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醒来都在师兄屋里》,挡不住的疯情

志德 2021.07.30

漆黑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光亮,暗的让人害怕,让人惊慌。

秦静温蜷缩着身躯,隐藏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父亲发生车祸当场死亡,母亲和小妹现在躺在医院生死不明。更严重的是,家族破产,债主追到医院不依不饶,她求助男友,却意外撞破男友劈腿新欢。

整个世界,似乎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光明和黑暗的转换令她憔悴不安。

而这个房间,或许,能带来一点点希望与改变。

漆黑的卧室门就被推开,听到门响的那一刻她突然害怕的抖动起来,也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一个硕壮的男人身影进入房间,按照他所熟悉的环境直接来到了床边。黑暗中,那双冷眸凝视着蜷缩在角落的女人,一声不吭。

    男人不想知道关于这个女人任何的情况,只要事情顺利完成他们便不会再有任何瓜葛。现在他只要完成男人该做的就可以。

    “衣服脱掉躺在床上。”

    男人冰冷的声音响起,好像黑暗中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奴隶一样。

秦静温被这冷潇的声音吓得整颗心都聚在一起,正在她有些犹豫的时候,男人再次嘲讽的开口, “慢一分钟,就少一万。”

“我……我脱!”秦静温眼眶中含着泪,快速的脱掉身上所有的衣物,赤条条的,闭着双眼,躺在床上。

秦静温未经世事,当男人碰触她的时候浑身战栗,可随着男人温热的手掌来回的游移,她便开始全身燥热起来。

……

    秦静温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痛感还清晰的存在着,室内的余温也没有消退,可她却听到了男人冰冷无情的声音。

    “这几天你是排卵期,哪里都不许去,我会随时过来。”

    男人已经迅速的披上浴袍,背对着秦静温,说出的话没有一点温度。 “我警告你拿了钱就要遵守规矩,否则后果自付。”

    一个星期之后,秦静温过了排卵期,男人不再来,她也不用每天生活在黑暗的房间里,可以出入自由,只是她身边一直跟着女佣。

    让她高兴的是妹妹秦静怡终于醒来,可妹妹却换上恐怖性焦虑障碍,这让秦静温刚刚看到的太阳再一次被乌云遮住。

    这样的妹妹没办法上学,需要人照顾。治疗也要花费不少的钱,还要看心理医生。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离开妹妹的病房,秦静温想要看看母亲,女佣接起电话随后递给了她。

    “老板的。”

    秦静温疑惑着接过电话。

    “我……”

    “今天晚上我去别墅,准备一下。”男人霸气的说着。

    “今天不是排卵期,我们没有这个约定。”秦静温毅然拒绝。

    “另外付钱给你。”

    “……”

    秦静温苦笑,这样的她岂不成了不折不扣的失足女?然而她急需用钱不是么?

    “一次五万。”

    男人挂断了电话,秦静温的眼底氤氲。

    就这样秦静温差不多每天都会有五万元的收入。

    男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跟多次的亲密接触没有区别,只是发泄男人旺盛的荷尔蒙,只是想要种下属于他的种子。

    最后的冲刺结束之后,秦静温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多留一会,还有五分钟就十二点。”

    多日来的伤痛连连,秦静温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感受不到任何温暖。唯一让她觉得还有温度的就是这个男人的身体了。

    此时她特别的委屈,只想他能陪她五分钟。

    男人的反应让秦静温再次失望,他厌恶的拒绝了秦静温然后起身。

    “收起你的欲望,你不配。”

    “欲望?我有什么欲望?今天是我生日,我只想找个人陪我度过这最后的五分钟,怎么就成了欲望?”

    黑暗中,朝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秦静温大声发泄着,背影消失又低声抽泣。

    不幸的事情再次来袭,母亲最终离开了秦静温。

    秦静温在黑暗的房间里失声痛哭,撕心裂肺的声音传到了门外男人的耳朵里。

过了几日,秦静温被佣人叫醒。

    “小姐,我来确认你有没有月经?”

    “有,昨天就来了。跟我到洗手间确认一下。”秦静温双眼红肿,痛苦和心伤都写在脸上。

    佣人确认之后离开,几分钟的时间又走了回来,一脸的冷漠鄙视,好像秦静温有多无耻一样。

“老板说了,不下蛋的母鸡留着没用。合同解除,预付款归你。
 十个月后,秦静温抱着刚满月的孩子站在那栋山顶别墅的门前,接待她的还是那个带着一脸嘲讽的女佣。

    对于秦静温抱着一个孩子突然出现,女佣虽然很惊讶,但她还是马上联系了老板。

    还是那间卧室,秦静温小心翼翼的将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看着他白皙的皮肤,圆圆的脸蛋,秦静温满心的不舍。

    “宝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也是没有办法了,别怪妈妈。”

    秦静温的眼泪忍不住一滴一滴的落在孩子的身上,即使有万般的不舍,她还是要把孩子送给他的父亲。

    因为秦静温需要钱,因为秦静温没有能力把他养大。

    人活着有太多的无可奈何,这一种是最残忍的,她正在经历着。

    四十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秦静温关了房间内的灯之后才允许外面的人进来。

    黑暗中还是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姿,还是那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一切都没有变,唯一改变的是这个房间里多了一个孩子。

    “你走的时候,已经确认了没有怀孕,这个孩子怎么回事?”

    男人说话的同时犀利的眸光落在了床上正在蠕动的孩子身上。虽然看不清他的相貌,却能感觉到他的弱小。

    “医生说像我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就是因为一直有……月经,我直到四个多月才知道自己怀孕。”

    跟陌生男人谈到自己的私密,秦静温还是第一次,显得不那么坦然。

    “孩子都出生了才来找我,你的目的何在。”

    男人依旧冷硬语气里有着明显的怒意。

    “钱,要不是我急需用钱我是不会把孩子给你送来的。”

    秦静温陈述着事实。如果不是因为钱,她宁可带着孩子过苦日子也舍不得把孩子送过来,这一切都是钱惹的祸。

    “你好像不是现在才缺钱的。痛快的说出你的目的我讨厌跟我耍心机的人。”

    男人不耐烦的低怒着。

    “没有心机,是你想多了。我的确应该在怀孕的第一时间来找你,那个时候我没有现在的紧迫,想自己带着孩子生活,可现实并没有我想的那样简单,我的确没有抚养他的能力。”

    秦静温强忍着不舍,强迫自己才能说出完整的话,这个时候没有人能理解她的痛。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也不用怀疑我。做个DNA亲子鉴定我们再谈。”

    秦静温知道男人在怀疑什么,也理解他有这样的反应,不过一个DNA可以解决一切。

    “你以为一个DNA就能解决一切?你走了十个月,你知道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改变什么?”

    男人突然大声怒吼,却惊吓了床上的婴儿。

    哇的一声,婴儿大哭起来。秦静温赶忙回身去安抚孩子,虽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声音里母性光辉暴露无疑。

    “宝贝不哭,妈妈在不要怕。”

    婴儿似乎真的被吓到了,不管秦静温怎样安抚他还是在大声的哭闹。秦静温没办法只能用母乳来减轻婴儿的恐惧。

    秦静温抱起孩子,背对着男人,开始熟练的哺乳,这一系列的动作,让男人冷眉紧皱。

    婴儿终于停止了哭泣,没多大一会就睡着了。

    秦静温把孩子轻柔的放下再一次转身面对着男人,同样是看不清男人的脸,但她能感觉到男人冷潇的气息。

    “说话小声一点,不要在吓哭孩子。”

    先是提醒,然后继续开口。

    “我不知道你刚刚的怒吼想要传达什么意思给我,我也不想知道。我今天来就是跟你谈孩子的,如果你要就去做个亲子鉴定,不要我可以马上带他走。我是没钱,可我也不至于把他给饿死。”

“还有,今天对你对我都只有这一次机会。以后我和孩子绝对不会到这个别墅来找你,也请你这辈子都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
秦静温说完,转身就要去抱孩子,却被男人猛力拉回。男人用力猝不及防,秦静温没有防备,直接就回身扑在男人的怀里,撞击着他结实的胸膛。

    “你……”

    愣怔片刻,秦静温立刻站直了身体。

“我的孩子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带走,你就是一个工具,你为了钱把孩子给我送回来,就没有资格把他带走。”男人这一次的怒火更胜,但他却没有大声狂吼,而是把怒火发泄到秦静温的手腕上。他直接用力捏疼了秦静温。

秦静温从身上拿出一把婴儿剪刀递给男人,说到,“亲子鉴定用头发就可以,你可以亲自剪下孩子的头发,然后把孩子还给我。”

男人盯着秦静温,随后在婴儿脑后剪了一束胎发,随后一声不吭的离去。

三天后,男人带着鉴定结果再次到来。
《每天醒来都在师兄屋里》,挡不住的疯情
    “鉴定结果出来了,是我的孩子。”

“你现在就要带走么?”结果如何秦静温早就知道,但从男人嘴里说出来,她却万分不舍。把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生怕男人马上就把孩子带走。

男人准确的找到了沙发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才开口。

    “先说你的条件,你这样大费周折不可能只要余款。”男人明显的嘲讽语气,让站在一边的秦静温很不舒服。

    “我们开始就讲好的,生男孩酬金要翻三倍。当时订金给了我五十万,再给我两百五十万就可以,我没有多要的意思。”

    秦静温是缺钱,可是就地涨价的事情她是不会干的。

    男人沉默,片刻之后,“不算订金的五十万,我再给你四百万。”

    “多余的我不要。”

    虽然四百万对她来说能解决很大的问题,但秦静温还是果断拒绝。

    “不要打断我,我说完了你会要。”男人低吼警告,继续说着。“二百五十万是合约里规定的,五十万是你孕期的营养费,五十万是孩子一个月的抚养费。”

    “剩下的五十万?”秦静温没耐心等下去。

    “再跟我做一次。”男人话音落下的同时,手已经开始行动。

    他一个用力抓住秦静温的手臂,强迫她坐在了沙发上,随之而来的就是欺身而上。

    这动作连贯迅速,等秦静温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男人压在了身下。

    “哼……”

    秦静温嘲讽的冷哼。

    “没生孩子之前一次是五万,生了孩子反倒翻了十倍,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的一次这么值钱。”

    秦静温心脏在不规律的跳着,可嘴却在倔强的说着。

    “嫌多就多做几次。”男人话音落下,突然就吻住了秦静温温热的唇。这种感觉他似乎等了很久。

    “嗯……放开……我拒绝。”

    秦静温断断续续的拒绝声,就这样淹没在了男人强劲的攻势下。

男人的唇控制着秦静温的唇,手掌游移至秦静温的柔软之上,那种坚挺酥弹的感觉让他移不开自己的手,挪不开自己的唇,整个身体更是死死的压住秦静温。

事后,男人穿戴好衣服,冰冷的语气说道,“孩子你继续带着,尾款,律师会过来跟你谈,合同签了钱就会给你。”

男人说完在黑暗中摸索着,轻轻的报了一下孩子,随后离去。

第二天,秦静温跟律师一切处理完,赶紧把电话打给了秦澜。

    “姑姑,钱我弄到手了,我已经汇到你账户。你先把死者要求的四百万给他们,伤者这边我在想办法。”

    死者赔偿了之后,秦静温就能喘一口气了。但剩下的依然让她如泰山压顶般沉重。

    “孩子就这样给他们了?温温,要不然把孩子带回来。”秦澜伤感的说着。

    “姑姑,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秦静温是孩子的母亲,她何尝不想把孩子留在身边。

    “姑姑,就按我说的做吧。剩下的钱我在想办法,伤者那边我在沟通一下。”秦静温放下电话,又一次为难。

    伤者的态度比死者家属还要强硬,她即使打电话沟通也于事无补。

    秦静温再一次陷入到苦恼当中,虽然自己要想办法,可是对于钱的来源,她一点头绪头没有。

    孩子秦静温带着,男人每天都会过来。

    对于男人的生理需要,秦静温也没有拒绝,她想增进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看看能否在男人这边借到一些钱。

    男人最近几天跟原来大不同,每次欢愉过后都会做短暂的停留,原因只是孩子。

    秦静温摸索着穿好衣服起身坐在男人的身边。

    犹豫了片刻才开口。

    “我……你能借给我一些钱么?我……”

    “这就是你这几天俯首称臣的原因,这才是你这么晚送回孩子的原因?” 男人都没给秦静温把话说完的机会,直接就怒了。

    “不是,不是的。我跟你借钱,又不是要钱骗钱。我打欠条给你,我也会给你利息,绝对没有……”

    “没有什么?你的野心已经暴露了,下一步就想母凭子贵嫁给我是不是?”男人的怒吼声快要把屋顶掀起,一边婴儿床上的宝宝吓得大声哭泣。

男人起身,将孩子从婴儿床上抱起,“孩子我带走,你马上滚。”

“不,不是的……我可以解释……”

“立刻,马上,滚!”男人的话语充满憎恶。

    “等等,再给我一点时间。”秦静温急切的拦住了男人的去路,看着哭的惊慌的孩子,秦静温心如刀割,她眼泪狂奔而下,痛哭出声。

秦静温快步从床边拿回一个资料袋递给了男人。 “这里是孩子出生时的所有资料和注意事项。还有我送给他的一个小礼物。”

男人将秦静温的资料袋夺走,抱着孩子大步离开,走到门口又停下,“遵守合约管住你自己,别给孩子找麻烦,别到处骗人给孩子丢脸。”

    男人的话冰冷无情,说的秦静温更是痛苦不堪
上一篇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傻子有个大东西
下一篇
一滴都不许漏何泽城林荫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每天醒来都在师兄屋里》,挡不住的疯情.doc》

漆黑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光亮,暗的让人害怕,让人惊慌。 秦静温蜷缩着身躯,隐藏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父亲发生车祸当场死亡,母亲和小妹现在躺在医院生死不明。更严重的是,家族...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