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催眠控制之思维控制器

志德 2021.09.10

雨夜小镇,一道纤瘦的身影在昏暗的路灯照耀下拔足狂奔。

她身后,一男一女快步追来,口中不停的咒骂着什么。

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晚饭前她高高兴兴的和爸妈一起庆祝,还喝了一杯甘甜的葡萄酒。

谁曾想,晚饭后一切全都变了!

镇长带着傻儿子上门,他爸妈直接将她卖掉,让她给镇长的傻儿子当老婆。

她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苏志伟夫妇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是五年前被人贩子卖到坪石镇的。

眼见镇长甩了一叠钱,然后他的傻儿子笑嘻嘻的扑过来,苏凉烟吓的大哭大叫,手脚并用的挣扎反抗。

苏志伟听到她的叫声,笑的狰狞而恐怖,“丫头,我们养了你五年,现在该是你报答我们的时候了。”

镇长的傻儿子撕破她的衣服,抱着她意图不轨。

苏凉烟一脚踹向对方下盘,在那傻子吃痛低呼的时候,快步冲出了苏家的大门。

“呜呜呜!”她咬紧唇,强迫自己不去回忆刚才发生的事。

脑子里很乱,整个人都是懵的。

“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敢踹镇长儿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身后传来气急败坏的吼声,是苏志伟追上来了。

苏凉烟咬紧牙关,不要命的朝前飞跑。

小镇的街道并不干净,大大小小的沙石块儿咯的她脚底板生疼。

可她忍住了疼,步伐坚定的朝派出所方向奔跑。她要报警求助,让警察叔叔把苏志伟夫妇抓起来。

“嘀嘀嘀!”当苏凉烟跑到交叉路口时,道路右侧突然急速驶来一辆越野车。

许是雨夜的缘故,越野车开着远光灯,又亮又刺眼。

苏凉烟抬起双手,本能的遮住双眼,却忘了避开这辆突然出现的车。

“吱嘎!”尖锐的刹车声,在雨夜显得格外刺耳。

苏凉烟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就被堪堪停住的越野车撞倒在地上。

彼时,越野车内,司机吓的舌头打结,“顾……顾顾顾总,我撞人了!”

“死了么?”车后排座,顾修然凉薄的问出声。

司机结结巴巴的应道:“不不……不知道!我手脚发软,无法下车查看。”

“废物!”顾修然低斥一声,抓起车座底下的雨伞,快速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当他来到车前时,苏凉烟正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衣不蔽体,上面穿着一件被撕开口子的背心,下面穿着一件卡通图案的小裤。

“你没事吧?”顾修然皱眉询问,声音冷漠的没有丝毫温度。

苏凉烟闻声抬头,由于逆光的缘故,导致她看不清男人的模样。

不过,听声音有一股浩然正气,应该是个好人。

她张张唇,想说自己没事。

可她才刚开口,一只大手就猛地拽住她披散的长发,“死丫头,看你往哪儿跑!”

“啊!”苏凉烟痛呼出声,觉得自己整张头皮都要被苏志伟拽下去了。

她惶恐的转过头,一眼望进苏志伟喷火的眸子中。她知道,如果被苏志伟抓回去,她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猛地跪在顾修然面前,双手死死抱住男人的大腿,“先生,求你救救我!
救她?顾修然无声冷笑。

他看起来很像多管闲事的人吗?

那厢,苏志伟见苏凉烟抱住陌生男人的大腿求救,忍不住怒火中烧起来。

他拽着苏凉烟的长发,用力将她朝家里的方向拖,“死丫头,跟我回去给镇长道歉,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不!”苏凉烟痛呼出声,双手死死的抱住顾修然不肯松开,“救我!求你救救我吧!”

她知道,一旦她松开双手,以后就会沦为镇长家傻儿子的生子工具。

顾修然一向薄情,不愿管别人家的闲事。而且他此刻有要事在身,并不打算逗留下去。

当他垂下眸子,想将女孩紧抱住他双腿的手掰开时,深邃的眸子突然触电般的眯了起来。

他借着车头灯,目光死死的钉在女孩白皙的肩膀上,只见那里有一块儿似火焰般的红色胎记。

“发什么呆?赶快把她的手掰开!”苏志伟火大的训斥气喘吁吁追来的妻子张春花。

张春花紧张的上前,一边掰苏凉烟的手,一边讪声对顾修然解释道:“先生,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女儿是个疯子,一到雷雨天气就脱光了衣服往外跑。”

苏凉烟哽咽着摇头,“不是的!我不是疯子,他们才是疯子,他们要把我卖给傻子……”

“又说疯话,你这个该死的臭丫头!”苏志伟扬手就朝苏凉烟的脑袋上打。

说时迟那时快,顾修然突然收起雨伞,重重的敲在苏志伟的额头上。

“啊!”苏志伟吃痛惊呼,捂着脑袋摔倒在地上。

张春花见状,顾不得抓苏凉烟,猴儿急的冲过去查看苏志伟的伤势。

顾修然伸出右手,轻挑起苏凉烟小巧尖细的下巴。

“……”苏凉烟被迫抬起头,与逆光而立的男人对视。

四目相对,苏凉烟什么都看不清,可是顾修然却把她的相貌看的一清二楚。

“呵!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顾修然眯紧眸子,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苏凉烟听不懂这话的深意,她只知道眼前的男人刚才出手教训了苏志伟。

她攥紧顾修然的裤子,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先生,求你救我,求你带我离开这里!”

顾修然冷漠的俯视苏凉烟,出口的话与他的人一样冷漠,“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什么要救你?”

“……”苏凉烟噎住,整个人茫然无措的咬住唇角。

半晌,她缓缓松开双手,任凭眼泪混着雨水顺着脸颊滑落下去。

“我是个商人!”顾修然捏住苏凉烟的下巴,一字一顿的阐明事实,“商人不做亏本生意,你想让我救你,就得为此付出代价。”

苏凉烟重燃希望,眸子瞬间晶亮起来,“我会报答你的!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就算是让我做牛做马,我也甘之若饴。”

她选择跟陌生男人做交易,为的是彻底摆脱苏志伟夫妇。

原本她是想报警的,可一想到苏志伟夫妇要将她卖给的人是镇长,她就莫名惶恐起来。

万一警察畏惧镇长的身份,不理会她的报警怎么办?

那她又要被苏志伟夫妇带回家,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将她卖给镇长。

而镇长会将她囚禁起来,直到她成功给傻子生儿育女为止。

而这样的结果,是苏凉烟万万不能接受的!

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后,苏凉烟斩钉截铁的向顾修然表态,无论如何她今晚都要离开坪石镇。

顾修然满意的点头,“好!记住你的承诺,到车里坐着去吧。”

苏凉烟怔愣片刻,反应迟钝的道谢,“谢谢先生!”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催眠控制之思维控制器
她踉跄着站起身,激动欢喜的朝越野车奔去。

“等一下!”顾修然蓦地出声制止……
苏凉烟面色僵硬,以为男人反悔了。

未曾想,顾修然拦住她的去路后,竟把身上的西服外套脱下来,严严实实的罩在了苏凉烟单薄的肩上。

“去吧!”他摸摸苏凉烟的头,声音依然清冷的没有温度。

但苏凉烟却觉得浑身暖融融的!她再次道谢,小心翼翼的爬到车后排座上。

苏志伟见苏凉烟爬到陌生男人的车上,心中升腾起不好的预感。

他拽着张春花,急步奔向越野车的后门,口中恼怒的对苏凉烟咒骂道:“小贱蹄子,你给我下来。翅膀长硬了是吧?敢跟老子对着干!等老子把你抓出来,非把你扒一层皮不可。”

“开价!这个女孩我买了。”顾修然挡在苏志伟面前,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苏志伟愣了一下,随即愤怒的瞪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顾修然惜字如金的给出价码,“五十万。”

“嘶!”苏志伟倒抽凉气,怀疑自己幻听了。

下一秒,顾修然继续加价,“一百万。”

“你……你逗我呢?”苏志伟觉得腿软,要靠张春花搀扶才能站稳脚跟。

一百万啊!农村小镇,这么多钱足够他盖一栋楼,买一辆车,再金屋藏娇养两个小老婆了。

要知道,镇长买苏凉烟,才只给他十万块钱啊!

顾修然见苏志伟双眼发直,嘴角咧到耳根子,就知晓这个价码对方很满意。

他掏出随身的钱夹,取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这里是一百二十万!我要你作死她的身份,立一处像模像样的坟墓。日后若有人问起她,你就说她早已死亡,我不想花钱买个麻烦。”

顿了顿,他补充强调道:“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百二十万就都是你的。”

“能!我能做到。”苏志伟举手做发誓状,整个人亢奋的不得了。

他拽着顾修然,小声贼笑道:“我看的出来,先生是个明白人。我也不跟你绕弯子,这小贱蹄子的确是我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不过你放心,她被撞坏过脑子,以前的事情全都不记得了。”

“她失忆了?”顾修然低声呢喃,深邃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苏志伟连连点头,“对!但她一点儿都不傻,人还特别聪明呢。”

顾修然沉默不语,没人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咳咳!”苏志伟见顾修然不吭声,忍不住急躁起来,“先生,我们农村没有钱摆不平的事儿。你只管把人带走,明天我就让派出所给她出具死亡证明。日后不论谁问起她的事,我都一口咬定死掉了,绝对不会给你招惹任何麻烦,你看怎么样?”

问这话时,苏志伟伸出手,斗胆拽顾修然手里的银行卡。

顾修然没应声,也没松开手里紧攥的银行卡。

“先生……”苏志伟心里没底,试探着呼唤出声。

顾修然回过神,松开手里的银行卡,“很好!卡给你,密码是654321。”

苏志伟拿到银行卡,激动地心脏都快骤停了。

不过,他并未放顾修然离开,而是要求到提款机前核对真伪。

这种事情,顾修然当然不可能随行,所以是他的司机陪同苏志伟离开的。

顾修然坐到车上,浑身都被雨淋湿了。

他抽了几张面巾纸,动作优雅的在俊颜上擦拭。

“阿嚏!”突兀的声音,是苏凉烟打了个大喷嚏。

顾修然偏过头,看到小姑娘抱着他的外套,冷的浑身瑟瑟发抖。

他二话不说,起身探到前车座,将车内的暖气打开至最大。

一时间,阵阵热风快速在车内蔓延开来。

苏凉烟抿着嘴儿,声音细若蚊蝇,“谢谢先生。”

谢他?顾修然挑了挑眉。
上一篇
菊眼乖乖撅高扇肿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下一篇
性强烈的老年妇女小说 总裁一边下楼梯一遍做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催眠控制之思维控制器.doc》

雨夜小镇,一道纤瘦的身影在昏暗的路灯照耀下拔足狂奔。 她身后,一男一女快步追来,口中不停的咒骂着什么。 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今...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