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异地恋一晚上要了45次

志德 2021.08.05

入得宫中心起涟,有人欢喜有人忧;

月圆当是团圆日,从此别离亲与爱。

   盖荣儿坐在窗边看大家都相继上床躺下,而自己却全无睡意,于是轻轻走向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长长的呼了口气,感觉轻松了许多,在那间没人说话的大屋子里总还是感觉有些憋闷,打量所住之处,这是一个两进的小院落,宫院的大门已经紧紧的锁住了,荣儿不知道这是皇宫的哪里,他们应该是住在此院东面的大厢房里,西面好似也有一间大厢房,不知住的是否和她们一样,也是入选的宫女。盖荣儿走到院廊边的石桌旁轻轻坐在石凳上,抬头望天,正逢十五左右,今儿的月亮很远,“月圆之夜难团圆,雀儿从此入金笼。”荣儿笑笑,暗暗的打趣着自己。踏进这宫门,也许就是十年不得归家了吧。

   盖荣儿正沉思间,就见西屋房门也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一个身着浅绿色衣服的女子从屋内缓缓走出,绿衣女子轻轻关上门,转过身抬眼看到了坐在对面屋廊旁石凳上的盖荣儿,只见绿衣女子浅笑一下,缓缓朝石桌走来。

   盖荣儿借着月色仔细打量,正是早前点名时被第一个念到名字的女孩,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好似是叫王敬芝。

   绿衣女子走到她旁边,问道:“我能坐下吗?”

   “姑娘请座。”盖荣儿笑笑说道。

   “我叫王敬芝,姑娘怎么称呼?”女孩礼貌的问着。

   “盖荣儿。敬芝姑娘怎么不休息?”对于女孩的礼貌盖荣儿产生了一丝亲切的感觉。

   “第一次别离父母,较难入眠,春风袭夜,敬芝想这夜晚的院落中空气当极为舒适,所以出来走走。荣儿姑娘也睡不着吗?”盖荣儿从王敬芝的谈吐动作上判断,这位姑娘应该是个家教甚好的女孩,颇具大家闺秀之气。

   “嗯,是呀,‘春风袭夜院落静,绿影悄然与妆容。”荣儿笑着淡淡的答道。

   “好才情啊,荣儿姑娘的诗对已显出荣儿姑娘的才情了,如果敬芝没猜错的话,此对是一对含两意。”王敬芝笑着道。

   “哦,敬芝姑娘此话怎讲?”盖荣儿含笑看向王敬芝问道。

   “其一之意:为这诗句面上的意思,是这春风静悄悄的吹过万物,绿色伴随着春风,悄悄将万物染上绿色,仿若画了一副绿色的妆容,仅从此意,便已是佳对。”

   盖荣儿笑着问道:“那其二呢?”

   “这其二之意:荣儿姑娘用了敬芝出来走走的缘由,‘春风袭夜院落静’,而‘绿影悄然与妆容’中的‘绿影’当是指敬芝了,敬芝今天身着绿衣, ’与妆’应同“遇撞”,‘容’字当为荣儿姑娘的同音,‘与妆容’,意思当为遇到荣儿姑娘吧。所以这对的隐含之意便是,敬芝春夜难以入眠,出来走走,却不期然的遇到了荣儿姑娘。”王敬芝顿顿,“不知敬芝解的可对?”

   荣儿笑着点头:“荣儿能作出此诗句不难,全是应景,而敬芝姑娘能解出此句中隐含之意,才更难得。”

   敬芝笑着摇摇头:“荣儿姑娘何必谦虚呢,以荣儿姑娘的才情及相貌相信定会获得皇上的喜欢的。”

   “敬芝姑娘抬举了,这宫中得皇上恩宠怎会如此容易,敬芝姑娘相貌才情亦佳,若荣儿有机会获恩,敬芝姑娘机会岂不更大。”盖荣儿笑着轻声回道。

   王敬芝低头看着手里的一件物饰,突然降低了声调,“敬芝不盼得恩宠。”

   “呃,这到奇怪?哪个进宫的女孩不想被皇上看中呢,难不成敬芝姑娘乐意为奴?看姑娘也是从小没吃过苦的。”荣儿不解的问着,借着月光看到女孩手中握着一块儿玉佩。

   王敬芝盯着玉佩没有回答,最后笑笑,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休息吧。敬芝先告辞了,荣儿姑娘也早点歇着。”说着话,女孩起了身道别后,向西厢房走去,

   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想着刚才女孩眼中透露着的惆怅之情,盖荣儿想她说的应该是实话?她为什么不想得恩宠呢?盖荣儿不得其解。盖荣儿知道能被皇上选上,能服侍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男人,对于女人来讲,那都当是一件幸事,于家中也是荣耀之事,既然已经选为宫女,从内心里她当然期盼能够被选上,只是她知道能否被选上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什么也做不了,一切听天命而已,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所以她便也淡然,只是这名唤王敬芝的女孩为什么不希望被选上呢?盖荣儿真的很好奇。

   不过看着女孩恬淡的性子,到与自己有些相若,所以到添了不少的好感。春夜的风还真的是有些凉的,盖荣儿向东厢屋走去……
成为宫女丧自由,宫规要求苛而严;

弃梦失念识现实,从此只从主子话。

   第二天,卯时未到,便有姑姑来敲门,“都起来啦。”盖荣儿昨晚躺在床上,换了地方睡不习惯,辗转反侧没有睡好,感觉有些疲乏,挣扎着起来。

   大家迅速穿好衣服来到院中,荣儿看看了大家全都穿上了昨日新发来的宫服,统一的衣服,也让昨天最后进来的那个美艳的粉衣女孩在其中更突显美丽。院内站着三个姑姑,中间一个年龄看着较长一些,而两边那两个正是昨天送衣服来的两个宫女。

   就听中间的宫女开始说话了,“入得宫中就要懂得这宫中的规矩,你们在宫中的一言一行不仅代表你们自己,也关系着你们宫外面家人的性命,说话做事都要小心谨慎,我姓肖,你们可以叫我肖姑姑,我左边的这位是连姑姑,右边的是宁姑姑,这几天有什么事可以找她们。你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是北二所,我是这院子的掌事姑姑,这十天就有我们三个来教导你们这宫里的规矩,在这里,就必须听我的话,这也是宫里的规矩,新来的宫女要听先入宫的宫女的话。”

   “本次宫女选秀共选入宫20人,现在都给我站整齐了,念到名字了就福身喊‘在’。”

   念过名字后,肖姑姑又说道:“今天是第一天,我就先把这宫里的规矩给你们说说,你们都给我死死的记着。这第一,宫女早上寅时就必须起来,因为主子们会在卯时前起来梳洗完毕去给太皇太后请安,而皇上也要在卯时上朝,所以做奴才的是一定要起在主子前面的;这第二,在主子面前和年长你们的宫女面前,要自称奴婢,不可逾规逾矩,和主子及姑姑说话要低着头,不可直视;这宫里的规矩就是晚来的宫女要尊敬先来的宫女,比你们先进宫的宫女,你们要唤作姑姑;第三,当宫女的要朴素,平日里说话行动都不许轻浮,不许描眉画鬓;第四,宫女要“行不回头,笑不露齿”,走路要安安详详地走,不许头左右乱摇,不许回头乱看;笑不许出声,不许露齿,不许哭丧着脸。像你这样的脸面就不行。”肖姑姑说着话便指向了一人,正是那个美艳的女孩,刚才念名时盖荣儿听到她叫灵翘儿,从昨天见到她,盖荣儿好像还没见她笑过。
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异地恋一晚上要了45次
   肖姑姑指着灵翘儿说道:“你摆个脸色给谁看呢?长得好看别以为有什么不得了,你以为就会被皇上看上,我也明白告诉你们这宫里长得好看的宫女多了,见不到皇上的人也多了去,我入宫八年,我们包衣出身的当主子的我还没看到,皇上今年也才13岁,所以我劝你们最好也别抱着这个心,都给我安份点。”

   灵翘儿低声回道:“奴婢不敢。”

   “不敢?好,那你就给我笑。”肖姑姑再次指着灵翘儿喊道,灵翘儿咧咧嘴也算是笑了过了。

   肖姑姑显然不满意,继续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们也不是人人有福气去伺候主子的,内务将会参考我的意见来对你们进行分配,如果在我看来不过关的话,那洗衣房,杂事房的粗使宫女的位子也等着你们呢……”

   整整一上午肖姑姑基本都是在大讲宫规训戒大家,盖荣儿也真是佩服,讲了那么长时间的话竟然也不累,想必这也是多年宫中生活训练出来的吧。不过盖荣儿可一点也不敢大意,这位姑姑隔上一小会儿就会随便叫个人出来提问。

   好不容易熬到巳时三刻的样子,肖姑姑总算让大家回房等候用午饭,不一会午饭就由几个太监送到了,和昨晚的火食差不多,几盘清淡的小菜,一人一碗白饭。饭后,公公们收了盘子,宁姑姑就进了屋来,这宁姑姑的脸上总是挂着笑,给人的感觉很和气。

   “这十天,你们东厢屋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我们三个人住在院门旁东面的小屋里,用过午饭你们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一般这个时间是主子们用膳的时间,真要伺候主子了,吃饭的时间要比这晚,要在主子用过后方可吃饭。好了,现在你们先休息吧,未时的时候到院中集合。”宁姑姑说完这话就出了门。

   “姐姐,真的会看不到皇上吗?我以为进了宫就会瞧到皇上的。”尹若兰非常郁闷的问着坐在她身旁的盖荣儿。

   “妹妹,其实你何必在意呢?一切自有命数,顺其自然吧。”盖荣儿劝慰着。

   “呜,姐姐,如果不能被皇上选上,这日子要怎么过啊?你听今天那个肖姑姑把宫女生活说的多恐怖,我本就有点粗心,要是以后经常犯错,不是要死了啊。”尹若兰哀叹道。

   “那你就用心学啊,免得责罚。”盖荣儿正要答话,坐在盖荣儿旁边的苏雅笑着抢了话。

   “苏雅姑娘说的极是,你就认真努力的去学。”经过这一天相处,盖荣儿看这位苏雅姑娘相貌虽然较尹若兰,王敬芝,灵翘儿而言逊色的多,但人却是极为和善的。

   未时大家已在院中集合,肖姑姑先又是一番训戒,“好了,现在我就讲讲我们作为宫女的一些基本规矩,首先是这站,主子站着你不能座着,主子坐着没有允许你也只能站着,任何时候站都是宫女的第一步,只要主子没让坐就只能站。平时伺候主子那都是要站着。而站呢要站的直,但头不能高抬,视线是看着斜下方,连姑姑你给你们示范一下。”连姑姑示范后,“这站完了就是走……”

   整个一下午,就在指导,示范,抽查中学行了站,走,坐,举,递都一些宫女的仪姿。

   酉时三刻刚到,就听肖姑姑说道:“今天的学习就到这儿,你们回去都好好想想今天学了什么,给我心里记牢了,晚上都早点休息,明天早晨卯时在院中集合。”

   晚饭用过,大家坐在桌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宁姑姑又到了房里,问大家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尹若兰看宁姑姑和气拉着宁姑姑问,“姑姑,今天肖姑姑说的包衣宫女没有一个当主子的是不是真的?”,肖姑姑笑笑,肖姑姑入宫有八年了,她入宫时正是先帝爷独宠孝献皇后董鄂氏的时候,而当今皇上今年也才13,也没什么后妃,目前只有皇后一人,所以肖姑姑说她没亲眼看到那到也是真的,不过,最近听说皇上住的寝宫保和殿的宫女张乐琪得到皇上临幸,即将被封为答应,所以肖姑姑的话不全对。”

   听了宁姑姑这话,尹若兰总算笑开了颜,“那就是说有机会被皇上宠幸啦?”

   宁姑姑笑笑,“不过肖姑姑说的话也是在理的,宫女被选为主子的可能性非常小,千人里有一个都不错了,所以,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不瞒你们说,我打三年前进宫至今还没见过皇上。”

   “啊?”听了这话,尹若兰的小脸又搭了下来。宁姑姑无奈的笑笑,“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我也回去了。”

   接下来的几日大家如第一日般,在学习、训斥中渡过,宁姑姑一般在晚饭后都会来东厢房里坐一坐,和大家聊聊宫里的事,大多还是围绕着一些规矩的,她们现在学的都是最基本的宫规,以后分到各处,各处的掌事姑姑还会分派每人不同的差事学习不同的规矩。

   转眼到了第十天的下午,肖姑姑正讲着明天她们就会由内务府将这二十名宫女进行分配,就在肖姑姑强调着的时候,突然有个公公进了院里,朝着肖姑姑说,“肖姑姑,太皇太后有旨,传你速到慈宁宫问话。”

   “奴才领旨,这就去,劳烦曹公公了。”来的是慈宁宫总管曹公公,肖姑姑回过头对大家说道,“你们都散了吧。”然后随着传旨的曹公公匆匆忙忙走了。
太祖天音传北所,众女凭空得希望;

翘首盼来面太祖,未想却得见君缘。

 慈宁宫内,肖姑姑跪倒在地,“奴才叩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行了,起来吧,哀家问你,这批宫女召了多少人?”太皇太后问。

   “回禀太皇太后20人。“肖姑姑恭敬的回道

   “可有家世尚可,又瞧着顺眼的?”太皇太后接着问道。

   “呃,回禀太皇太后,有那么两三个还可以。”肖姑姑不知太皇太后的用意,紧张的回答道。

   “嗯,好了,这样吧,明天巳时你带她们到御花园的万春亭候着,我老人家要去瞧一瞧。”

   “奴才遵旨。”肖姑姑恭敬的应道。

   “好了,下去吧。”太皇太后挥了挥手。

   看着肖姑姑退了出去,太皇太后身边一直站着的跟了她一辈子的老宫女苏麻喇姑问道:“老祖宗怎么有兴致过问起宫女的事儿来了?”

   “苏沫儿啊,你说我这把老身子骨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呢,皇上已经快14了,这鳌拜好似一点还政于皇上的打算也没有,我想啊,这定是看皇上小,要是皇上当了爹不就是大人了嘛,可这皇上大婚也大半年了,这皇后啊是一点动作都没有。

   “皇上皇后还小,老祖宗您也别太急喽。”苏麻喇姑劝慰着。

   “要说这个孙媳妇吧,真是贤惠,哀家是挑不出一点儿毛病来,就是这性格呢,稍微绵了点,不会耍心眼,也不会讨皇上开心,所以我知道,皇上虽挑不出皇后的不好来,但并不是非常喜欢,听奴才们讲啊,这皇上去坤宁宫的次数并不多。”太后叹道。

   “皇后从小家教甚言,克守本份,要不明儿个我和皇后去谈谈心,敲打敲打可好?”苏麻喇姑问道。

   “这敲打是要的,但我这也得想想别的法子,你说皇上小,可前两天皇上还临幸了个宫女,打算封为答应,这儿女之事皇上可不是不懂哦,可要说他懂,自打他十二岁起哀家便往她宫里精挑细选了几个长相尚佳的宫女,可至今只宠幸了一个宫女,哀家想定是皇上瞧不上眼。”太皇太后顿了顿说道:“这批入宫的宫女,年龄和皇上相当,不若之前的都比皇上大,听奴才们讲有几个不错,明儿个,皇上在我这儿问过安后,哀家就领着他去瞧瞧那几个宫女,看有没有他能看上眼的。”太皇太后说到这儿又叹了口气,“多几个选择,早点有了子嗣才好啊。”

   “老祖宗真是费心了,这晚膳已准备好了,老祖宗还是先用膳吧,这宫里的事可一样也少不了老祖宗您呢。”苏麻喇姑笑着说道。

   再说这边肖姑姑回到北二所时,大家刚用过晚饭,宁、连二位姑姑又分别到两屋急匆匆把大家招到院中集合。

   “你们真是好运,今儿太皇太后有旨,明天巳时漱芳斋召见你们,我教你们的规矩今天都给我好好的复习,明儿个要是有一点差错,在太皇太后面前丢了人,回来后绝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听到了吗?”肖姑姑训着。

   “特别是你,灵翘儿,你这脸面给我放柔了。”这十天的宫规教导中,灵翘儿没少被骂,虽然较之前一副冰霜脸有了一些改变,但盖荣儿想着这也就是改面没改本,只对着肖姑姑有笑容,十天下来大家同处一屋,彼此之间熟了话也就慢慢多了,但唯独灵翘儿还是甚少和大家说话,只是偶尔说上一句两句也便了了,其它宫女也不喜她这样拿架。其实盖荣儿到也相信肖姑姑说的话,以灵翘儿这样的性格分配了差事怕真是要吃亏的。

   肖姑姑又絮叨了一会儿宫规,便让大家各自回了屋,大家前脚进屋,宁姑姑后脚便跟了进来,“姑娘们,今儿个都好好的休息,明儿个见太皇太后时都精精神神的,姑娘们这次好福气,如果明儿太皇太后看上了,去伺候老祖宗就是你们的福分。”

   “姑姑,宫女分配前都会见太皇太后吗?”苏雅凑上来问道。

   “可不是每批宫女都有这福分的,祖上的规矩也没有这一出,这次也不知道为何太皇太后要见你们,咱这宫里头,宫女的地位是和你主子的地位相关的,所以明儿个若能被太皇太后相中了招到慈宁宫里去,姑娘们在宫里的地位也就算上去了。”说完让大家休息,肖姑姑便退了出去。

   这时尹若兰走到盖荣儿身边,“姐姐,如果被太皇太后选上了,到太后宫里当差,就能见到皇上了,对吧?肖姑姑有讲过,皇上每天都要去给太皇太后问安。”尹若兰充满希望的问着。

   盖荣儿无奈的笑道:“也许吧,若兰妹妹,你还真是一心就盼着见皇上啊。”

   盖荣儿扭头看向灵翘儿,她已经翻身躺在床上了。盖荣儿笑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的喜欢注意这个冷漠的女孩。

   按宫里的规矩,每日卯时太后和妃嫔们是来慈宁宫给太皇太后问安,若无特别吩咐,问过安的妃嫔们就可退了,而每日辰时皇上会在太和殿早朝,下朝后来慈宁宫给太皇太后和太后问安。

   第二天早朝过后,少年天子玄烨依例又来到慈宁宫给老祖宗和太后问安,问过安后,太皇太后说道;“皇上,今儿个有什么事你都先往后挪挪,先陪哀家去趟御花园。”

   “是,老祖宗,孙儿遵旨。”玄烨应道,又问:“皇祖母今日有雅兴要逛逛御花园?”

    “哀家便是有这样的雅兴,让苏沫儿陪着也便是了,怎么敢劳烦你这个忙人呢。”太皇太后笑着说道,“这次新进了二十名宫女,我看你宫里的使唤丫头也不够,去年底黄姑姑和喜姑姑允了她们出宫回家也没再补人,就想着让你亲自去挑两个自己合心的来伺候。”

   “是,孙儿明白了。”

   说着话,一席人就起身向御花园走去。

   再说御花园万春亭肖姑姑早领着众宫女早就在这里候着了,早上寅时肖姑姑训了话,大家用过早饭,不到卯时就到了御花园门口,内务府的总管主管太监及御花园的管事太监已经得了旨令早在这儿候着,把她们迎到园中亭下候着。盖荣儿初进御花园,也颇为新奇,她一直未在这宫中看到花草树木,却没想到全聚于这里了,又是春天,绿意也爬上了整个花园,不由得暗暗欣赏着园中的美景。

   大家正候着,就听到后面有公公坚着嗓子喊道:“皇上、太皇太后、太后驾到。”

   啊?皇上?盖荣儿的心里一跳,难道今天皇上也来了?

上一篇
小区电工老周刘芳第九章,杨家后宅(全)冬儿 小说
下一篇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异地恋一晚上要了45次.doc》

入得宫中心起涟,有人欢喜有人忧; 月圆当是团圆日,从此别离亲与爱。 盖荣儿坐在窗边看大家都相继上床躺下,而自己却全无睡意,于是轻轻走向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长长的呼...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