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疼痛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志德 2021.08.28

我浑身的血都冲到脑子里了。

言双喜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也配教训我?我妈都舍不得说我一句半句,她当着满桌子的人教训我?她凭什么?

我嗖地站起身来,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姓言的,你拿镜子照照你这张老脸,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抢别人的老公,连生两个私生子,你好意思教训我?当初,我妈……”

我话还没说完,脸颊突然一阵剧痛,眼前金星乱飞,耳朵嗡嗡直响。

我被钱戚容一巴掌扇倒在地上。

“哎呀,戚容!你怎么动起手来了?希遥再不懂事,性子再跋扈,那也是你的女儿。快别气了……”

言双喜柔声劝着钱戚容,桌布底下,她的细高跟狠狠朝我脚踝踩了一脚。

“言双喜!我跟你拼了!”我恨得撕心裂肺,红着眼睛扑上去,要跟她拼命。

言双喜吓得往钱戚容怀里躲。钱戚容又是一耳光扇过来,我撑着桌子躲了过去,抄起桌子上的热汤,朝他脸上砸去。

汤泼了钱戚容一身。

“老子打死你个不孝女!”钱戚容暴怒,开始挽袖子。

包间里一片混乱。

有人拉钱戚容劝架,有人一直在跟我说什么,七嘴八舌的,我耳朵嗡嗡直响,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混乱中,我看到了楚寒承。

他坐在桌边纹丝不动。一双眼睛沉如冰湖,正静静看着我。

我讨厌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很可怜,很狼狈。让我觉得自己被全世界遗弃了。

我昂头冲他冷笑,挑衅地竖起中指。

回到家,我妈看到我红肿的脸颊,担心地问,“希遥,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又跟钱美琳吵架了?她又打了你?”

“嗯。”我轻描淡写的,“她打了我一个耳光,我还了她两个耳光。我还赚了呢!”

我妈默默叹了口气,拿了药膏替我抹脸。

抹完药膏,她试探地问我,“钱美琳打你,你爸他,他没拦着点?”

听到我妈的话,我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我低着头,不让她看到我眼眶里的泪水,“他不在。”

我可怜的妈妈,懦弱,胆怯,逆来顺受的妈妈,她爱了钱戚容几十年,直到被扫地出门,都没看清他的无情和凶残。

她天真的以为,即便他不爱她了,对孩子,他总会有几分照顾。

妈妈不知道,我早就没有爸爸了。我的爸爸已经死了。

五岁那年,他用脚踹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没一会儿,姑姑给我打电话了。

今天包间里上演闹剧的时候,她不在。估计现在才得到消息。

“希遥,你个傻丫头,你怎么又跟你爸较上劲了?”姑姑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爸?我没有爸,我爸早死了!”我冷冷回她。

姑姑气得噎了一下,“你跟你爸闹这么僵,对你有什么好处?嘴巴甜一点,把他哄得开开心心的,你和安晴还能花点他的钱。”

“不稀罕。我工资不低,不花他的钱也能养活一家三口。”

姑姑急急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楚寒承也在朗盛工作,现在是你的上司对不对?”

“嗯。”我警觉起来,“怎么了?”

“我听你表弟说,美琳知道楚寒承是你上司后,跟他说了很多你的坏话,还怂恿他开除你呢。”

“她算个屁!”我忍不住爆粗口,“我工作兢兢业业,从来没出过差错,楚寒承凭什么开除我?”

“反正你多提防着点。”姑姑叹气,“美琳对楚寒承好像很有好感,言双喜一直撮合他俩呢。我就怕楚寒承真信了美琳的话,对你产生了不好的印象。”

“随便,爱谁谁。”

我工作能力不差,在公司有口皆碑。我才不怕钱美琳的谗言呢!

我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
最近我加班,忙的就是公司新出的一款保险产品。

这款产品是公司非常重视,模型和保费已经通过了各种内部测试,总精算师已经在备案材料上签完字,就等公司盖了公章,提交给保监会备案,就可以上市销售了。

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核保核赔部站了出来,说我们的建模有问题,整个流程要全部推倒重来。

开完会出来,赵总的脸阴沉沉的。

评估工作是我负责的。这个锅,我得背。

我是赵总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对我信任有加,结果我捅了这么大篓子,让整个精算部一蹶不振。

我愧疚极了。

“跟我去楚总办公室一趟。”赵总黑着脸叫住我。

楚寒承要见我?我想起姑姑的话,心肝一颤。

楚寒承坐在办公桌后,脸色平静,眼神冰冷地看着我和赵总。

“说吧,你们准备怎么处理?”楚寒承语气淡淡的,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震怒。

赵总缓缓开口,“这件事我有责任,最后的签字是我来……”

“不,楚总,是我工作的疏忽。这件事,我会一力承担。”我打断赵总的话,咬咬牙,对上楚寒承那双冰冷的眼。

“你承担?你怎么承担?这么宝贵的时间,这么多人力物力的浪费!你怎么承担!”

楚寒承怒吼起来,手上的报表重重摔在办公桌上。

“给我半个月,我重新把流程走一遍,绝对不耽误9月的上市销售!”我梗着脖子,立下了军令状。

赵总瞪我一眼,想为我求情,被楚寒承挥挥手阻止了。

“半个月走完流程?你当你是孙悟空?有三头六臂?”楚寒承又吼起来。

我一定是脑子抽了,竟然脱口而出,“三头六臂的是哪吒……”

“……”

办公室陷入了寂静。赵总的脸都扭曲了。我不知道他是在憋笑还是在生气。

至于楚寒承,我没敢看他。我怕他的眼神会把我戳成筛子。

似乎安静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楚寒承冷冰冰地开口了,“行,白希遥,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15个工作日后,我要拿到所有的备案文件。”

我用力地点头。

结果他又阴冷地开口,“半个月后,如果你搞不定这件事,就立即给我卷铺盖走人。”

我继续用力点头。我想,如果不是赵总在旁边,他一定不会用“走人”这么文雅的词,他一定会说“你特么给我卷铺盖滚蛋!”

公司同事都说他举止优雅,谈吐不凡,只有我知道,他是个多么恶劣的男人。

出了楚寒承办公室,赵总一脸沉痛地看着我,“希遥,你太冲动了!”

半个月走完流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赵总觉得,我注定要卷铺盖滚蛋了。

“我造成的损失,我来想办法弥补。赵总,您放心,我能扛过去的!”我冲赵总笑,笑得没心没肺。

没关系,大不了拼命加班熬夜,不就半个月嘛,求爷爷告奶奶,跪下当孙子,我也把这事给办妥了!

赵总看着我,看了许久,最后长叹一声,“希遥,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培养你吗?”

我笑眯眯的,“当然知道,因为我长得好看。”

赵总哈哈大笑,“不,是因为你身上这股冲劲和倔劲。很像当年的我
我拼了!

我带了洗漱用品和几件衣服,在办公室放了张折叠床。

每天只睡3个小时,产品的每一个细节,都反复论证。每天顶着苍白的脸拉各个部门一起开会讨论,黑眼圈都快赶上熊猫了。

这天,加班到10点半,我实在熬不住了,准备去洗手间洗漱一下,就去折叠床睡觉。

一个多星期了,这是我第一次睡这么早。

洗手间里空无一人,水晶吊灯依旧璀璨,把我憔悴的脸色照得一清二楚。

我刷完牙,看着镜子给自己打气,“脸色虽然不太好,但还是很漂亮嘛!不愧是朗盛最娇艳的鲜花。”

“嗤……”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讥笑。

“谁?!”我吓得猛回头。

楚寒承靠在洗手间后侧的花台上,一脸嘲讽地看着我。

我拍拍胸口,“吓死我了,还以为有鬼呢。”

“你还怕鬼?你那张脸,可以出去吓鬼了!”楚寒承一如既往的毒舌。

我很想说一句,还不是你逼的?想起15天的军令状是自己立的,只好缩缩脖子不说话了。

没时间跟他废话,我要赶紧洗了脸睡觉。

我拧开洗面奶,打出泡泡,用力搓脸。只想快速把脸洗干净。

“真没见过你这么粗糙的女人。”楚寒承还不走,绕着我转了一圈,吸吸鼻子,“你有多久没洗澡了?身上都发臭了。”

我不信,低头闻闻自己,反击他,“你鼻子瘸了?我身上哪儿臭了?少女的体香浓浓的!”

他似乎笑了一下,又似乎没笑,“朗盛还没刻薄到这个地步,逼得员工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别待公司了,回家睡去吧。好好洗个澡,别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到处晃荡。”

我心想你说的倒是轻巧,我不在公司睡,从哪儿挤时间干活?

我才不想15天之后卷铺盖滚蛋呢,我要扎根朗盛,狂刷资历,升职加薪!

“不用了,我就睡公司。”我拎着洗漱包要走人。

“公司是办公的地方,不是给员工蹭空调睡觉的地方!”楚寒承厉声道。

蹭空调?我特么真要笑死了。

我熬夜加班为了什么?这傻-逼竟然说我是为了蹭空调!

“楚总,您这脑结构,真是鬼斧神工。”我说完,转身就走。
甜甜的疼痛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背后,楚寒承还在喊我,“站住!你说谁脑残?”

我累的要死,根本没精力跟他吵架,加快脚步,一路小跑回到自己办公室。

骂了楚寒承,我工作越发小心翼翼,生怕他找我的茬。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下班后,所有人都走光了的十点半,楚寒承来我办公室找我了。

我如临大敌,站起来看着他。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说不怕那是假的。

自己主动取精和被男人强暴,差别还是很大的。

楚寒承一定看出了我的心思,因为他又不屑地冷笑了一下。

“拿着,去我办公室洗个澡。别臭烘烘的影响公司空气。”他扔给我一把钥匙。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甩着大长腿走开了。

拿着钥匙,我百思不得其解,楚寒承怎么变得这么好心了?

骂他脑残,把他骂爽了?

果然是个脑残。

楚寒承办公室里有全套的卫浴设施。浴缸都是带按摩的。

我痛痛快快冲了个澡。

最近工作强度太大,浑身酸痛,洗完澡,我又躺进浴缸舒舒服服泡了半个小时。

泡着泡着我竟然睡着了,迷迷糊糊醒来,我还是困得不行。

外面的套间里有张床,床不大,但看上去很洁白柔软。

“借用一下吧,明天早上我五点就起来,不会有人知道的。”我自言自语上了楚寒承的床,一闭上眼就睡着了。

好久没睡这么舒服了,一觉醒来,我差点哭了,已经9点多了!

完了完了,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我像没头苍蝇一样急得团团转!

这个时间,同事们都已经来上班了,我这样从总裁办公室走出去,她们会怎么想?

我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我蹑手蹑脚走出去,把耳朵贴到门上,想听听外面的动静。

门突然开了,一下子撞到我的脸上,我疼得跳了起来。

看见门背后的我,楚寒承脸一黑,“你怎么还在这儿?”

“嘘!”我吓坏了,蹦过去捂住他的嘴,“小声点!”

楚寒承一把扯开我,瞟一眼我浑身皱巴巴的衣服,他冷哼一声,“让你洗个澡而已,还爬到我床上去了?”

我双手合十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我没想到会睡过头。楚总,楚菩萨,你快想想办法,让我溜出去吧!”

我可怜兮兮地看着楚寒承,就差没抱住他大腿喊亲爹了。

一定是我的表情太诚挚,让人无法拒绝,这一次,楚寒承竟然没讽刺我。

“我召集所有人去会议室开会,你趁机溜吧。”他看看我乱蓬蓬的头发,“把你的狗毛梳一下。”

我感激的猛点头。狗毛就狗毛,能脱身就行。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同事纷纷震惊,“希遥姐,你今天竟然迟到了耶!”

我心虚地微笑,“嘿嘿,是啊。昨晚在家睡的太香,一不小心睡过头了。”

时间紧迫,我没空胡思乱想,很快进入工作状态。

下午开完会,突然接到楚寒承助理的电话,“白主管,麻烦你到楚总办公室来一趟。”

楚寒承找我?什么事啊?不会是他办公室丢了东西,要找我麻烦吧?

我怀着焦躁的心情来到顶层总裁办。

进了办公室,楚寒承冲我抬抬下巴,“关门。”

我把门关上。

他又抬抬下巴,“过来。”

搞什么飞机?阴阳怪气的。我在心里不耐烦地嘀咕,走到他办公桌前,“楚总,什么事啊?”

楚寒承从裤兜里掏出一样东西,唰地扔到我脸上。

我抓住那东西,定睛一看,老脸顿时血红!

真想一头撞死在桌角
上一篇
书房宠婢春桃 嫁给哑巴渔夫
下一篇
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帐中香金银花露

《甜甜的疼痛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doc》

我浑身的血都冲到脑子里了。 言双喜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也配教训我?我妈都舍不得说我一句半句,她当着满桌子的人教训我?她凭什么? 我嗖地站起身来,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姓言...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