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监狱的男管教 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

志德 2021.09.15

他的吻如火苗般滚烫,迅速点燃,成一片燎原之势。

  许笙歌只觉得身体的水分都要被烤干了,将她的脑海烧成模糊的一片。

  男人的吻还是如从前般热烈霸道,带着绵绵的情意,能轻易挑动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不,一切都不一样了!

  许笙歌骤然清醒,眼中闪过一丝愤怒的红光。

  这个男人亲手将她送进了监狱,害死了她的孩子,还追杀她!

  所有的爱都是假的!

  她奋力地抓起了桌子上的烟灰缸,对着厉君昊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酒醉的人没有丝毫防备,一下晕了过去。

  许笙歌将他推倒地上,从沙发起身,冷冷地打量着这个男人。

  他的面容一如既往英俊,但添了几分沧桑,眉头皱起,带着几分忧郁。

  “厉君昊,你没资格想我。你这样的渣男,罪该万死!”

  许笙歌愤怒地说,拿起了手上的烟灰缸,整个人都陷入了魔愣之中,正要对着厉君昊的脑袋砸过去。

  只要他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然而,男人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笙歌,别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水晶烟灰缸跌落在猩红的地毯上,发出沉闷而又刺耳的响声。

  一滴泪从许笙歌眼角滑落,她捂住脸,转身跑出了黑暗的房间。

  夜间的冷风一吹,许笙歌被浸骨的寒意给惊醒了。

  她捂住脸,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来。

  厉君昊,爱你的许笙歌被你亲手杀死了!

  你有什么资格叫我的名字?

  次日清晨,许笙歌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轩轩的家。

  她给轩轩做了早饭,蒸了豆沙包和青菜瘦肉粥,就看见管家一脸为难地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张银行卡。

  “江小姐,夫人叫我把工资结给你。让你离开。”

  听了这话,许笙歌顿时懵了。

  她做错了什么,就被人赶走了?

  而且这个夫人从头到尾都没露面,就听了她揭穿保姆虐/待轩轩的事情就要赶人?

  怪不得保姆这么嚣张,原来是有这么一个不讲理的主人!

  许笙歌冷笑,将双臂一抱。

  “我记得是你们总裁将我请来照顾轩轩的,而不是你们未过门的夫人吧?”

  “想要我辞职,应该是雇主和我说。”

  轩轩听到这里,立即紧张地拉住了许笙歌的衣襟,死死地抱住她。

  “我不要姐姐走!”

  管家脸色发黑,对着保安一挥手。

  “江痕小姐,这可由不得你!保安,请江痕小姐出去!”

  看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许笙歌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恐怕不能善了。

  “刘管家,希望你不要后悔。”

  她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轩轩整个人都扒在她的身上,四肢缠得紧紧的,不停地掉金豆子。

  “姐姐,我不要你走!你说好了当我的妈咪,你骗我!”

  “呜呜呜呜……我要跟你一起走!”

  管家看见这一幕,目光冰冷了起来,对着一个保安招了招手。

  “把小少爷带回房间。”

  许笙歌眉头凝了起来,如峰峦。

  显然,这管家也是听夫人的话。

  这夫人可真不简单!

  还未入门,就牢牢把控住了轩轩的生活。

  要是硬碰硬的话,她一定会吃亏。

  “不,我不回去!我要和姐姐一起走!”

  轩轩大哭大闹着,紧紧地抱住许笙歌的脖子。

  保安也不好强行抢人,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为难地望向管家。

  许笙歌挑了挑眉,露出无奈的笑容,眼神却隐隐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

  “管家,你也看见了,轩轩离不开我。不如你再打个电话问问夫人?问问你的主人?”

  管家也有些犹豫起来,他下意识地推了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

  过了一会儿,他眉头舒展开来,背脊也挺了起来,多了一股底气。

  “将小少爷抱回房间!”

  许笙歌盯着他耳边的蓝牙耳机,直接伸手拽了下来。

  管家见识过许笙歌的厉害,吓得往后缩,急忙挥手叫保安。

  “保护我,把这个……你要什么?”

  许笙歌懒得理会她,直接对着幕后指挥人说:“夫人,有没有兴趣见一面?”

  “轩轩的情况这么差,我可以治好她。”

  “保姆的事情……”

  下一刻,蓝牙耳机中传来“嘟嘟”的声音,让许笙歌的神色愈发茫然起来。

  真见鬼了!

  这是她被这个夫人第二次挂了电话!

  这夫人太古怪了吧?倒像是怕她的样子!

  “你这疯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管家劈手去夺。

  许笙歌直接将蓝牙耳机扔给他,耸了耸肩。

  “挂了。”

  管家狐疑地望向她,眼神十分警惕。

  “你可别在这里闹,我可要报警了。”

  “轩轩,别怕,你先回房间。姐姐很快会回来的。”

  许笙歌没有理会管家,反而轻轻地拍了拍轩轩的背,温柔地

  轩轩根本不相信,不肯放手,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凝视许笙歌,晶莹的泪珠淌了下来。

  许笙歌吻了他的眉心,叹了一口气。

  “相信姐姐。姐姐会一直陪着你,这是我的承诺。”

  轩轩张了张唇,想说些什么,但又怕许笙歌觉得他不听话就不喜欢他了。

  他只好点头,往房间走去。

  许笙歌安抚好轩轩,冷冷地看了一眼管家,往大门走去。

  这件事她还是要从男主人下手。

  这女主人也太不对劲了!

  “照顾好轩轩,我会让屋子的主人亲自请我回去。”

  管家狐疑地望着许笙歌的背影。

  这女人怎么这么好打发?

  不是有诈吧?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夫人,她走了。”

  一辆流光银帕加尼高端跑车缓缓驶入君临庄园,车轮停靠,早已等候在旁的管家打开副驾驶车门,里边先伸出一双踩着白色高跟鞋的小腿,一袭简单的白色珍珠裙子。

  她画着淡妆,戴着口罩和墨镜,将整张脸都遮得严严的。

  许笙歌诧异地挑了挑眉,看着这神秘的女人走进了君临13幢的别墅。

  似乎看着有些眼熟!

  许笙歌摸了摸下巴,半晌都没想起这个人是在哪里看过。

  难道是她记错了吗?
别墅中。

  “杜婶呢?”

  苏绫摘下墨镜,往厅内走,急促且快,高跟鞋踏在地砖上哒哒作响,犹如地府催命的幽铃。

  她摆出了一副满是愤怒的神情,眼中带着几分痛惜,问向一旁的管家。

  “她为什么要虐/待轩轩?难道是我对她不够好吗?”

  “她拿了厉家的工资,我还给了她一份,让她好好照顾轩轩。她怎么能这么狠心?轩轩还这么小!”

  “呜呜呜呜……我可怜的孩子啊!”

  说着,苏绫立即抹起了眼泪,哭得撕心裂肺。

  一旁的管家递上纸巾,橘子皮的老脸上也挤出一丝怜悯,安慰道:“夫人,这不是你的错,是保姆不知好歹!”

  “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

  苏绫擦了擦眼泪,双眼泛红,点了点头,抽噎了一声。

  “轩轩没事吧?”

  “小少爷没事,只是……”

  管家顿了顿,神情带着几分犹豫。

  “只是他一直吵着要江痕小姐……”

  苏绫的眉头蹙了起来,带着几分不悦。

  “这个江痕小姐是什么人?这才多久,轩轩就这么听她的话,不会是个骗子吧?”

  “这……”管家是个人精,哪里不明白苏绫的意思,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江痕小姐可厉害了,让轩轩在厉总面前说不要您做妈妈,要她当妈妈……肯定是个狐狸精!”

  “啪!”地一声,苏绫手上的墨镜架子被她捏断了。

  她震惊不已,脸上露出一丝惶恐,接着转变为狠毒。

  只那么一瞬间,她又将神情都收敛了回去,摆出了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

  “呜呜……是我这个妈妈做不好吗?轩轩怎么这么讨厌我?”

  “都怪我平常太忙了,没有好好关心他……”

  “夫人,这不怪你。是狐狸精太狡猾了,居然对轩轩下手,迷惑了小少爷。”

  管家一副狗腿的模样,点头哈腰,就差摇尾巴了。

  “小少爷还小,容易被人骗,您可要小心,别被人把自己的儿子抢走了。

  苏绫这才收了眼泪,娇柔地说:“这不怪轩轩,连厉哥哥都被她迷惑了……”

  管家跟着骂了几句狐狸精,安慰道:“夫人也别怕,您和厉总马上就要结婚了,管她什么狐狸精都比不过您在厉总心中的地位!”

  苏绫这才听得心里舒服了一些,但想到她在电话中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顿时心中一阵恐惧。

  那女人明明不是已经死了吗?

  难道只是声音相似?

  然而,哪怕是一个相似的声音,她连见一面的勇气都没有。

  一个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来找她复仇,她怎么敢见?

  “那个江痕小姐长得很漂亮吗?”

  “比不上夫人漂亮……”

  说着,管家看着苏绫的脸,愣了一下,笑起来。

  “真是奇怪了,我觉得她长得和夫人挺像的。”

  “啪!”墨镜摔落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此时,君临庄园外面的咖啡馆,许笙歌点了一杯奶茶,一份甜点。

  她一边用银勺搅弄着奶茶,一边给林安打电话。

  “云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是个误会,没有这回事!我这就和总裁说,让管家亲自将您请回去!”

  林安的声音十分焦急,语速十分快,生怕许笙歌会生气。

  “江痕小姐你可别生气,这件事是那个女人擅作主张,不作数的!”

  “我们小少爷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起色,你可千万别放弃他!”

  许笙歌本来想说几句狠话,但一提起轩轩,不由心软起来。

  “我要你们夫人给我亲自道歉。”

  “这个没问题!”

  林安连请示都不用,立即答应下来。

  反正厉总给他的指示是一定要将江痕小姐留下来。

  许笙歌顿时满意了,微微一笑。

  “如果下次还有这种事,我要的可不是一个道歉!”

  “不会有下次!以后您在厉家不用听任何人的话,没有人能够解雇您!”

  林安立即激动起来,给许笙歌补偿条件。

  他们总裁可不差钱!

  “江痕小姐,下午我们补签一个十年合约,把你的工资给提升双倍。您看如何?”

  许笙歌勾唇,“好。”

  挂了电话,喝了奶茶,她去洗了手。

  当她看见洗手间镜子的时候,她恍然大悟。

  怪不得那个女人看起来如此眼熟。

  因为她戴着口罩的模样和自己十分相似,连穿衣风格都是一样的!

  此时,别墅中。

  “杜婶在哪?准备怎么处理?”

  苏绫转移了话题,眉目带着几分凌厉。

  这保姆不能留了。

  管家转了一个弯,将苏绫带向一楼地杂物室。

  “在杂物间关着。小杜做事太过分了,林安要报警。”

  “我拦住了,等着您来处理。”

  管家知道保姆是苏绫的人,特地卖了她几分情面。

  苏绫脸色发青,瞥见管家的神情,立即上演了一段母子情深的戏码。

  管家捧着她的臭脚,心中却明白夫人对小少爷根本不在乎。

  不然,出了这种事情,她怎么不第一时间去看小少爷,反而在这里演戏。

  江痕小姐可比她关心小少爷多了!

  哪怕别人是想通过小少爷来勾引厉总,但也下足了功夫。

  打开杂物间的门,苏绫听见保姆正在骂骂咧咧,不由沉下脸色。

  “夫人!”

  一见苏绫,保姆黝黑粗糙的脸下意识挂起掐媚的笑。

  还未说话,苏绫先一巴掌重重扇了下来。

  “啪!”

  “你竟敢打轩轩!”

  “不是……”

  苏绫二话不说,铁青着脸又是一巴掌下去,声音带着几分悲痛。

  “我对你这么好,你儿子上学没钱都是我资助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的轩轩?”

  保姆张了张唇,正要说什么。

  苏绫再次打了她一巴掌,目光凌厉,逼问道:

  “你还记得你儿子上回腿摔伤了,是谁给钱治的?”

  保姆悚然一惊,捂住脸,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的儿子健健康康,可从来没有摔伤腿!

  这话的意思是她要敢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她的儿子的腿就会被人打断

  俩人靠得极近,以至于保姆可以清晰的看见苏绫眼底盛满的阴翳,红血丝丝丝缕缕,每一根都像是套在她脖子上的索命绳。

  保姆脸色骤然煞白,抖着唇瓣,胡乱慌张的点头,“是夫人!都是我不对,我一时鬼迷心窍,才会打轩轩……”

  这幅怯懦的模样哪还有在许笙歌面前时的嚣张痕迹。

  苏绫满意了,扯着嘴角轻笑。

  只一瞬间,她又换上一副愤怒且悲痛的神情。

  “杜婶,林安告诉我,你偷了不少东西,足以让你进入监狱。你怎么连轩轩的金锁都偷?
保姆脸色大变,立即跪了下来,扯着苏绫的裙角,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夫人,你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两个儿子等着我养,我不能坐牢!”

  “求求你放过我这次吧!我给您当牛做马都行!”
女子监狱的男管教 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
  苏绫唇角微勾,叹了一口气,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她看了看一旁的管家,对着他摆了摆手。

  “你先出去吧,让我和杜婶好好谈谈。”

  管家有些不解,这保姆都做出了这种事,还有什么好谈的?

  但这不妨碍他瞎拍马屁。

  “夫人真是心善,这种恶人都愿意给她一条生路!”

  “小杜,你可要好好报答夫人!”

  “我一定会好好报答夫人!”

  保姆对着苏绫磕了一个头,心中满是恐惧。

  过了一会儿,苏绫笑着从杂物间走了出来,神情和善,陪着她那张清丽的面容,愈发让人如沐春风。

  杜婶跟在她的身边,低垂着脑袋,不敢吭声。

  管家看着这副画面,总觉有些地方不对劲。

  过堂风一吹,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蝉。

  “轩轩呢?”

  “在房间。”

  苏绫脚尖一转,往二楼的儿童房走去。

  她缓慢的打开门,光线千丝万缕的渗入,本背对着门的轩轩倏地回头,脸上还挂着惊喜万分的笑容,在看清楚人后逐渐沉淀,化为一股绝望。

  “轩轩,看见妈妈不开心?”

  苏绫挤进房间,摆了摆手,脸上还带着慈爱的笑容。

  保姆知道苏绫的规矩,将房门合上,走了出去。

  苏绫直接将房门反锁,“咔嚓”一声,轩轩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房间采光明亮,室内洒满了一地碎金般的阳光。

  苏绫踩着一地的阳光,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轩轩不想看见我那是想看见谁,江痕?”

  她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压低了声音,转身往轩轩身边走去。

  黑暗中,幼童的身躯抖如筛糠,牙齿打战,眼中满是痛苦与绝望。

  寂静的房间里,高跟鞋踏出来的哒哒声更为清晰,就在他耳畔响起,一步步走到他的身前。

  “嗯?怎么不说话了?”

  声音还是温柔的,但语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倏地,他黑软的短发被人向上抓扯,接着整个人都被提起,狠狠的丢到大床上。

  轩轩的小身躯弹起又落下,还来得及喘气,苏绫扯来枕头重重压在他脸上,口鼻被死死捂住。

  “小杂/种,你竟然跟你爸爸告状,我迟早会让你彻底闭上嘴!”

  “为什么不乖一点?为什么不听话?你本来就不讨你爸爸喜欢,在这样下去只会让他更加厌恶!”

  “我说你亲妈,你居然向着那个贱人!”

  肺里的氧气越来越少,轩轩憋得小脸涨红,手背和额头的青筋都狰狞的暴起。

  在即将窒息之际,他听见苏绫在他耳边讥讽的呢喃。

  “你爸爸根本就不爱你,他永远不会有时间来陪你,因为你就是小杂/种!贱种!垃圾!永远不会有人爱你!”

  那语气温柔得好似春风拂面,却说出这般可怕的内容。

  眼前的黑暗开始斑驳,以为他会这样直接死掉,可惜在最后一刻苏绫松开了手。

  他急促的喘息,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直至胸腔泛起尖锐的疼痛都没有停下。他本就圆大的眼睛瞪得更大,泪珠子不讲道理的簌簌落下,惊恐和委屈铺天盖地的袭来,稳稳地占据心头。

  “妈妈……”

  “现在知道我是你妈了?那你怎么能让你爸爸娶别的女人?”

  “厉君豪的妻子只能是我,明白了吗?”

  苏绫冷笑,抬起巴掌,想往他的脸上扇去。

  但又想到轩轩身上的伤痕被发现了,她又生生忍住了。

  她拿起了一旁的枕头,眼神阴狠起来。

  “砰……砰……”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门外的人有些犹豫,带着几分胆战心惊。

  “夫人,厉总来电话了,叫您接。”

  苏绫这才放下了枕头,拢了拢散乱的头发,望着又将自己缩成一团的轩轩,眼中满是嫌弃。

  然而,她还是温柔地说:“好孩子,只有妈妈才是最爱你的。要是你爸爸娶了后妈,你可没什么好日子过。”

  说着,她点了点他的眉心,问了一句。

  “明白了吗?”

  轩轩瑟瑟发抖,连连点头。

  十分钟后,苏绫戴好口罩,坐上车,神情满是怨毒。

  这江痕可真厉害,居然要她给这女人道歉!

  哪怕是一个和许笙歌相像的人,厉君昊都会痴迷成这样吗?

  该死的!

  她编辑好了道歉的信息,发了出去,恨不得将手机给摔了。

  但她生生忍住了,毕竟厉君昊喜欢的可是许笙歌那般温柔善良的性子,可不是一个只会发脾气的坏女人。

  下一刻,大门处拦了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女人,直接挡在车子面前。

  司机吓了一跳,急忙刹车。

  苏绫的脑袋撞到汽车后座上,一抬头,就看见一双锐利的杏眼望着她。

  “轩轩的妈妈?有些事我想和你谈谈。”

  那淡淡的声音说,是如此熟悉。

  “啊!”

  苏绫发出一声惨叫,立即催促着司机。

  “快开车!撞过去!”

  司机也懵了,但也不敢去撞人。

  只饶过了许笙歌,往一旁转了过去,火速离开了这片古怪的氛围。

  许笙歌呆呆地望着汽车,那女人不肯抬起头来,但只一眼,她就认出了她。

  “苏绫!”

  她将这个名字咬牙切齿地咀嚼着,心中升腾起了无尽的仇恨。

  当初,就是苏绫陷害她,将录音换了,害她被厉君昊误会。

  她在国外这么多年,可一直没有忘记她!

  她的好闺蜜,好姐妹!

  她亲手将她推入了深渊,让她万劫不复!

  现在,她爬出来了,必然也让她尝尝这万劫不复的滋味!

  拿起了手机,许笙歌给杨帆打了一个电话。

  “我看见了苏绫,怎么回事?”

  杨帆撇了撇嘴,语气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苏绫三个月后就要和你的前男友结婚了,我怕你接受不了,才没告诉你这个消息。”

  “笙歌,你不是要报仇吗?难道还对那个渣男念念不忘?”

  许笙歌沉下了脸,对这个结果早就有所预料。

  当时,她进了监狱,问了无数个为什么,都得不到苏绫的回答。

  现在,苏绫的所作所为给了她答案
上一篇
玩弄萝H小说 杂烩大乱炖目录
下一篇
征服美艳市长宁雪 男主心狠手辣占有欲强的现言

《女子监狱的男管教 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doc》

他的吻如火苗般滚烫,迅速点燃,成一片燎原之势。 许笙歌只觉得身体的水分都要被烤干了,将她的脑海烧成模糊的一片。 男人的吻还是如从前般热烈霸道,带着绵绵的情意,能轻易...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