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

志德 2021.09.15

她就这样一手拿着手机,在那堆乐高玩具旁又坐了许久。

  嗡——

  手中的手机忽然又开始震动。

  许笙歌垂头,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三个字,微微抿唇,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蒋尘?”

  电话那头的温润男音温柔含笑:“嗯,是我。你安全到家了吗?”

  许笙歌不觉捏紧了手机。她垂眸,晶亮的杏眼微阖,掩住了眸中晦暗不明的情绪。

  “嗯,很早就到了,忘了跟你说了。”

  蒋尘,她的再造恩人——也许,她将永远无法还清这笔恩情。

  当初她九死一生逃离了那座医院,搭着便车出了S市,又一路乞讨,颠沛流离来到了过境边。

  在那个野蛮生长的地方,许笙歌遇到了蒋尘。

  那位永远温柔随和,清朗迷人的混血绅士。

  他意会了她的遭遇,给了她住处和衣物,又带她离开了这个国家。

  在f国,蒋尘送她读完了心理学学位,又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和住处。

  可以说,没有蒋尘,就没有今天的焕然一新的许笙歌。

  “笙歌,我把手边的事情处理完,也要回国了。关于我临走之前和你说的……你考虑好了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轻轻颤了颤,听上去很是有些紧张。

  许笙歌紧紧抿起了唇瓣。

  她拉着行李箱将要踏进检票口时,蒋尘带着一大束玫瑰冲进了人潮。

  他第一次失了风度翩翩的仪态,他高声喊着,声线因激动而颤抖:“许笙歌,愿意让我一辈子照顾你吗?”

  人群为这‘动人的一幕’纷纷驻足,都鼓起了掌来。

  汹涌的人潮中,蒋尘还说了很多很多,可许笙歌脑中早就因为那突兀的告白而死了机,剩下那些动人的情话与承诺,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许笙歌甚至有些记不清这场闹剧般的告白是怎样结束的了。

  她只能肯定,自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逃也似的跑上了飞机。

  没想到……蒋尘还在追问她的回答。

  心头猛地抽紧的,许笙歌用力闭上了眼,叹息一声,语气有些沉闷:“蒋尘,我现在不想谈这些,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你也很清楚,不是吗?”

  电话那头的男人失落的嗯了一声。

  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无法、也不能就在这样答应蒋尘。

  更何况……她的心,早就死了。

  那死去的心被苏绫剜去了,又随着那个孩子埋在了黄土中。

  而电话那头,温柔的男声仍在锲而不舍的表着决心。

  “……真的,我愿意一直等着你,只要你回头,我一直都在。”

  而电话这头的许笙歌只是默默地听着,也不开口,只是沉默而又悲哀的听着。

  终于,蒋尘似乎也终于对这乏味的单人表演失去了兴趣。

  他苦笑了一声,到底还是切换了话题。

  “……对了,你之前让我查的事情我查到了。关于厉念颖的死的那段录音,我的渠道在警局没能找到备份,可能,除了那个男人家里,别的地方找不到了。”

  闻言,许笙歌心头一跳。

  她知道,他说的那个男人,就是厉君昊。

  “好,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许笙歌微微垂眸,久远的恨意经过了时间的发酵,变成了形容可怖的怪物,一点点蚕食着她的理智——厉念颖的死,她一定会查出真凶,还自己一个人清白!

  哪怕,这意味着要再见到那个魔鬼,意味着再次亲手揭开自己胸腔空洞上覆盖的,陈年的伤疤
眨眼间便到了约定的时间,许笙歌几乎是从半下午就开始收拾了起来。

  她换上了在国外答辩时常穿的米灰色套装,温柔的鱼形摆微微开叉,不高的珍珠玛丽珍鞋优雅明媚。

  傍晚的咖啡厅内人并不多,许笙歌优雅的侧身坐着,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对面一身便服的林安。

  眼前的男人看着虽然也家境优渥,但看上去也就大学刚毕业的样子,轩轩都四岁了,难道……英年早婚?

  林安本就是代人出场,一时间也觉得有些尴尬,他清了清嗓子,端出了平时面对下属的架子:“小姐,面试可以开始了吗?”

  许笙歌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但很快,林安一脸淡定的表情就维持不住了。

  眼前优雅平静的姑娘看上去岁数不会比自己大,可在心理学上渊博的学识以及敏锐的判断简直是堪称神乎其神。

  如此短暂的接触,仅仅凭借着他的衣着和动作,就能一下子判断出他的职业和日常生活作息,除了神乎其神,林安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她了。

  “今天十分感谢小姐的配合!请问您贵姓?”

  许笙歌浸淫心理学已久,自然能够判断出林安的意思。

  她心知自己以及十拿九稳,面上也微微笑了笑,墨镜挡住了那对灿若明星的杏眼,红唇边梨涡莹然。

  “江痕。长江的江。”

  林安赶忙在手机上记录着。

  终于送走了许笙歌,林安松了一口气,赶忙又拨通了厉君昊的手机。

  相比较于林安的激动,厉君昊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好,那暂时就她吧。简历和你记录的信息都发我,薪水按照国内最高的。这周末让她先来一次,我要亲自审核。”

  “是,厉总。”

  挂断电话,厉君昊看向了面前冰冷的石碑。

  白色的大理石没有丝毫瑕疵,正中镶嵌着的照片上,姑娘长发飘飘,巴掌大的小脸笑得灿烂,杏眼如同星辰般璀璨。

  当初就是这双独一无二的眼眸,让他误以为许笙歌就是多年前的那人。

  厉君昊眉心紧蹙,不自觉咬紧了后齿,棱角分明的脸颊因用力过猛而突突跳动着。

  他曾以为他拥有了一切——学成归来的妹妹,情投意合、失而复得的恋人,蒸蒸日上的事业……

  可现在,他几乎一无所有。

  他无法爱上那位真正的恩人,而惨死的妹妹也永远无法死而复生。

  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弯下腰,厉君昊把怀里的白玫瑰放在了墓碑前,眼底巨大的悲痛如同风暴般席卷着这片小小的墓园。

  “我还没有折磨你,你怎么能死?”

  男人低吼般的声线落下,可空旷的墓前一片宁静,再不见那个灵动的身影。

  四年前,他派所有的手下在这座城里翻来覆去的搜查,却只得到许笙歌在一处垃圾场暴毙的消息。

  他疯了般的赶过去看,可那尸体腐烂的是如此厉害,他再也认不出她。

  DNA报告确认了许笙歌的死亡。

  四年来,厉君昊每天都在告诉自己,他应该开心的,害死念颖的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兵不血刃,应该感到如释重负啊……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
  但那压在心头的,沉甸甸的痛苦却始终不肯消去。

  他为许笙歌修了墓园,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献花,却也定时打理,没有让这片院子荒芜。

  厉君昊转身离开了那座墓碑。

  一滴泪,带着男人血液滚烫的温度,留在了那片光滑的大理石墓碑上。

  刚回到家,许笙歌就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

  “江小姐,您已被正式录用!周日晚请来君临13幢上班,请六点前到达。”

  许笙歌喜悦的勾唇,眼前闪过轩轩发亮的乌眸。

  她会让轩轩好起来的,她会保护好他。
清晨,阳光明媚。

  君临庄园。

  许笙歌穿着一身白纱裙,外搭着米黄色的针织外套,整个人显得分外温柔。

  她带着一套全新的乐高,准备送给轩轩,心情十分愉悦。

  一辆白色的保时捷擦身而过,带起一阵风,扬起她的裙角。

  后座,厉君昊不经意朝窗外瞥了一眼,刚好看到了一个温柔的背影。

  他略微失神,刚才那个女人的身影,和许笙歌真的很像……

  许笙歌,这个名字深深的在他的心底留下了烙印,爱恨交织,如此鲜明,又如此令人悲伤。

  她已经死去了四年,一切仇恨都变淡了……

  刚到13幢,看着眼前华丽巍峨的别墅。

  许笙歌眉头微微一挑,她知道君临是海城的超级富豪区,一般人根本就住不到这里。

  没想到轩轩的家里居然这么有钱。

  许笙歌深呼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按响了门铃。

  叮咚。

  很快,门打开,林安看到她,惊喜的说道:“江小姐,您来了。”

  “你好。”许笙歌微微颔首,走进别墅,下意识环视了一圈,狐疑道:“轩轩呢?”

  林安望了望紧闭的房门,无奈道:“小少爷在房间,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麻烦了。”许笙歌微微颔首,跟着林安去往楼上轩轩的房间。

  许笙歌不着痕迹的环顾了一圈这幢富丽堂皇的别墅,发现装修风格几乎都偏向冷色系,黑色为主调,看得出主人应该是非常严谨的人。

  但对轩轩来说,这样的装修风格却过于冷淡压抑了,会让人产生压力。

  到了轩轩的房间,林安打开门,拍了拍手,笑着说道:“小少爷,你看看谁来了!”

  然而,四处都看不见轩轩的身影。

  许笙歌的目光巡视了一圈,沙发上,床上,到处都看不见人。

  难道轩轩出去了?

  “轩轩,别躲了……”

  林安眼底划过一抹无奈,直接走到窗帘面前,打开银灰色的窗帘。

  只见轩轩蜷缩在墙角,将自己团成一个蘑菇,驻扎在阴影中,连头都不抬。

  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许笙歌心中一震,心脏莫名泛起了一股抽疼。

  轩轩拥有这么好的家世,怎么就这可怜?

  她眼中忍不住涌起了一点泪花,又憋了回去。

  她来到轩轩身边,声音格外的柔和。

  “轩轩,我来了。”

  熟悉的声音,让轩轩猛然抬眸,看到许笙歌的瞬间,他倏然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又惊又喜,立即扑进了许笙歌的怀抱。

  许笙歌心中一阵动容,知道轩轩将她当做了自己的家人。

  她抱住了他,来到沙发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轩轩的滑嫩脸颊:“轩轩,以后我就是你的心理师,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轩轩抬眸,大眼睛闪烁着认真,似乎在问:真的吗?

  林安激动地点了点头。

  “当然,以后就是江小姐照顾小少爷了!”

  轩轩小小的欢呼了一声,抱住许笙歌不肯撒手,在她脖子处蹭了蹭。

  林安看到这一幕都傻了。

  这小少爷平常沉默寡言,将自己缩在厚厚的壳中,他哪里见过小少爷有这么爱撒娇的一面?

  这江小姐果然不简单!

  “轩轩,我给你带了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许笙歌将乐高玩具递给他。

  轩轩眸光一亮,轻轻的拽住许笙歌的手指,眼巴巴的望着她。

  许笙歌轻易从他的脸上读懂了他的意思。

  “好,我和你一起玩。”

  许笙歌欣然同意,将乐高打开,陪着轩轩一起拼。

  林安看到这一幕,顿时放下心来,对着许笙歌鞠了一躬。

  “江痕小姐,我还有工作,小少爷就麻烦你费心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你直接找保姆和管家就行了。”

  一下午,许笙歌十分有耐心,陪着轩轩拼图。

  一个小小的房屋就在他们的手下拼好了,朱红色的屋顶,浅蓝色的墙,还带了一个小花园。

  “这是家。轩轩,你喜欢你的家吗?”

  她温柔地问,想找出他得孤独症的原因。

  是原生家庭有问题吗?

  轩轩皱起了眉头,看向许笙歌。

  “家里有姐姐吗?”

  许笙歌忍不住将这个孩子拢在怀中,亲了亲他光洁的额头。

  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怎么会有如此孤独的眼神?

  他经历了什么?

  “有,我会陪着你。”

  她认真地回答。

  轩轩露出璀璨的笑容,一双宝石似的眼睛熠熠生辉。

  许笙歌的心瞬间化为了一滩春水,抱着轩轩亲了亲。

  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要是她的宝宝就好了!

  陪着轩轩玩了一个下午,许笙歌见他的小手有些脏了,带他去洗手。

  然而,她将轩轩的袖子给撸上去时,顿时变了脸色。

  他白嫩的手臂上,居然有不少的淤青!

  许笙歌不由愤怒起来,这瘀痕一眼看出来肯定是被掐的!

  有人居然会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毒手!

  “轩轩,你胳膊伤的伤,是怎么来的?”许笙歌放缓语气,询问道。

  但是眼底却闪烁着汹涌怒火。

  轩轩的身体不由得轻轻一颤,眼中略微瑟缩。

  他摇了摇头,不敢说话。

  见状,许笙歌一时间也不敢逼他。

  她沉着一张脸,直接叫来了保姆。

  没过多久,一个四十岁上下,皮肤略黑,三角眼,看起来十分刻薄的女人进来。

  她的脸上隐隐透漏出不耐,用眼角看人。

  “江小姐,叫我什么事?”

  看到她这幅样子,许笙歌心微微一沉。

  她直接露出轩轩手臂上的伤口,冷声质问:“孩子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保姆看了一眼,睁着眼睛说瞎话,漫不经心道:“可能是孩子不注意,摔倒碰着了。”

  许笙歌神情冷酷,带着巨大的压迫感,逼近保姆:“你眼睛瞎了吗?这明明是被掐的,或者被打的,你说他是自己摔得,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怎么可能!肯定就是他自己摔的。”

  保姆咬死不承认,还抱怨了几句。

  “小孩子走路不稳,磕磕碰碰的很正常,能怪我吗?
上一篇
太大了蘑菇我坚持不住了 上班地铁被顶一路
下一篇
天涯客第一次车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doc》

她就这样一手拿着手机,在那堆乐高玩具旁又坐了许久。 嗡 手中的手机忽然又开始震动。 许笙歌垂头,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三个字,微微抿唇,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