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傻子有个大东西

志德 2021.07.29

“你打开不就知道了?”他的笑容带着怂恿味道。

我抓过袋子打开,一股新印刷的人民币特有油墨味扑鼻而来。几十叠毛爷爷沉甸甸压在手上,却不属于自己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语啊。

我有些惆怅,把袋子放了回去,“陆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我,“这是开会之前,建明集团的设计师李玲给我的。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搞笑,也就真笑了出来,“你不问送你钱的人是什么意思,反而问我。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哪里会知道?”

然而,我的笑容下一秒就僵硬在嘴角上了。

因为陆言突然从老板椅上离开,几步就走到我面前,莫名地和我贴的很近。她勉强维持住笑容,抬头看他的脸。这男人的五官的确精致迷人,高冷中透出一股优雅的成熟感。

“闻小姐从业这么多年,难道连这点小手段都不懂?”陆言的目光微微泛冷,似乎在给我威压,“如果创达设计的人都如你这般不通人情世故,我想我也可以不用考虑贵公司了。”

他话不多,却一针见血。

我挣扎在告辞离开和摊牌说话这二者之间。

对于项目,我到底还是不肯轻易死心的。

我直面他的目光,“抱歉。我不是李玲。她和我虽然同为设计师,但她还有个董事长老爸撑腰。她拿三十万,毫无压力。不过我可以和我的领导申请,在合作的项目款里让利几个点。你看,可以吗?”

“闻小姐觉得,我很缺钱?”陆言邪气一笑。

我咬了咬唇,“陆总当然不缺钱。但是也没人会嫌钱多啊?你把我喊来,不就是这意思吗?”

很多人都说我长得不是特别漂亮,只是耐看,却偏偏有一副叫人嫉妒的好嗓子。只要我稍微压低声线,尾音拐一拐,就能把男人的骨头喊酥了。

我一直觉得这个说辞很夸张,但此刻陆言看着我的眼神突然变了变,让我心里不由咯噔了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他的眼神具有侵略性,尽管他掩藏的非常好。

沉默对视了一分钟,陆言才说,“既然给不了钱,不如把你自己送给我?”

他话音刚落,大手就已经摸上了我的腰,狠狠地掐了我一把。

我被掐的一疼,呻吟声不等我冷静应变就先溢出了喉咙。

这声音,我自己听了都尴尬无比。

为了驱散这种暧昧感,我果断地拍开他的手,厉声拒绝,“陆总,非常抱歉。我从不接受任何的潜规则。你身体如果有某方面的需要,刚刚会议上那个想当后妈的小姑娘应该很乐意为你效劳。”

“你知道你的拒绝,意味着什么?”陆言不甘被我拍开,大手二次伸了过来。这次,不再是放在我腰侧,而是托住我的后背,把我整个人贴在他滚烫的胸膛上,“意味着,你们创达会失去这个项目。”

我敏感地察觉到他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抵在我私密的地方。

五年前的那一夜记忆纷纷回涌如我脑海里……
好不容易,我过上了新的生活。我怎么会允许自己被过去羁绊,和过去的人再次牵扯上?

我冷冷地看向他,学他口吻说,“你知道你选择建明集团,意味着什么吗?”

他挑眉,眼神询问。

“意味着你会失去最优秀的设计师设计的,能给贵公司带来最大化利益的方案。”说完,我强忍着踢爆他小弟弟的冲动,转身走人。

……

五年后,再遇陆言,我得出了两个结论。

第一,他是真不知道我谁。兴许早就忘记当年的事。毕竟,我的念念不忘在他大风大浪的人生里,不过是丢入海里的石子,惊不起丝毫涟漪。

第二,他的口味更杂了。从前热衷于搞援交,现在连我这种老女人都不放过了。

不过无论他怎么想,我的首要目标还是要拿下这个项目。我不信他眼见真那么小,为会了区区三十万,拒绝真正有实力的合作伙伴。我的直觉告诉我,要设计出打动他的作品,陆心晴会是个很好的突破口。毕竟这个项目的存在价值,就是为了他女儿。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傻子有个大东西
在所有竞争公司都在殷勤宴请陆言,忙着各种送礼时,我一个人来到了伊顿幼儿园。这是一家贵族式国际幼儿园。理论上来说,我根本进不去。但我的闺蜜正好是这个幼儿园的院长,所以我一通电话就进来了。

此时,陆心晴所在的班级正在户外玩老鹰捉小鸡。小朋友都在老师的组织下,玩得兴高采烈,满头大汗。唯有陆心晴一个人被排挤在外,坐在秋千架上,眼睛里满满的孤独与羡慕。

我悄悄走到她身边,和蔼问,“陆心晴小朋友,你怎么不一起玩呀?”

“我身体不好,老师不让我玩。我爸爸会骂她的,很凶。”陆心晴说完,抬头看我,“阿姨,你是新来的老师吗?”

我笑了笑,“阿姨不是老师,是你爸爸的朋友。他关心你在学校过得好不好,拜托我来看你。”

虽然我也能说谎自己是老师,降低孩子的防备心理。但我总觉得,就算是说谎也要有底线的。欺骗与美化是两个概念。然而我的说辞并不如我预期的那样让她稍微卸下心防,反而引起了她反感。

她拧巴着小脸,“你讨好我没用。我爸不会给我找后妈的。”

我愣了愣,又莞尔一笑:看来别有居心接近她的怪阿姨太多了。

我蹲下身,与她视线平齐,“放心,阿姨不想当后妈,只想和你交个朋友。”

“交朋友?”陆心晴有些心动,“那你能陪我玩游戏吗?”

“可以啊。”

我不知道陆心晴的身体到底是多不好,才会连捉小鸡的游戏都不能玩。所以与她玩游戏,我也是尽量挑轻松不费力的。但我很快就发现,无论是拼图还是积木,魔方,甚至是九连环,她都玩得比我6,一直都很索然无味的样子。

我突然有些心疼她。她的娱乐活动是多局限,才会把这些玩具玩的这么熟。

“你喜欢画画吗?”

“啊?还好吧。爸爸有送我去学过素描,钢琴……反正都那样吧。”

“那肯定是你没有体会到画画的快乐。”

“快乐?”

“就是通过画画,表达你内心渴望啊。”我循序渐进地说,“阿姨我小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玩,很无聊。后来我就通过画画,把心里的各种想法都画出来。我小时候渴望一个家,完整的,温暖的家。家里有长长的烟囱,可以让圣诞老人爬进来。”

“然后呢?”

“然后,我就成了设计师啦!”我微笑,“我虽然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但是我能完成别人的梦想。设计出别人需要的房子和家。你呢,你有没有特别渴望和喜欢的大房子?阿姨可以帮你实现哦。”

陆心晴听了,眼睛也亮了起来,“真的吗?”

我用了一下午的时间,与她聊天,了解她的喜好,把她的想法融入笔中,画下了初具模型的孤儿院的设计图。

就这样,一来二去,我和陆心晴渐渐混熟了。她也从最初的被引导变得越加主动,不仅展露出对设计的兴趣,更展现出设计的天赋。我有种感觉,只要好好培养,她以后的成就一定不亚于我。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来到幼儿园,却在校门口看见惊心动魄的一幕。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带着墨镜,强势地拉扯着陆心晴,威胁道,“跟我走,不然我打你哦!”

然而陆心晴又哭又闹,小手死抓着学校的铁门栏杆,就是不肯跟她走。

学校周围有人看见了,指指点点,却没一个人上前阻止。

我看了气愤不已,连忙上前拍开那女人的手,一把将陆心晴抱在怀里,怒瞪她,“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哪里有你这样当街抢孩子的?”

陆心晴认出我,一下子破涕为笑,两只肥肥的小胳膊圈住我的脖子,“阿姨,你来啦。你几天都没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最近几天忙着把项目的设计案整理出了,修改投递,确实没时间过来看她。后来空下来,甚至考虑过,可以渐渐与她减少联系,省的被陆言发现,引麻烦上身。

如此过河拆桥的我,此刻感受着孩子的满心信赖,不由有些羞愧。

而抢孩子的女人对于我的出现也很诧异,摘下墨镜,挑眉问,“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管我和我女儿的事?”

我大吃一惊:这人竟然是陆言的前妻,沈佳惠!

得知是陆心晴的妈妈,我这个阿姨的相救举动还真站不住脚了。我刚想把孩子还她,劝她和孩子好好说话,别这么凶横,会吓着孩子。

结果陆心晴这个丫头特别的鬼,看出我的打算,连忙死死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耳朵边悄悄说,“阿姨,不要把我给这个女人。你帮我,我在爸爸那帮你说好话。让你当我的新妈妈。”

我莞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但她童言无忌的背后,我却深切感受到她小身子的颤栗。她的恐惧是那么的真实。以至于我不敢把人轻易地交出去。

可我一个不相干的路人哪里能插手别人的家事?

灵机一动,我挺了挺胸,“我是陆言的女人,这孩子以后的妈,你说我能不能管?”

“哦?就你?”沈佳慧撩了一下头发,观察了下我的衣着打扮,不屑地笑道,“陆言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俗了?”

我笑了笑,“一直都很低俗啊,不然也不会娶你。”

她面色大变,一巴掌朝我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

上一篇
《水泄不通》金银花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下一篇
《每天醒来都在师兄屋里》,挡不住的疯情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傻子有个大东西.doc》

你打开不就知道了?他的笑容带着怂恿味道。 我抓过袋子打开,一股新印刷的人民币特有油墨味扑鼻而来。几十叠毛爷爷沉甸甸压在手上,却不属于自己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语啊。 我有...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