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弱水金阁(民国1V1)

志德 2021.08.24

“秦夫人,这是王妃最喜欢的猫,请您,请您手下留情?!”

  “我是王爷最喜欢的宠妾,这畜生伤了我的脸,我还动它不得了,给我狠狠的踢!!”

  一群丫头婆子上前,不顾傅兰因这边大丫头的阻拦,一脚一脚地踢在白猫身上。那白猫身上滚满了泥,被踢得砰地撞在树上,发出凄厉的惨叫,又软软落在地上。

  接着被人狠狠踩在爪子上,咔擦一声,骨头尽断了。

  大丫头浣碧从小帮傅兰因养着这猫,心疼得哭了起来,却被人压制住无法动弹,只能凄厉地叫道:“快,快去请主子来!!”

  秦昭闻言,捂着脸气恼难当。

  她身为王爷的宠妾,从来嚣张跋扈,难道还怕了那个黄脸婆不成,好啊,就叫她来。

  她穿着一身大红的袄子,捂着被猫挠破的脸,站在园中的梨树下,精致的妆容下隐隐带着扭曲的恶意:“那个黄脸婆来了又如何,王爷从未喜欢过她,王爷说他只爱我,我才不怕呢。哼,那傅兰因就是因为嫉妒才指使猫来抓花我的脸,王爷最爱我的脸,只虐杀这只猫,已经算是给她这王妃面子。”

  “王妃来了。”

  随着一声呼呵,傅兰因一身淡蓝色常服,头发简单挽起,只插了一只代表身份的金步摇,快步走来。

  看见最喜欢的兰草被碾落成了脏污的泥,鲜血淋淋的白猫躺在当中,那般触目惊心。

  叫人仿佛又想到多年前鲜血淋漓的场面。

  傅兰因用力闭了闭眼,她缓缓走到白猫面前,不顾脏污抱起它。

  浣碧哽咽不能语:“主子——”

  自从主子嫁过来,不见喜于王爷,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如今就剩下这猫儿能换主子一丝笑容,如今也没有了,什么都没了!!

  白猫已经没救了,它艰难地舔舔傅兰因的手,发出痛苦悲鸣。

  “去吧,你原不该——生在我的宫里。”傅兰因明白了它的意思,颤抖的手按在猫的脖颈上微微一用力,那猫儿毫无所觉便失去了呼吸。

  而这一手却震慑了秦昭等人,秦昭忽的按住自己的喉咙,就仿佛傅兰因那一下不是对着猫,而是扼着自己的喉咙。

  她惊恐地瞪大了杏眼,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

  下一刻,傅兰因已经冷冷地站起身,抱着猫儿面下她。

  在那一瞬间,秦昭终于记起了傅兰因的另外一个身份,定国大将军,曾经让敌人百万雄兵惊慌失措的女战神!

  “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王爷最宠爱的妃子,王爷会生,生气的。”

  接着,秦昭的脸就被僵硬的猫的尸体紧紧贴住,她甚至感觉到猫身上的余温在渐渐消失。

  “啊!!!”

  秦昭发出一声尖叫,那一刻,她几乎魂飞魄散,她想逃却,却一步都迈不开。

  傅兰因声音如浸骨寒气一般袭来:“我的猫,它在和你说对不起,看,它死了也想亲近你呢。”

  “不要,你拿开,你拿开!!”秦昭吓得花容失色,明明害怕到极点,还是动不了。

  好不容易扭头,对上的竟然是一双死不瞑目的猫瞳,正冰冷的,充满死气的盯着她。

  好可怕,太可怕了!秦昭骇得花容失色。

  “住手!!”

  随着一声清冷的男音,身材高挑的华服男子大步走来,棱角分明的脸上,就连充满怒意也无法掩藏那俊美和威严,又尽显出成熟男子的气魄。
 “王爷,”秦昭推开猫尸,委屈地小跑到顾南川的身边。

  傅兰因沉默地将猫尸重新抱回怀里,这才面无表情地回眸,看向自己的夫君,大齐最尊贵的四王爷。

  而那人眼底根本没有她,此刻正宠溺地拥着秦昭,温言细语地哄着。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弱水金阁(民国1V1)
  “昭儿,谁惹你生气了,本王替你教训她。”

  原来他的语气也可以这般和煦春风。

  接着,他却是将凌厉阴沉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正妃,傅兰因的身上。当看进傅兰因那双淡漠如死水一般的眼眸,熟悉的厌恶和烦躁的情绪再次袭上心头。

  她眼见自己当面宠幸另外一个女人,竟一点反应没有,还真是当之无愧的木头!!

  他最厌恶的就是她的这份淡漠。

  从没有人敢这样轻视他,从来没有!

  “王爷,是王妃,她指使猫抓伤了妾身的脸,妾身的脸王爷是最喜欢的,却被伤成了这样,”秦昭露出了脸上的伤痕,那到爪痕在白玉般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但却是因为她先虐打那猫,猫才会疯了一般的反抗。

  可这满院子的人,没有一个敢说实话。

  甚至傅兰因的大丫头也没吭声,因为她们都知道,怎么解释王爷都不会听的,他就是想要虐待傅兰因而已。

  “把猫的尸体碎尸万段!!”果然,顾南川问也不问,就下了残酷的命令。

  傅兰因沉默地抱着猫的尸体,立在被破坏得残破不堪的院子里,冷风仿佛刺透了她单薄而有些陈旧的衣料。

  顾南川久等不到人动手,冷笑道:“这里的人看来是活得太舒坦——”

  他话音未落,傅兰因一扬手,猫尸被扔得老远,没入了竹林中,那么大的力气,只怕已经变成了烂泥。

  顾南川笑起来,笑意不达眼底,他垂眸哄着怀里的秦昭:“昭儿,如何?现在可满意了?”

  “王爷,别提了,那死猫想起来就吓人。”

  “在本王怀里,你什么都不必怕。”

  “妾身谢谢王爷垂怜。”

  顾南川搂着秦昭走远,只剩下沉默的傅兰因立在雪地里,她的四个丫头这时候围过来,眼底都是委屈的泪水。

  傅兰因只是淡淡地道:“把眼泪擦干,随我去前院,王爷生辰将至,各家的礼物都等着登记入册,人手着实不够。”

  “是,王妃。”几个丫头擦了擦眼泪。

  傅兰因又微微一顿道:“浣碧,你去,将——雪团埋了,好好安葬。”

  她走了几步,又是回头补充一句:“它最喜欢的小球在我的枕头旁,你拿去,同它葬在一处。”

  不说还好,这话一出,几个丫头都哭得泪眼婆娑。

  傅兰因却是仰头,认命般的自嘲:“原是我不好,自身都难保,还妄图想要保全别的什么。”

  “王妃——”浣碧哽咽。

  傅兰因忍着眼底的酸涩:“去吧,我也要忙了。”

  其实她更喜欢忙后院的事情,总比晚上好,然而晚上总还是要来的。

  一早小福子就将傅兰因请了过去,只说了一句——老规矩。

  傅兰因身子一僵,只能伸手一件件除去衣服,仅仅剩下单薄的肚兜后,她停下来,双膝跪下。
 那膝盖上的厚茧因为日复一日的每晚跪着,已经厚到完全没有感觉,只是从寝殿内传来的男女的调笑声,还是分外刺耳。

  “昭儿,你真是越来越不庄重,坐好。”

  “不嘛,王爷,昭儿要王爷抱着喂我吃。”

  “吃什么?”

  “王爷,你好坏。”

  傅兰因微微垂眸,开始想点别的事情来打发这漫漫苦长的夜晚。

  忽然,一双黑色的犀皮靴出现在眼前,傅兰因眉心微动,镇定抬眸:“王爷还未睡么?可有什么吩咐?”

  顾南川背光看她,就算是这样的暗淡光线里,他那张脸还是俊美到刻骨。

  傅兰因心里一窒,这才意识到,这偌大的殿外,只剩下他们两人独处。

  感觉到顾南川今日心绪不佳,浑身散发出令人畏惧的冷意,她依然沉默木然,如一具行尸走肉,或许哪一天她就这般的同雪团葬在了一处,也未可知。

  在死之前,唯有麻木才是最好的躲避。

  忽然,脖子被狠狠掐住,窒息的痛苦猝不及防地袭来,他的手也是杀伐过千军的,再杀一个她也不过轻而易举。

  傅兰因忽然抬起了清亮干净的眼眸,认真地看了他一眼。

  很久了,她已经很久没这么看他,或许是觉得自己要死了吧?!

  顾南川却被她看得心里一动,手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些“:“傅兰因,别以为我给你王妃的位份,就真当自己是王妃,白日欺负昭儿的账,本王还未和你算!”

  阴冷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似乎只要见她无穷无尽的痛苦,才能被取悦。

  什么昭儿?他也未必有多稀罕,只是想要气她,让她痛苦而已。

  有时候,傅兰因真想抓住他的手帮他一把,帮他就这么活活掐死自己算了。

  也真知道,他会不会有哪怕一点的难过?!

  只一点难过也好,她甚至从未妄想得到他的哪怕一滴眼泪。

  “王爷,身为王妃,保护王爷是臣妾的职责,秦昭虐杀猫儿,心性残忍,不够温和,不适合服侍王爷,若是哪天她也这般凶残地对待王爷——”

  “你是说她会像你一样?背叛本王,在本王生死攸关的时候,弃本王而去?!”

  随着顾南川充满怒气的语调,他握在傅兰因脖子上的手又加重,随之窒息而来的,还有将筋骨折断般的疼痛。

  傅兰因的脸胀得通红,她已经说不出话来,放在身侧的手死死握着,控制自己不去本能地反抗。

  她没有解释,只有沉默。

  这次真的要达成心愿了吧?他终于想让自己死了吗?

  “呵呵,想死?没那么便宜!”他仿佛猜中了她的想法。

  傅兰因被狠狠推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新鲜的空气灌入口腔,带着阵阵刺痛。

  接着,她又被抓住胸前的衣襟提起来,傅兰川看着她慢慢笑了,笑容俊美迷人,一如当年初见,说出的话却仿佛浸透了世间最浓烈的毒素:“记住,以后本王想杀你的时候,一定要求饶,哭着舔本王的鞋子,求本王不杀你。不然你的弟弟妹妹,一个都别想好好活!!”

  傅兰因脸上的胀红在他的字字威胁里,褪色成了灰败。

  她垂下眼眸不再看他,除了偶尔想要求死,大部分时间,她都是沉默的,沉默到仿佛是块不懂感情的木头。

  她的麻木和死气沉沉,叫顾南川恨得咬牙切齿。

上一篇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皇叔不可以 太大
下一篇
白洁第二部全文阅读目录 穆家的小祖宗出山了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弱水金阁(民国1V1).doc》

秦夫人,这是王妃最喜欢的猫,请您,请您手下留情?! 我是王爷最喜欢的宠妾,这畜生伤了我的脸,我还动它不得了,给我狠狠的踢!! 一群丫头婆子上前,不顾傅兰因这边大丫头...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