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蘑菇我坚持不住了 上班地铁被顶一路

志德 2021.09.15

四年后——

  海城机场,优雅高挑的姑娘身穿高定黑白套装缓步走出了vip舱门,紧身绸缎面料勾勒出了她完美的曲线。白色高跟鞋上用雪纺做成了波浪渐变花纹,即使带着墨镜帽子,她周身仍散发着难掩的矜贵优雅之气。

  夏风吹拂,缎般柔滑的乌发自她脸颊擦过。

  许笙歌将墨镜取了下来,无言的望着这座熟悉的城市。

  忽地,机场正对面的百货楼顶,硕大的电子屏闪烁了起来,靓丽的粉色与白色的爱心泡泡在整个机场投下了忽明忽暗的光斑。

  ‘正道百货诚祝厉君昊总裁与苏绫小姐佳侣终成,白首与共!’

  许笙歌死死的盯着那块忽明忽暗的显示屏,一时间只觉得无法喘息——

  她再也顾不上自己的那些行李还有脚下足有八厘米的高跟鞋,有些踉跄的跑入了一旁的卫生间,对着水池沉重的喘息着,努力抑制着胃里的翻江倒海。

  良久,许笙歌抬头,望进了镜子。

  镜中映出的脸清丽无双,弯弯的柳眉下,一双明如秋水,静若寒潭的杏眼带着疏离,花瓣般的樱唇微颤,两个清浅的梨涡随之忽隐互现,吐息之间已是美的倾国倾城。

  四年了,整整四年,她独自在外苦苦打拼,她进修,学习,又终于养好了身体。而将这一切强加于她的罪魁祸首呢?竟仍能心安理得的卿卿我我!

  一时间许笙歌只觉得胃中都是翻江倒海,恶心欲呕。

  若不是那不明不白的冤案还高悬在头顶,若不是九泉之下的父母还尸骨未寒,她宁死也不会再踏足这片土地!

  忽然间,洗手间的门猛地一下被人推开了。

  一个还不到她大腿的小不点如同炮弹一般冲了进来,猛地一下就抓住了她的裙摆,将她硬生生拽进了旁边的隔间中!

  这什么?!

  许笙歌震惊之下一时忘记了反抗。四目相对,小家伙纯黑色的瞳孔紧缩,英挺的小眉头皱的紧紧的。

  “小朋友,你妈妈去哪?唔!”

  许笙歌一句话还没问出口,那小团子竟踮起脚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紧接着,隔壁传来了急促杂乱的脚步声。

  “去哪了?他跑哪去了?!”

  “蠢货,找不到一个五岁的小孩子,你就等着滚出B市吧!”

  喊声、骂声混杂着男人们沉重的脚步声从门口掠过。

  这……这么明目张胆的人贩子吗?

  许笙歌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唾沫,柳眉紧蹙,示意小团子自己并不会开口。

  小家伙乌亮的大眼睛轻轻眨了眨,抿紧了唇,这才慢慢的放开了她。

  “小朋友,和爸爸妈妈走散了么?来,姐姐送你回家,好不好?”

  许笙歌试探着冲着小家伙伸出了手。

  眸光落下,许笙歌这才注意到小家伙长得极其精致可爱。柔软的黑色发丝微卷,白皙的脸颊刚刚褪去了些婴儿肥,精致的下颌线条与那大极了的杏眼相衬着,周身无言的贵气浑然天成。

  良久,小家伙重重的摇了摇头,又怯生生的抬起了小手,攥住了许笙歌的衣角。

  他不喜欢妈妈,他也不要回家。

  “那……能不能告诉姐姐你妈咪的电话啊?这样你妈咪才会放心我和你在一起玩呀。”

  在国外专程进修了儿童心理学,许笙歌自是明白如何循循善诱。她温柔的俯下身去,眼波折射着温暖的阳光。

  似乎是被许笙歌的眸光所抚慰,厉年轩紧抿的唇颤了颤,眸光中的惊惶终于消退了几分。

  良久,他还是没有作声,如同某种护紧了自己伤口的小兽,眸光中是隐含的惊惧。

  这个小朋友……

  许笙歌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这样,姐姐先带你回家吃点东西,等你想回去了,我再联系你家人,好不好?”

  小家伙黑亮的眼睛眨也不眨,他微微点了点头,将小手攥上了许笙歌的食指,软糯可爱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许笙歌感受到了掌心肉乎乎的一小团,莫名的,一股暖流流过心底。

  自己的孩子,若是没有离去,也该是这般年纪了吧?

  ——

  “一帮废物……还愣着干什么,滚!”

  海城顶层办公室内,一袭黑色西装的男人罕见的全失了往日的冷静与自持。

  偌大的办公室,数十人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地上,没人敢就这样滚,可也没人敢抬眼去看这位往日以喜怒不形于色著称的厉总。

  “总……总裁,找到定位了,小少爷的手表显示他就在这附近——御苑林海k栋!”

  助理林安带着文件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办公室,及时拯救了快要降至冰点的气氛。

  “开我的车。”

  厉君昊将抽屉里的跑车钥匙一把扔给了林安,起身站了起来,大步领着林安走出了办公室,脸色冰寒摄人。

  “叫上所有的保镖——今天轩轩若是有一丝一毫损伤,所有出动的人都给我滚出S市
装饰成米白色现代简约风格的客厅,小小只的厉年轩陷在了柔软的沙发中,两条肉乎乎的小腿不自觉的微微晃动着。

  “来,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姐姐已经叫了外卖,很快就有饭饭吃啦~”

  许笙歌一边将一碟切的歪七扭八的水果放在了桌上,一边勉强忍住没去大力蹂躏小家伙莹润又富有肉感的小脸蛋。

  厉年轩垂眸,看了看桌上摆在水晶雕花碟中的水果,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来。

  “怎么不吃呀?这是进口的玫瑰橙,可甜了……”

  许笙歌柔声说道,留意观察着小家伙的反应。

  厉年轩仍是不语。

  他不想在漂亮姐姐家里吃东西,妈咪说他吃饭总是弄得一团糟,恶心人,还不如家里的小猫甜甜。

  他不想让漂亮姐姐讨厌他。

  许笙歌注意到了厉年轩益发紧张的神色,心中一紧,赶忙又抚上了他肉乎乎的小胳膊,安抚的轻轻拍着。

  “没关系呀,想吃就吃,想不吃就不吃~怎么舒服怎么来,好吗?”

  厉年轩唇角颤了颤,终于勾出了一个僵硬浅淡的笑容来。

  这样寡言,又抵触与人交流,恐怕是家庭的情况不容乐观。

  许笙歌面上仍旧笑得温柔,心中却一下下揪的愈发紧了。

  这样小的孩子!谁会忍心欺负他??

  “来,我们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许笙歌,笙箫的笙,唱歌的歌。你呢?”

  许笙歌笑着说道。她蹲在了地上,半仰着头,温柔的看着头顶的小家伙。

  “…轩轩。”

  终于,小家伙开了口。童声清甜,尾音中却仍带着丝丝颤音。

  “轩轩!嗯,真是个可爱的名字~”

  许笙歌灿烂的笑了,抬起手去揉了揉轩轩毛茸茸的发顶。

  “知道了名字,我们就是朋友啦!轩轩看看屋里有没有你喜欢玩的,看上了就拿着!好朋友就要仗义,两肋插刀!”

  许笙歌夸张的语气和动作逗得轩轩终于笑了起来。

  小家伙的笑声也是轻轻的,乌黑的自然卷随之轻颤,白玉般的脸颊上陷下了两个梨涡。

  一瞬间,许笙歌竟是有点恍惚。
太大了蘑菇我坚持不住了 上班地铁被顶一路
  也许是因为年纪差不多,又也许是因为那两个与自己一般无二的梨涡,她总觉得轩轩与那个自己未曾谋面的孩子是如此相似。

  这时,许笙歌注意到,轩轩的眼神飘到了一旁的书房。

  书房门口,许笙歌打开的旅行箱中放了几大盒乐高玩具。

  “怎么啦?轩轩也喜欢玩乐高对不对?”

  许笙歌抿唇笑了。她起身,去抱来了那几大盒乐高玩具,全都堆到了沙发上。

  今天,是四年前那个孩子生辰。她如今庆祝的,也是他的忌日。

  她每年的这一天都会买来最新款的玩具,但那些价格不菲的玩具最后也不过是落了灰,又被堆在了库房中罢了。

  坐在沙发上的小团子一双乌亮的眸子紧紧的盯住了那些玩具,渴望又胆怯的紧攥着衣角。

  他家里也有很多这个积木。但妈咪不让他玩,她说难打扫,会弄得一团糟的。

  “想玩就拆开呀!反正我自己不玩,放着也是浪费了呢!咱们可是朋友哦,轩轩,你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告诉姐姐。”

  许笙歌笑了,背过身去拆那些玩具。

  她明明是笑着的,可滚烫的泪水却无法控制的顺着脸颊流下,一下下砸在了玩具透明的包装上。

  这样可爱的孩子,在这样天真无邪的年纪,却如此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而自己空有一腔爱意,却无法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造化弄人。

  蓦地,一只白皙柔嫩的小手凑了过来,笨拙却又小心的为她拭去了眼泪。

  “姐姐不哭……”

  轩轩乌亮的大眼睛闪烁着,小手一下下拂过许笙歌的脸颊,拂过那道一直被头发遮掩的疤痕,却没有半分停滞。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安慰和湿漉漉的大眼睛,令许笙歌的心头柔软一片,再无法继续沉湎于过去的悲痛中。

  如果……如果轩轩是自己的孩子,该有多好啊。

  嘀——嘀——

  尖锐的门铃声把许笙歌从没头没脑的白日梦中惊醒。

  “啊,轩轩,是送外卖的到啦!你先自己玩一会哦,咱们马上开饭!”

  许笙歌暗骂自己的异想天开,慌忙掩饰着自己脸上不自然的晕红,放下了手中的乐高,拿起钥匙口罩就出了门。

  与此同时,楼下门口,厉君昊与林安站在亮起的电梯前,黑着脸看着电梯慢慢的向上走去。

  “楼梯。”

  厉君昊冰冷的甩下两个字,大步冲入了一旁的紧急疏散通道
几分钟后,许笙歌手中提着几大包外卖走到了门口,

  她刚想掏出钥匙开门,却意识到大门是打开的。

  准确的说,是被人撬开的。

  许笙歌扔下了外卖,疯了一般的冲进了客厅——果然,轩轩不见了!

  “轩轩?轩轩!你在哪?!”

  再次失去一个孩子的恐惧一瞬间便席卷了许笙歌。她浑身颤抖的四处找寻,却意识到自己的家中纹丝未乱,一点也不像进了盗贼的样子。

  脑中的一团乱麻终于平静了些许,许笙歌强自镇定,快步跑到了茶几旁找电话报警。

  茶几上,一张色彩明亮的便利贴映入眼帘。

  眸光逐渐聚焦,便利贴上简短的字迹苍劲有力。

  感谢照顾轩轩。如需报酬,请拨打183xxxxxxxx。

  按照纸条上的号码,许笙歌拨打了电话,心中灼烧般的自责与痛苦终于轻缓了些许。

  看来轩轩是被他的家里人带走了。她打这个电话也并不是想索取赔偿或者报酬,她并不缺这点钱,但是眼下轩轩的安全仍需要她确认。

  电话很快被接通,一个听上去年轻清朗的男声开了口:“喂您好,请问有什么事?”

  “您好,请问轩轩安全到家了吗?”

  “啊,原来是您,小姐,您不用担心,轩轩很安全,谢谢您的照顾——您想要多少钱?”

  一听这话,许笙歌简直要被气笑了。

  “我不想要钱!我和轩轩相遇一场也算缘分,所以更关心他罢了。轩轩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的性格需要更多关爱,不然,这种先兆孤僻随着成长症状会越来越严重的!”

  听着许笙歌越发激动的声音,电话那边的男声明显有些惊诧。

  “……呃,小姐,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f国专修过一段时间的儿童心理学,轩轩不爱说话,和人对视的时候下意识的攥衣角握拳头,这都说明他心里极度缺乏安全感。这样的心理往往是从幼时形成,如果不及时治疗,真的会造成他性格孤僻,再也无法融入常人的!”

  电话另一端的人陷入了古怪的沉默。

  “稍等。我回电话给您。”

  林安眉头紧皱,挂断了电话。

  厉年轩打小就较其他同龄孩子更加沉默寡言,这几年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症状更是愈演愈烈。他不愿与任何人接触交流,对厉君昊说的话都只是零碎的几个字。

  也许,这个女人真的有办法。

  林安推开办公室的门时,厉君昊正在蹙着眉浏览着文件。

  历年轩已经安全到家,这个孩子无论怎么问,都不肯开口说半个字,谁都拿他没有办法。

  林安一汇报,厉君昊的眸光立刻亮了亮。

  他常年忙工作,苏绫又不喜欢和小孩子打交道,轩轩现在如此孤僻,他责任最大。如果能好转,无论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好,你去安排面试。如果确实水平不错,一定要请她。”

  厉君昊轻叹了口气,抬手示意着林安。他应该去面试这个心理辅导员的,但如今公司的股价有人在暗中调控,局势严峻,他实在是走不开。

  算了,等到她先过了林安这一关,来到家里给轩轩辅导的时候,再亲自考察吧。

  另一边,许笙歌很快就收到了林安的信息。

  周五晚上六点,在街角的咖啡馆面试吗?

  许笙歌翻来覆去的看着那条信息,仿佛是在打量着一个长相怪异的人。

  和轩轩精致昂贵的衣着比起来,这个地点似乎是有些随便了。

  不过现在,有些有钱人就喜欢普普通通的地方嘛。

  许笙歌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回复了同意的消息。

  毕竟,与对面轩轩那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父母一样,自己也在隐藏着心思——她情不自禁的期盼着能够与轩轩在一起,多呆上些时日,就好像,就好像是在陪那个她未曾谋面的孩子一样……
上一篇
一女多男肉文 把灰系列小说全集
下一篇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

《太大了蘑菇我坚持不住了 上班地铁被顶一路.doc》

四年后 海城机场,优雅高挑的姑娘身穿高定黑白套装缓步走出了vip舱门,紧身绸缎面料勾勒出了她完美的曲线。白色高跟鞋上用雪纺做成了波浪渐变花纹,即使带着墨镜帽子,她周身仍...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