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好软 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

志德 2021.08.28

青山绿水,花香阵阵。

苏兮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熟悉的花朵、地形使得苏兮平静的心微微波动。

此地赫然就是妖界霓尘宫!

难道说院长竟把测试地点定在了妖界?可人界与妖界之间的屏障岂是那么容易打开的?看来此处另有蹊跷。

被传送到此处的只有苏兮一人,周围并没有其他学子或是霓尘宫弟子。苏兮并没有站在原地思考原因,而是熟门熟路的穿梭在桃林之中。

这片桃林并非看上去那么简单,里面设了一个阵法,十分厉害。

一路左拐右拐,苏兮终是走出了桃林。

渐渐地,人越来越多,有下人,有弟子。但仿佛没人能看到苏兮,尽管苏兮就站在那些人旁边,也是无人理会。

此景让苏兮心中疑惑大增。

慢慢的,苏兮走向她曾住的地方。所有的摆设都没有变,维持着原来的样子。原以为里面会没有人,谁知房间深处却传来说话声。

且声音的主人是苏兮十分熟悉的,那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花无忧!

“帝陌哥哥,姐姐去找黄泉哥哥了,你有什么事和我说是一样的。”花无忧还有那副清纯的样子,脸上的懵懂与天真让任何人都舍不得怀疑她。

而她口中的帝陌哥哥更是让苏兮一震,多少年了,这个让她魂牵梦萦的名字就这么出现了,难道帝陌一直在妖界不成?

苏兮悄悄走进去,其实不用悄悄地也没人能看见她。

入眼的男子依旧丰神俊朗,熟悉的眉眼、神情、动作,无一不牵动苏兮的心。

帝陌并没有说话,仍是那副淡淡的样子,可看花无忧呢?明显的是任君再怎么冷漠无情,妾都忍着,势要拿下君的模样,没来由的让人厌恶。

花无忧眼中划过一丝黯然,面上却不表露分毫。“帝陌哥哥,姐姐与黄泉哥哥是真心相爱的,你就别伤心了。姐姐不是不懂帝陌哥哥的深情,也并非看不到帝陌哥哥的付出,只是黄泉哥哥才是姐姐的心上人,所以其他人她都不会理睬的。”

眼看着帝陌的脸越来越冷,苏兮再信任帝陌也是坐不住了,奈何二人根本就看不到她,也无法听到她的解释。

苏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好妹妹这般抹黑她!

“帝陌哥哥,忧儿很是为哥哥不平呢!哥哥这么好一个人,对姐姐更是没话说,可姐姐却不理解哥哥的一片心意,忧儿……忧儿好心疼……”

花无忧说这番话的时候,抬起手臂用宽大的水袖遮住了自己的脸,双眼还时不时的扫向帝陌,看得苏兮直恶心。

一想到,这当初她也是用这幅嘴脸骗了自己,背叛了自己,苏兮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话音一落,原本还不动于衷的帝陌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

脸上的严肃已经被邪笑取代,使得帝陌更是好看了几分。只见他看了花无忧一眼,然后用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对她说:“无忧,你可知我今日来的真正目的?”

“忧儿不知。”

“哦?无忧不是很聪明吗?我今日来就是为了找你的。花卿言不顾与我昔日情分,转身投入黄泉的怀抱,可是无忧却待我如往昔,我又怎么能辜负无忧呢?”

此话一出,苏兮霎时变了脸色,心中虽相信帝陌绝不会说出这种话,但心里还是像堵了一块石头,不上不下。

两人的深情对视,更是冲击了苏兮的眼球,虽然一早便料到这些场景应该不是真的,但还是会忍不住多想。

现下,苏兮可谓是百般不是滋味。

过了一会儿,苏兮强迫自己静下心神,眼前所看到的,必定是假的!如今只有想办法破了此局,自己才能出去,才能通过第一关。

可饶是昔日妖界之主,此时也是不得其法,静观其变才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在苏兮心神稳定下来的那一刻,眼前场景就已经换了,不再是花无忧与帝陌的眉目传情,而是多年前花卿言与帝陌昆仑山之战。

看见那时的自己,苏兮真不知自己是中了什么招数,居然会把帝陌忘得一干二净。

当帝陌身死那一刻再次出现,苏兮真的是恨极了!

是她,亲手把帝陌送下地狱……

是她,毁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生与死的错过,是她犯的最大的过错。

一遍一遍,全是帝陌死时的场景。

他说,卿言,死于你手,我不悔。

他说,对不起,我要先走了。

他说,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要幸福。

他说……

他说了许多,而这些,苏兮都是后来才知晓。帝陌,从不会让她内疚,从不会让她伤心,即使是离别语,也不会亲口对她说出,只是以书信告知。

可……终究晚了。

苏兮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多少年了?苏兮已经好久没哭过了。

泪水模糊双眼的同时,眼前的场景又在变,回到了苏兮领命担任霓尘宫宫主那一刻,然而,经过几次变换,苏兮已经知晓自己身处幻境,不会轻易的再中招了。

看来院长的实力真的深不可测,连苏兮如此高的幻术修为都中了招,是要想想办法突破眼前的难题了。

苏兮闭上眼,使自己尽量不去看周围的环境,同时用灵力封住的耳朵,让自己不去听周遭的声音。

她慢慢的沉下心来,试图找到幻境的突破点。深谙幻境真谛的她,自然知晓每一个幻境都有自己的那个点,如果找到了,那么,这个幻境就不攻自破了。

时间在流逝,苏兮的灵识飘来荡去,却迟迟找不到那个点。

随时观察幻境的院长,见苏兮如此动作,不由疑惑她与外界传言不同。院长自然知晓苏兮在做什么,就因为如此,他才更加惊奇,这个所谓的废物,竟有这么强大的灵识,这真的是废物吗?

想要出此幻境就只有两种办法:一是突破自己的内心;二是找到那个点,破了幻境。

不管苏兮的灵识有多强大,这幻境都不是那么好破的,对于这一点,院长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然,事情终是出乎了院长的意料,他引以为傲的幻境被苏兮破了!就在他认为自己的幻境万无一失后的一刻钟内
这彻底的让院长震惊了,苏兮的能力使得他不得不以平辈的眼光去看待。

虽然苏兮年纪小,但这个世界从来都不以年龄来衡量一个人的实力,苏兮的表现,值得院长刮目相看。

现在,院长的兴趣被全部挑起了,这一切,都来自于一个叫苏兮的小丫头。

幻境被破,那些令人痛心的场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苏兮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一个个露出不同神情的人。

这些人都是参加入学测试的人,而他们并没有被传送到什么地方,依旧在帝都学院内。想来院长这么说,也是为了让大家潜意识的以为自己真的到了另一个地方,这也加强了幻境的效果。

一旦人们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是真的到了那个场景中,那么幻境将会强大许多。若不是苏兮见识广泛,知晓这是幻境,且自身对幻境的造诣也极深的话,怕也是很难从中出来。这些幻境,实在太过真实。由此可见,帝都学院的院长并不是浪得虚名,或许她以后还要防着这院长才是。

那些人均是站在一动不动,还深陷在幻境里面,苏兮赫然是第一个冲出幻境的!

冷眼看着那些还在幻境里的人,苏兮寻了一片安静之地坐下,静待着这一轮测试的结束。

渐渐地,这些学生一个接一个的冲破了幻境,他们见了苏兮坐在一旁,明显是出了幻境的模样,都不由一怔,看向苏兮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

然,尽管许多人清醒了,也还是至少有一半的人依旧在幻境里徘徊。而这出来的人之中,赫然包括了楚雄和袁丹。看来,他们能那么嚣张,也是有实力的。

他二人在看到苏兮的时候,均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但碍于之前的事情,便忍住没有去招惹苏兮,而是等待着测试结束。

苏家也出来不少人,毕竟是人界第一世家,底蕴摆在那里,家族子弟的天赋是不会差的,只不过苏兮有些例外罢了。而苏月也是出来了的,在看到苏兮那一瞬间,她便如同楚雄和袁丹一样,愤恨的瞪了苏兮一眼,但同时还有着不敢置信。不过事已至此,饶是她想破了脑袋,也不会知晓现在的苏兮,已经不一样了……

这时,院长出现了,瞧着情况显然是不打算再给时间给那些人冲击幻境了。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们已经没有继续留在帝都学院的必要了。

看着这些出了幻境的人,院长露出了欣慰的表情。相比上一次,此次冲破幻境的人要多上一些,想来以后的成就都不会小。

不过,最让他好奇的还是苏兮这个异数。别人都是突破了自己的心境从而破了幻境,可是苏兮却是直接找到了突破点。

敛下多余的思绪,院长故作威严,也没管那些还没有出幻境的人,大手一挥道:“你们的能力都很不错,通过了此次的幻境,相信对你们各自的心性都有所提升。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直接下一关吧!”

或许是没想到中间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不少人都露出了苦哈哈的表情。这里多的是世家子弟,在家中因为天赋好,便被长辈捧在手心里,何时受过这等苦楚?

不过,院长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他们也不敢有怨言。
公主殿下好软 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
第二关是寻找药材,帝都学院给出测试所要找寻的药材,以五日为限,完成自己的任务。同时,学院也给出了一小部分地图,以免众人迷路。当然,这地图是不完整的,能否找到所需的药材,还要看个人的机遇。

苏兮拿到的是寻找火焰果和枯荣草的任务,这两种药材她以前都见过,知晓它们会长在什么地方,也这为她的任务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看着其他人拿到任务卡片后都三三两两的组合到了一起,苏兮一点羡慕的心思都没有。有了上一世花无忧这个前车之鉴,苏兮已经很难再对一个人产生信任了。与她而言,一个人或许更加自在。

见众人都拿到了任务卡,且都有了自己的打算,院长不再啰嗦,手势一动便结出了一个阵法。

在看到那泛着银银白光的阵法时,苏兮有些怔愣。她知晓那是传送阵,可是她没想到院长竟是这般轻易的就结出了这样一个阵法。

传送阵虽然不是什么复杂的阵法,可是要求却十分的高,它需要布阵之人对自己的灵力有十分精准的控制,收放自如,还需要灵力特别充足才可。这对以前的花卿言来说自是不算什么,可是对于现在的苏兮而言,随手施出传送阵还是有些难度。

由此可见,院长的能耐或许比苏兮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这是一个传送阵,通过这个阵法,你们会进入帝都学院建立的一个小秘境。虽说着是小秘境,但每次进去而失踪的人却不在少数。原因想来大家也猜得到,不是因为迷路,就是因为……”

剩下的话院长没有说完,可在场的人都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这正是因为此,众人脸色不由微变,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测试就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像是看出了众人的想法,院长又道:“自然,你们是来学习的,所以对你们的要求不会太高。秘境之内,允许打斗、争夺,可只能点到即止。那些想要伤人性命的,最好收敛一下自己的心思,若是被我发现谁在里面杀了人,就不仅仅是不能入学这般简单了。到那时,我会亲自废了他的修为,让其永世不得修炼!莫要有钻空子的侥幸心理,我会全程看着小秘境里的情况,不要妄想自己的行为可以逃过我的眼睛!”

说这话的时候,院长面上的神情很是肃杀,而在场没有一个人怀疑院长是说笑的。以院长的身份地位,想要废一个人的修为,那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

自家子弟修为被废,那世家的人不仅不会因此怪罪院长,或许还会感谢院长为自家清理了门楣。

这,便是实力的好处了。

为了成为那人上之人,拥有和院长一样的权力和地位,众人均是下定决心、悍不畏死,想要在秘境中表现突出,若是被院长看中收为徒弟,那他们必会水涨船高。

所以,尽管有身受重伤的危险,众人也是志气昂扬,不肯退缩一步
见此,院长面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个传送阵会将各位传送到不同的地方,若是准备好了,就自行进去吧。”

话音落下,众人表情不一。那些提前组好队的人脸色都不由一垮,早知道会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那他们还费事组队干嘛?

不过这对于苏兮一类本就打算独自行动的人来说却是没什么影响,在大部分人纠结的时候,便已经有人踏入传送阵,只见一阵白光闪过,那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人开了先例,苏兮也就不怕扎眼,随后便也踏入了传送阵。

见苏兮进了小秘境,一开始便与苏兮有冲突的袁丹不甘落后,不顾自己伙伴的呼喊,咬咬牙便一下子冲进了传送阵。而和他一起的那个楚雄却是在幻境一关便被淘汰了,此刻还不知在哪里黯然神伤呢!

广场上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从传送阵进入了小秘境,到最后竟是没有一个人放弃!帝都学院给众人的诱惑还是太大了些,即使有性命的威胁还是会有人趋之若鹜,更何况还只是一点受伤的可能性,这就更打击不了众人的积极性了。

白光不断地闪烁,苏兮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花海。那些花儿红得似火,花朵儿比人的脑袋都还要大,且泛着阵阵异香。

陡然看见这样的场景,饶是以苏兮的心智也是不经意的讶异了一瞬,就是由于这一瞬的时间,苏兮吸入了好多的香气。待苏兮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浑身软弱无力,苏兮的脑袋昏昏沉沉了,看着那些花儿的样子也是摇摇晃晃的。苏兮没想到一进这小秘境自己就中了招,不由懊恼太过大意。重生之后,竟是连反应也差了许多,这也许就是实力不济的后果吧!

一下子咬住自己的嘴唇,直至鲜血流出苏兮才松了口。唇瓣传来的疼痛使得苏兮有一刹那的清醒,趁着这点时间,苏兮连忙运转周身的灵力以炼化进入体内的香气。

不得不说苏兮以前的功法十分的霸道,以苏兮现在这般微弱的实力竟是在这盏茶的时间内便将香气尽数从体内除去。

香气顺着肌肤挥发,苏兮感觉自己的力气一点一点的回流,很快便恢复如初。由于这次的中招,苏兮有了警惕,便用灵气覆盖在鼻子处,以防止香气的进入。

做好这一切之后,苏兮便开始细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在这片花海之中,除了偶尔吹过的风,竟是再无其他!

对此,苏兮很是疑惑。

花海很大,一眼看不到尽头,且这些花儿都长得一样,苏兮也不能确认出去的方向。四下望了望,松软的土地却是引起了苏兮的注意。

体型这样大的花,养育它们的土地却是松散的,这怎么也说不过去。为了能够仔细的观察,苏兮蹲下了身子,想用手去触摸一番。

可是,还未等她触到,那土地就发生了变化。只见原本安安静静的泥土竟是变成了一只只蠕动的虫子!

虫子呈灰褐色,也正是因为这颜色,苏兮才会以为这是泥土。而这些漂亮鲜艳的花竟是以这虫子为养料!想到这个,苏兮猛地感觉一阵恶心袭上胸口。

曾经的花卿言乃是桃树幻化而成,而在她还未幻化成人之前,滋养她的是天地间的灵气。所以,她才会因此拥有修炼的天赋,从而幻化成人。

可是现在这些鲜艳的花竟是以恶心得要死的虫子为养料,这实在让苏兮接受不了。

下一刻,苏兮惊觉自己脚下全是灰褐色的虫子,而这些虫子就仿若活过来了一般想要往她身上爬。这种仅仅是看一眼就受不了的东西,若是被它爬到身上,那还不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且这些虫子来历不明,尽管苏兮两世为人,也是从未见过此等生物,也就不知它的能耐。两相权衡之下,苏兮便立马运转灵力使自己站在了花的顶端。

然,还未等苏兮站稳,脚下便是一阵晃动。低头看去,那原本静谧的花儿不知何时摇曳起来,花芯更是如同一张血盆大口一般张开,想要将苏兮拆吞入腹。

见此,苏兮脸色一变,进退维谷之间只好不要命一样的催动灵力,想要升到半空。可是,苏兮现在的实力实在太弱,她体内的那些灵力并不足以支撑她凭空站立。

灵力间歇之下,苏兮猛地往地面落去。苏兮本以为迎接自己的必然是那恶心不已的虫子,所以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愿去看。而她的双手却在蓄力,试图用自己仅剩的一点灵力将那些虫子杀死。

紧闭双眼的苏兮自是没看见底下的虫子突然四散开来,露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久久没有落下,苏兮便睁开眼睛想要瞧瞧情况。

这一看之下才发现自己竟是在一个黑暗无比的地方不断地下坠,因为不知下面等待她的是什么,所以苏兮又将手中以及鼻子处的灵力散去,以保存实力迎接后面的危险。

坑洞很深,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苏兮才落到地上。也幸好苏兮最后留了一点灵力,不然此刻便不会这般轻盈的落地,而是狠狠的砸下去了。

想当初叱咤六界的霓尘宫宫主,若是掉进一个坑洞还不能应付,且连站稳的灵力都没有的话,不知会遭到多少人的耻笑!苏兮虽是不在乎这些虚名,却也由不得别人抹黑霓尘宫。

这时的苏兮却是忘了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花卿言了,如今的她不过是人界的一个废物,莫说会妖界报仇,就是恢复以前的实力都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行。

甩去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苏兮开始大量周围的状况。因着地洞很黑,苏兮便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颗夜明珠用来照亮。这个储物戒指是苏振临时给她的,说是能够让苏兮多装一点东西,可以以防万一,谁知道现在还真的用上了!

而苏兮本来可以直接用灵力照亮地洞的,无奈方才灵力损耗过度,现下已经不能将灵力浪费在这种小事上,只好用夜明珠。

也因为这个,坚定了苏兮加紧修炼的决心,若是自己的实力连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那还谈什么报仇,不如直接去死算了!
上一篇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下一篇
进去吧玩坏了也没关系下拉式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免费

《公主殿下好软 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doc》

青山绿水,花香阵阵。 苏兮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熟悉的花朵、地形使得苏兮平静的心微微波动。 此地赫然就是妖界霓尘宫! 难道说院长竟把测试地点定在了妖界?可人界...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