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客第一次车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志德 2021.09.15

清晨,阳光明媚。

  君临庄园。

  许笙歌穿着一身白纱裙,外搭着米黄色的针织外套,整个人显得分外温柔。

  她带着一套全新的乐高,准备送给轩轩,心情十分愉悦。

  一辆白色的保时捷擦身而过,带起一阵风,扬起她的裙角。

  后座,厉君昊不经意朝窗外瞥了一眼,刚好看到了一个温柔的背影。

  他略微失神,刚才那个女人的身影,和许笙歌真的很像……

  许笙歌,这个名字深深的在他的心底留下了烙印,爱恨交织,如此鲜明,又如此令人悲伤。

  她已经死去了四年,一切仇恨都变淡了……

  刚到13幢,看着眼前华丽巍峨的别墅。

  许笙歌眉头微微一挑,她知道君临是海城的超级富豪区,一般人根本就住不到这里。

  没想到轩轩的家里居然这么有钱。

  许笙歌深呼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按响了门铃。

  叮咚。

  很快,门打开,林安看到她,惊喜的说道:“江小姐,您来了。”

  “你好。”许笙歌微微颔首,走进别墅,下意识环视了一圈,狐疑道:“轩轩呢?”

  林安望了望紧闭的房门,无奈道:“小少爷在房间,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麻烦了。”许笙歌微微颔首,跟着林安去往楼上轩轩的房间。

  许笙歌不着痕迹的环顾了一圈这幢富丽堂皇的别墅,发现装修风格几乎都偏向冷色系,黑色为主调,看得出主人应该是非常严谨的人。

  但对轩轩来说,这样的装修风格却过于冷淡压抑了,会让人产生压力。

  到了轩轩的房间,林安打开门,拍了拍手,笑着说道:“小少爷,你看看谁来了!”

  然而,四处都看不见轩轩的身影。

  许笙歌的目光巡视了一圈,沙发上,床上,到处都看不见人。

  难道轩轩出去了?

  “轩轩,别躲了……”

  林安眼底划过一抹无奈,直接走到窗帘面前,打开银灰色的窗帘。

  只见轩轩蜷缩在墙角,将自己团成一个蘑菇,驻扎在阴影中,连头都不抬。

  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许笙歌心中一震,心脏莫名泛起了一股抽疼。

  轩轩拥有这么好的家世,怎么就这可怜?

  她眼中忍不住涌起了一点泪花,又憋了回去。

  她来到轩轩身边,声音格外的柔和。

  “轩轩,我来了。”

  熟悉的声音,让轩轩猛然抬眸,看到许笙歌的瞬间,他倏然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又惊又喜,立即扑进了许笙歌的怀抱。

  许笙歌心中一阵动容,知道轩轩将她当做了自己的家人。

  她抱住了他,来到沙发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轩轩的滑嫩脸颊:“轩轩,以后我就是你的心理师,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轩轩抬眸,大眼睛闪烁着认真,似乎在问:真的吗?

  林安激动地点了点头。

  “当然,以后就是江小姐照顾小少爷了!”

  轩轩小小的欢呼了一声,抱住许笙歌不肯撒手,在她脖子处蹭了蹭。

  林安看到这一幕都傻了。

  这小少爷平常沉默寡言,将自己缩在厚厚的壳中,他哪里见过小少爷有这么爱撒娇的一面?

  这江小姐果然不简单!

  “轩轩,我给你带了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许笙歌将乐高玩具递给他。

  轩轩眸光一亮,轻轻的拽住许笙歌的手指,眼巴巴的望着她。

  许笙歌轻易从他的脸上读懂了他的意思。

  “好,我和你一起玩。”

  许笙歌欣然同意,将乐高打开,陪着轩轩一起拼。

  林安看到这一幕,顿时放下心来,对着许笙歌鞠了一躬。

  “江痕小姐,我还有工作,小少爷就麻烦你费心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你直接找保姆和管家就行了。”

  一下午,许笙歌十分有耐心,陪着轩轩拼图。

  一个小小的房屋就在他们的手下拼好了,朱红色的屋顶,浅蓝色的墙,还带了一个小花园。

  “这是家。轩轩,你喜欢你的家吗?”

  她温柔地问,想找出他得孤独症的原因。

  是原生家庭有问题吗?

  轩轩皱起了眉头,看向许笙歌。

  “家里有姐姐吗?”

  许笙歌忍不住将这个孩子拢在怀中,亲了亲他光洁的额头。

  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怎么会有如此孤独的眼神?

  他经历了什么?

  “有,我会陪着你。”

  她认真地回答。

  轩轩露出璀璨的笑容,一双宝石似的眼睛熠熠生辉。

  许笙歌的心瞬间化为了一滩春水,抱着轩轩亲了亲。

  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要是她的宝宝就好了!

  陪着轩轩玩了一个下午,许笙歌见他的小手有些脏了,带他去洗手。

  然而,她将轩轩的袖子给撸上去时,顿时变了脸色。

  他白嫩的手臂上,居然有不少的淤青!

  许笙歌不由愤怒起来,这瘀痕一眼看出来肯定是被掐的!

  有人居然会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毒手!

  “轩轩,你胳膊伤的伤,是怎么来的?”许笙歌放缓语气,询问道。

  但是眼底却闪烁着汹涌怒火。

  轩轩的身体不由得轻轻一颤,眼中略微瑟缩。

  他摇了摇头,不敢说话。

  见状,许笙歌一时间也不敢逼他。

  她沉着一张脸,直接叫来了保姆。

  没过多久,一个四十岁上下,皮肤略黑,三角眼,看起来十分刻薄的女人进来。

  她的脸上隐隐透漏出不耐,用眼角看人。

  “江小姐,叫我什么事?”

  看到她这幅样子,许笙歌心微微一沉。

  她直接露出轩轩手臂上的伤口,冷声质问:“孩子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保姆看了一眼,睁着眼睛说瞎话,漫不经心道:“可能是孩子不注意,摔倒碰着了。”

  许笙歌神情冷酷,带着巨大的压迫感,逼近保姆:“你眼睛瞎了吗?这明明是被掐的,或者被打的,你说他是自己摔得,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怎么可能!肯定就是他自己摔的。”

  保姆咬死不承认,还抱怨了几句。

  “小孩子走路不稳,磕磕碰碰的很正常,能怪我吗?
“就你这样,还是专业的吗?连孩子你都看不好,就算是摔的,也都是你的责任!”许笙歌眼中迸射出寒光,声音森然。

  一想到孩子身上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淤青,许笙歌就觉得心脏阵阵抽痛。

  这么小的孩子,招谁惹谁了?

  那么严重的伤口,他怎么会不疼?

  保姆被她冷厉的目光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在地。

  但她依旧梗着脖子,高声反驳:“我可是专业的!你不能质疑我的专业性,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保姆怎么会不知道,孩子身上的痕迹是怎么来的。

  只是她不能说。

  许笙歌微眯起双眸,心中怒火节节攀升。

  这样的保姆留在轩轩身边,他肯定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保姆想起自己身后有人,愈发嚣张起来,无所畏惧的警告道:“我告诉你,和你也没什么关系,奉劝你别管太多!不然我就告诉夫人,让你滚!”

  许笙歌恨不得给她一巴掌,直接把她从轩轩身边赶走。

  但她很快冷静下来,她毕竟只是被邀请过来,治疗的心理师。

  能够做的不多。

  现在能够收拾保姆的人,只有这家的主人。

  “出去!”许笙歌呵斥道。

  心中暗暗决定,晚上见到林安的时候,她必须要把保姆的恶性揭穿。

  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继续留在轩轩身边。

  “切。”保姆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知道许笙歌不能拿她怎么样,扭头离开。

  许笙歌深呼了一口气,挤出一抹笑容,回眸看向轩轩,生怕他被吓到。

  谁知道,一转头,就见轩轩明亮的眼睛,仿佛闪烁着星光,小脸满是崇拜的望着她。

  “轩轩,没被吓到吧?”许笙歌柔声询问,弯腰将他抱在怀中。

  轩轩摇了摇头,瘪了瘪小嘴,眼角泛红,缩在许笙歌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他,情绪十分激动。

  就连爸爸,都没有这样保护他!

  他本以为,没有人会在意他。

  但是漂亮姐姐,刚才就像是超人一样,会挡在他的身前,护着他。

  看他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许笙歌心疼极了。

  她低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认真的说道:“姐姐一会把电话留给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随时可以联系我,好吗?”

  轩轩眼睛一亮,扳着一张脸,声音中满是期待。

  “无论我什么时候找你,你都会来见我吗?”

  许笙歌肯定的点点头:“我保证。”

  轩轩甜甜一笑,软糯可爱,紧紧地抱住许笙歌。

  要是这个姐姐是他的亲亲妈咪就好了,这样谁也不会欺负他。

  忽然,手机响起。

  许笙歌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杨帆的电话。

  她接起电话,彼端传来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来枫蓝酒吧。你要我调查的事情有线索了。”

  “知道了。”许笙歌的脸色微微一沉。

  “姐姐,你要走了吗?”轩轩舍不得的攥紧了她的衣襟。

  他好不希望漂亮姐姐离开啊。

  许笙歌看着他的小脸,心中一阵不舍。

  又想到那个保姆的样子,十二分不放心。

  “是的,姐姐该走了,我会想办法赶走那个保姆,别怕。”许笙歌怜惜的亲了亲他的小脸蛋,认真的保证道。

  她是没资格,但是她可以将保姆的所作所为,全都告诉轩轩父亲。

  如果他真的在意轩轩,一定不会再让这样的人,继续留在他身边。

  轩轩懂事的点点头:“姐姐你去忙吧,我会想你的。”

  这么懂事的孩子,让许笙歌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孩子。

  如果他能够活着,和轩轩一样的年纪,一定也会这样乖巧懂事吧。

  “要是有人欺负你,一定要立刻联系我,我会很快赶过来的,知道吗?”许笙歌再三的叮嘱道。

  轩轩点点头,眸光带着一丝依恋。

  许笙歌摸了摸他的脑袋瓜,依依不舍的离开。

  殊不知。

  她刚转身,轩轩脸上浅浅的笑容就消失不见,眼里的光亮,逐渐沉寂湮灭。
天涯客第一次车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他沉默的重新摆弄起来,许笙歌拿来的乐高。

  没过多久,保姆就进来了。

  看着轩轩重新沉默不语,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当即嗤笑一声。

  她还以为那个女人有什么能耐呢。

  现在不还是滚蛋了吗。

  轩轩看都不看她一眼,小嘴吐出两个字:“牛奶。”

  保姆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当即破口大骂:“一天天就知道浪费钱,还这么麻烦。”

  不过她还是转身去了厨房,拿出了柜子里的奶粉。

  看着上面都是英文的牌子,心中忍不住嫉妒的不行,嘴里骂骂咧咧。

  她儿子连几块钱的酸奶都舍不得喝。

  这小傻子却要喝几百块一小袋的国外大牌。

  凭什么这么不公平!

  保姆的眼神满是嫉妒,直接将柜子里的几袋奶粉,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内侧的口袋中。

  她特地在大衣里面缝了一个大口袋,可以装不少东西。

  接着,她拿了一个杯子,从自来水管接了一杯水。

  来到房间放到轩轩面前:“只有白开水,爱喝不喝。”

  轩轩抿唇看着那本水,呐呐的不说话。

  心里委屈极了。

  保姆丝毫没有怜惜之意,反而出声讽刺:“你爸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不爱你,把你丢在家里!你妈也不在乎你,整天出去玩,你看看你还有谁要?”

  “你要是不听话,他们迟早把你像垃圾一样丢了!”

  见他半晌都不动弹,保姆恶从心起。

  她猛地上前一步,端起杯子就朝着轩轩嘴里灌。

  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

  轩轩立刻挣扎起来。

  可他小小的力气,怎么会抗得过保姆。

  硬是被灌了半杯自来水。

  “咳咳咳。”轩轩不受控制的咳嗽起来,衣襟都湿透了。

  他眼角红红的,狼狈不已。

  保姆看着他这幅可怜的样子,露出了一抹扭曲狰狞的笑容,缓缓靠近轩轩。

  压低声音,威胁道:“你要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我就让你妈妈把你扔了,卖给人贩子!”

  轩轩本来就因为妈妈不喜欢他,而害怕。

  现在听到这句话,吓得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

  保姆心中获得扭曲的快意,松开轩轩,衣服也不准备给他换,转身去睡午觉了。

  轩轩缓缓低下头,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他缓慢的起身,穿着一身湿淋淋的衣裳,将自己缩在窗帘后的阴影之中。

  姐姐为什么要走?

  是不是他不听话,也不要他了?
枫蓝酒吧。

  许笙歌跟着侍者去包间。

  这是一件音乐清吧,十分有格调,悠扬的钢琴曲响起,伴随着清越的歌声,让人身心愉悦。

  上楼的时候,正巧有客人下来。

  两个男人看到许笙歌这么漂亮的女人,眼睛顿时一亮。

  许笙歌戴着一个白色的口罩,只露出精致的眉眼,也足以看出是一个清艳的美人。

  男人坏笑着接近许笙歌,伸手就想要摸她的脸:“小美女,一个人来的吧,不如和哥哥们一起玩玩?”

  许笙歌脸色一沉,红唇微启:“滚!”

  气势惊人,冷厉的目光,却让两个男人更带感了。

  “哥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野猫。”男人伸手就要拉住她,想要把她带走。

  许笙歌眼底划过一丝森冷,正要出手。

  男人的手腕忽然被人捏住。

  “啊!”

  手腕瞬间传来一阵疼痛,让男人惊叫一声,他觉得手腕都要断了。

  一道轻挑的带着无尽冷意的生意响起:“我的朋友你也敢出手,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滚!”

  高大的身影,俊美邪肆的容貌,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是任谁都觉得他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势,不是谁都能招惹的存在。

  两个男人被吓得屁滚尿流。

  杨帆抽出一张湿巾,仔细的擦着手,每一根手指都不放过。

  笑嘻嘻的扫过许笙歌:“你的魅力还是这么大,我不过是来接你,就看到这么一出好戏。”

  “别开玩笑了,去包间说正事。”许笙歌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走吧。”杨帆带着她去往包间。

  忍不住调戏道:“每次我见你,你总是能遇到各种事情,你这体质是不是有点毛病?”

  “都是意外。”许笙歌神情坦然。

  显然已经习惯了杨帆的不着调。

  到了包间,杨帆点了两杯饮料,挑眉望着她:“我说,你赶紧和蒋尘结婚算了,有了家室,就没那么多不长眼的了。”

  许笙歌顿时沉默了。

  杨帆是国内十分有名的侦探,自己开了一间风靡富人圈的侦探事务所。

  无论多难的事件,只要经过他手,都会调查的水落石出。

  他还是蒋尘的好兄弟,这次她回国要调查当初的真相。

  蒋尘干脆就拜托了杨帆。

  “怎么不说话啦?难道是害羞了?”杨帆笑嘻嘻的接着劝说:“蒋尘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就是不答应他跟你的求婚呢?”

  蒋尘之前还联系他,让他多劝劝许笙歌。

  赶紧答应嫁给他。

  他兄弟都要迫不及待娶美娇妻了。

  许笙歌凉凉的扫了他一眼,无视了他的话,敲了敲桌子:“说正事。”

  杨帆耸了耸肩,不再开玩笑,正色道:“之前你让我调查,厉念颖的死因,不过当初的痕迹被抹掉了不少,查起来相当费劲。”

  许笙歌眉头紧蹙:“所以她到底是不是自杀?”

  厉念颖在她的印象里,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

  生活幸福,几乎没有什么波折,根本不可能无缘无故自杀跳楼。

  她根本不相信!

  她会寻死。

  明明她见到厉念颖的最后一面,她还在笑着和她说,她有了喜欢的人。

  她准备表白。

  明明要拥抱希望,怎么会走向死亡!

  杨帆眸光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经过各种线索结合,我得到一个结论,厉念颖是被人谋杀的。”

  许笙歌瞳孔一缩,双手下意识攥紧双拳,她就知道,厉念颖绝不可能自杀。

  “是谁杀了她!”许笙歌紧咬牙关,眸光猩红。

  谋杀厉念颖的人,一定就是诬陷她的人。

  到底是谁?

  如此恶毒?

  “别着急,现在我只是有了一点线索,接下来还需要继续深入调查,到底是谁,现在还没查到。”杨帆沉声说道:“那人手段非常的高端,痕迹几乎都被抹平。”

  许笙歌眸色阴沉:“所以,当初针对我的控告,全部都是一场阴谋对吗。”

  “恐怕是这样,没错。”杨帆点点头:“环环相扣,差点害死你,不得不说,这人手段高明。”

  许笙歌凉薄一笑,可不是吗。

  要不是她命大,流落海外,还被蒋尘相救。

  早就化为白骨。

  两人又聊了一下细节,就分道扬镳。

  黄昏,绯色的夕阳格外唯美。

  许笙歌在家中阅读关于孤独症的相关书籍,林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有些疑惑接起。

  “江小姐,你现在有时间吗?”林安的语气充满了苦恼。

  “有的,难道是轩轩发什么了什么事?”许笙歌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可爱的轩轩。

  林安苦笑一声:“小少爷不知道怎么回事,下午突然拉肚子了,整个人虚弱的厉害,一直说想要见你。”

  说到这里,林安十分不好意思:“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谁知道这位江小姐到底有什么魔力,让小少爷非她不可,连老板都不要。

  一听说轩轩病了,许笙歌心口一紧。

  “我现在就赶过去。”

  那孩子明明她在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怎么会突然拉肚子呢?

  挂断电话,许笙歌匆忙赶去君临。

  “轩轩怎么突然拉肚子?”

  许笙歌皱眉追问。

  “不清楚,我也是刚过来,才发现小少爷的情况很严峻。”林安再次道歉:“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真抱歉。”

  “没事,孩子的事情最重要。”

  许笙歌快速来到轩轩的房间。

  一进门,就看到轩轩一张小脸,格外苍白。

  紧闭着眼睛,虚弱的躺在床上,小眉头紧皱,看起来十分不舒服。

  许笙歌莫名心疼不已,立刻来到床边。

  她刚一接近,轩轩警惕的睁开眼睛。

  当看清楚来人,他的眼圈立刻红了。

  声音微微哽咽:“姐姐……”

  许笙歌疼惜的摸了摸他的额头:“轩轩,怎么突然就病了?”

  轩轩吸了吸鼻子,缓缓摇了摇头,不敢告诉她。

  他张开小手,软软的道:“姐姐,你别走了好不好?”
上一篇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
下一篇
玩弄萝H小说 杂烩大乱炖目录

《天涯客第一次车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doc》

清晨,阳光明媚。 君临庄园。 许笙歌穿着一身白纱裙,外搭着米黄色的针织外套,整个人显得分外温柔。 她带着一套全新的乐高,准备送给轩轩,心情十分愉悦。 一辆白色的保时捷擦...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