卷到腰部的裙子理了下去。

陆谨之眸眼深深:“有这会害羞的,刚刚还敢勾我——”

“我没有!”牧沉沉脸更红了,猛然起身,正准备往浴室跑,眼神扫到地上的东西——

一条深蓝色星光裙夹着一张贺卡散落出来。

牧沉沉捡起来,看清上面的内容后,满脸煞白。

今天是她订婚的日子!也就意味着是上一世她妹妹牧心心出事的那天
上一篇
朕的司寝女官 只想和你睡1v 1 熟女少妇
下一篇
高质量po推荐 每次醒来都在怀孕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doc》

你知道的,我上学修的管理学,后来因为那个渣男对娱乐圈也有所耳闻,我现在被顾家赶出来,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事业发展路线,你觉得怎么样? 视频里,尤青青认真的听完后,思考...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