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志德 2021.07.08

“啊哟,我的小宝贝,你怎么一大早就逃走了呢?”

司灵蓉回到萧家大院,楚香琴就带着一群下人出来迎接她了。

见她小脸红红,鼻尖子上还有细密的小汗珠,心疼地又是拿手帕擦,又让人快打伞遮太阳光。

“快快,快回屋先洗洗,再吃点冰镇水果凉快下。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司灵蓉洗了个澡,再换了条漂亮的粉色长纱裙,长长的乌发垂落下来,面颊红通通的,看去更美了。

楚香琴欢喜得眉开眼笑。

想着这么漂亮的女儿,哪天要是带出去参加宴会,得羡慕死多少同样生不出女儿的名流贵妇啊。

只可惜,她不是自己亲生的。

“蓉儿,这是妈妈刚让名牌旗舰店送来的裙子,你喜欢吗?”楚香琴问。

司灵蓉:“喜欢是喜欢,但我还是喜欢师父让人专门给我做的羽衣。”

“好好,妈妈明天就让名师为你定做羽衣。”

说着,楚香琴又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问,“蓉儿,你喜欢这儿吗?”

司灵蓉盯着画册,长长的眼睫毛扇了扇。

“喜欢,有哥哥。”

“呵呵……蓉儿喜欢哥哥呀,那我们家多的是哥哥。”

“我知道。”司灵蓉推开她的手,转过身望着她,“妈妈,中午吃什么?”

楚香琴心中大喜,她叫我妈妈了,而且连姓氏都不带。

“宝贝想吃什么?我马上让人做。”

楚香琴激动得鼻子发酸,眼圈都红了。

司灵蓉默了会,才问:“有没有竹米?”

“有。”

“好,那我回房去了,妈妈再见。”

一句话都不多说!

她抱着画册,趿拉着一双大少奶奶今天送过来的卡通拖鞋走出了门,小模样美美哒。

大楼会客厅到她的小楼要经过一条三十米长的回廊,她走了一半路,被二少奶奶唐丽婵给拦住了。

唐丽婵怀抱着两个装有芭比娃娃的礼盒,笑盈盈地招呼:

“嘿,蓉儿宝宝,我是你的二嫂,你看,这是我刚刚上街给你买的洋娃娃,好看吗?”

司灵蓉表情淡然,歪着小脑袋看了看,摇头:

“不会动,没什么好看的,不如你呢。”

唐丽婵听了心里乐开了花,脸上的光彩更明媚了,喜滋滋地问:

“二嫂在蓉儿眼里有这么好看吗?”

司灵蓉闪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突然冒出一句:

“给你一点光,你就灿烂。”

唐丽婵的笑容蓦然一僵。

她在嘲弄自己?

看她呆愣着,司灵蓉鼓了鼓粉嫩嫩的小脸:

“二嫂,你礼物要给我吗?”

“啊……要给。”

唐丽婵回过神,把盒子递给了她身边的红雁。

童言无忌。

她不能计较。

司灵蓉这回有礼貌,“谢谢漂亮的二嫂,我有空会去你家看看,不白收你的礼。”

一个“漂亮”立马扫掉了唐丽婵脸上的阴郁。

她又笑了,高兴地弯下腰轻轻摸了下司灵蓉的头发。

“那说定了哟,你一定要来我家玩,我家有个跟你一般大的弟弟,他叫萧……”

“萧彬彬,比我大半岁。”

唐丽婵露出惊讶的表情,“呀!你好厉害,管家昨晚只是向你介绍了一遍,你就记住了呀。”

这记忆力,真比自己的儿子强。

司容蓉也不笑,神态可萌:“没什么难的,有脑子就行。”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唐丽姗眼角一抽。

心,又塞了。

自己的儿子没什么脑子。

而司灵蓉已错开两步,擦着她的裙边走过去了。

忽然,一只白色的小动物倏地一声从屋角闪过,速度非常快。

司灵蓉眨了眨眼。

见自己手腕上的银凤手镯灵光闪了闪,银铃还发出了只有她能听到的声响,小秀眉不由皱紧了。

“你不要白天出来吓人,否则我不会帮你!”她喊了声。

红雁奇怪地问:“小姐,你跟谁在说话?”

司灵蓉坦然地看她一眼,“我看到一只猫,它跑了。”

“你要帮它什么?”

“它肚子饿了,想要吃的。”

“……”真的吗?
回到自己的闺房,司灵蓉就坐到了窗前的小桌子前,翻开画册歪着小脑袋沉思了半晌。

“红雁。”她叫。

红雁放下空调遥控器,急忙来到她跟前,“小姐有什么吩咐?”

“去帮我弄点浆糊来。”

“好的。”

不一会,红雁就拿来了,还帮忙在一个小碟子上挤出了一点。

司灵蓉伸出肉肉的葱白小手指沾了沾就要往书页上抹……

“小姐,还是让我来吧,你别脏了手。”

红雁今年十六岁,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就出来打工了,管家见她五官长得端正,又乖巧懂事,便把她召进了萧家做工。

“不用,这是我五哥哥的东西,我不能让你们碰。”

司灵蓉说话直接,神色坚定又自信,俯首认真地涂抹着纸张裂口,小心翼翼地把裂开的两张粘贴在一起。

第一次粘得不平整,她又轻轻撕开重新涂上浆糊。

直到自己看着满意了,她才抬起头舒了口气,然后捧着画册放到有太阳光的地方。

“蓉儿,蓉儿!”

中午时分,司灵蓉的闺门被萧煜推开了。

他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你看你看,六哥哥给你抓来了这个。”

他手一松,“叭”的一声,一只绿色的活物掉在了地上。

红雁吓得尖叫,下意识地抱住了身边的司灵蓉。

司灵蓉倒是面无波澜,推开红雁,蹲下身子左右瞧了瞧地上的活物……

原来是只绿毛龟,比大人的手掌还要大。

绿毛龟抻长脖子,头昂得高高的,很警觉。

当它看到司灵蓉的脸,圆溜溜的两只小眼睛瞬间闪烁出了欣喜的光芒,四肢还朝前爬了两下。

萧煜笑嘻嘻地也蹲了下来,手拿一根小竹子拔拉着龟背上茂密的绿毛。

“蓉儿你喜欢它吗?”

司灵蓉不答反问:“你哪里抓来的?”

“就在我们家门口,我看它趴在花坛边晒太阳。”

萧家老宅就建在灵山脚下,围墙右侧有一条五六米宽的河流,后面除了雄伟的灵山,还有两座高耸连绵的青山。

据说,这片地方是京都最好的风水宝地,很多有钱的主都会在附近买块地建房。

久而久之,这方圆百里就成了灵山富人区。

灵江的水比较清澈,常年滋润着河边的花草,估计这只绿毛龟就是从河里爬上岸的。

司灵蓉站了起来,“我不喜欢它,它不好看。”

话落,地上的绿毛龟立马蔫蔫地缩回了头,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小凤仙这么嫌弃自己吗?

别看这只龟浑身长了绿毛,它可是一只有灵性的千年老龟。

昨晚司灵蓉来到萧家,它就感应到了女孩身上的仙气。

“那我把它养在水缸里。”

萧煜双手捧起绿毛龟就跑了出去。

“小姐,夫人叫你去吃饭。”这时,管家在门外喊。

司灵蓉出了小楼,萧煜刚好跑回来,牵起她的手。

“我们一起去餐厅。”

十一岁的董煜已经长得很高了,司灵蓉的个头只到他的胸口上。

“我自己会走,你别牵着我,你手太脏了。”

司灵蓉嫌弃地去掰他的手。

萧煜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确实脏,上面还粘着几根绿毛呢。

“我去洗洗。”他又跑开了。

司灵蓉接过红雁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手,叹了口气。

红雁微笑着说:“六少爷看起来很喜欢小姐呢。”

司灵蓉小嘴一噘,“……我还小。”

萧家的餐厅面积很大,装饰辉煌奢华,一张长长的西餐桌,足足可以坐二十多个人。

若是平时,周一到周五,萧老爷不回来,那在大餐厅里吃饭的除了楚香琴,就是通校的萧煜了。

可昨天收了养女,家里做了很多菜,楚香琴便让人叫了三位少奶奶过来一起用餐。
菜,真的很丰盛,红红绿绿,就跟过年一样,称得上满汉全席了。

三位少奶奶站成一排,三双眼睛扫了眼桌上的菜,脸上都露出了异样的神色。

摆在中前的一盘清煮竹米,饱满得一颗颗,白中带黄,那是她们不常见的菜。

昨天晚上,大少奶奶顾妍欣和二少奶奶都带着孩子赶到了大楼客厅见了司灵蓉,并帮忙布置了房间。

只有三少奶奶雷娜芝和她三岁的儿子没有过来。

眼下看到美若天仙的小姑子,雷娜芝的心立马滋生出一丝妒意来,原本萧家这大宅院里只有四个女主人。

她最年轻,也是自认为最漂亮的。

走在这座如王府般豪华的大院子里,她绽放着美丽,是飞上萧家高枝最骄傲的凤凰。

要知道,嫁进萧家前,她只是一个混迹于娱乐圈,拼命把钱花在脸上的一线女明星。

不想,这个小姑子还未成年,容貌就压过她了。

她心里不爽,表面却露出了夸张的惊讶表情:

“我的天那,这是天上掉下的七仙女吗?”

司灵蓉淡漠地扫她一眼……

一袭红色长裙的她,身材苗条,披着棕红色的长卷发,五官精致完美,妆容娇艳。

同样是个大美女。

且是个“心口不一”,整过容的聪明女人。

昨晚不出现,可见不简单。

“三嫂才像仙女。”司灵蓉又嘴甜了。

一旁的唐丽婵敏感地睁大了眼睛,期待小姑奶奶后面再冒出一句话……

“哈哈哈……”雷娜芝掩着嘴笑,自然高兴得很,“我在蓉儿眼里这么好看吗?”

嗯,同样的一句话。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唐丽婵抿紧了唇,盯着司灵蓉的小嘴。

司灵蓉突然站起来,从花瓶里抽了枝盛开的大玫瑰花,摘了花朵,朝雷娜芝招招手。

“你蹲下。”

雷娜芝愣了愣。

楚香琴微笑着开口:“娜娜,你就依从你小姑子,她让你蹲下你就蹲下吧。”

雷娜芝扯唇一笑,“那是自然。”

这继母才四十岁,美貌与气质并存,有宅里最大的“王”宠爱着,地位在大宅院里可是排第一的,小辈哪敢当面得罪她。

雷娜芝提着裙摆优雅地蹲下来,长长的假睫毛忽闪着,心里却有丝紧张。

不知道这小丫头耍什么花样。

司灵蓉抬起小胖手,扯拉了她好几下头发,才把玫瑰花插到她头上的一枚水钻发夹上,再歪着小脑袋,细细地看了眼……

别在耳朵上方的玫瑰花很艳,衬着雷娜芝艳丽的脸。

“嗯,这样更美了,像古装戏里的那个……”

唐丽婵没等她说出口,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声满是嘲讽。

现代的女人有几个会这样戴花?

雷娜芝唇角僵了,牵强地扯出一抹笑弧。

要是别人这样替她戴上玫瑰花,或许她就恼了,也会扯下花扔到地上。

她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这样打扮是弄巧成拙,多此一举!

“像什么?”楚香琴宠溺地望着女儿。

“你们觉得像什么就是什么吧。”

司灵蓉挥了下小手,重新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真是要把人给噎死!

好在,她没有说出那种让人难堪的话来。

雷娜芝暗松一口气。

但唐丽婵没有放过她。

当楚香琴招呼大家都坐下时,她坐到了雷娜芝身边,悄悄在她耳边说:

“蓉儿是想说你像古代青楼里的老鸨。”

雷娜芝一咬牙,“二嫂!”

唐丽婵嘻嘻一笑,转头对佣人说:

“我不喝酒,给我盛饭。”

“等一下。”司灵蓉小手一抬,“等萧爸爸回来。”

楚香琴忙说:“蓉儿,你爸爸今天很忙,不会回来的。”

“不,他回来了。”

所有人听了她的话都往院子里瞧,可是,没有萧振豪的影子啊。
上一篇
状元的小公主 po 洛冰河给沈清秋扩张
下一篇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疯狂的肥岳交换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doc》

啊哟,我的小宝贝,你怎么一大早就逃走了呢? 司灵蓉回到萧家大院,楚香琴就带着一群下人出来迎接她了。 见她小脸红红,鼻尖子上还有细密的小汗珠,心疼地又是拿手帕擦,又让...
推荐度:
下载本文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下载本文到手机,方便收藏和打印
点击下载文档

已下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