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萝H小说 杂烩大乱炖目录

志德 2021.09.15

许笙歌怎么会拒绝他的要求,小心翼翼的将他抱在怀里,声音都带着一丝哽咽。

  “不走了,我陪着轩轩!”

  轩轩这才露出安心的笑容,蜷缩在她的怀中,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才觉得这个世界安全了起来。

  有了姐姐在,再也没人敢伤害他了。

  许笙歌吻了吻他的眉眼,眼角余光注意到了桌上的餐盘,里面的菜都冷掉了,还剩下小半。

  “云先生,孩子晚上就吃这些大鱼大肉吗?”

  那些盘子里,盛装的看起来就很油腻的丰盛菜肴。

  小孩子肠胃不好,怎么能消化得了?

  林安看着桌子上油腻的酱肘子和酸辣鱼片,脸色顿时一变。

  “叫厨师过来!他们怎么做菜的,这是给小孩子吃的吗?”

  许笙歌看了林安焦急的模样,松了一口气。

  好歹轩轩的家人也是关心他的。

  很快,胖胖的厨师走了过来。

  他挠了挠脑袋,面容憨厚,问了一句:“是轩轩不喜欢吃我做的菜吗?”

  许笙歌看着这厨师的面相不像是坏人,不由挑了挑眉。

  “为什么给轩轩做这么油腻?轩轩都拉肚子了!”

  林安的神情十分严肃。

  厉总对轩轩十分重视,特地让他看着。

  要是他知道这件事,肯定要大发雷霆!

  胖厨师再次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瞅着轩轩,纳闷地问:“小少爷不是喜欢吃这些,叫我做这些吗?”

  “怎么可能?这么油腻该怎么吃?小孩子肠胃不好,容易消化不良的!”

  听了这话,胖厨师顿时急了,挥舞着手臂。

  “可是小少爷喜欢吃这个,非要我做这个!而且他都吃了不少!”

  “以前也没见小少爷拉肚子啊!这肯定不是我做的菜有问题!”

  吃了不少?

  许笙歌听出了不对劲,再次往桌子上看去。

  只见桌上六道菜居然都动过,只剩下小半。

  这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孩子的饭量?

  她立即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一旁将自己往后缩的保姆,目光十分凌厉。

  “杜婶,这是怎么回事?”

  林安也不是蠢人,凌厉的目光立即扫了过去。

  保姆顿时有些怂了,却梗了梗脖子,摆出一副色厉内茬的神情。

  “什么怎么回事?我又不知道!小少爷本来身体就差,这能怪我吗?”

  “要怪就怪他的饭菜有问题!谁知道肉是不是过期了?”

  胖厨师气愤地挥舞了几下拳头,怒气冲冲地说:

  “凶婆娘,你瞎说什么!我的肉怎么可能过期?”

  “别是你偷吃小少爷的饭,还怪我头上!”

  他咄咄逼人地往前,火力全开。

  “我都看见你几回偷吃小少爷的东西,连饼干都偷吃,你要不要点脸?”

  “什么小少爷喜欢这些菜,我看是你喜欢吃吧!而且还带回去给别人吃!”

  这些话一出,顿时大家都惊呆了,用微妙的目光望向保姆。

  保姆也慌了起来,一张黝黑的老脸气得通红。

  她指着胖厨师,“你胡说什么?我没有做这种……”

  “没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仗着是夫人给你撑腰就肆意妄为!”

  胖厨师双手叉腰,瞪大了铜铃一般的眼睛,根本不给保姆喘息的机会,打机关枪似的说:

  “夫人还未过门了,你就欺负少爷的儿子!简直是不想活了!”

  许笙歌忍了又忍,才没有叫保姆滚。

  这家人也太粗心了,让轩轩受这么多苦!

  林安脸色黑沉沉一片,他是有听说过保姆对小少爷有所疏忽,提了几次想要把保姆给辞退,但是苏小姐根本不同意。

  他也不好意思做厉总的主,只好忍了下来。

  要是保姆敢做出这种事,他一定要辞退她!

  “够了,你们给我出去,不要打扰小少爷休息!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总裁,让他来定夺!”

  说着,他直接将两人赶了出去,将房门带上了。

  许笙歌隐隐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声。

  总裁?

  这么说,这男人不是轩轩的爸爸?

  轩轩的爸爸根本没出现?

  许笙歌的眉头拧了起来,给轩轩的父亲打上了“不负责”的标签。

  自己儿子找心理师,居然不来考察,只让助理来看。

  难道他不怕她是坏人吗?

  儿子都生病了,居然还不赶回来!

  真是不负责任!

  她低头,看向怀中虚弱的轩轩,眼神愈发温柔起来。

  “轩轩,你吃药了吗?”

  轩轩点了点头,望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眼神带着几分畏惧。

  许笙歌察觉了不对劲,温柔地问:“轩轩,怎么了?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轩轩犹豫地望着她,偷偷瞄了一眼门口,又缩进了许笙歌的怀中。

  许笙歌正准备再问,就听见轩轩的肚子“咕咕”了两声。

  她立即紧张起来。

  “是不是肚子又痛了?”

  轩轩脸色发青,摇了摇头,捂住肚子,委屈地喊了一声。

  “饿……”

  “你没吃饭?”

  许笙歌十分震惊,没想到桌上这么多食物,轩轩居然没吃饭?

  “保姆说我不听话,惩罚我不准吃饭……”

  轩轩揉了揉肚子,委屈地问。

  “姐姐,我听话,能不能吃点饭……”

  许笙歌一下气炸了,恨不得将这满桌子的瓷盘子都塞进保姆的嘴里。

  她眼中满是心疼,忍不住将这可怜的孩子紧紧抱住。

  “轩轩,你没有不乖,是他们太坏了!姐姐亲自给你做好吃的!”

  “姐姐真好……”

  轩轩靠在许笙歌的怀中,满是依恋。

  许笙歌却要落下眼泪来,这孩子过得是什么生活,给他吃饭就是对他好……

  出了门,许笙歌看见林安和保姆正在吵架。

  “什么,你还敢辞退我?我可是夫人请过来的!”

  保姆拿着一只手机,晃了晃,态度十分嚣张,将林安往后推了几步。

  “你算什么东西,还不是一个下人,凭什么教训我?”

  林安脸色阴沉,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许笙歌看见这一幕,目光盯着那只正在晃悠的手机上,脸色也冷了下来。

  这保姆仗着有女主人撑腰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她将轩轩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唇角勾起一个凌厉的笑容。

  “轩轩,姐姐去打欺负你的坏人。”
轩轩点了点头,又害怕许笙歌会吃亏,担忧地望着她,小声地说:“小心。”

许笙歌笑着点头,直接朝保姆走了过去。

下一刻,她直接抬起尖尖的高跟鞋,一脚往保姆的小腿踹了过去。

“啊!”保姆惨叫了一声,立即半跪在地上,手上的手机也摔在了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

她扭头去看许笙歌,神情扭曲,大骂道:“贱人,你……”

“啪!”许笙歌丝毫不客气,直接一巴掌甩到她的脸上,打断了她的污言碎语。

“贱人,你居然敢不给轩轩吃晚饭!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一个下人也敢欺负主人!白拿钱还不干事!”

保姆脸色一变,恶狠狠地瞪着轩轩。

轩轩吓得往椅子后面一缩,将自己藏在黑色椅子后面。

她正准备解释,许笙歌又是一脚踹了过来,神色暴戾。

“你还敢恐吓轩轩!贱人,这么一个小孩子你都敢下手!”

“说,他身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

一旁的林安的脸色也十分难看,狠狠地盯着保姆,不敢置信地问:

“你居然还敢打轩轩?你疯了!”

“这件事我一定要和总裁说,谁也保不了你!”

保姆也顾不上痛楚,尝试站起身来,和林安解释。

“我没有!我可没碰小少爷一根手指头!那是他自己摔的!不信你们问小少爷!”

她虽然不怕林安,但是厉总手段狠毒,断然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她平常欺负小少爷,也没什么证据,但这伤痕却是实打实的!

她不能背这个锅!

轩轩躲在椅子后面,一声不吭,根本不敢露出脸来。

许笙歌满是心疼,又痛恨这歹毒的保姆,抬起脚,用力地往她的腰上一踹。

“啊!别打了!真的不是我!”

保姆缩了缩身子,往后退去,彻底怂了。

她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女人,别等夫人还没来救她,她就被打残了!

对了,还有夫人!

想到这里,她跪着往前怕了几步,准备拿手机。

但手机却被一只白色的高跟鞋踩住了。

下一刻,她的下巴挨了一脚,被踢翻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带血的牙齿。

“……”

一连串含糊不清的脏话从她嘴里冒了出来。

许笙歌懒得看她一眼,拿起了手机,切换出一张温柔的笑靥,询问道:“喂,你好,是轩轩的妈妈吗?”

“我是轩轩的心理师,想和您谈谈,有空吗?”

然而,下一刻,手机里却传来“嘟嘟”的声音。
玩弄萝H小说 杂烩大乱炖目录
轩轩的妈妈挂断了电话?

许笙歌的神情古怪极了,看向一旁的林安,皱起了眉头。

“轩轩的爸妈是怎么回事?都不关心轩轩吗?”

“轩轩都生病了也不回来?”

林安才刚刚见识到了许笙歌的厉害,顿时一缩脖子,干笑道:“轩轩的爸爸正在赶过来,要不您和他聊聊?我们总裁还是很关心轩轩的!”

许笙歌摆了摆手,对轩轩有钱的爸爸并不感兴趣。

如果他真的关心轩轩,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我去给轩轩做些吃的,这些饭菜太油腻了。轩轩正生病,应该吃些清淡的。”

她抱起了轩轩,往厨房走去。

很快,一碗南瓜粥,三个清淡的小菜做好了。

番茄炒鸡蛋,黄瓜炒肉,还有一碟醋溜小白菜。

轩轩坐在饭桌上,眼睛发亮,一连吃了三碗。

“慢点吃,少吃点,小肚子会涨的。”

许笙歌在一旁关心地说,揉了揉轩轩的小肚子。

林安看傻了眼,还是江痕小姐有办法!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林安露出了一丝笑容。

“老板,你到了吗?小少爷今天吃了三碗南瓜粥,还是江小姐有办法!”

厉君昊听到这里,紧皱的眉头松开,唇角弯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是吗?让我和轩轩说说话。”

轩轩拿到手机,整个人十分开心,小脚丫都晃了起来。

“爹地,我想要姐姐做我的妈咪,好不好?”

一旁的许笙歌顿时尴尬了起来,摸了摸轩轩的头。

“轩轩,别乱说。”

厉君昊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时浑身一震。

这声音……难道是许笙歌?

不可能,她不是死了吗?

“江痕小姐,你是……”

下一刻,他的声音被轩轩的哭闹声淹没了。

“我不要妈咪!我只要姐姐做我的妈咪!”

“呜呜呜呜……我不要!我只要姐姐!”

轩轩瘪瘪嘴,突然哭闹了起来。

他已经和爸爸说了好多次,但爸爸非要娶妈咪。

可妈咪不喜欢他,还打他,为什么爸爸不能换一个温柔的妈妈?

像姐姐这样的多好!

许笙歌听得心都要碎了,急忙将轩轩搂在怀中安慰,哪里还关注电话里说了什么?

“乖宝贝,姐姐一直在这里,别哭了!你就把姐姐当妈妈好了,姐姐一定会像妈妈一样疼你,爱你……”

像,真是太像了……

厉君昊一阵恍惚,想起了许笙歌偎依在他怀中温声软语的模样。



,我爱你。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永不分离。”

“君昊,我们去爱情海度蜜月好不好?”

“君昊,我想为你生个轩轩,像你一样英俊,肯定能迷倒不少女人。”

……

许笙歌,是不是你又回来了?

他张了张唇,准备问些什么,却突然听见“砰”地一声,手机那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

下一刻,他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苏绫”两个字浮现在屏幕上,他皱起了眉头,拿起了手机。

“厉哥哥,你怎么这么久才接我的电话?公司出事了,李总叫你赶紧回去,都打电话到我的手机上来了!”

厉君昊的眉头皱了起来,“什么事?”

“说是谈的合同出问题了,叫你赶快回去看看。”

苏绫听见厉君昊没有回答,顿时紧张了起来,催促了一声。

“轩轩那边还是我去吧。”

“我是轩轩的亲妈,你还不放心吗?”

厉君昊抿紧了唇,点了点头。

“行,你去。”

“若下一次还出现这样的问题……”

苏绫立即得寸进尺,提出了条件。

“不会了,厉哥哥,轩轩在我身边才是最好的。我会好好看着轩轩,你就让我搬去和轩轩一起住吧。”

厉君昊想起轩轩对苏绫的抵抗,心中闪过一丝怀疑。

“不必,轩轩那边我会请人照顾。有江痕,我很放心
江痕?谁是江痕?”

  苏绫心中一惊,想到她听到的那个熟悉的声音,脸色顿时变了。

  “一位优秀的儿童心理师,多亏了她照顾轩轩。”

  厉君昊的语气掩饰不住对许笙歌的赞赏。

  苏绫心中的危机感强烈了起来,难不成厉君昊知道了什么,金屋藏娇?

  但他这语气不像啊!

  若是他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也不会让她留在轩轩的身边。

  她的声音温柔了几分,试探地问:

  “厉哥哥,再好的心理学师也比不上亲生母亲的陪伴,让我去陪轩轩吧。”

  厉君昊犹豫了一下,想到了欺负轩轩的保姆,微微颔首。

  “行。”

  苏绫总算松了一口气,目光凌厉了起来。

  不管这江痕是人是鬼,她都不会允许她接近厉君豪,夺走属于她的东西!

  此时,君临13幢别墅中。

  “呜呜呜呜……”

  轩轩一直哭个不停,许笙歌安慰了半天也不管用。

  她弯下腰,捡起了被轩轩一脚踹在地上的手机,递给了林安,神情有些无奈。

  “好像摔坏了……”

  林安十分淡定,已经对这样的情况习惯了。

  “轩轩不喜欢接电话,经常会摔手机。”

  接着,他淡定地拿出一个新手机,准备给厉总打电话。

  手机里一片忙音,林安挂了电话,对许笙歌鞠了一躬。

  “江痕小姐,谢谢你。要不是您,我们可怜的小少爷还在被保姆欺负!”

  许笙歌的脸上笼着一层寒纱,问道:“你们准备怎么处理保姆?”

  保姆已经被关在房间中,等待着主人的处理。

  林安的神情十分严肃。

  “江痕小姐,你放心,她欺负我们小少爷,我们会报警。”

  许笙歌点了点头,轩轩身上只是轻伤,保姆也判不了多少年。

  但是她作为一个保姆,做出这种事情名声肯定坏了,以后上街也是人人喊打,再找工作也十分困难。

  这一点足以让她得到教训。

  然而,这一等,却只等来了轩轩的爸妈有事的电话。

  他们的人根本没有露面。

  还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爸妈?

  许笙歌一阵无语,陪着轩轩度过了半个晚上。

  等轩轩熟睡之后,她再也忍不住,给林安打了一个电话。

  “轩轩的爸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关不关心轩轩?”

  林安只得赔笑,神情一阵尴尬。

  ”我们老板在谈生意,陪着客人去了酒吧,明天肯定能回来。”

  “哪个酒吧?”

  “帝豪酒吧。”

  “好,我亲自去找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好好谈谈!”

  许笙歌心中怒火高涨,直接挂了电话。

  帝豪酒吧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吧,来往的都是顶级的富豪,里面的兔女郎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美人。

  不少女人挤破头来做一个服务员,就是希望有富豪看中她们,好攀上一颗摇钱树。

  许笙歌有听说过,却从未来过。

  看来轩轩的爸爸真不是什么好人!

  入了酒吧,正是一片群魔乱舞,劲爆的音乐声要将人的耳膜刺破。

  许笙歌正要往天上人间的包厢走去,却在转角处撞上了一个人。

  “抱歉,先生。”

  “笙歌!”

  男人突然将她抓住,眼中绽放出惊喜的光芒,紧紧将她禁锢在怀中。

  ”许笙歌,是你回来了吗?”

  “我是不是在做梦?”

  许笙歌浑身颤抖,疑心自己才处于噩梦之中。

  厉君昊!

  那个亲手将她关进监狱,要杀了她的男人!

  他居然在深情地呼唤她的名字!

  他有什么资格!

  “滚!”

  许笙歌红唇紧抿,猛地将他推开,声音嘶哑。

  “许笙歌已经死了,被你亲手害死的!”

  下一刻,厉君昊的唇已经吻了上来,带着绝望、惧怕与失而复得的惊喜。

  许笙歌拼命挣扎着,用尽全身力气对这个男人拳打脚踢,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怨恨。

  但他始终不肯松手。

  她狠狠咬上他的唇,腥甜的鲜血混合着酒味在他们的唇间漫开。

  厉君昊似乎清醒了片刻,放开她,醉意朦胧地打量她。

  “厉君昊,你这个混蛋!”

  许笙歌怒不可遏,直接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双眼通红地望着这个男人。

  “啪!”一声脆响,厉君昊偏头,眉目沉沉。

  许笙歌转身就走,毫不留念。

  然而,她的手却被人捉住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哀求。

  “笙歌,别走。”

  “醒了,我就看不见你了。”

  “呵!”

  许笙歌神情讥讽,看着男人那张故作深情的脸,直接甩开了他的手。

  “厉君昊,当初你把我送到监狱的时候,要我命的时候,怎么就想不到还能不能见到我?”

  “现在你这幅深情的嘴脸是做给谁看?”

  但醉酒的男人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只固执地将她抱在怀中,一遍又一遍地说:

  “笙歌,别走了……”

  许笙歌的心又酸又软,却又被仇恨的水泡着,只觉得浑身无力。

  男人的唇又稳了过来,带着朦胧的酒气。

  “笙歌,我一直忘不掉你……”

  许笙歌的眼睛泛红。

  但她听见下一句,整个人都黑化了,眼睛被怒火烧得通红。

  “哪怕你骗了我……”

  “啪!”

  许笙歌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恶狠狠地踹了他一脚,不再有任何留恋。

  “狗男人!你去死吧!”

  然而,男人却低低地笑了一声,突然将她直接扛了起来。

  “厉君昊,你要干什么!”

  许笙歌尖叫着,在他的肩膀上挣扎起来。

  然而,厉君豪直接推开旁边的房间,反手锁了房门,将许笙歌扔在了沙发上。

  房间一片幽暗,寂静无声。

  许笙歌从沙发上爬起来,又被厉君豪压了回去。

  “混蛋,你放开我!你想做什么?”

  许笙歌大怒,挣扎着,却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呲啦——”一声,她身上的裙子被人撕破,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许笙歌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地喊了一声。

  “厉君昊!”

  然而,厉君昊却更加兴奋起来,握住她的双腕,举在头顶,深情地凝视着她。

  “笙歌,我好想你。”

  “滚!”

  回答他的是许笙歌的怒气,还有奋力的挣扎。

  这个虚情假意的男人,现在还跟她演什么戏?

  下一瞬,厉君豪直接吻了上来,压住了她所有的挣扎与仇恨
上一篇
天涯客第一次车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下一篇
女子监狱的男管教 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

《玩弄萝H小说 杂烩大乱炖目录.doc》

许笙歌怎么会拒绝他的要求,小心翼翼的将他抱在怀里,声音都带着一丝哽咽。 不走了,我陪着轩轩! 轩轩这才露出安心的笑容,蜷缩在她的怀中,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才觉得这...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