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和他的乖乖温向舒 丰满岳乱妇

志德 2021.09.08

当年,白夫人在医院生产后,白暮雪和白佳然竟然被人暗中掉换。

直到五年前,白洲度去参加一次校园演讲,无意中发现了和白夫人长的一模一样的白暮雪,才揭开这段尘封的往事。

上一世,白暮雪没想这么多,然而现在想想,为什么她和白佳然会被掉包,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

白佳然明显是精心打扮过,无论是衣服还是妆容,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她仿佛根本没看到白暮雪,径直坐到了墨庭渊身边。

白洪平的脸顿时沉了下去,呵斥:“佳然!懂不懂规矩!”

白佳然有些不甘心的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的起身换了位置。

墨庭渊神色淡淡,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时间紧张,只来得及带了些薄礼。”

刚刚来的一路,白暮雪一直在想着未来要发生的事,倒真没注意到,墨庭渊竟然还带了东西。

虽然说是薄礼,但那礼盒包装低调而华贵,白洪平刚一拆开,表情就是一亮:“这是……1942年,巴黎伯特利酒庄产的葡萄酒?”

白洪平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喝酒,而墨庭渊拿来的这一瓶,已经是当世孤品,曾经被拍出了上千万的高价。

白暮雪盯着白洪平手中的酒瓶,悄声道:“阿渊,谢谢……”

身侧男人的脊背微微一僵,这女人今天是吃错药了么?

白暮雪心里清楚,墨庭渊这是拿着这瓶价值百万的酒,在娘家给她撑场子。

而上一世,她竟然只顾着和墨庭渊吵架冷战,根本没有注意过这些细节。

“今天难得一家团聚,开饭吧!”白洪平的心情很好,起身走向餐厅。

“这羊肉不错,你尝尝。”墨庭渊节骨分明的大手,夹起一块羊排,正要放到白暮雪的碗中,却被三哥白裴然挡住。

“羊肉燥热,不适合小妹吃。”白裴然瞪了墨庭渊一眼,语气不满,“你连小妹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照顾好小妹?”

墨庭渊:……

白暮雪明明很喜欢吃羊肉的。

“小妹,你最爱的鸡腿,快吃!”白居城趁机夹了一个鸡腿放在白暮雪的碗中,眸底尽是溺宠。

“小妹,这虾子不错,我帮你剥壳。”

“小妹,这牛排不错,我特意让厨房煎成了你喜欢的八成熟。”

“小妹……”几个哥哥争先恐后的给白暮雪夹菜。

“谢谢哥哥们。”看着碗中堆成小山的各式菜肴,白暮雪心中暖暖的。

这种被哥哥们宠上天的感觉,真好。

还有一个爱她如命的老公,明明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却为了她在这里默默的接受她那几个哥哥的挤兑。

见白暮雪万千宠爱在一身,而自己却备受冷落,白佳然面色难看。

在白暮雪被认回来之前,白佳然就是白家唯一的大小姐,爸爸和几个哥哥虽说也对她宠爱备至,却也没有这么夸张。

可是,一切都在白暮雪回来之后就变了!

哥哥和爸爸们的宠爱,加倍给了白暮雪!

而她则成为没爹没娘,没人疼爱的假千金!

虽然爸爸和哥哥们看她可怜,依然让她留在了白家,可原本属于她的一切,都被白暮雪给夺走了!

想到这里,白佳然暗自握了握拳,站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白暮雪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在白佳然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不易察觉的抬起手,将一枚米粒大小的窃听器扔进了白佳然的口袋。

这种窃听器是白居城研发出来的新产品,不仅小到难以察觉,还可以通过无线实时接收。

在白暮雪嫁给墨庭渊之前,白居城送了她两个。

白暮雪已经提前调试好了,不多时,白佳然的声音就从她发下隐藏的无线耳机中传了出来。

白佳然今天晚上憋了一肚子的气,刚回到房间,就一个电话打给了秦安娜。

“喂?安娜!”

客厅内,白暮雪眸色一沉。

果然,白佳然和秦安娜之间认识,而且听语气,似乎还非常熟悉。

那么秦安娜上一世陷害自己,和白佳然也脱不了干系
白佳然狠狠摔了两个枕头,愤然说道,“不是说墨庭渊很讨厌白暮雪那个贱人吗?怎么还跟白暮雪一起来了!还带了一瓶上百万的红酒!”

电话另一端,秦安娜不知说了些什么,白佳然有些迟疑:“这样好吗?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白暮雪眸色越发的冰冷,继续听了下去。

白佳然犹豫了好一会,才下定决心般的应了一声:“行,那个药效跟你说的一样吧,等会我就假装给墨庭渊敬酒,然后你给白暮雪打电话把她支走……”

白暮雪垂下眼睫,掩去了眼底的嘲意。

看来,她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她曾经自以为最好的闺蜜,和她曾经掏心掏肺对待的妹妹联合在了一起,想要置她于死地,甚至不惜连给墨庭渊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使了出来!

今天这顿饭,吃的倒是真有意思。

白佳然又过了一会才回来,尽管表面上看上去规矩了许多,但眼神却止不住的往墨庭渊身上瞟。

白洪平已经打开了那瓶红酒,一定要和墨庭渊喝上几杯。

而几个哥哥也轮番和墨庭渊拼酒,大有不把他灌醉不罢休的架势。

墨庭渊平时不怎么喝酒,但不知为何,也没有拒绝。

晚饭后,几个哥哥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白佳然瞅好机会,倒了满满一杯酒递了过去:“姐夫,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平时照顾我姐。”

墨庭渊深邃漆黑的眸在白佳然手里的那杯酒上停留了片刻,慢慢抬起手,正欲接过去,另一只纤白的手便快了他一步。

白暮雪笑意盈盈:“佳然妹妹,阿渊他今天晚上已经喝了很多了,我们晚些时候还要回去,就对不起佳然妹妹的好意了。”

白佳然几乎是本能的开口:“没关系!可以让姐夫住下来!”

白暮雪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混混和他的乖乖温向舒 丰满岳乱妇
难怪自己这个便宜妹妹会被秦安娜利用,短短一通电话,就热血上头,胆大包天的跑来给墨庭渊下药,丝毫不计后果。

太蠢了。

“佳然!回房间去!”白洪平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白佳然浑身一震,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她死死咬紧了牙,一脸不甘心瞪了白暮雪一眼,转身离开。

感受到白佳然对她明显的敌意,白暮雪唇角扬起一抹冷笑。

白佳然和秦安娜狼狈为奸,她怎么可能就这样轻饶了?

今晚,只不过是开始而已!

收回思绪,她扶着白洪平到了书房,道:“爸爸,你最近有没有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

白洪平心头一暖:“爸爸挺好的,就是偶尔有点胸闷。”

想到白洪平的身体,白暮雪秀眉紧蹙,她必须尽快研制出解药来,不能再让爸爸的身体恶化了。

白洪平又拉着白暮雪说了会话,才依依不舍的送白暮雪出门。

刚走出客厅,白暮雪一眼就看到,在白家院子里,白佳然站在墨庭渊身边,脸上满是娇柔的羞涩表情。

白佳然不知道和墨庭渊说了些什么,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都向墨庭渊身上倒去!

白暮雪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却见墨庭渊轻巧的抽身一退,白佳然顿时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啊!”

白佳然疼得尖叫起来,她气急败坏的起身,就听到白暮雪的声音:“怎么了,佳然妹妹,摔得这么惨,没事吧?”

不待白佳然回答,墨庭渊已经冷冷的开了口:“白二小姐不胜酒力,我帮她醒醒酒。”

白暮雪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这么暴力的往地上一摔,别说是醉酒,就算是昏迷都该被摔醒了吧……

真是硬核的解酒方式。

白暮雪尽力压着唇角的笑意,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白佳然:“佳然妹妹,还是赶紧回去处理一下吧,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白佳然狠狠瞪了白暮雪一眼,极度不甘心的转身冲进了客厅。

白暮雪心头不知为何一阵舒畅,和墨庭渊一同回到了墨宅。

她记得墨庭渊今天晚上虽然没喝白佳然敬的酒,但也喝了不少,道:“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你等一下。”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用力抓住了
白暮雪回过头,便对上了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

墨庭渊大概是因为喝多了酒,声音有些微哑:“为什么不让我喝白佳然的酒?”

白暮雪犹豫了一下,干脆直接捧起了墨庭渊的脸。

男人的身体僵硬了一瞬,却没有反抗,顺着白暮雪的动作,神色冷淡的看着她。

而白暮雪却蓦然俯下身,低头在墨庭渊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随后她一脸骄傲的扬起了头:“当然不让了,你已经跟我结婚了,就是我的人!我不允许你喝别人的酒,你就不准喝!”

话音未落,她的腰就落进了男人宽大炙热的掌心中。

墨庭渊眸底仿佛涌起了滚烫燥热的火,要将白暮雪吞没进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白暮雪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下一秒,她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整个人就被按进了沙发里,紧接着,带了些微醺酒意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唔……”

白暮雪低低的呻吟一声,就被男人拖进了情欲的浪潮……

待到一场情事结束,白暮雪已经被墨庭渊抱回了卧室的床上。

墨庭渊正欲起身,手臂就被白暮雪拉住了。

“阿渊,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尽管浑身还是软得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白暮雪还是尽力裹着被子坐起来,认真的看着墨庭渊:“我不管你相不相信,何晓玲的死和我无关。”

墨庭渊眸色微动,吐出两个字:“证据。”

白暮雪咬了咬唇,道:“我没有证据,但你给我时间,我会找到的。”

她语气坚定,一字一句道:“你相信我,你的妻子,不是杀人犯。”

墨庭渊幽深的眸光落在白暮雪脸庞,勾了勾唇角,不置可否。

见他这个样子,白暮雪的心,微微的沉了沉。

墨庭渊是不相信她么?

也难怪,何晓玲的死,一切证据都指向她。

传闻,墨庭渊爱惨了何晓玲。

一向生人勿近的他,却公开和何晓玲出双入对,承认何晓玲是他的女朋友。

因此,在上一世秦安娜说他爱她的时候,白暮雪是难以置信的。

可最终,那个男人用生命守护她,让她不得不信。

只是,墨庭渊究竟是在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呢?

他所爱的人,不应该是何晓玲吗?

白暮雪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在这个男人心目中的地位,究竟有多少。

但不管如何,她一定会用真心对待,让他尽快爱上她。

想到这里,白暮雪回过神,在墨庭渊的侧脸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气若幽兰在他耳畔轻声道,“老公,我去洗澡。”

话落,白暮雪站起身,身姿婀娜的向着浴室方向走去。

看着女人俏丽的身影,庭渊不由的有一瞬间的晃神。

这个女人真的是吃错药了么?

怎么一夜之间改变这么大?

竟然主动吻了他?

究竟,她又有什么目的?

浴室中,温水冲在身上,白暮雪缓缓闭上眼。

上一世发生的那些事情,不停的在她脑海中闪过。

秦安娜放火之前告诉她,何晓玲的死,还有后来白暮雪的流产,都和她有关。

那她五个哥哥的死呢?

也和秦安娜有关吗?

可是,就凭秦安娜一个人,怎么可能害死她五个实力非凡的哥哥?

那么,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
上一篇
沈先生的心头宝 po 公主和将军高肉
下一篇
我们三个一起要你好不好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混混和他的乖乖温向舒 丰满岳乱妇.doc》

当年,白夫人在医院生产后,白暮雪和白佳然竟然被人暗中掉换。 直到五年前,白洲度去参加一次校园演讲,无意中发现了和白夫人长的一模一样的白暮雪,才揭开这段尘封的往事。...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