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志德 2021.08.19

左梧桐凄厉惨叫,浑身都在战栗。

她的痛苦取悦了左霓凰,看着她脸上裂开的伤口,左霓凰十分愉悦地笑了。

“想找皇上求药解毒吗?本宫怎么可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该像药人那样惨烈的死去,你的野种……就该一辈子做一个怪物!”

她是绝不能让燕无忧变成正常人的,更不可能让燕无忧和燕祯相认!

左梧桐眼眶赤红,心里的恨意已经没办法压制,她疯了一样的挣脱侍卫的桎梏,拼了命都要和左霓凰同归于尽。

魔鬼。

左霓凰就是一个魔鬼……

两个侍卫制不住冲动的她,左梧桐没有觉察有异样,她已经被愤怒和仇恨冲昏了头脑。

她朝左霓凰冲过去。

她要杀了左霓凰!

左霓凰不躲不避,竟还一步步的往台阶边退去,清纯的脸上带了些惶恐和眼泪。

“妹妹……我肚子里还有阿祯的孩子,你就是再恨他,可你不要推我啊!”

左梧桐的手指还没触碰到她的衣角,左霓凰已经尖叫一声,像一盘散沙一样摔下了高高的台阶——

嘭的一声,砸起无数的雪花飞扬。

“啊!”

左霓凰的惨叫声刺破了冷寂的雪天,左梧桐的手还停顿在半空中。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呼吸都凝固了。

怎么会这样……

左霓凰痛苦地摔在雪地里,双腿之间蔓延出大片的血液,瞬间染红了积雪。

“霓凰!”男人愤怒的低吼声猛然响起。几乎刺破了左梧桐的耳膜。

左梧桐战战兢兢的回过头,对上的是男人阴沉的一张脸,她看到了他眼里肆意弥漫的杀气!

她骇然落泪,哭着摇头。

没有。

她没有推左霓凰,是左霓凰自己摔下去的……

燕祯一掌劈她的脸上,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近乎痛苦地道:“左梧桐,你又杀了我的孩子!”

她惊慌失措的抓住他的手,脸被涨得通红,喉骨仿佛要被掐碎了。

燕祯眼底是滔天的怒火,他暴力的把她甩到雪地里。

“你欠我两条命!你杀了我的孩子……左梧桐,我要杀了你!”

她疼得全身都在发软,爬都爬不起来,嘴角扯开会牵到脸上的烧伤。

她爬起来在雪地里写字,手指颤抖得不行。

‘阿祯,我没有……你相信我。’

燕祯不看她一眼,顺势拔过侍卫手里的长剑,指向她苍白的脸!

“告诉我,哪只手推她的?”

他身上的肃杀气息瞬间被压制,可眉眼间透出来的戾气无法掩饰,让周遭的空气都凝结成冰。

左梧桐终于害怕了,她撑着虚弱的身体一点点的往后退,在雪地里拉出模糊的血痕。

没有。

她没有!

“不说话是吗?”燕祯的眼神冰冷而蚀骨,他拔剑走到她面前,就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

左梧桐爬到他面前,血迹斑斑的手去抓他的衣袍,眼里流出了热泪,地上是她写出的血字。

‘阿祯,我没推她,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我真的没有!’

燕祯骤然挥舞手里锋利的长剑,狠狠地斩向她的手指!

龙袍破碎,她的小手指被生生斩断,掉落在一滩血泊里。

“啊……”她痛苦地叫着,断指之处深可见骨!
燕祯眼里是一片刺骨的凛冽寒光,他无视她的痛苦,心底翻涌而起的恨意几乎吞噬了他。

“左梧桐,这是你欠我的!”

他的声音无情到近乎穿透了这场暴风雪,狠狠地刺穿了她千疮百孔的心脏。

漫天的风雪里,左梧桐凄然大笑,如此的苍凉蚀骨。

血泪从脸上缓缓坠落,她痛得无法呼吸了。

她欠他的?

她为他以身试毒求药,为他产女,为他在先帝身侧伏低做小,如今还是她欠他的?

他不相信她,从头到尾他就不相信她。

他为了左霓凰的孩子,斩断她的手指?

啊!

她绝望地按住胸口,剧烈的百毒在体内发作,她喷出一口发黑的血,单薄的身体在寒风里摇摇欲坠。

她看着那个曾经要把她捧在手心的少年郎,小心翼翼的抱起血泊里的左霓凰,男人挺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风雪里。

忽然之间,她想到了很久以前,他教她武功时说的话。

阿左,你连剑都拿不稳,以后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不过不要怕,你牢牢抓住我的手,一辈子都不要松开。

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燕祯说……要保护她一辈子。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他的誓言呢?他为了左霓凰,斩断了她的手指!

她悲痛落泪,突然从雪地里爬起来,拖着残弱的身体奔向茫茫大雪里。

她伸出断指的手,像是要抓住燕祯的一片衣角。

可是手指只能看到那里白骨森森。

她疼得什么都抓不到。

她仿佛明白了什么,突然就嚎啕大哭。

她没了手指。

所以再也抓不到她的阿祯了。

她活不下去了!

尽管左梧桐再三解释,她没有推左霓凰,更没有害她,可是燕祯不信,满宫的人也不信。

燕祯下了圣旨,她谋害皇后子嗣,她和无忧都被幽禁在长信宫。

无忧从小就身体不好,本来就长不大,上次被燕祯伤了,这几天竟发了高热。

但是她这个做娘的没用,她请不到御医。

宫女每天来送饭,左梧桐都会去磕头求她,这天送饭的时间一到,她又跪过去,砰砰砰的磕头,磕得那叫一个响,像是要让这里血流成河。

她本来就是低贱的庶女,在左家的时候处处被左霓凰欺辱,谁叫她的娘是一个妓女呢?她生来就没有尊严,为了无忧,她可以不做人。

但是她磕了许久,上方都没有声音。

左梧桐心底生疑,一抬起头,便毫无预兆的撞入了一双冰冷无情的瞳孔里。

燕祯面色憔悴,眼睛里满是红血丝,他掐住她的下巴,“还想求人找御医救这个野种?你害死霓凰和我的孩子,如今霓凰昏迷不醒,你以为朕会让你的野种活着?!”

“朕告诉你,不要白费功夫了!来人啊,把这个野种带到未央宫去!”

闻言,左梧桐瞳孔一缩,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她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长腿,苦苦的哀求着摇头。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燕祯踹开了她,目光阴森,“钦天监的人说,这个野种乃是天煞孤星,命里带煞,她冲撞了霓凰,所以霓凰才会昏迷不醒。只要挖孽种的一根肋骨入药,必定就能破解!”

挖骨?!

他要挖她女儿的骨头?

左梧桐顿时撕心裂肺的大叫!
左梧桐额头血流不止,面上满是惊愕和骇然。

他怎么可以挖无忧的骨头给左霓凰入药?这简直就是荒谬!

无忧还是个孩子啊,无忧是他的女儿啊!

他不是人!

她顾不得疼痛和流血,趴在地上就开始写,‘不,是他们在胡说!’

燕祯未曾看她一眼,伸手指向昏睡在床的无忧,声音带着切齿的恨意。

“还愣着做什么?把这个孽种带走!”

“朕要亲自动手!”

燕祯的声音冰冷得没有温度,在一瞬间就把左梧桐的心脏冻结。

她只觉得眼前天崩地裂,浑身的血液都成了冰块!

燕祯还要亲自动手?他怎么可以啊!

他不可以……

燕祯一声令下,几个太监就去抱走无忧要走。

左梧桐疯了一样的爬起来,她要去把她的无忧抢回来!

她没能让无忧享受公主的荣耀,没能让燕祯承认无忧,她怎么能让燕祯亲手挖走无忧的骨?

一定是左霓凰在骗人……

她的女儿是金枝玉叶,怎么会是天煞孤星?

太监抱着无忧就走,左梧桐去阻拦,却被燕祯一掌劈开。

她踉跄着痛苦倒地,嘴里溢出了一丝血,从她毁容的脸上缓缓坠落。

“不过是一个野种而已,你至于吗?她早就该死了!”

“你这么心疼一个孽种,那好,朕要你亲眼看着,孽种的骨头是怎么被朕挖出来的!”

燕祯冷冷地道,说完就转身离去。

左梧桐痛哭流涕,她爬过去拉他的衣角,却被两个太监粗鲁的拉开。

太监像拖狗一样把她向未央宫而去,她的手指被地上的碎石划破了,冻疮的脓血直流。

她仿佛感觉不到疼,只是绝望的哭喊着。

她的心在滴血啊!

燕祯,无忧真的是你的女儿……

你不要挖她的骨,她的骨救不了左霓凰,她会死的。

女儿啊,我的女儿!

燕祯,你把我的无忧还给我!

未央宫。

御医已经准备就位,燕祯亲自取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宫人屏息着,空气里只剩下左梧桐的哭喊声,无忧小小的身体被架在椅子上,一张小脸煞白如雪,无忧已经被弄醒了。

她整个人都在发抖,看到拿着匕首的燕祯,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娘亲,我好怕!”

“娘亲……无忧不要爹爹了,娘亲……无忧不要爹了!”

孩子的哭声很微弱,让左梧桐心痛如绞。

她被两个太监制住,她疯了一样挣扎着,一次又一次的试图扑过去。

燕祯手里的匕首锋利又明亮,映到左梧桐的眼睛里,刺得她眼睛发疼。

她觉得她的心也被割了。

“阿左。”燕祯冲她微微笑了,声音温柔得不像话,仿佛情人间的呢喃。

左梧桐的神色恍惚,泪眼模糊。

她听到他冷冷地道:“你这孽种能够为皇后牺牲,是她的荣幸!”

她哀恸大哭。

不……

不要,燕祯不要……

她想求他,想再一次把所有的真相解释给他听,可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是一个哑巴!

她为什么就是一个哑巴?

随后!

燕祯的神色猛的一狠,手中锋利的刀尖狠狠地刺入无忧的身体!
上一篇
糖都给你吃 48补肉,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doc》

左梧桐凄厉惨叫,浑身都在战栗。 她的痛苦取悦了左霓凰,看着她脸上裂开的伤口,左霓凰十分愉悦地笑了。 想找皇上求药解毒吗?本宫怎么可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该像药人...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