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下载 直不起腰pop阿

志德 2021.09.09

“奶奶的,你再不给老子安份点,老子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冷忧月猛的睁开双眼。

一张极度丑陋猥琐的面孔在她的眼前放大,那人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急不可耐的解她的腰带。

嘴角的哈喇子几乎要滴到她的脸上。

恶心!

冷忧月的眉头一皱,却又猛的顿住。

这个人好眼熟!

不正是她十六岁那年,被继母胡氏接下山,在回府的途中遭恶人轻薄的那位……恶人吗?

李狗!

冷忧月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名字。

正是因为这桩事,她被高家退婚,好在继母胡氏苦苦哀求,高家才允她入门做了平妻。

想到这里,冷忧月‘呵’的一声冷笑出声。

老天有眼,她居然重生了!

而后猛的抬脚,狠狠的踹向李狗的要命之处。

李狗正在兴头上,压根没想过方才还柔柔弱弱的女人,居然有这般力气,遂不及防之下,痛的他冷汗直流,松开冷忧月便在地上打起滚来。

“小贱人,你居然敢……”打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

后面的话,李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呯’的一声,一块手掌大的巨石便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这一下打的极重,李狗当场被砸的皮开肉绽,双眼发黑。

却是还没来得及晕过去,衣领就被人用力的提了起来。

“你住在城北小四村,家中上有年迈的老母亲,下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你说……我现在去你家放一把火,你家那六口人,能逃出几个?”

阴测测的声音在李狗的耳边响起。

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而后认栽的跪下,“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

“饶命,好说……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我一定保你全家安然无恙!”

话落,一大波人涌了过来,领头的正是冷国公府的管家赵福,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几张熟悉的面孔,皆是冷国公府的人。

和上一世的场景一模一样,如若没有记错的话,赵福会立马坐定她已被恶人轻薄的事,而后装作好人,带她回府。

毕竟此时的‘她’还是个养在深山中,心思单纯的村姑。

“大小姐,你没事吧?都怪奴才来晚了,若是奴才能早些赶到,大小姐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痛哭流涕,演技是一等一的赞!

冷忧月的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冷冷的瞟了赵福一眼,而后坐上马车,“回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赵福愣了愣,半天没缓过神来。

按理说……一个女儿家被恶人轻薄了,不该痛不欲生?寻死觅活么?

“是!”

赵福想不通,可此时也没时间给他想了。

因为在冷国公府,当家主母胡氏安排了一场好戏,正等着这位自小被养在山里尼姑庵的冷府嫡大小姐出场。

“将这人给绑了!”

一行人急匆匆的往冷国公府赶。

半个时辰后,冷国公府到了,冷忧月掀开马车帘子,她抬头,却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冷国公府的门面,居然连个牌匾都没有,这些年就混成这样?”

赵福听了,只以为她久居深山没见过世面,眼中满是鄙夷,“大小姐,牌匾是挂在正门,这里是角门!”

呵……

冷忧月怎会不知?

上一世,她便是从这个角门进去的,这桩事,也一直被冷忧雪以及府中的那些下人拿来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据我所知,只有上不得台面的妾氏和庶女奴才才会走角门进府,赵管家,你觉得我是哪一种?”

她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却不显得和善,反倒给人一种冰冷至极的错觉。

赵福又是一愣,“大小姐!”

冷忧月却是懒的与他废话,寻着记忆就往正门的方向走。

却是还没走两步,便被赵福给拦了下来,“大小姐,正门通常都是初一和十五才开放的,眼下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您看……能不能委屈您一下……”

“不能!”

冷忧月一口回绝。

抬脚就往大门上狠踹,门口的护院皆被她这粗暴的举动吓愣了,一时之间竟无人敢上前阻拦。

‘砰’的一声,国公府的大门终究还是开了。

大门这一开,冷国公府的全貌便尽收眼底。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九曲回廊……想来整个京城,也就只有亲王府的格局能比这冷国公府更胜一筹了。

她微微眯眼。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下载 直不起腰pop阿
上一世的她,进了这国公府的大门,竟晃花了眼,一时之间卑微的不知如何是好,却不知,这般雅致的府邸竟是用她死去娘亲的嫁妆装点而成。

“大小姐,您若是要走正门,说一声便是,犯不着这般不守规矩,若是让外人知道了……还当咱们国公府是小门小户!”

赵福追了上来,见冷忧月的脚步顿住,以为她是被国公府的盛况吓傻了,毕竟养在深山的尼姑庵里十几年,哪里有见过这种宅子?

“不守规矩?”

冷忧月反问。

赵福只当她这会清醒了过来,知道怕了,点头道,“是啊,咱们国公府的规矩可大了……”

只不过,他话还未说完,就被冷忧月一个阴冷的眼神给吓咽了回去,她上前一步,嘴角微微扬起,定定的看着赵福,“国公府的规矩就是一个死奴才能教训主子么?”

“你!”

赵福被她呛的血气翻腾,若这处不是国公府,是在外头,只怕他此时已经扬手给了冷忧月一个巴掌。

他可是国公府当家主母胡氏的表哥,府中谁不礼让他三分,便是国公爷见了他,也会点个头。

可今儿个,他却被一个养在深山里的野丫头给教训了。

这让赵福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不带我去见这国公府的当家主母吗?”

赵福这才想起正事,生生将这口气给吞下肚,心道……一会总有你好看的。

而此时,冷国公府的正厅中,当家主母胡氏正领着她最疼爱的小侄女胡钰瑶和高家的人在谈话。

“冷夫人,您的意思是,先办了钰瑶和景瑜的婚事?府中那位大小姐后入门?”

说话的人是镇平候府当家主母长孙氏的亲妹妹长孙燕,这位长孙氏可和镇平候府的长孙氏差远了。

那位长孙氏心机深沉、手段毒辣,这些也是冷忧月上一世嫁进镇平候府后才见识到的。

长达五年的时光,她几乎对那位婆婆言听计从,在府中活的却还不如个婢子。

若说她上一世最庆幸的事是什么,那便是在镇平候府跟着白夜弦学功夫,他教她不多,但她胜在有天份,每每都是一点就通。

学到最后,竟也能以一敌三了。

思及此处,冷忧月的眸光更沉了几分。

“我正是这个意思,钰瑶和景瑜情投意合,总不能委屈了两位孩子!”胡氏开口,语气中满是笑意,似乎是笃定,她冷忧月一定会答应。

“那位大小姐的意思呢?”长孙氏又问道。

胡氏正要开口,却听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自然知道是谁来了,眸底闪过一丝得意,但很快,她便压了下去,起身,略带惊讶的看着正从门外走来的人。
预想中的满身狼狈的乡野村姑没有出现。

出现的少女,一身素雅,肤若凝脂,身段修长,享享玉立,面上也没有半分怯懦之态,相反,她投过来的目光又冷又强势,一时之间,竟让胡氏也怔愣住了。

那目光只在胡氏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便立即落在了坐在胡钰瑶身边,原本正和胡钰瑶郎情妾意的高景瑜的身上。

脑海中浮现上一世,高景瑜那嫌恶的眼神,以及被胡钰瑶设计陷害误杀了他和胡钰瑶孩子后那狞狰的面孔。

他说,“打,往死里打,打死了再大卸八块,丢到山上去喂野狗!”

而此时的高景瑜,自然也注意到了从门外走来的少女。

原本正握着胡钰瑶的手也不自觉的松了开来,他一时之间有些恍了神,刚想问这位少女是何人。

便听胡氏说道,“忧月,你这一路上回来,还顺利吧?”

竟是冷忧月!

别说是高景瑜和长孙氏,便是那原本过来看好戏的胡钰瑶也傻了眼。

姑母明明告诉她,冷忧月长年养在深山中,和乡野村姑没两样,前些年去看过她一回,说是又瘦又丑,说话唯唯诺诺的,根本上不得台面。

还命人画了一幅画像给她。

那画像她时不时拿出来看,因此,像是印在胡钰瑶的脑海中一般,以至于,她此时见到冷忧月,像是见了鬼一样。

“夫人,您罚奴才吧……奴才去晚了,才让大小姐遭了坏人轻薄,都是奴才的错,奴才甘愿受罚!”

冷忧月还未开口,赵福便先她一步,‘扑通’一声,跪在了胡氏的面前。

一声‘轻薄’,让在场的几人都瞬间变了脸色。

尤其是高景瑜,像是被人强行塞了一只大头苍蝇在嘴里……恶心!

想到面前被人‘轻薄’过的女子不久之后,要嫁给他,即便是做个平妻,也够恶心他了。

长孙燕的脸上就更不用说了。

高景瑜可是镇平候府唯一的香火,因此,姐姐可是千叮万嘱她一定要办好此事,可如今……

“什么?赵福你是怎么办事的?你可知道这事有多严重?回头我定扒了你的皮!”

胡氏故作震惊,指着赵福恶狠狠的痛骂了一顿,再看冷忧月时的眼神,就泫然欲泣,好不同情。

“忧月,你放心,母亲一定会为你做主的,不会让你白白受人轻薄的!”

嘴里说着为她作主,却是将‘轻薄’二字又重复了一遍。

上一世,冷忧月六神无主,哪里知道胡氏歹毒的心思,一心指着胡氏为她做主。

“是吗?”

轻飘飘的开口。

胡氏一愣,只觉得眼前的场景不该是这样的,按理说,被人指出被轻薄的事,不该掩面哭泣,羞于见人吗?

可面前的冷忧月却是一样也没占。

“不要脸,被轻薄了,居然还敢回府,你……”高景瑜坐不住了,上前一步指着冷忧月就狠狠的教训了起来。

若不是指腹为婚,打死他也不可能娶一个村姑为妻。

他的话被长孙燕给制止了,长孙燕上前一步,神色凝重的看着胡氏,“冷夫人,这事可不好办了,你也知道镇平候府的门槛有多高,原本让景瑜答应娶一个……养在府外的小姐,就已经是难事了,更何况……”她原本想说野丫头,但碍于冷忧月在场,还是生生的改了口。

更何况眼下还被人轻薄过了。

“那你打算如何?”

长孙氏刚说完,便听到冷忧月淡淡问道
上一篇
开车污污的车过程 不知节制地索要
下一篇
想吃你身上两个黑葡萄 家族内乱换全章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下载 直不起腰pop阿.doc》

奶奶的,你再不给老子安份点,老子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冷忧月猛的睁开双眼。 一张极度丑陋猥琐的面孔在她的眼前放大,那人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急不可耐的解她...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